第二十三章 内鬼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1: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看完叶莲娜的信,唐风和韩江震惊不已。唐风重新理了一遍思路,说道:“想不到前进基地与斯捷奇金、布雷宁他们都扯上了关系。”

“是啊!一个怀特把斯捷奇金、布雷宁、伊萨科夫三个当年保护过米沙的特工都引了出来。这个所谓的‘怀特’,不简单啊!”韩江叹道。

“难道怀特就是将军?”唐风忽然问道。

韩江沉思片刻,道:“如果当年的‘怀特’就是史蒂芬遇到的那个‘怀特’,‘怀特’就不可能是将军。”

“嗯,可是还有一种可能,‘怀特’只是一个代号,他并不具体指某人。否则,谢德林为什么不认识1986年的怀特呢?”唐风提出了很有意思的观点。

“照你这么说,谢德林遇到的怀特,1986年被抓的怀特,史蒂芬遇到的怀特,三者都不是一个人?”韩江预感到这个问题越来越复杂了。

“完全有这种可能!也许就连‘将军’也只是个代号。”

“什么?‘将军’也是代号?!不!这绝不可能。”韩江不肯相信唐风的推测。“我宁愿相信将军是那个布雷宁。”

“布雷宁?是啊!被烧死的那人是不是布雷宁,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

“嗯,叶莲娜那边虽然有了很大的发现,但似乎又陷入了困境,下面只有看罗教授的了。毕竟,玉插屏才是关键!”韩江喃喃地说道。

就在唐风和韩江被叶莲娜的发现所震惊的时候,罗教授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罗教授已经成功地将那两块玉插屏拼接黏合在一起,现在“白”、“高”、“大”、“夏”四块玉插屏正静静地躺在众人面前。

罗教授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现在四块玉插屏都已经找到,可喜可贺,我们终于可以真正了解到玉插屏的秘密了。贺兰山和敦煌这两块玉插屏虽然被摔碎,但我已经用特制的胶水将两块玉插屏暂时粘合在一起。至于这管不管用,我还不敢保证,至少我们现在可以一窥这两块玉插屏……”

“罗教授,你就直说这两块玉插屏写的是什么吧!”赵永迫不及待地问。

老教授开始破译道:“这两块玉插屏上写的什么,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敦煌这块玉插屏上面写的是‘铁骑万乘大漠来,黄沙漫漫黑水城,乌鸦来栖白塔上’,这显然是指黑水城。从字面上看‘铁骑万乘大漠来’,是说成吉思汗大军从西夏帝国北部大漠突袭而来;第二句‘黄沙漫漫黑水城’点明了玉插屏所在的位置——黑水城;第三句‘乌鸦来栖白塔上’更是进一步点明了玉插屏就在黑水城外的大佛塔中,这也和科兹诺夫在黑水城大佛塔内发现玉插屏的记载相符合。

贺兰山这块玉插屏上写的是‘此生只愿入佛国,石窟面壁伴我佛,来生再为党项人’。‘此生只愿入佛国,’这里的‘佛国’显然是指敦煌,这说明了那块玉插屏藏在敦煌;第二句中提到的‘石窟’,这倒让我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话题,诸位都听说过敦煌藏经洞吧?”

“听说过!”众人频频点头。

“1900年,王道士在敦煌发现了鼎鼎大名的藏经洞,之后,英国人斯坦因、法国人伯希和,还有俄国人、日本人、德国人、美国人接踵而来……”

没等罗教授说完,唐风便明白了罗教授的意思:“罗教授,您的意思敦煌那块玉插屏很可能原来是藏在藏经洞的,然后被王道士发现了?”

“是的,阿尼玛卿雪山和贺兰山的玉插屏是你们发现的,黑水城的玉插屏是科兹诺夫发现的,只有敦煌这块我们还不清楚他是何时何人发现的。”罗教授道。

“韩江推测说敦煌这块玉插屏应该早于科兹诺夫发现黑水城的玉插屏,并说是一位高人‘X’发现了玉插屏,并协助科兹诺夫发现了黑水城的玉插屏,之后,此人又加入了黑喇嘛的队伍。”唐风说道。

“唐风,怎么样,罗教授刚才的话证明了我的推断。这块玉插屏很可能原来藏于敦煌藏经洞,然后被那个高人X发现。藏经洞是1900年发现的,早于科兹诺夫1909年发现黑水城。”韩江有些得意。

“这么说,你那个所谓的高人就是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王道士?”唐风笑道。

韩江一下被唐风噎住了。罗教授说道:“唐风,韩江的推断并非没有道理,我现在倒倾向于韩江的推断了。你想想,在敦煌,有什么地方能藏住玉插屏呢?”

“可是据我所知,敦煌藏经洞的封闭是在西夏势力进入敦煌之前。”唐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错,现在学术界的主流观点认为是敦煌僧人在西夏势力进入敦煌前,将佛经封闭在了藏经洞中。不过,这并不是唯一的观点,也有观点认为是在蒙古势力进入敦煌前,僧人封闭了藏经洞,那也就是西夏后期,符合大喇嘛对你们的叙述。”罗教授分析道。

“可这还是无法证明。”唐风质疑。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敦煌藏经洞曾经在西夏晚期被打开过……”唐风刚想说什么,罗教授摆了摆手,道,“唐风,我知道这也无法证明,不过这些并不重要,我说过这只是一个有趣的话题。我们可以大胆推测也许并不是什么高人发现了敦煌的玉插屏,很可能就是大字不识一箩筐的王道士,只是后来确实来了一个识货的。”

“识货的?斯坦因?伯希和?显然不可能是他们,如果是我们已知的这些知名探险家,那玉插屏早就被世人所知了。”唐风摇着头说。

“对!显然这个人不是斯坦因、伯希和等人,但是这人学识渊博,看出了玉插屏的价值,并在伊凤阁破译西夏文之前,或是与伊凤阁几乎同时破译了西夏文。”罗教授的推论进一步完善了韩江之前的推断。

“可这人会是谁呢?这么牛逼的人物,应该像斯坦因、伯希和、伊凤阁、科兹诺夫一样,在历史上留下一笔啊!而且他又是什么时候得到玉插屏的呢?按照这样的推论,这人应该在斯坦因之前就从王道士手中得到了玉插屏,可如果这人比斯坦因更早发现了藏经洞,又为什么没有动藏经洞那些经书呢?”唐风陷入了沉思。

罗教授轻轻叹道:“一切都已如过眼云烟,现在我们已经很难还原那个高人的神秘面目了。总之,极有可能像韩江之前推测的那样,这位高人‘X’破译了玉插屏上的西夏文,然后指点科兹诺夫去了黑水城。但是科兹诺夫发现黑水城之后,将功劳全部归为已有,这位‘X’并没有在历史上留下名字,可他却的的确确存在过。”

“如果这么看,那关于玉插屏这一系列事件的起因就上推到了敦煌藏经洞的发现,真……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徐仁宇也感慨起来。

“是啊!我们之前一直以为是科兹诺夫在黑水城的意外发现,才引出了之后的事,现在看,早在敦煌藏经洞发现时,一切就已经开始了。”罗教授说到这里,停了一下,又道,“不过,现在好了,四块玉插屏终于聚在一起了,现在我们可以把他们合在一起了。”罗教授说到这时,所有人都激动起来。

罗教授先将四块玉插屏按照“白”、“高”、“大”、“夏”的顺序在桌上摆好。面对四块珍贵的玉插屏,他不禁感叹道:“现在我们看到了四块玉插屏上所有的文字,其实这四段文字连在一起,就是整个党项民族的历史。第一块说的‘黑头石室’,那是党项人早期的历史;第二块说的‘贺兰神山’是说党项人崛起,建立西夏王朝的历史;第三块所说‘黑水古城’,则反映了蒙古人入侵的历史;最后一块所叙述的历史颇为凄凉,暗示了西夏王朝灭亡的历史。”

“对啊!现在连在一起看,确是如此,整个党项民族和西夏王朝的历史,都浓缩在了这四块玉插屏上!”唐风对罗教授的推断频频点头。

紧接着,罗教授又依次将四块玉插屏翻过来,按照顺序一块一块地将四块玉插屏拼合在一起。唐风看见罗教授的手微微颤抖,当剩下最后一块时,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了。唐风忙上前扶住他,帮他将第四块玉插屏合上。

奇迹出现了,当最后一块玉插屏合上时,四块玉插屏中间微微泛起了一道金光,四块玉插屏像是瞬间粘合在了一起。紧接着,玉插屏上起了变化,在场所有的人都被这变化惊得目瞪口呆,纷纷围拢过来。只见玉插屏上泛着金光,不一会儿,显现出了一行行密密麻麻的文字。“是西夏文!”唐风马上认出了那是西夏文。

可就在唐风想辨识那些西夏文时,那些文字又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幅光彩夺目的画卷……不!准确地说,是一幅地图。金线流淌过的河流,绿色的山峦,黄色的大漠,一切都是那么清晰。可还没等众人看清这幅地图,玉插屏上又起了变化,还是那一行行密密麻麻的西夏文,这次唐风马上反应过来,冲回自己房间,拿来数码相机,兴奋地大喊道:“闪开,闪开,我来把它拍下来。”

唐风连续按动快门,玉插屏反复变化。地图和那篇文字反复出现,如此数次,玉插屏终于不再变化,恢复了平静。唐风回放刚才照的照片,清晰可见,这才长出一口气。再看恢复平静的玉插屏,上面虽然隐约能看出许多线条,但却无法像刚才那样清晰地看清楚整幅地图。“真是奇迹,想不到这玉插屏还能起变化。”唐风叹道。

“是啊!我也没料到。”罗教授也是一脸惊愕。

“为什么会这样呢?”唐风问。

罗教授沉思良久,才解释道:“我过去曾听人说过,有的石头具有记录的功能,我想玉插屏所用的玉料也许就有这样的功能。”

“地图是我们之前就知道的,可那篇文字是什么呢?”韩江问。

唐风将数码相机连接到笔记本电脑上,罗教授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半天,竟然摇着头说道:“虽然这篇文字里的大部分西夏文字我都认识,但我刚才读了半天,却怎么也读不出这篇文章的意思,很多语句根本没法连在一起读,这……这真奇了怪了。我研究西夏文字多年,见过的西夏文献也不少,像这篇这样没办法读出来的文章,还是第一次遇到。”

唐风也看出了问题,这篇文章确实读不出来,单个文字翻成汉字,连成句根本没有意义:“确实读不出来,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碰到。”

众人陷入了沉默,会议室里寂静无声,直到韩江宣布散会,大家才陆续散去。

四块玉插屏被锁进了坚固的保险柜中,即便是唐风也难窥真容。好在唐风有了那几张照片,一连两天,他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那几张照片。地图上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地名,都是西夏文标示的,唐风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即便是认识的,他也无法知道这些地名现在所对应的地方。唐风陷入了浩瀚的典籍里,一方面想通过查阅文献,找到那些地名,另一方面请教罗教授。这天两人研究了一上午,也才破译出两个地名。

中午吃过午饭,罗教授要午休,唐风一个人待在房间内,盯着电脑屏幕出神。盯累了,他躺在床上,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各式各样的西夏文。迷迷煳煳中,他又看见了电脑屏幕上那张照片——满满一页他和罗教授都无法破译的西夏文。

这上面都是什么?为什么连罗教授都无法破译?自己见过的西夏文也不少,为什么这上面的西夏文竟一句也不认识?想到这些,唐风感觉头昏脑涨,满脑子快被这些奇怪的文字给涨满了。“这真像是咒语!”唐风感觉这些西夏文字像咒语一般纠缠着自己,他想摆脱,却怎么也摆脱不掉!

“咒语?!”唐风突然眼前一亮,咒语?他的眼前马上浮现出了小卢见到他和韩江时的一幕,那篇论文的题目是《西夏咒语的研究(以为例)》,而自己面前这篇晦涩难懂的西夏文字会不会就是一篇咒语?唐风不敢肯定,他想去请教罗教授,可看看表,罗教授这会儿应该还在午休。他来回在房间里踱着步,思绪快速地飞舞着……

唐风思索良久,打开房门,径直来到韩江的办公室,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唐风刚想转身离去,却又回头拧了拧门把手,没想到一拧门开了。他侧身进去,发现韩江并不在办公室内。唐风大感诧异,他知道这不是韩江的作风。韩江虽然外表粗线条,却心思缜密,做事一向谨慎小心,即便是在总部,离开办公室时,也都随手将门锁上,哪怕只出去一会儿也是如此。可是今天怎么没有锁门?

唐风狐疑着坐到韩江的电脑前。他打开电脑,输入韩江告诉他的密码,进入系统。这正是他来韩江办公室的目的,他想上网再查查那个所谓的西夏咒语。

唐风在搜索引擎输入《西夏咒语的研究(以为例)》。跟上次一样,依然没有有用的搜索结果。他想了想,登陆了SCI论文索引系统,这是全球最权威的论文索引检索系统,用汉字和英文先后输入了《西夏咒语的研究(以为例)》,依然没有结果。但当他输入“西夏咒语”几个字时,却搜出了两篇相关论文。

一篇是署名鲍里斯。米哈伊诺维奇。乌斯季诺夫的论文《试论西夏咒语》。鲍里斯。米哈伊诺维奇。乌斯季诺夫?这个俄国名字一下子让唐风紧张起来,这不正是米沙从巴丹吉林沙漠逃回去后,克格勃给他重新起用的名字吗?唐风的手有些颤抖,他点开文章,查看这篇论文的索引。在鲍里斯。米哈伊诺维奇。乌斯季诺夫的名字后面,是作者所供职的研究单位:圣彼得堡大学。这说明米沙的这篇论文是他脱离克格勃的保护,在圣彼得堡大学供职期间撰写的。

唐风简要查阅了这篇论文的索引,里面并没有提到《魔断百字要决》,他又去看另一个搜索结果《西夏咒语的新发现》。这篇论文的作者更让唐风震惊,竟然是——季莫申!唐风吃惊地打开这篇论文查看,在索引里,季莫申提到了好几篇西夏咒语的名字,其中,《魔断百字要决》赫然在列。唐风惊得瘫坐在电脑前。

季莫申真的是个天才,他的研究竟然超过了罗教授。但更让唐风感到震惊的是,季莫申的研究竟然如此超前。他是将军的人,怪不得史蒂芬说将军器重的人是季莫申。想到这里,唐风的心揪紧了。

唐风关上电脑,却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他坐在电脑前,沉思了一会儿,猛地想到了小卢。小卢看的那篇论文、将军、季莫申、西夏咒语……小卢?嗯,小卢一定有问题!唐风冲出韩江的办公室,来到韩江的房间,韩江还是不在。他拨打韩江的手机,铃响却没人接。他焦急地寻找韩江,在走廊里一头撞到了赵永。赵永见唐风着急的样子,问他干什么。

“你看见韩江了吗?”唐风问赵永。

赵永摇摇头:“上午见到过,中午吃饭时就没见他。”

“先不管他,小卢,陈子建那……那个助手小卢,他有问题!”唐风气喘吁吁地说道。

“有问题?小卢?”赵永惊诧,“你怎么知道小卢有问题?”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了,你快带我去陈子建的实验室。”唐风要求道。

赵永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带着唐风,驾车向陈子建的实验室驶去。

唐风和赵永赶到陈子建的实验室时,已是下午四点钟。大楼里人来人往,可陈子建实验室所在的十二楼却异常安静。

两人匆匆赶到实验室门口,唐风推了推门,门锁着;敲门,里面没人应声。唐风又接着敲,两分钟后,屋内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动。唐风看看赵永,赵永显然失去了耐心,就见他后退两步,猛地向大门撞去。大门开了,血腥的一幕展现在两人面前。

就见小卢横躺在地上,身上被利器所伤,鲜血流淌了一地。有一个人正手拿匕首,摇摇晃晃地站在小卢的尸体旁,那人正是韩江。

“这……这是怎么回事?”唐风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韩江摇摇晃晃地向前走了两步,唐风和赵永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两步。韩江扔了手中的匕首,缓缓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我中午接到小卢一个电话。小……小卢说他有危险,让我赶……赶紧过来,他有事要对我说……可等我赶过来,一进门,就……就失去了知觉。一……一定是被人袭击了,该死的家……家伙,在贺兰山被斯捷奇金袭击,回来又被人给袭击了……”

“那你为什么不叫上我?”唐风问。

“是啊!按照规定,出外执行任务,至少需两人同行。”赵永也说道。

“我哪……哪想到会这样,我看……你们都在午休,就……就一个人来了……”

“小卢还跟你说什么了?”唐风问。

“没……没说什么,他只……只说他有危险。我再问他,他不肯在电话里说。等……等我到了,还没见到他人……就……”韩江断断续续地说道。

“这么说有两种可能,一种就如小卢所说,另一种是小卢故意诱你前来。”唐风推测。

“很……很可能是他故意诱我前来。”韩江喃喃道。

“既然诱你来,把你打昏了,为什么不杀了你?”赵永反问。

“这……”韩江无语。

“我倒以为小卢说有危险是事实!”唐风道。

“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了小卢的秘密。”

“秘密?”

“对!秘密。小卢也许是将军的人!”唐风说出了他的新发现。

“什么?小卢是将军的人?”韩江和赵永都很吃惊。

“因为那个西夏咒语。”唐风简要地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一遍。

赵永蹲下来查看小卢的尸体,嘴里喃喃道:“陈子建被幽灵吓死了,小卢总不会也是被幽灵捅死的吧!”

一刻钟后,老金带着刑警队的人赶到,处理现场。唐风、韩江和赵永一直等老金处理完现场才离去。

接下来几天,唐风被告之不得外出,必须待在总部里,也不得和其他人接触。唐风无聊地待在自己房内,他不知道这措施是怎么回事,是针对他一个人,还是针对所有人。

好在还没有限制他在总部内的自由。吃饭时,唐风能见到徐仁宇和罗教授,却没见到韩江。三人之间并没有语言交流,唐风只能和徐仁宇用眼神交流。从徐仁宇的眼神中,唐风知道这些措施并非针对自己,而是所有人。为什么不见韩江?唐风的心里惴惴不安。

终于,唐风、徐仁宇、罗教授被召到了会议室里。赵永严肃地站在长桌前,对众人宣布道:“因为老K原队长韩江有一些问题没有交代清楚,所以从即日起,由我暂时管理老K。”

赵永的话,证实了唐风最担心的事——韩江出事了,怪不得一直没见到韩江。

“韩江怎么了?”罗教授问道。

“韩江暂时处于隔离审查中!”赵永正色道。

“隔离审查?”众人惊愕。

“所以在此期间,我希望大家都不要离开这里,配合我们调查。”赵永话音刚落,徐仁宇就想说什么。赵永没等他开口,便又继续说道,“请大家理解,调查时间不会持续太久,大家少安毋躁。”

说完,赵永便匆匆离开了会议室。三人面面相觑,谁都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从何说起,只得悻悻而归。

当天下午,赵永就找到了唐风。“别紧张,这不是审讯,只是代表组织问你点情况。”赵永冲唐风摆出一副笑脸,可唐风却觉得赵永的笑容十分不自然。

“你问吧!”唐风极力使自己保持平静。

“好,我先问你,你从贺兰山回来后,发现老K中有谁不太正常?或是有反常的举动?”赵永问。

“反常的举动?”唐风想了想,“没有!”

“你再好好想想!”

“真没有,你要硬说有,那就是小卢出事那天,我发现了小卢的问题,想找韩江,韩江却不在,这有些反常。除此之外,没看出谁有什么反常的!”

赵永沉默一阵,收起了笑脸,严肃地说道:“唐风,咱们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我告诉你小卢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是被锐器刺死。凶器就是韩江手里拿的那把匕首,匕首上的指纹也是韩江的。更重要的是这把匕首就是专门配发给韩江的,在别的地方是买不到的,而韩江平时不外出执行任务,一般是不会带匕首的,所以……”

“所以你们就认定是韩江杀了小卢?”唐风反问道。

“唐风,你想想,如果是有人先要了小卢的命,怎么会用韩江的匕首?小卢的死一定发生在韩江到达后。”

“这也不能确定凶手就是韩江。也许凶手先击昏韩江,然后用他的匕首杀了小卢。”

“照你这么说,小卢是帮凶喽?”赵永反问。

“他本来就有问题,很可能是他诱骗韩江到了实验室,然后击昏韩江,真正的凶手又用韩江的匕首将小卢刺死!”唐风推测道。

“这只是你的推测,在没有抓住你所谓的真凶前,韩江依然是最大的嫌疑人。”赵永顿了顿,又道,“还有我们查了当天的通信记录,下午一点二十分小卢是给韩江打过一个电话,但是在此之前,十二点半时,韩江却给小卢打过一个电话。这说明两点:一、韩江去小卢那儿的原因,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二、这两个电话也可以从侧面证明小卢和韩江之间保持着某种联系。”

“联系?”唐风无言以对,但他又不甘心地质问道,“可韩江为什么要杀小卢?完全没有必要嘛!”

面对唐风的质问,赵永沉默不语。许久,赵永才开口道:“唐风,你也许还不知道,就在小卢被害的当天,那四块玉插屏在我们的保险柜中不翼而飞了。”

“什么?玉插屏不见了!”唐风震惊不已。

“是的!”

“所以……所以你们把这两件事结合起来,认为韩江就是那个隐藏在老K中的内鬼?”唐风马上明白了赵永的意思。

赵永沉重地点了点头:“四块玉插屏被锁在坚固的保险柜中,就在这栋楼里,谁能偷得走?我不相信将军的人能如此神通广大,潜入我们这里,打开保险柜,盗走玉插屏,你相信吗?”

唐风瘫坐在床边,失神地摇了摇头:“的确有内鬼,可……可也不能据此就认为是韩江啊?”

“保险柜的钥匙就在韩江手里面,他比谁都有可能接触到玉插屏。再联系到小卢的被害,你之前已经怀疑到小卢和将军有关联,刚想去找小卢,小卢就死了,这显然是为了斩草除根!”赵永推断道。

“不!不!这不可能。我不敢想象韩江跟我们一起出生入死,他怎么会是内鬼?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唐风一连串的问题。

“唐风,不能不说我们的敌人太狡猾了,我们都被他们给骗了。他们一方面和我们争夺玉插屏,当争不过我们时,就动用了埋伏在我们内部的内鬼,一下子将四块玉插屏全部盗走,让我们措手不及!考虑到小卢有可能败露,便在盗走玉插屏后,杀了小卢。这个人除了韩江,现在看不出还能有谁。”赵永说道。

唐风还是不敢相信赵永的推论。赵永于是又问道:“好吧!那我就问你点具体的,之前的就不问了。就说这次贺兰山之行,是谁在客店中耽搁了一天?”

“韩江?!”唐风喃喃道。

“又是谁在你和老马进入后殿后,撤去了水银池上的木板?”

“是韩江?!”唐风又喃喃自语道。

“这些都是你的报告里白纸黑字写着的!”

“可……可这都是有原因的啊!在客店是情况有变。在水银池,韩江说是怕他离开后有人闯入后殿,所以……”

“一切行动都可以找出不同的理由来。”赵永对唐风的解释似乎并不感兴趣。

“那你们要把韩江怎么办?咱们还去不去寻找瀚海宓城了?”

“韩江现在还在审查阶段,在最后的结论出来前,韩江暂时被限制人身自由。至于去不去瀚海宓城,这要看下一步的了。”

唐风失望至极,怔怔地坐在床边,不知该说什么。赵永见没什么好问的了,便要离去,却被唐风一把拉住:“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

“这到底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啊?”

“小卢身上有那个刺青吗?”唐风问道。

“刺青?!”赵永一愣,随即说道,“我特地参加了小卢的尸检,没有在他身上发现那个刺青,这个确实很奇怪!”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将军的人身上都有刺青,小卢身上没有,说明他不是将军的人。”

“可是,是你说小卢有问题的。”赵永道。

“我只是说小卢和将军可能有联系,我并没肯定他是将军的人。刺青是最好的证明,但是小卢身上没有。”

“这又能怎样?”

“这说明之前你的推论不成立,你见过韩江身上有刺青吗?”唐风步步紧逼,反问赵永。

“没……没有!”赵永摇摇头,“可既然潜入我们内部,身上肯定不会有刺青,有也能把它去掉了。”

“反正我不能认同你的推论!”唐风怒道。

“这并不是我的推论,也是首长的推论。好了,唐风,我不跟你说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赵永便匆匆离开了唐风的房间。

又过了两天,赵永把大家再次召集到会议室,向大家宣布:“即日起,老K暂时解散。大家可以离开这里,但是离开时,必须接受检查,不得携带任何涉及机密的物品。”

大家面面相觑,无不惊愕。“咱们白忙活了一场!到头来屁都没有!”徐仁宇抱怨道。

罗教授长长地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为什么会是这样?”唐风心里顿时觉得空落落的。

赵永面沉似水,并不回答大家的问题,最后大家只得不欢而散。

第二天,罗教授和徐仁宇就先后收拾行李,离开了总部。唐风还不死心,还想再等等。可是又等了两天,依然没有韩江的消息,他只好收拾行装,也准备离开这儿。

唐风收拾行李时,多了个心眼,将他拍摄的那几张玉插屏的照片存在一个小U盘里。这是个极小的U盘,外形很像一个大的拉链扣,于是,唐风将自己衣服上的一个拉链扯下,换上这个拉链扣状的U盘,自以为天衣无缝可以瞒过赵永的检查。

谁料,在检查行李时,还是被赵永搜了出来。“这是什么?”赵永一把扯下唐风衣服上的拉链扣U盘,冷笑道,“你这拉链也忒大了点吧!”

“检查一下,里面有什么。”赵永将U盘递给旁边一个彪形大汉。

那大汉很快回道:“里面就几张照片。”

赵永只瞥了一眼,便正色道:“违禁物品,没收!”

唐风没再说什么,背起行囊就往外走。来到门口,他望着四周连绵的群山,心里骂道:“这不长草的鬼地方,想打个车都打不到。”

唐风正在犯愁,赵永开着一辆“勇士”停在了他面前。“上来吧!”赵永冲他招呼道。

唐风只好上了赵永的车。赵永一边驾车,一边盯着唐风,笑道,“怎么,生气了?”

“我哪敢生你们的气?”

“你要知道,你刚才携带涉密物品,我们可以按照盗窃国家机密把你抓起来的。”

“照你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了,你现在抓我也不迟啊!”唐风的倔脾气上来了。

“行了,我是不会抓你的。去哪儿?我送你!”

“南站!”唐风怒道。

赵永猛踩油门,向南站驶去。可赵永的车刚下高速,还没进城,他的手机就响了。赵永接了电话,面色凝重,唐风只听见他“嗯”了几声,“是”了一下,便挂断了电话。

“唐风,我有紧急任务,不能送你去南站了,我把你送到地铁站,你自己过去吧!”赵永说道。

“什么屁任务,老K不都解散了吗?你还有任务啦!”唐风没好气地说道。

赵永并不答话,把车停在地铁站门口,扔下唐风,便扬长而去!“妈逼!非逼着知识分子说脏话。”唐风背起背包,不忘冲着赵永远去的车骂上一句。

唐风看看离发车时间还早,于是找了家饭店先饱餐一顿,又去见了一个朋友,才慢悠悠地走进了西单地铁站。

唐风随着人流走进车厢,可就在这时,地铁门外,通往站台的电梯上一阵骚动。他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个黑影闪进了车厢,紧接着,车厢的门就关上了。透过车门,他发现,站台上冲出了几个彪形大汉,竟是身着便衣的赵永等人。唐风心里一惊,忙转脸望去,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个在地铁启动瞬间钻进车厢的黑影正是韩江。

这是韩江被隔离审查后,唐风第一次见到韩江。“韩……”唐风刚要喊出韩江的名字,韩江冲他微微摇了摇头。

两人走到车厢僻静处,唐风压低声音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逃出来的?你这样可是罪加一等啊!你知道玉插屏丢了吗?”

面对唐风一连串的问题,韩江并不回答,待唐风问完,韩江道:“现在我没有多少时间和你解释,赵永的人下一站就会上来。我只有几分钟,你不要说话,只需听我说。你相信我是清白的吗?”

“相信!”唐风点点头。

“好!记住,不管老K是不是解散了,咱们不能服输,我们一定要找到瀚海宓城!”韩江斩钉截铁地说。

“可我们什么都没有了,还能做什么?”

“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机会改变一切,拿着!”说着,韩江将一个东西拍到了唐风的手里。

唐风定睛一看,正是自己那个拉链扣形状的U盘,“你……你是怎么弄到的?”唐风又惊又喜。

“不要问那么多,记住我的话。你现在回学校去,该教你的书就去教书,该搞你的研究就去搞你的研究。总之,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我会去找你的!”

韩江说完,地铁已经驶进了宣武门站。站台上人流攒动,唐风还想说什么,可韩江一闪身,迅速消失在了人流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