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大佛的眼泪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1: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韩江举枪就要射击,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从悬崖南侧的岩石后面突然冲出一个人来。那人像疯了一样,不顾一切地冲向斯捷奇金。斯捷奇金也没料到这出,他冲那人连开数枪,枪枪击中那人。可是那人依旧像疯了一样,扑向斯捷奇金,然后抱着斯捷奇金一起坠入了深深的山谷。

“史蒂芬——”就在那人抱着斯捷奇金跳下悬崖的一刻,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都认出了那人。他们不知道史蒂芬是怎么爬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快,那么不可思议,但却确确实实发生了。

三人忙奔到悬崖边,往下望去,无尽的深渊、厚厚的云雾,山谷下竟没有一点回音。史蒂芬和斯捷奇金就这样消失在了悬崖边,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唐风久久地站在悬崖边,不愿离去,一切都是那么快,快得不容许自己做出任何反应。韩江拍了拍唐风:“好了,咱们该走了。”

唐风终于缓过神来:“可……可玉插屏掉下去了。”

“所以我们才得赶快下去,找到玉插屏!”韩江斩钉截铁地说。

“对!赶快下去,找到玉插屏。”唐风转身要走,可又停下脚步,一脸失望地说,“这么高的山崖摔下去,玉插屏恐怕早就摔碎了。”

韩江轻轻叹了口气:“除非斯捷奇金的降落伞打开了。”

“但愿如此……不过这样斯捷奇金也就不会摔死了,他很可能带着玉插屏逃走了。”唐风忧心忡忡地说。

“那是不可能的!斯捷奇金被史蒂芬突然袭击,根本反应不过来。我刚才在悬崖边看了,如果降落伞打开了,他俩绝不会那么快落下去。”马卡罗夫推断道。

“是啊!斯捷奇金肯定没有打开降落伞,否则我们应该能看见。”韩江也说道。

“而且据我观察,斯捷奇金携带的那个伞包是很小的降落伞,也就是那种只能一人使用的降落伞;即便斯捷奇金打开了降落伞,这种降落伞也无法承受两个人的重量。”马卡罗夫进一步推断道。

“这么说他俩必死无疑喽!玉插屏也肯定摔碎了。”唐风失望地说。

“这要下去看了才知道。”韩江道。

唐风忽然想起什么:“哎!我记得斯捷奇金曾经说过西侧山峰下有一个岩洞,他们会不会根本没跳伞,而是进了那个岩洞?”

韩江摇头道:“我刚才下去看了,洞很小。而史蒂芬抱着斯捷奇金掉下去的速度很快,斯捷奇金根本没有机会钻进什么洞里。”

“史蒂芬怎么会突然出现呢?”唐风百思不得其解。

“他肯定一路爬到了这里。”韩江推断。

“爬到这里?那是什么力量一直支撑他爬到这里的?”唐风摇着头。

“因为他要复仇!”马卡罗夫喃喃地说道。

“复仇?马家就这么完了!”唐风说到这儿,忽然身后传来叶莲娜的声音:“咱们快点离开这儿吧,那两只兀鹫……”叶莲娜没再说下去。

三人只好返回金井旁。看着空落落的金井,唐风怅然若失。他和韩江架着徐仁宇,又走进了来时的甬道。

一切的危险似乎都已过去。一干人回到兀鹫的巢穴,不见那两只兀鹫。唐风望着空中,注视良久,喃喃自语道:“兀鹫还没有归巢?”

“也许兀鹫再也不会回来了……”马卡罗夫忽然说道。

“不会回来了?老马,你什么意思?”

“因为,它们所守卫的东西已经不在了!”马卡罗夫平静地说道。

唐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继续赶路。韩江来到那间小石室时,又仔细地勘察了一遍地面,史蒂芬的血迹一直向外延伸,看来他确实是支撑着爬到山顶的。

当众人回到前殿的时候,韩江问叶莲娜:“你们是从大佛的左眼进来的?”

“我们见你们一直不出来,又发现大佛的右眼重新闭合了;徐博士发现大佛头顶上又出现了几个向大佛左眼延伸的脚印,那个脚印断断续续,若隐若现。于是,我和徐博士商量,试着从大佛左眼进去,大佛的左眼果然也有个洞口。”叶莲娜回忆起来。

“你们就进入洞口,很快到达了这里?”

“我们进入洞口,没走多远,就发现了那个三角形标记。这就让我们确信我们所走的路是对的,那个神秘人也一定是从这条甬道走的,同时也为你们担起心来。既然我们所走的路是对的,那你们很可能走错了路。”

“是的,我们在大佛右眼的甬道里迷了路,被困在里面,又有好几次险些丧命。”韩江现在回忆起来还感到后怕。

“那个三角形标记不断出现,我们就沿着甬道一直往前走。大约走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这里。就在我和徐博士惊叹这座恢弘的山中玄宫时,两个黑影蹿了出来,我俩就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被斯捷奇金和史蒂芬绑了起来,押到小石室中。但是后来不知道斯捷奇金和史蒂芬发生了什么,两人好像在甬道里打了起来,我还听到几声枪响。再后来,就斯捷奇金一个人回来了,他将我们押上了山顶,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叶莲娜回忆着他们一路的遭遇。

“好在咱们总算化险为夷了。”韩江安慰叶莲娜。

“可是玉插屏却和斯捷奇金同归于尽了。”叶莲娜失望地说。

“不!不一定。我们还能找到玉插屏。”

“还有黑喇嘛的宝藏。”唐风忽然想起了黑喇嘛的宝藏。

可是唐风话音刚落,整个大殿剧烈地晃动了一下,所有人都惊恐地望着四周,但很快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刚才怎么回事?是地震?”韩江叫道。

“不知道,好像又安静了。”马卡罗夫道。

“我们赶紧到后殿,把黑喇嘛的宝藏背出来。”唐风还想着黑喇嘛的宝藏。

大家一起把目光投向韩江,韩江在盘算着,谁也没说话,前殿里寂静无声。突然,刚刚苏醒过来的徐仁宇发出了野猪一般的号叫:“你们看,地上……地上有水流出来。”

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地面望去。果然,西面的金漆木门下正有一条涓涓细流流进前殿,细流在地面上分叉,汇流,水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

“不好!中殿也有水流出来!”唐风吃惊地望着另一条细流正源源不断地从通往中殿的包金铜门下不断流出。五个人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当他们退到南面那个洞口时,北面和西面的两股水流会聚在一起,向地势较低的南面流淌过来……

“快跑!跑吧!”徐仁宇喊完,撒丫子就往外跑,一点也不像刚苏醒过来的伤员。

“跑!”韩江眼见地面的水流越来越大,发出了指令。

众人一起往外奔去,也顾不上什么路线,什么标记了。当唐风最后一眼瞄向北面的包金铜门时,一股汹涌的水流已经取代涓涓细流,从包金铜门中喷涌而出。

唐风惊恐地望着这一幕,极不情愿地向外撤去。身后像是有一头猛兽在追赶,唐风一路狂奔。幸亏这条甬道没有岔路,也没有什么机关,很快,唐风就看到了前方的亮光,他知道那是大佛的左眼。

徐仁宇、马卡罗夫、叶莲娜已经顺着洞口的绳子爬了上去,韩江也已经抓住了绳子,正在往上爬。唐风扭头看看身后的黑洞,那是真正的猛兽,喷涌而出的洪水如千军万马向他杀来。唐风想去抓洞口的绳子,但洪水已经追上了他,他几乎是被洪水裹挟而出的。他以为自己将被洪水冲下山,摔得粉身碎骨,但是就在绝望之时,一双孔武有力的大手抓住了他。唐风惊出一身冷汗,抬头望去,是韩江。

韩江正悬在半空中,右手牢牢抓住绳子,左手正好抓住了唐风。洪水从大佛的右眼奔涌而出,犹如一道瀑布,直泻而下。

唐风仰头看着韩江,他知道韩江坚持不了多久。韩江的右手不住地向下滑去。

“绳子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上面的铆钉松动了!”头顶传来叶莲娜的声音。

韩江看看上面,又看了一眼唐风道:“小子,咱们俩又成一根线上的了。”

“本来……本来就是,一……一直都是!”唐风吃力地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吧!但现在咱俩要做个选择了!是你跳,还是我跳?”韩江的右手又往下了滑了一段。

唐风看看身下,一阵眩晕:“要跳你跳,反正我不跳!”

“不跳,咱俩都得玩完!”韩江急道。

“要死咱俩一起死!”

韩江被唐风气得直翻白眼,他知道必须要做出抉择了,他的右手已经滑到了绳子最末端。叶莲娜又在上面喊了起来:“韩,铆钉快不行了!”

叶莲娜已经拖出了哭音。

“没事的,叶莲娜,我死不了!”

韩江喊完,已经觉察出上面的铆钉快支持不住了。他看看身下,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对上面的叶莲娜喊道:“叶莲娜,你们不要去拽绳子,我自己有办法!”

办法?唐风不知道韩江还有什么招。韩江望了望下面的大佛,对唐风喊道:“看到下面的大佛了吗?”

“看到了!”

“我们俩一起跳到大佛胸前的褶皱上去。”

“褶皱?”唐风往身下的大佛望去,大佛坚实的胸·部还隐约可以辨出衣服的褶皱,“那里能行吗?”

“不行也没办法了!”

韩江话音刚落,绳子那头的铆钉就崩裂了。叶莲娜按照韩江的指示,没有去拽绳子。绳子、铆钉,夹杂着一些碎石一起滚落下来。

韩江和唐风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没了,两人如自由落体一般向下降落。韩江估算了从大佛眼睛到大佛胸前褶皱的大致距离,尽量使自己的身体向前倾。当他落到大佛突出的胸·部时,巨大的摩擦力阻止了他的下滑。他赶紧伸出手在石壁上抓,他也不知道在抓什么,总之抓到什么就是什么,唐风也是这样。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两人竟奇迹般地停在了大佛的胸·部。

韩江的双手抓到了岩壁上凸起的褶皱,唐风则幸运地抓到了一棵歪脖子树,脚下也踩在了一道大佛身上的褶皱上。

两人双手抓着岩壁上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脚下踩着大佛身上的褶皱,小心翼翼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了大佛的左肩。叶莲娜、马卡罗夫和徐仁宇也赶到了这里,众人会合。再看唐风和韩江,胸前的衣服几乎快被磨光了,脚下的鞋子也被磨出了两个大洞,身上和手上多处擦伤,韩江的指甲还崩掉了一个。

“都是你小子害的!”韩江精疲力竭,一屁股坐在地上,还不忘数落唐风。

唐风大口喘着粗气:“你们也不发扬一下舍己为人的精神,把我丢在最后。”

“那是你还在想什么黑喇嘛的宝藏!”

“哎!博士,你不是被斯捷奇金打昏了吗?怎么逃命的时候,奔得比谁都快?”唐风转而问徐仁宇。

“废话,逃命的事谁不快?我一向相信每个人身体里面都蕴藏着巨大的潜能,潜能能不能释放出来,就看个人了。我就是一个能在危急时刻,最快速、最猛烈地把身体内的潜能发挥出来的人……”徐仁宇又开始他的歪理邪说。

“得!得!得!得……别瞎掰了,快下山,一会儿天就要黑了!”韩江催促众人下山。

一干人很快来到了大佛下的平台上。唐风再一次仰望大佛,他发现大佛的右眼也睁开了,也在往外淌着水。不过这会儿水的流量已经小了很多,只剩下两条涓涓细流仍然顺着大佛的脸颊流淌下来。

“流泪的大佛……”唐风忽然喃喃说道。

“流泪的大佛?”众人都是一惊,“果然,大佛流泪了!”大家无不惊叹当年建造这座大佛和山中玄宫的精妙。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空中云雾反倒散去,西边一轮夕阳映射在北峰的悬崖绝壁上,那尊大佛显得那么沧桑。

一干人返回了营地,在营地住了一晚。说来奇怪,这一晚韩江没有安排值夜,大家却都睡得很沉很香,没有噩梦,连那个怪声也不见了。

第二天一早,韩江和唐风合计了一番,决定从黑鹫寺南面原来的大道下山。虽然当年的大道早已湮没无存,但众人这次很快就穿过了林子。林子外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木,脚下的路在不断下降,回身望,高耸的北峰已经越来越远。

唐风不断地判断着道路,一切还算顺利。当他们走出正南面的山口时,眼前豁然开朗,往前又走了一段,出现一条土路。韩江观察了一会儿,兴奋地说道:“这土路上有车辙,应该能看到人了。”

“有通信信号了!”徐仁宇也兴奋地叫起来。

“还有脚印,像是刚刚有人走过。”唐风在土路上发现了一连串脚印。

韩江见有通信信号了,立即用专用线路和总部取得了联系,向赵永大致介绍了这两天的情况,并命令他带人来贺兰山,寻找斯捷奇金和史蒂芬的尸体,当然还有最重要的玉插屏。

休息了一阵子,一干人继续往前走。土路上的脚印一直在往前延伸,“像是两个人,离我们并不远。”唐风道。

“而且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韩江进一步判断道。

“难道除了我们和斯捷奇金、史蒂芬,还有人去了黑鹫寺?”徐仁宇忽然惊道。

“不可能,这个脚印是在山口外发现的。”韩江道。

“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我倒想到两个人……”唐风似乎想到了什么。

“谁?”韩江反问。

“你还记得我们在客店遇到的那一对小情侣吗?”唐风道。

“你怀疑这脚印是他们俩留下的?”韩江沉吟下来。

“这个季节,还不是贺兰山的旅游季节,怎么会有一对小情侣来这儿?这不算什么,想想客店里住的人,我们肩负着特殊使命而来,东屋是史蒂芬,南屋的小情侣难道会那么简单?”

“不那么简单又能怎样?我看你们是杞人忧天了,那对小情侣根本没在黑鹫寺露面,就算这脚印是那对情侣的,人家也只是登山的。”徐仁宇反驳道。

“不管那么多了,现在首要任务是找到史蒂芬和斯捷奇金的尸体,还有玉插屏。”韩江说完,众人看到前方依稀出现了一个镇子。

休息了一晚,等第二天众人醒来时,赵永已经奉命带人开始进山搜索。韩江、唐风和叶莲娜驾车来到山脚下,唐风判断史蒂芬和斯捷奇金坠落的地方应该是北峰西侧的悬崖下。韩江的车开到山脚就已经没路了,三人徒步进山,前方完全没有人活动过的痕迹,满地的杂草和荆棘。

在杂草和荆棘中艰难前进了一个多小时,韩江觉得差不多了:“这里就是北峰西侧下的悬崖,斯捷奇金和史蒂芬的尸体应该在这一带。”

唐风仰头望着头顶的悬崖峭壁,忧心重重地说道:“恐怕不像你说的那么简单,从那么高的悬崖上坠落,他们可能坠落在一个很大的区域。”

“嗯,唐风说得对,越高的地方落下,散布越广。所以史蒂芬、斯捷奇金,以及玉插屏可能会落在很广阔的一片区域内,而这里山高林密,想要找到可不容易!”叶莲娜道。

“所以我把赵永叫来了。我已经分析过了,我把悬崖下可能落到的区域分成了十六个区域,咱们现在所在的第五区,是我认为最有可能发现他们尸体和玉插屏的地方。所以这个区域由我们几个来搜,其他十五个区域都由赵永带人去搜了。”

“好吧!那咱们是分开来搜,还是一起搜?”唐风问。

韩江看看叶莲娜,又看看唐风,犹豫道:“分开来搜,不过又不能落单,这里随时可能遭遇危险。”

“那你不多带个人!我叫你拉上徐博士一起来,你不带!”唐风埋怨道。

“徐博士受了伤,需要休息!”

“放屁!我伤比谁都重!”

“好!好!你受的伤最重,那就让叶莲娜跟你一组,我自己一组。咱们按照地图上划定的区域,从左、右两路来回折返搜索;每次折返大约一个小时,咱们都要碰一次头。如果谁有了发现,就发射一枚信号弹。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韩江分派完任务,独自向左搜寻下去,唐风和叶莲娜向右侧搜寻。按照韩江所画的路线,他们从五区边缘开始,一直要搜索到悬崖的崖壁下,这个过程大约需要四次折返,也就是说需要四次碰头。

第一次碰头,三人都准时到达,什么也没有发现;第二次同样是什么发现都没有,失望已经写在了韩江脸上。可当唐风和叶莲娜到达约定的第三次碰头地点时,韩江却没有按时出现。

唐风和叶莲娜话互相看看,心头都升起了一丝疑云。“韩江也许有了发现。”叶莲娜猜测道。

“但愿如此!”

唐风和叶莲娜在约定地点等了五六分钟,还没见韩江的身影。叶莲娜有些疑惑:“他不是说有发现了,发一枚信号弹吗?”

叶莲娜话音刚落,半空中出现了一枚耀眼的信号弹。“我说韩有了发现吧!”叶莲娜兴奋地朝信号弹的方向寻去。

唐风跟着叶莲娜,走了十来分钟,穿过一片树林,他们看见韩江正怔怔地立在一片灌木丛中。他们走近韩江,看见在一堆枯木中,横亘着一具恐怖的尸体。

“史蒂芬——”唐风叫出了声,他从未见过如此惨状的尸体。史蒂芬的身子虽然看上去还算完整,但细看下,几乎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肉,完全是皮开肉绽,有的内脏已经露了出来,骨头也全断了,几根断裂的肋骨直接刺穿了肌肉、皮肤和衣服,露了出来。最恐怖的还是史蒂芬的脸,完全没了人形,一个眼珠还在眼眶内,另一个眼眶内却只剩下一个黑洞……

“竟然摔成了这样?!”唐风盯着史蒂芬的尸体,不禁叹道。

“看来五区确实是最有希望发现玉插屏的区域。”叶莲娜道。

韩江怔了许久,才缓过神来,慢慢说道:“可是我找遍附近,却不见斯捷奇金的尸体,也不见装有玉插屏的那个包。”

“也许落在了别处!”唐风猜道。

“我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仔细查看史蒂芬的尸体,却发现了一些端倪。你们看史蒂芬的衣服!”韩江提示道。

“衣服怎么了?”唐风不解。

叶莲娜似乎看出了问题:“史蒂芬里面穿着一件防弹衣!”

“嗯,这就对了。斯捷奇金下手精准,史蒂芬正因为穿了这件防弹衣,才躲过了斯捷奇金的眼睛。这印证了史蒂芬的叙述,他对斯捷奇金看来早有防备。最后史蒂芬抱着斯捷奇金同归于尽的举动,更是让斯捷奇金大感意外,因为斯捷奇金怎么也没想到史蒂芬竟然还没死。”韩江解释完,又一指史蒂芬的双臂,“你们再看这儿。”

唐风这才发现史蒂芬的双臂仍然是抱住斯捷奇金时的姿势,不禁感慨:“看史蒂芬的样子,他似乎死死不肯撒手!”

“对!如果史蒂芬和斯捷奇金一起跌下来,史蒂芬又一直死死抱着斯捷奇金,那他俩的尸体应该在一起才对。”韩江道。

“是啊!”唐风思虑半晌,也理不出头绪,最后只好对韩江说,“还是先把这个区域搜完再说吧!”

韩江也只好先把史蒂芬的尸体盖上,做好记号,然后又按原计划继续搜寻剩下的区域。

越往悬崖下走,路越难走。唐风和叶莲娜高一脚浅一脚,在完全没有路的荒草和荆棘中穿行,还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荆棘几次刺到了唐风。突然,走在前面的叶莲娜脚下一软,竟然向前摔倒在荒草和荆棘中。

唐风见状,赶忙上去扶起叶莲娜。见她只是擦破了点皮,他戏谑道:“你可不能有事,否则我没法向韩江交代啊!”

“别贫了,我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唐风发现在叶莲娜的靴子上缠了一条带子,他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斯捷奇金背包的带子吗?唐风赶忙从草丛中拽出了那个背包。

叶莲娜又惊又喜:“斯捷奇金的包!”

两人手忙脚乱地将背包打开,几块破碎的玉器残片出现在他们面前,唐风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那三件玉圭的残片。再往包下面翻,唐风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出现了,他又找出了几块破碎的玉片。“完了,那几件玉圭摔成这样了,玉插屏肯定也好不了了!”他不禁担心道。

唐风很快辨认出,从包最底下翻出的玉器碎片正是他在金井中发现的那件玉插屏:“完了,果然碎了!”

就在唐风失魂落魄的时候,叶莲娜忽然发现包里还有一个锦盒:“咦?这里怎么还有个盒子?”

唐风猛地一惊,他也看到了那个锦盒,打开一看,竟然又是一件玉插屏,一件已经断裂成十数块的玉插屏。

“这……这怎么又冒出来一块玉插屏?”叶莲娜不解。

“这应该就是史蒂芬他们家族世代相传的那块玉插屏,可惜也被摔碎了!”唐风马上想到了史蒂芬的父亲马昌国。

“这是个意外的发现。四块玉插屏咱们都找到了,只……只是碎了两块。”叶莲娜遗憾地说道。

“再找找,斯捷奇金的包找到了,他的尸体应该就在附近。”唐风向四下望去。

叶莲娜听了唐风的话,本能地拔出枪。“斯捷奇金都摔成肉泥了,你还怕?”唐风觉得她有点过于谨慎了。

“不要掉以轻心,斯捷奇金能从波诺茨卡逃脱,绝不是个简单的人!”叶莲娜告诫唐风。

叶莲娜的忠告,让唐风又想起了在山顶草丛中被斯捷奇金偷袭的情景。一个看似瘦弱的老人,竟有那么大的力量,那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唐风想到这里,也拔出了枪。

唐风和叶莲娜小心翼翼地在附近搜寻了一遍,却不见斯捷奇金的尸体。叶莲娜看看表,快到和韩江碰头的时间了,只好先带着斯捷奇金的背包,来到和韩江碰面的地方。

韩江手里也拿着一个包。“斯捷奇金的伞包?!”唐风一眼认出了韩江手里的包。

“就在附近发现的,还没有打开过!”韩江介绍道。

“没有打开?那也就是说斯捷奇金的降落伞没打开,他应该必死无疑了!”唐风惊喜道。

韩江沉吟了片刻,说:“从这个没打开的伞包推测应该是这样,可是斯捷奇金的尸体呢?咱们已经找遍了整个五区,在这里发现了史蒂芬的尸体、斯捷奇金的伞包和背包,玉插屏也找到了,可偏偏没有发现斯捷奇金的尸体。”

“斯捷奇金的尸体会不会落到了别的区域?毕竟史蒂芬的尸体,还有这两个包都很分散,并不在一处,斯捷奇金的尸体也很有可能落到了离这里比较远的地方。”叶莲娜推断。

韩江看看天,道:“我们再搜一遍,如果还找不到,就回去等赵永他们的消息。”

于是,三人分头,又从悬崖下向外围搜寻了一遍。几个小时后,当韩江和唐风、叶莲娜碰面的时候,竟然都一无所获。

三人失望地回到在山脚下临时搭起的营地,等待赵永搜寻其他区域的消息。夜幕时分,一队队人马回来复命,十四个区域都没有发现,只剩下赵永亲自搜寻的六区。这个区域紧靠着五区,被韩江认为是除了五区,最有可能有所发现的区域。

晚饭时,赵永带着三个特战队员赶了回来,失望地对韩江报告道:“搜了三遍,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韩江一听,失望地瘫坐在椅子上。斯捷奇金难道人间蒸发了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不!这不可能!”韩江突然又从椅子上蹦起来。

“确……确实没有什么发现!”赵永被韩江这一吼吓到了。

韩江摆摆手,示意赵永退下,可没等赵永出去,韩江又突然叫住了赵永:“晚上加强警戒。明天天一亮,就把队伍撒出去,继续搜,组织身手好的,爬到悬崖上搜!”

赵永一听脑袋都大了,但又不能违背韩江的命令,一时竟不知所措。这时,唐风忽然幽幽地说道:“我看就不用再搜了。”

“为什么?”韩江、赵永、叶莲娜全都盯着唐风。

“斯捷奇金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你们看这个……”唐风说到这里,环视众人。众人围拢上来,发现唐风已经把那两块摔碎的玉插屏拼了起来。唐风指着玉插屏,介绍道,“这两块玉插屏一个碎成了十八块,一个碎成了十三块,但是都没有缺少,拼起来也许还能使用。”

韩江仔细地查看一番,然后点了点头,嘴里喃喃道:“下面就要看罗教授的本事了。”

赵永带人又搜了一天,依然没有发现斯捷奇金的尸体。韩江决定不再浪费时间,让赵永带领一队人马留下,自己和唐风、叶莲娜、马卡罗夫、徐仁宇返回了总部。

韩江根据新的线索重新分派了任务,将两块破碎的玉插屏交给罗教授。罗教授面对两块破碎成十多块的玉插屏,眉头紧皱。许久,罗教授才对韩江说:“我只能试着看能不能将这两块玉插屏拼接上,然后再破译上面的文字和后面的地图。”

“那就麻烦您了!尽最大可能修复这两块玉插屏。”韩江恳求道。

“你放心,我会尽力的。好在碎片没有缺失,还是可以修复的,但最后修复成什么样,我可不敢给你打包票。”罗教授一向做事严谨,没把握的事决不会打包票。但韩江和唐风也知道,话说到这份上,估计罗教授还是有较大把握的。

韩江又给叶莲娜和马卡罗夫派活了:“叶莲娜,你们回国后,我希望你们能彻底查一下布尔坚科、斯捷奇金、布雷宁这几位的档案。”

“你这就给我们派活了,像是我们的头。要知道在我们那儿,伊留金都得乖乖听我的。”叶莲娜嗔怒道。

“哪敢,我哪敢给你派活儿,我这不是和你商量,求你帮忙吗?”韩江忙换了一副史上最热情洋溢的笑脸,把唐风差点逗乐了。

“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斯捷奇金和布雷宁的档案我之前就查过了,和我已经掌握的情况没有什么出入,仅从档案上看不出他俩还有什么隐情。”叶莲娜道。

“那就查查布尔坚科。”韩江眼珠转了转,又道,“还有……还有那个谢德林。老马,你再去问问他,让他好好回忆一下以前的事,特别是前进基地暴动的事,我觉得这点很重要。”

“我也是这么想的。种种迹象表明,我们现在所面对的神秘组织和当年前进基地有关。”马卡罗夫犹豫了一下,又叹道,“说来真是惭愧,当年我竟然还是前进基地的负责人……”

“还有那个怀特,谢德林说到的那个美国人怀特,很可疑。后来史蒂芬竟然也遇到了一个叫怀特的美国人!”韩江嘱咐马卡罗夫。

“怀特?!”马卡罗夫摇摇头,“可就怕谢德林也不会知道多少,上次他已经说过后来就再没接触过斯捷奇金,怀特也失踪了。”

“不管怎样,一定要再去问问他。”韩江叮嘱道。

“行了!韩,不用你一步步教我们做,不要忘了我们也是特工。我还要查布雷宁最后的尸检报告,还要了解斯捷奇金在波罗茨卡的情况。总之,你能想到的,我肯定都已经想在你前面了。”叶莲娜一脸自信地说。

韩江尴尬地笑笑:“我就喜欢你这自信的样子。听你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

送走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唐风和韩江还没半刻清闲,刑警队老金的电话就来了:“老韩啊,你跑哪去了?这几天一直打你电话,都没人接!”

“老金啊,前几天我去执行特殊任务。”

“特殊任务?那我就不问了。”

“怎么,陈教授的案子有进展了?”

“进展?也谈不上什么进展,就是陈子建的尸检报告出来了。”

“哦?有什么发现?”韩江迫不及待地追问。

“是这样……”老金欲言又止,“你还是过来吧,咱们见面谈。”

“好,二十分钟后见。”韩江接完电话,猛打方向盘,掉头向刑警队奔去。

二十分钟后,唐风和韩江来到了刑警队。老金拿出陈子建教授的尸检报告,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尸检结论并不复杂,刚才在电话里就可以告诉你。只是……”

“老金,你什么时候也吞吞吐吐了?”

“只是陈子建的这个死亡结论还是让我有些费解,所以就把你请了过来。”老金解释道。

“费解?你上次不是说陈子建是自杀吗?怎么,现在改他杀了?”韩江反问。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到现在陈子建是自杀还是他杀,仍然没有最后定论。所以这个案子现在还拖着,我个人还是倾向于是自杀。”老金看了看韩江,又看看唐风,进一步解释道,“我所说的费解,其实上次在现场就对你们说过,陈子建那个奇怪的死亡姿势一直困扰着我。而尸检报告里明确地指出,陈子建是因为受到外部巨大的惊吓,导致压迫脑血管破裂死亡的。”

“真的是吓死的?”唐风惊道,“不过,陈子建的助手小卢说陈教授并没有心血管方面的疾病。”

“这正是最让人无法解释的地方。我们后来调阅了陈子建的病历和体检记录,他确实没有心血管疾病。没有心血管疾病的人,怎么会被轻易地吓死?这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我干了半辈子刑警了,要说被吓死的人,我也见过,但无一例外,都有心血管方面的毛病。陈子建这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怪了!死亡的姿势更怪!……”老金絮絮叨叨地说着。

韩江和唐风听完老金的絮叨,已是中午。两人走出刑警队,韩江问唐风:“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我想再到陈教授的实验室去看看。”唐风忽然说道。

“怎么,你想到了什么?”韩江反问。

“我总觉得我们在陈教授这件事上一定忽视了什么……”唐风像是在喃喃自语。

“你还是怀疑陈教授是他杀?”

“先去看看吧!”

两人很快来到了陈教授的实验室。正是午休时分,大楼里没什么人。来之前,唐风和韩江也没通知小卢,两人对这里已是轻车熟路。老掉牙的电梯还是嘎嘎作响,走廊里没开灯,虽是白天,依旧让人感觉阴冷灰暗。

唐风见实验室的门虚掩着,轻轻敲了两下,没人开门。于是韩江不等唐风再敲,一推门径直走了进去,唐风见状,忙跟了进去。小卢不在,两人走到里面那间,只见小卢正背对着他俩,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韩江敲了敲门,小卢听见声音,猛地转过身,发现是唐风和韩江,赶忙关上了他刚才盯着的一个文档。然后他又在电脑上操作了几下,这才起身迎接唐风和韩江。

小卢匆忙之间的举动,没能逃过唐风和韩江的眼睛。寒暄了两句后,唐风给韩江递了个眼色,韩江心领神会,对小卢说道:“我们想再看一看陈教授做的那个头像。”

“头像?那个头像不是坏了吗?”小卢反问。

“坏了也看看。”

小卢似乎不太情愿,但又不敢违抗韩江,只好带着韩江去拿锁在保险柜中的头像。唐风却没有跟出去,他见小卢走了出去,忙坐到小卢的电脑前。小卢虽然关掉了刚才看的文档,但还是在“我最近的文档”里留下了蛛丝马迹。唐风发现最近打开的文档有四个,下面三个都是医学和人类学方面的文档,但是最上面一个文档的标题是——《西夏咒语的研究(以为例)》。

唐风的心脏猛地坠了一下,他刚想点开文档一窥究竟,门外已经传来韩江的声音。他只得站到窗边,装作是在欣赏窗外的风景。

那个被削去半边脸的女性头像再次出现在唐风面前。唐风盯着头像,半晌没做声,最后,他转而对小卢说道:“我想把这个头像带走,可以吗?”

小卢撇了撇嘴:“随便你们,反正这个头像已经没用了。”

唐风将头像包好,便和韩江离开了实验室。走出大楼,上了韩江的车,唐风马上说出了他的新发现:“我在小卢的电脑里发现了一个文档——《西夏咒语的研究(以为例)》,而且他刚才聚精会神看的就是这个文档。”

“这能说明什么?”

“从标题看,这是一篇论文。但这并不是小卢的专业,应该是我研究的东西,可小卢却在聚精会神地看。”

“也许人家现在对西夏文化感兴趣了,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那他见到我们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慌张,还匆匆把文档关上了?再者,这篇论文很奇怪,《西夏咒语的研究(以为例)》?!我现在在西夏研究方面,也算是半个专家,但还从未看过这篇论文,也没有听说过这个《魔断百字要决》。”

“那是你才疏学浅了!呵呵!”韩江打趣道。

“我才疏学浅?好吧,就算是我才疏学浅。但我还是觉得小卢有问题,你要重视陈教授这条线索。”

“好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线索,赵永今天应该回来了。”韩江说到这儿,加快了车速。

回到总部,赵永已经垂头丧气地回来了。“还没找到斯捷奇金的尸体吗?”韩江见赵永那样,就知道准没戏。

赵永失望地摇头道:“没有,我们找遍了那片区域,就是没发现斯捷奇金的尸体。”

“这家伙人间蒸发了吗?”韩江失望至极,随即又命令道:“你继续查找,有线索立即通知我。”

赵永硬着头皮,领命而去。却见唐风正在韩江的电脑前面发呆,整个总部的电脑都是不能上外网的,只有韩江的这台电脑才可以。

韩江拍拍唐风问:“看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