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斯捷奇金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碰到了什么?”唐风关切地问。

“一个硬的东西。”韩江丢下工兵铲,开始用双手往外刨土。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韩江的双手几乎不停地重复着刨土的动作,他的心脏狂跳不止。终于,他的手指触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这是什么?玉插屏绝不该是这样的!韩江一惊,忙用手电照去,黑煳煳的一团东西,像沙土,但又不是。他心里猛地一沉:“唐风,这是怎么回事?玉插屏怎么不见了?”

唐风趴在井口,探进头来,用手电照了照,笑道:“没事,这是腐朽的木头。看来这块玉插屏当年一定装在一个精美的木盒里,但是因为年代久远,木盒已经腐烂了。这些黑黑的东西就是木盒的残渣。”

听唐风这么说,韩江才稍稍放下心,他忙去刨开那些黑色的木屑残渣。很快,一整块雪白温润的玉插屏出现在韩江面前。

韩江难掩兴奋之情,小心翼翼地将玉插屏捧出了金井,然后自己也跳了上来。唐风接过玉插屏,双手抚摸着,感受着,然后将玉插屏交给了马卡罗夫。唐风跟着罗教授,辨识西夏文的能力已经突飞猛进。此时,虽然唐风很想现在就破解出玉插屏上的文字,看到玉插屏上的地图,但是他要先让所有人都分享胜利的喜悦。

“现在看来,四块玉插屏都已经被找到了。黑水城和阿尼玛卿山的两块已经在我们手上,贺兰山这块也被我们找到,只有原来藏于敦煌的那块,被将军夺了去。”唐风总结道。

“看来咱们和将军之间还少不了一场你死我活的争夺!”韩江喃喃自语道。

谁料,韩江话音刚落,众人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这场争夺现在就可以提前开始了。”

三人大惊,一起转身望去。韩江和马卡罗夫反应迅速,转身的同时,也拔出了枪。云雾缭绕的群山之巅,一比三,唐风也拔出了枪。三人面前站着一个身材瘦弱、光着头的外国男人。

“斯捷奇金!”唐风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

“呵呵,你是唐风吧!不错,正是在下。”斯捷奇金的中文很生硬,但还能听得懂。

“那个神秘人就是你吧?”马卡罗夫用俄语问道。

“哈哈,伊万,想不到咱们在这儿见面了。说起来咱们也是老同事了,虽然当时我们俩不在一起,不过我在列宁格勒分局时,也是听说过你大名的。林子里,还有这一路上的标记都是我刻的,不过那和你们无关,那只是我怕迷路,自己给自己做的标记!”斯捷奇金对那个三角形标记做了解释。

“我果然没猜错,那是你在克格勃留下来的老习惯吧!”

“你就别提克格勃了。我在波诺茨卡蹲大牢的时候就想,我出来后一定要将克格勃的都杀光,但是我的恩人让我改变了这个想法。”

“恩人?”

“你是说将军?”

“呵呵,是的。”

“将军是谁?”

“伊万,你不要急!”说到这儿,斯捷奇金突然又用生硬的中文冲唐风和韩江说道,“你们俩也不要急,将军如果想见你们,你们自然会见到他;如果将军不想见你们,你们就永远也见不到将军。”

“好吧!我不问你将军,我问另一个人。你能告诉我当年那个美国人怀特是怎么从你眼皮底下逃走的吗?”马卡罗夫突然问道。

斯捷奇金显然没有想到马卡罗夫会问这个,他微微后退了一步,然后说道:“伊万,你是怎么知道当年的事的?”

“不要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我当然不会忘,你是将军,我只是一个囚徒。但……但是当年的事,我早就记不清了。”说到这里,斯捷奇金用一只手揉了揉脑袋,一副很痛苦的样子。

马卡罗夫和唐风、韩江不明白斯捷奇金为什么听到这个问题会出现这副奇怪的模样,三人不敢松懈,一起拿枪指着他。唐风牢牢地攥紧了手里的玉插屏。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斯捷奇金似乎缓过劲来,冷笑道:“唐风,你不用把玉插屏抓那么紧,它马上就是我的了!”

“什么?”唐风把玉插屏攥得更紧了。

“不如你们乖乖地把玉插屏交出来,我保证不要你们的命。你们要知道我如果这次想要你们的命的话,早就可以下手了。我这次的目标只有一个——拿到玉插屏。”

“你痴人说梦。我们三个人,你才一个人,你凭什么要我们交出来!”韩江怒道。

“你们难道没听说过我的威名吗?”斯捷奇金显然对韩江的挑战很不满意。

“我们知道你很厉害,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韩江也不知道他的话斯捷奇金能不能听懂。

斯捷奇金听了韩江的话,不但没恼,反倒大笑起来,那笑声震得山顶传来一阵阵回音,让唐风心惊肉跳。笑毕,就看斯捷奇金竟然收起了枪,向他们走了过来。

三人一起将枪口对准了斯捷奇金,可斯捷奇金却没有一丝惧色。难道这家伙刀枪不入?唐风心里发憷,就连身经百战的韩江和马卡罗夫也不知斯捷奇金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斯捷奇金一步步逼近唐风,唐风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唐风,乖乖地把玉插屏交出来!”斯捷奇金冲唐风吼道。

韩江和马卡罗夫以为斯捷奇金疯了,正欲开枪,斯捷奇金脸上却露出一丝狞笑:“伊万、韩江,你们如果开枪,会后悔的!”

“后悔?”韩江和马卡罗夫一怔。

就在这当口,在斯捷奇金身后,从西侧山丘后面走出几个人来。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定睛一看,无不惊骇,是四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架着叶莲娜和徐仁宇。徐仁宇已经人事不省,看上去很虚弱,几乎是被拖过来的;叶莲娜嘴角淌着血,见到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想要喊,却被一块胶布封住了嘴,发不出声音。

韩江有些明白史蒂芬所说的意外,还有在兀鹫巢穴看到的菱形标记了。但他还是不明白这些黑衣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韩江,你一定感到奇怪,我们是怎么冒出来的。”斯捷奇金主动开口了。

斯捷奇金话音刚落,从西侧的山丘后面又跳出四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韩江和马卡罗夫也往后退了一步,三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做出防御的架势。

“我还有很多感到奇怪的,你们是怎么抓到叶莲娜和徐博士的,又怎么找到了这里?还有,刚才你们隐藏在哪里,为什么我们搜遍了山顶,没有发现你们?”韩江一股脑地问道。

“上帝啊!韩江,你想知道的太多了,我哪有时间告诉你一切。不过这些问题并不难,我想凭你们的聪明,回去以后慢慢想,是能想明白的!……没错!你们没听错,我不会杀你们的。过去我杀人太多,所以现在我不杀人。”斯捷奇金又往前迈了两步,“将军说我杀人太多,应该换一种方式生活,他叫我学会做生意,做个商人。我只想得到玉插屏,咱们做一笔公平的交易,怎么样?”

“交易?”三人又往后退了两步。

“用叶莲娜和这个徐博士换你们手中的玉插屏,我觉得这样是再公平不过的事了!”斯捷奇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交换?!”三人面面相觑。谁都不会放弃叶莲娜和徐仁宇,但谁也不敢下这个决心。

唐风和韩江一时竟不知所措。关键时刻,还是马卡罗夫经验丰富,他决定先拖延时间,等待时机。于是,马卡罗夫冲斯捷奇金说道:“这个交易很公平,玉插屏我们可以给你,因为叶莲娜比玉插屏要重要得多。”

“那好!让唐风先把玉插屏放到这儿来!”斯捷奇金用脚指了指自己面前的草丛。

“不过,你得让我们弄清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否则我们就是带着玉插屏跳下去,也不会和你交易。”马卡罗夫喊道。这时,他们三人主动往后退了几步。

“别!别!别!……咱们好说。”斯捷奇金忽然又换了一副笑脸。

唐风觉得斯捷奇金这人有点怪,有些神经质,这种人不按常理出牌,常常能干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马卡罗夫也有同感,他尽量拖延时间,而又不去触怒斯捷奇金:“我想知道你被人从波诺茨卡救走后,去了哪里?”

“从北极去了热带!怎么样,对我这个回答还满意吗?”斯捷奇金一脸坏笑。

“热带?”刚才斯捷奇金的回答已经证实了史蒂芬的话,但马卡罗夫佯装不知。

“伊万,你甭想套我的话,我只能跟你说这么多。”

“那么,后来呢?你奉将军之命来到了贺兰山?”

“不错!将军给我的任务是配合史蒂芬得到那块玉插屏。”

“可是你却杀了史蒂芬。”

“那也是将军的意思。将军早就不信任史蒂芬了,可以说将军从来就没真正信任过史蒂芬,所以这次将军命我配合史蒂芬,实际是暗中监视他的行动。如果他仍然忠心,我则不用露面;若是史蒂芬心存贰心,就杀了他,独立完成任务。”

“所以你杀了史蒂芬,夺了藏宝图?”

“说到藏宝图,这正是史蒂芬愚蠢之处。他和芬妮愚蠢地认为根据藏宝图,找到黑喇嘛的宝藏,就可以摆脱我们远走高飞。殊不知一切都在将军掌控之中,将军早就知道藏宝图的存在。”

“将军是故意将藏宝图还给史蒂芬的?”马卡罗夫暗暗吃惊。

“不!将军开始确实疏忽了,但在他们出发前,将军便已经知道了藏宝图的存在。”

“将军故意装作不知,实则派你暗中监视?”

“呵呵,将军并不需要黑喇嘛的宝藏,将军怀疑玉插屏就藏在黑鹫寺,但是光有藏宝图还不行。史蒂芬对这里最熟悉,所以将军还是决定先用史蒂芬。没想到他发现藏宝图后果然利令智昏……呵呵……可怜的史蒂芬竟然还以为真的能逃过将军的掌心。”斯捷奇金冷笑道。

“然后你就一路秘密跟踪史蒂芬来到这里?”

“是的!他俩先在山中客店住下,然后每日上山按图寻找;我则风餐露宿,在暗中监视他俩。就在前几天,史蒂芬按照藏宝图的指示,发现了大佛的秘密,并进入了大佛体内。我见这里地形复杂,怪事连连,特别是那片让人迷失的林子,所以我怕夜长梦多,便想先除了史蒂芬和芬妮,拿了藏宝图自己进来寻找。”

“于是,你在客店杀了芬妮,但让史蒂芬逃了。”

“这家伙确实很狡猾,不但逃了,还带走了最重要的两张藏宝图,致使我一度失去了他的信息。没有藏宝图,我不敢贸然进山。就在我不知所措之时,感谢上帝,你们来了。”

“你跟踪我们?”马卡罗夫又吃了一惊。

“不错!我只身一人跟踪你们,来到林子里。那片奇怪的林子总是让人迷路,我也几次迷失在里面,于是,我在树上刻了你们看到的三角形标记。”

“昨天当我们出发前,你已经先进入了大佛?”

“嗯,我已经找到了大佛,并且事先知道了大佛眼睛的奥秘,便先于你们进入大佛。我知道你们迟早也会找到大佛,便故意留下绳子,让你们误入大佛的右眼。”

“你知道从大佛右眼进去会迷路?”

“之前史蒂芬那小子没看明白藏宝图,就走错了路,结果在里面转了一天一夜最后才逃出来。”

“于是,你把我们骗进大佛的右眼,自己则进了大佛的左眼……”

“是的。从大佛左眼进入,一路都很顺利,不会迷路,也没有岔路,很快就到了前殿。”

“史蒂芬说在前殿发生了意外就是指你的突然到来?”

“不!伊万,你别急,听我慢慢给你说。”这会儿斯捷奇金反倒来了精神,“我到了前殿,正好看到史蒂芬在研究第三张藏宝图。那张藏宝图很奇怪,画得不明不白,史蒂芬一时看不明白,不敢贸然进行下一步。”

“这不奇怪,当年史蒂芬的父亲马昌国是根据记忆画的,当然有所偏差,所以马昌国在藏宝图上告诫史蒂芬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找宝藏。”马卡罗夫道。

“史蒂芬认为他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俩在前殿相持了好长一会儿。他想杀我,为芬妮报仇,但他还没有这个实力,而且也没找到黑喇嘛的宝藏,而我也需要他的帮助,所以我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建议。我们俩一起找到玉插屏和黑喇嘛的宝藏,然后再来个了断,谁赢了这些宝物就归谁。”

“史蒂芬接受了你的建议?”

“当然!他没有理由拒绝,因为我的建议很公平。”

“史蒂芬真是利令智昏了,他怎么能是你的对手?”马卡罗夫喃喃自语道。

“伊万,可史蒂芬不这么想。他大概想着找到宝藏时,乘我不备,先干掉我!”

“结果你先下手了?”

“不!是他在东门外的甬道里准备偷袭我,可惜他依然不是我的对手。”

“你们为什么选择走东门,不去北门?”韩江忽然问道。

“我和史蒂芬研究了那张藏宝图,认为西门不能走,北面的甬道被碎石阻挡,还看不清后面到底有多深,一时难以通过,所以先走东门去看看;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这个聪明的大脑想到的,当年黑喇嘛和史蒂芬的爷爷在这儿寻找多时并没有找到玉插屏,那么玉插屏肯定不在北面的宫殿中,很有可能在这儿。”

“这就是史蒂芬所谓的意外?”

“不!真正的意外还不止于此。就在我和史蒂芬达成协议,准备出发的时候,两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

“叶莲娜和徐博士?”

“对!叶莲娜!哦!伊万,我不得不说,你女儿真……真是太漂亮了……我每次见到她,心脏都……怦!……怦!……怦的狂跳不止。真担心这样下去,我会被你女儿搞出心脏病来……自从我在波诺茨卡见到叶莲娜,我就被她的美丽所吸引。她的容貌,她的气息,她的声音,哦!……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我没想到我们会在山洞里又见面了……”斯捷奇金一脸神经质的夸张表情。

“疯子!你让我感到恶心!”马卡罗夫斥道。他看见斯捷奇金身后的叶莲娜使劲挣扎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挣脱两个彪形大汉。

“我不管你恶心不恶心,反正你不能阻挡我对叶莲娜的爱!”斯捷奇金突然神经质地吼叫起来。马卡罗夫不敢进一步刺激他,只得等待斯捷奇金自己冷静下来。过了一会儿,斯捷奇金似乎平静了,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我可爱的叶莲娜大概是为你们担心,从大佛的左眼闯了进来。但是他们不是我的对手,我和史蒂芬很快制伏了叶莲娜,那个徐博士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明白了。”马卡罗夫微微点点头,“不过,你押着叶莲娜和徐博士来到山顶,我们怎么刚才没有看到你?”

斯捷奇金犹豫了一会儿,道:“伊万,我押着叶莲娜和徐博士来到了山顶,但是我实在不知道玉插屏会放在哪里,于是我藏了起来,等待你们的到来。我想唐风可以帮我找到玉插屏,果然……哈哈哈……”

斯捷奇金狂笑起来,马卡罗夫依然没有发现可以制伏斯捷奇金的机会,心中焦急。他只有继续拖延时间:“你藏了起来?这山顶有藏身的地方吗?”

“哈哈!我藏的地方你当然猜不到,在西侧的山峰下有个天然的岩洞。”斯捷奇金一指西侧的山丘。

“那你这么多人又是怎么上来的?”马卡罗夫不解地问。

“我说出来吓死你们!”斯捷奇金忽然又换了一副凶恶的面孔,“我们的人是从西侧的山崖攀登上来的。”

“什么?你们用绳索从悬崖攀登上来的?”不但马卡罗夫吃惊,唐风、韩江也震惊不已。

马卡罗夫又扫了一眼后面那八个黑衣人,不觉心生寒意。

马卡罗夫仍然没有发现好的机会,斯捷奇金手中即便没有人质,就凭韩江和唐风,加上自己也是绝对没有胜算的。

“你认识布尔坚科吗?尤里?巴甫洛维奇?布尔坚科。”马卡罗夫突然又问了一句。

“不!不认识。”斯捷奇金回答得很干脆。

“你和布雷宁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伊萨科夫?”马卡罗夫问道。

“布雷宁?伊萨科夫?我不是都跟叶莲娜说过了吗?”

“你和布雷宁的话在几十年后竟然一模一样,你们的关系会像你说得那么简单吗?”马卡罗夫追问道。

斯捷奇金稍稍愣了一下:“一模一样?得了吧,伊万,你别套我的话了。布雷宁那家伙是将军,我只是一个囚徒,我们俩能有什么关系?”

“可就在你被将军救走后,布雷宁却不明不白被烧死了,这又是一个巧合?”

“算了吧,伊万,你就当是一个巧合吧。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回答了你这么多愚蠢的问题,下面你该兑现你的诺言了,用玉插屏交换叶莲娜!”斯捷奇金眼露凶光,“否则,我就要对叶莲娜动刀子了。你可不希望叶莲娜那白嫩的脸上,留下伤疤吧?”

马卡罗夫知道,斯捷奇金已经失去了耐心,天色也已晚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斯捷奇金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他狂暴地号叫道:“快点,把玉插屏交出来!再拖延时间,我就要对叶莲娜不客气了!”

说着,两个黑衣人拿枪抵住了叶莲娜的太阳穴。马卡罗夫无奈地望望韩江,他需要韩江最后拿主意。唐风也注视着韩江,他们知道此时韩江正面临艰难的抉择。

韩江在经过艰难的思考后,缓缓说道:“唐风,把玉插屏给他们。”

唐风一怔,吃惊地看着韩江问:“就这么把玉插屏给他们?”

“给他们!”韩江像是下定了决心。

唐风无奈,捧着玉插屏走到离斯捷奇金还有十步远的地方,轻轻将玉插屏放在草丛中,然后冲斯捷奇金喊道:“把叶莲娜和徐博士放过来。”

斯捷奇金看见玉插屏,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往前疾走两步,这就要来拿玉插屏。唐风一把护住玉插屏,冲斯捷奇金喊道:“慢!你把叶莲娜和徐博士放过来,否则我就是砸了玉插屏,也绝不给你。”

唐风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枪,只不过他并不是对着斯捷奇金,而是手拿枪管,枪托朝下,摆出了一副要与玉插屏共存亡的架势。

“别!唐风,我已经答应放人了,你要相信我。”斯捷奇金忽然又摆出了一副笑脸。“可是你总得让我先看看玉插屏的真假吧?”

“刚从金井中找到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好吧!把你刚才找到的另外几件玉器也放在那儿。”斯捷奇金得寸进尺。

唐风只得将那三件玉圭也放在草丛里。“往后退两步!”斯捷奇金冲唐风嚷道。

唐风慢慢地往后退了两步,右手仍然死死地攥着手中的九二式手枪。斯捷奇金冲旁边的黑衣人努了努嘴,两个黑衣人架着叶莲娜,另两个黑衣人拖着奄奄一息的徐仁宇,走到玉插屏旁边。

黑衣人放了叶莲娜和徐仁宇。唐风赶忙扯掉叶莲娜嘴上的胶带,和她一起架着徐仁宇往回撤。黑衣人趁着这当口,捡起草丛中的玉插屏和玉圭,返回交给了斯捷奇金。

斯捷奇金看了看玉插屏和玉圭,然后,心满意足地放入了他的背包中。紧接着他就变了一副面孔,凶神恶煞般地对唐风等人说道:“唐风、韩江,你们可以带着徐博士离开这儿,但是请你们把马卡罗夫和叶莲娜留在这儿。”

“你要干什么?”唐风喊道。

韩江对斯捷奇金早有防备,他本能地护住叶莲娜:“那是不可能的。”

“这就不能怪我了!”斯捷奇金拔出枪,对准了韩江。

唐风这边只有三支手枪,而斯捷奇金则有九支枪,三比九。更重要的是,斯捷奇金那边几乎全是微型冲锋枪,火力远远超过唐风这边。

唐风和韩江都知道,一旦打起来,他们凶多吉少。就在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从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众人无不惊骇,一起仰头向空中望去,可是空中除了越来越浓厚的云雾,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什么?”唐风感到了恐惧。

“不知道……”韩江仰望着头顶的云雾,喃喃自语。

头顶的云越压越低,山顶上所有的人都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仿佛整个天空都要砸下来。

“兀鹫!”唐风突然发现在山顶北侧的山峰上,两只巨大的兀鹫从云雾中穿出,直向他们俯冲下来。

“就是那两只兀鹫!”韩江认出这两只兀鹫就是不断出现在他们头顶的那两只兀鹫。

斯捷奇金和那些黑衣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他们怔怔地立在原地,不知这两只兀鹫意欲何为。韩江却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发现了机会,他死死地盯着向他们俯冲下来的兀鹫。只见那两只兀鹫从北峰上冲下来,飞临斯捷奇金和黑衣人头上时,一把抓起两个已经呆若木鸡的黑衣人,然后猛地拉起,盘旋在空中。

韩江把握住了这仅有的一次机会,举枪就射,“砰!砰!”两枪,两个黑衣人应声倒地。唐风和马卡罗夫听到枪声,马上反应过来,一起举枪射向黑衣人。慌乱中,斯捷奇金和黑衣人开枪反击,但他们已经乱了阵脚,胡乱射出的子弹根本没有伤及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叶莲娜在听到枪声的一刹那就卧倒在地,而黑衣人则在顷刻之间损失大半。

兀鹫将两个黑衣人重重地扔了下来,两人顿时摔成了一摊肉泥。韩江和马卡罗夫以草丛为掩护,继续向黑衣人射击,手枪子弹打完了,他们捡起黑衣人的微型冲锋枪,边打边进。唐风则死死盯住了在草丛中若隐若现的斯捷奇金,他知道玉插屏就在斯捷奇金的身上。

一阵混战后,八个黑衣人已经全军覆没,只剩下斯捷奇金。叶莲娜不停地在韩江和马卡罗夫身后提醒他们小心,因为她早已领略到斯捷奇金的厉害。但此时,斯捷奇金阵脚大乱,慌乱中,竟没有一枪命中。

韩江见斯捷奇金不过如此,以为叶莲娜小题大做,越战越勇,一边射击,一边在高高的草丛中向斯捷奇金逃窜的方向紧逼。

斯捷奇金在慌乱中,慌不择路,跑向了北侧的山峰,但是他很快又折向了西侧的山峰。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也追向西侧的山峰,可就在这时,斯捷奇金的身影却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

唐风和韩江还在射击,马卡罗夫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停止射击。两人这才发现山顶上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那两只兀鹫消失了,斯捷奇金也不见了。

三人缓缓地直起腰,往西侧的山峰望去,周围的荒草和灌木太高太茂密,也许斯捷奇金就藏在荒草中。三人小心翼翼地举着枪,往前搜索。每走一步,韩江和马卡罗夫都异常小心。可是唐风却没有他俩的专业素养,斯捷奇金从自己视野中消失,让他心里一下子慌张起来。他决不能让斯捷奇金就这样逃掉!可是斯捷奇金怎么一眨眼就蒸发了?唐风胡思乱想着,放松了警惕。就在他走到西侧山峰下那片最茂密的草丛中时,已经把韩江和马卡罗夫落在了后面。韩江几次用手势示意他停下,可是唐风都没注意到。

刚才斯捷奇金好像就是在这儿消失的。唐风环视四周,齐腰深的荒草在风中摇曳,仍不见斯捷奇金的身影。他回头发现韩江和马卡罗夫竟落在了后面,忙停下脚步。就在唐风狐疑不前的时候,一阵狂风袭来,他忽然嗅到了一股杀气。

唐风刚想后撤,就觉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脚踝袭来。他想要抽身,已然晚了,就在顷刻之间,他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倒在草丛中。紧接着,唐风看见一个黑影向自己扑来。他想侧身闪过那个黑影,可是还没等他转身,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等唐风醒来的时候,耳畔枪声大作。他猛地坐起来,发现自己的头还完好无损地架在脖颈上,转转脑袋,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刚才你被斯捷奇金袭击了,幸亏韩江及时开枪,否则你小命就交待了。”马卡罗夫一边向山坡上的斯捷奇金射击,一边冲唐风喊道。

“斯捷奇金……”唐风这才想起那个黑影,不觉一阵后怕,斯捷奇金的身手,叶莲娜曾经对他描述过。

唐风在身旁的草丛中摸索,很快摸到了自己的枪。他发现斯捷奇金已经逃上了西侧的山坡,便连开两枪,然后和马卡罗夫一起向山坡冲去。等他们冲上西侧山峰,发现斯捷奇金已经翻过西峰,向山峰后的悬崖逃去。

韩江看到斯捷奇金往悬崖边逃去,反倒放慢了步伐,笑道:“他跑不掉了。”

三人将斯捷奇金堵在了悬崖边,斯捷奇金往后退去了,他身后就是万丈绝壁。韩江冲斯捷奇金冷笑道:“没想到吧,兀鹫也会帮我们。”

“哼,你们以为这就能抓住我吗?”斯捷奇金狂笑道。

三人一愣,马卡罗夫冲斯捷奇金说道:“赶快投降吧,你还可以在监狱里了却余生。”

“哈哈——哈哈——”斯捷奇金狂笑道:“监狱?!既然我出来了,这辈子就再也不会回去了。”

唐风和韩江不知道斯捷奇金要干吗,只见斯捷奇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冷笑道,“我既不会束手就擒,也不会跳崖自杀,我会平平安安地带着玉插屏离开这儿。”

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面面相觑,不明白斯捷奇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疯了!”韩江喃喃道。

“不!他没疯……”马卡罗夫觉察出了斯捷奇金的意图,小声提醒唐风和韩江,“你们看他身后的包。”

唐风发现斯捷奇金背后的背包看似是一个,其实被分割成了两截。“怎么回事?”唐风看看马卡罗夫问道。

“我们在克格勃的时候都学过跳伞。”马卡罗夫已经明确了自己的判断。

“跳伞?”唐风惊道。

“你是说他要从悬崖上跳下去?”韩江也惊得目瞪口呆。

“他们既然能从这儿爬上来,也就能从这儿跳下去。”马卡罗夫故意放大了说话声音。

“不错!伊万,你猜得不错!再见了,我的朋友,当年我在克格勃学校跳伞成绩可是满分!”斯捷奇金说完就要往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