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阴影中的将军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4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唐风正说着呢,韩江一把捂住了他的嘴。他这才发现甬道似乎到了尽头,前方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外是什么?他还没看清,韩江就关了他的手电筒。

三人凭着感觉,摸黑走出了甬道。这里并没有一丝光亮,仍旧是一片黑暗的空间。唐风还感觉不出这里有多大的空间,他想打开手电筒,可他的手上,却压着韩江孔武有力的大手。他在黑暗中听到了两个动静,那是韩江和马卡罗夫打开手枪保险的声音。韩江的手慢慢地离开了唐风的手电筒。

唐风心领神会,也打开了手枪的保险,一手握枪,另一只手放在了手电的开关上。一阵沉默后,韩江和马卡罗夫几乎同时打开了手电,也几乎同时将手电的光柱对准了左前方。

唐风也忙推开手电开关,将手电照向左前方,三只手电射出的强光刺破了这个黑暗的空间。唐风发现这是个不大的石室,而在他们的左前方,有一个人正仰面躺在地上。

“史蒂芬!”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几乎同时认出了躺在地上的那人。

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史蒂芬跟前。史蒂芬面色惨白,左臂上有个弹孔,正在汩汩地向外冒着殷红的血。“他看上去很虚弱!”马卡罗夫说道。

“看来这一路的血都是史蒂芬的!”韩江很快想到了山下客店惨死的芬妮。

马卡罗夫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了一些药片,给史蒂芬灌下,又扯了一段纱布,给他包扎了伤口。三人一边等待史蒂芬苏醒,一边观察起他们所在的这个石室。

唐风判断了一下方位,他们走进来的甬道口位于西面。而在石室的东面,他惊奇地发现在石壁上和通往后殿的甬道一样,出现了一个拱型的门;只不过这道门似乎被整块巨石封堵,根本看不到曾经打开过的痕迹。

唐风伸出双手,使出全身力气推了推拱门,根本没有任何动静。他想既然门推不开,一定有机关,于是又在门四周寻找机关。找着找着,唐风在门楣的位置发现了几个字:“你们看,这里有字,是西夏文。”

韩江和马卡罗夫也看出了这道拱门。“写的什么?”韩江问。

“戒——台——上——寺——藏——经——楼?”唐风慢慢地翻译出了门楣上的西夏文。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翻译错了,又仔细看了一遍,确实是这几个字。

“藏经楼?”唐风首先表示不解,“这山里面怎么建藏经楼?真是不可思议!”

韩江和马卡罗夫也不明白。“不管它,先打开这道门,不就什么都知道了!”韩江道。

于是,三人一起用力,使劲推这道拱门,可是这扇石门却纹丝不动,坚若磐石。

“你……你们别费劲了!这门……门是推不开的!”这时,三人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闻听身后传来的声音,都是一惊,回身观瞧,史蒂芬已经苏醒过来,正强撑着虚弱的身体坐了起来。

“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韩江笑道,“不过你这次的情况好像不太妙!”

“是啊!从我……我第一次见到你们就知……知道咱们是有缘的人。”史蒂芬脸上也强撑着笑容。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韩江一眨眼就变了脸,以一副审问者的姿态站在史蒂芬面前。

“你们能来得,我……我为什么就不能来?”史蒂芬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

“刚才在甬道里袭击我的人,就是你吧?”韩江故意这么问。

“你觉得可能是我吗?”史蒂芬并不正面回答韩江的问题。

“好吧,那咱们换个方式问,袭击你的人又是谁?”韩江正色道。

“我……我说我也不认识那个人,你信吗?”史蒂芬问。

“那要听听你的理由。”

“没有理由,我能告诉你的就是劝你们快……快离开这儿,这是为你们好!”史蒂芬吃力地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但我们不需要。”

“那……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史蒂芬耸了耸肩,然后闭上眼,无力地靠在身后的岩壁上。

“芬妮,你总不会告诉我你不认识吧!”韩江忽然提到了芬妮。

史蒂芬的身体猛地震了一下,但他咬了咬嘴唇,什么都没说。

“据我所知,你跟芬妮是有感情的,而且感情还非常好!我说得没错吧!”韩江停下来看着史蒂芬,史蒂芬的身体又震了一下。“说吧,芬妮是被谁害死的?你要知道现在只有我能帮你抓住杀害芬妮的凶手。”韩江说。

史蒂芬还是不说话,但韩江已经看出史蒂芬内心的防线正在松动,接着道:“我们知道你并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你只是一个走私艺术品的,根本没那么大的能耐!你难道不想为芬妮报仇吗?……”

“别说了!”史蒂芬猛地吼了一声,打断韩江的话。大家发现,两行泪水从史蒂芬的脸颊上缓缓淌下来。一阵沉默后,史蒂芬道:“好吧!我……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你们想知道什么?”

“先回答我前面的问题,袭击你的人是谁?”韩江缓和了一下语气。

“他好像是个俄国人,但……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史蒂芬道。

“斯捷奇金?”韩江和唐风马上想到了斯捷奇金。

“那……那人很厉害,我之前从没有见过他。”

“杀害芬妮的也是这个人?”韩江问。

“嗯!就是这个人。”

“他为什么要杀害芬妮,又打伤你?”

“都是为了那块玉……玉插屏。”

“玉插屏?好吧,咱们来说说最重要的吧!你的老板是谁?”韩江决定不再绕弯子,直奔主题。

“这……”史蒂芬犹豫起来,他沉吟许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缓缓说道,“这都是宿命,宿命啊!一切都要从我们家族的命运说起……”

……

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市郊的一条乡间公路上,史蒂芬和芬妮正驾驶着他们用不义之财买来的红色法拉利跑车。他们刚刚在欧洲大干了一票,这一票足够他俩和他们的队伍享受一段时日了。

可是,正在驾驶法拉利的史蒂芬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刚刚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父亲马昌国病重,很可能就是这几天的事了。

不知不觉,那家坐落在湖边、不起眼的养老院已经出现在他眼前。史蒂芬驶进停车场,将车停好,跳下车,皱着眉,注视着夕阳余晖中宁静的养老院。父亲一直坚持住在这家偏僻的养老院,他曾多次建议父亲换一家条件好的,离城近一些的养老院,可是父亲却坚持不干。

来到养老院门口,芬妮紧紧握了一下史蒂芬的手,史蒂芬感受到了芬妮的温暖。他从小就没有什么亲人,自己和父亲相依为命,但是上中学后,父亲将自己送到了寄宿学校,执意搬到荒凉的郊外养老院。史蒂芬不理解父亲的用意,甚至为此怨恨过父亲。有很长一段时间,史蒂芬都陷在深深的孤独当中。直到芬妮的出现,才让史蒂芬那颗冰冷的心感到了一缕久违的阳光。

父亲和芬妮是史蒂芬在世上仅存的亲人,现在父亲马上就要离自己而去,史蒂芬不禁感到悲伤。他想着,已经来到了圣乔治湖滨养老院202房间的门口。恰在此时,一个护工急匆匆地从房内跑出来,202房间的房门虚掩着。史蒂芬朝里望去,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双目紧闭的老人,老人手臂上插着输液管,似乎已经奄奄一息。史蒂芬一眼便认出这就是自己的父亲——马昌国,没想到半年没见,父亲竟已如此苍老。

突然,床上的马昌国睁开双目,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歇斯底里地拔掉手臂上的输液管,狂喊乱叫:“魔鬼!……太可怕了!……死亡绿洲!……魔鬼!……血咒……该死的血咒!……不要靠近我!……该死的恶魔!……”英语夹杂着中文,马昌国发了疯似的喊叫着,引来了隔壁的几位老人围观。

史蒂芬和芬妮赶忙冲了进去。“父亲,父亲,是我,史蒂芬,我来看你了!”史蒂芬极力想使父亲安静下来,可是父亲却像根本不认识他,依旧发疯似的胡乱叫喊着。

“快,请让一下,病人需要急救。”护工和两位医生冲进了房间,“先生,请你先出去一下,我们要抢救病人。”

“我是病人的儿子。”

“不!先生,我们不管您是谁,请先出去等候,我们需要抢救病人。”护士坚持道。

史蒂芬很不情愿地被芬妮拉出了202房间。“父亲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史蒂芬痛苦地把头埋进了芬妮的怀里。

医生、护士忙了好一阵,总算把马昌国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午夜时分,圣乔治湖滨养老院202房间,马昌国的病情有所稳定,已经在床上沉沉睡去。忽然,202房间的门开了,两个黑影闪了进来。

两个黑影没有开灯,而是慢慢地走到床边。他们摘去墨镜,看着躺在床上的马昌国。今晚的月光特别明亮,月光照在两个黑影脸上,这两个黑影正是史蒂芬和芬妮。

月光也洒在老人的脸上,老人双目紧闭,眼窝深陷,头发灰白,细密的皱纹布满脸颊,呼吸略有些紧促。两个黑影在床边注视良久……突然,床上的马昌国睁开了双眼,眼中闪出一道寒光,威严而冷酷,直逼站在床旁的史蒂芬和芬妮。他们微微一怔,显然吃惊不小。

“你们来啦!”床上的马昌国开口了。

史蒂芬坐到床边,说:“是的,我们来看你了。”

马昌国干笑了两声:“这也许是最后的见面了。”

“不!您的身体不会有问题,我们可以请最好的大夫……”马昌国打断了史蒂芬的话,说:“史蒂芬,不要难过。我的身体我最清楚,那么多的大风大浪我都闯过来了,面对死亡,我已经没有任何恐惧,上帝会保佑我的。”

此时,月光映在史蒂芬的脸上,两滴泪水顺着他瘦削的脸颊落下来。马昌国吃力地小声呵斥道:“史蒂芬,不要流泪,你要理解为父的一片苦心,你现在趴到床下去!”

趴到床下去?史蒂芬不明白父亲的意思,他疑惑地看着父亲,“趴到床下去,你会看到一个盒子。”马昌国严厉地催促儿子,他已经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史蒂芬趴到大床下,“你往床板底下看,那个盒子就绑在床板下面。”马昌国指挥着史蒂芬。史蒂芬朝床板底下看去,果然,在床板底下的隐蔽处,绑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包裹的长方形盒子。史蒂芬慢慢挪动着身体,终于,他的手可以够着那个盒子了。他扯去绑在外面的胶带,费力地将盒子取了出来。

马昌国看到史蒂芬手里捧着的盒子,眼睛一亮,迸发出难以抑制的光芒。史蒂芬想撕去盒子外面的黑色塑料袋,马昌国却摆了摆手,说:“等你离开这儿再拆开来看。”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史蒂芬好奇地问。

马昌国皱紧了眉头,吃力地小声说道:“等你拆开来看的时候就知道了,里面还有我的一封信,你要仔细看。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我们马家的祖传之物,你爷爷为这个东西,丢了性命;我为了这个东西,背井离乡,来到美国。这么多年来,美国人想得到这个东西,台湾的人不但想要这东西,还想除掉我。所以我只能装疯卖傻,东躲西藏,才苟延残喘到今天。现在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你一定要小心,因为……”马昌国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喘着粗气,表情极其痛苦。

史蒂芬赶紧倒了一杯水,帮助马昌国把两粒药服下去。马昌国稍稍平静后,又接着说道:“因为从你拿到这件东西开始,危险就会一步步向你逼近……你千万要小心……”马昌国又开始剧烈喘息。史蒂芬注意到,父亲的眼睛这时不再看着自己,而是痴痴地盯着前方……突然,马昌国指着前方的墙壁,痛苦地大叫道:“你是谁?……魔鬼!……死亡绿洲!……魔鬼!……不要靠近我!……该死的恶魔!……可怕的血咒!”随即,马昌国的瞳孔开始急速放大,史蒂芬极力想让父亲冷静下来,可是父亲虽已病入膏肓,却仍然力大无穷,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史蒂芬知道,父亲被压抑得太久了,这次他是真的疯了。

马昌国的号叫惊醒了其他人,值班护工打开走廊里的灯。就在马昌国看到亮光的一刹那,他眼中最后的那点光芒消失了,他重重地仰倒在枕头上。马昌国升入了天国——那里没有魔鬼,上帝会保佑他。

马昌国死了,医生和护工忙了大半夜,直到旭日初升。史蒂芬抱着父亲留给自己的盒子,独自坐在沙发上出神。芬妮替他打理好了一切,走过来轻声安慰道:“史蒂芬,别难过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看看这盒子里是什么东西!”史蒂芬说着就要拆开父亲留给他的盒子。

“等等!你父亲说让我们离开这儿再打开盒子!”芬妮提醒史蒂芬。

史蒂芬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了芬妮的手:“父亲说我祖父是为了这个东西死的,他也为了这个才背井离乡,东躲西藏的,我倒要看看这是什么?!”

史蒂芬不听芬妮劝阻,撕去盒子外的黑色塑料袋,一个古色古香的紫檀盒子出现在史蒂芬面前。他凭着多年的经验,一眼便断定这是个有年头的紫檀盒子,这么漂亮的紫檀盒子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盒子就已经如此尊贵,盒子里的东西……史蒂芬想到这里,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盒子,可是紫檀盒子里还有一层锦盒,锦盒上用火漆封着。他刚想去拆那火漆,忽然发现在锦盒上面放着一封信,信封上没有字,信封口也没封,显然这是父亲留给自己的信。

史蒂芬双手颤抖着,打开了这封父亲的绝笔信。信里并没有什么遗嘱,而是马昌国写的一段历史,一段马氏家族的历史:吾儿:当你看到为父这封信的时候,父亲已经离开了你,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没有什么遗产可以留给你的,只有这个盒子里的东西可以留给你,但这也同时把巨大的危险留给了你。我犹豫再三,曾想永远毁掉盒子里的东西,但最终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盒子里的东西是我们马家的传家之宝,你爷爷曾为了这个宝物,丢了性命。为父背井离乡,东躲西藏几十年,在你小时候把你送到寄宿学校,一个人离开你,隐姓埋名,躲到这荒凉的养老院,也是因为这个东西。

说到这个东西,就要从你爷爷开始说起。史蒂芬,我从来没有跟你提到过你的爷爷,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你的爷爷名叫马远,宁夏人氏,本是一个读书人。可是生在那个乱世,军阀混战,天灾人祸,民不聊生,不要说出头之日,就是温饱也做不到。一次,你爷爷出门谋生,却被一伙强盗掠去,来到了一个叫马鬃山的地方。强盗见你爷爷识文断字,颇有谋划,便收留了他。于是,你爷爷就这样不情愿地也落草成了土匪。

后来,你爷爷弄清了这伙土匪的底细,这伙土匪的头子就是当时在中国西北名震一时的黑喇嘛。他们抢劫商旅,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你爷爷因为有文化,也有头脑,慢慢地在土匪中有了一些威望,黑喇嘛有事也常与他商量。渐渐地,你爷爷在黑喇嘛的队伍里成了一个颇有影响力的人物。

一次,黑喇嘛抢劫了敦煌附近的一家客店,住店的旅客中,有个专靠盗掘贩卖文物的家伙。从这人的行李中,搜出了一件宝贝,就是锦盒之中的物件。据那人讲,他曾参加过俄国探险家科兹诺夫的探险队,盗掘过黑水城的古物。这次的宝物是他在敦煌莫高窟的一个石窟内发现的,并告诉了你爷爷他们这件宝贝的秘密(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告诉你这个秘密,因为一旦你知道了这个秘密,只能给你带来灾祸。请你理解为父的苦心)……

你爷爷和黑喇嘛知道了这件宝物的秘密后,便起了邪心,一心想破解这个秘密,得到惊人的财富。后来蒙古和苏联特工突袭马鬃山,要灭掉黑喇嘛。危急时刻,你爷爷帮黑喇嘛脱身。他们仅剩几人,一直逃到了贺兰山中。再后来,剩下的几人对黑喇嘛都不满,于是,你爷爷和其他几人在得到了黑喇嘛的宝藏和这件宝物后,将黑喇嘛杀死在了贺兰山中。

黑喇嘛死后,你爷爷带着几个弟兄混进了军阀马鸿逵的队伍;再后来,你爷爷又进入军统,直到后来的保密局。你爷爷虽然从土匪变成了保密局的军官,但是他仍然恋恋不忘那件宝物背后的秘密,他的足迹遍布西北各地。最后,你爷爷领着刚刚二十出头的我,还有另外两个弟兄,来到了一个叫七色锦海的地方。那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但同时又是一个可怕的地方。你爷爷和另一个弟兄就死在了那儿的山洞中,再也没能回来,而我却侥幸逃了出来。

之后,我仍然为保密局服务,不知为何,我也像你爷爷一样,在胸中燃起了破解那件宝物秘密的想法。国民政府败退台湾时,我自愿留了下来,一直隐姓埋名潜伏在西北一带。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我才放弃了破解宝物秘密的想法,只身逃亡。我远走青藏高原,翻越喜马拉雅山,从印度乘船在海上漂泊了半个多月,才来到美国。就这样,我一直隐姓埋名,东躲西藏,免了许多的灾祸,苟延残喘到今日。

就写到这里,父亲已经没有力气了。史蒂芬,你一定要记住为父的忠告。你拿到这件宝物后,一定不要试图去破解上面的秘密,你要将这件宝物收好,永远不要示人。

还有一件事,前几天为父让你们去北京参加那场拍卖会是个巨大的错误,你们一定要小心,希望为父一时的头脑发热,还不至于害了你们!

马昌国绝笔

史蒂芬读完父亲的信,泪眼模煳。芬妮见外面已经天光大亮,走廊里人渐渐多了起来,忙劝史蒂芬道:“咱们还是快离开这儿吧。”

史蒂芬缓过神来,警觉地看看周围,又走到走廊上观察了一会儿,才回到屋中说:“芬妮,这里确实不能久留,说不定这里已经被FBI和警察监控了。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我们得带着盒子赶紧离开。”

“是的,史蒂芬,这次从中国回来,我的感觉就很不好,似乎周围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

史蒂芬点点头,于是,芬妮打开随身带着的小包,开始了一番精心的装扮……

史蒂芬装扮成了坐轮椅的老人,而芬妮则成了一位身穿制服的护工。芬妮推着史蒂芬往外走,穿过长长的走廊,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但是在养老院一楼大厅里,芬妮性感的身材和中指上那枚外形奇特的祖母绿戒指,还是暴露了他们。

史蒂芬感觉四周正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他感到窒息,想尽快离开这儿。他紧紧抱住怀里的那个盒子,那是父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他不知道周围那些眼睛,是在盯着自己,还是盯着自己怀里的盒子。他忽然又想起了父亲临终前的忠告:当你得到这件宝物的时候,危险就会一步步向你逼近。

史蒂芬轻轻咳了两声,芬妮心领神会,加快了步伐,轮椅越推越快,芬妮的步伐也越来越凌乱。史蒂芬坐在轮椅上,微闭着双目,看上去有气无力,但他却在注视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芬妮的速度,显然让大厅内的眼睛有些不安,史蒂芬感到危险正在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当芬妮将轮椅推出大厅时,史蒂芬已经可以确信他们被人盯上了。他决定不再等待,猛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拉起芬妮就往停车场跑去。

史蒂芬和芬妮的举动,显然超出了那些眼睛的意料,养老院前一阵骚动。待史蒂芬和芬妮跳上法拉利,驶出停车场的时候,两辆银灰色的切诺基才追了出来。

就在史蒂芬以为能甩掉后面切诺基的时候,令他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一架OH—58D基奥瓦勇士直升机不知何时,从地平线下升了出来。史蒂芬心里一慌,再看后面,那两辆切诺基也跟了上来。

很快,史蒂芬和芬妮驾驶着红色法拉利驶上了州际公路,他们一路向西狂奔,想甩掉后面的切诺基。可他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后面两辆切诺基紧紧尾随,无论史蒂芬如何努力,都无法甩掉他们。他们在经过一座大桥时,几名正在路边休息的巡警被眼前一幕怔住了,两辆警车随后也加入了这场追逐,一时间,公路上警笛大作。而空中,那架OH—58D基奥瓦勇士直升机,更是几次飞跃红色法拉利,甚至悬停在离他们头顶很近的空中。

史蒂芬和芬妮仰头望去,已经可以看到直升机上举着M-4突击步枪的壮汉了。史蒂芬一皱眉,恶狠狠地对芬妮道:“既然他们要跟我们玩玩,那我们就陪他们玩到底。”

芬妮点点头,回身从后面的包中抽出了一支卡利科M9509mm冲锋枪,举枪便向空中的直升机射击。直升机上的人猝不及防,“哒!哒!哒!”一排子弹射中了直升机柔软的机腹,在机腹上开了几个小洞。直升机剧烈晃动一下,不敢恋战,迅速拉起。逃过一劫的直升机很快还以颜色。史蒂芬将车速加到了最大,在公路上左右摇摆,躲过了M-4突击步枪的一次次射击。

“得想个办法,甩掉他们!”芬妮冲史蒂芬大声喊道。

史蒂芬眉头紧锁,一声不吭,他在想着一切可以甩掉追兵的办法。突然,他发现前方公路旁闪现一条岔路,这条岔路通向一大片茂密的树林。看到这些,史蒂芬已经打定了主意。

“坐好!”史蒂芬对芬妮嘱咐完,正她来到岔路口。就见史蒂芬猛打方向盘,红色法拉利驶上了岔路。后面两辆尾随而至的切诺基没想到史蒂芬来了这一出,手忙脚乱中也猛打方向盘,拐向岔路;而等后面的警车赶到时,法拉利和切诺基早已不见了踪影。

茂密的树林中,岔路很快驶到了尽头。“Shit!”史蒂芬猛拍方向盘咒骂道,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条死路。原本,史蒂芬希望借助这片树林,摆脱追兵和空中的直升机,没想到竟使自己陷入了绝境。他已经可以听到后面切诺基的声音。万般无奈,史蒂芬背上装着那个神秘盒子的包,拉着芬妮跳下车,一头钻进了茂密的树林。

两人在树林里毫无方向地狂奔了几英里,但仍没有甩掉后面的追兵。“哒!哒!哒!”身后又传来了枪声,史蒂芬本能地举枪还击。双方就这样边跑边还击,且战且退。怎奈追兵人多势众,他们很快打光了子弹。史蒂芬和芬妮扔掉枪械,继续向前狂奔。就在两人筋疲力尽的时候,一条大河出现在他们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史蒂芬和芬妮喘着粗气,看看眼前的大河,又回头望望就要逼近的追兵,“看来,这里就是我的葬身之地!父亲,恕孩儿不孝,不能照看我们马家的传家之宝了。”史蒂芬嘴里喃喃自语。

芬妮知道,史蒂芬虽然从小在美国长大,也起了个美国名字,却深受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她完全能理解史蒂芬对父亲的感情。芬妮宽慰史蒂芬说:“也许,我们可以游过这条河。”

史蒂芬努力恢复着清醒的理智,他观察了河面,这段河面虽宽,却很平静:“也许……也许真的可以游过去?”

求生的本能让史蒂芬和芬妮没有时间多想,两人鼓起勇气,慢慢走下了河水……当他俩游到河中时,岸上的追兵也到了,七八支长枪短炮一起向水面射击。史蒂芬和芬妮已经游远,密集的子弹只在水面溅起水花,并没有伤到他们。

一切都还算顺利,史蒂芬和芬妮游过了大河。可就在他俩以为成功脱险之时,耳畔传来了直升机巨大的轰鸣声。他俩从水中刚一冒头,几支黑黝黝的枪口便对准了他俩……

费劲气力,史蒂芬和芬妮最终还是没能逃出追兵的追捕。两人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岸上,史蒂芬大口地喘着粗气,看看这些神秘的追兵,绝望地冲他们吼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

一个戴着墨镜,像是这群人头目的人冷笑两声,对史蒂芬道:“为什么要抓你?因为将军想要见你!”

“将军?我不认识什么将军!”史蒂芬头脑中快速搜索着这个所谓的“将军”是什么人,可是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以前认识什么将军。

那人并不回答史蒂芬的问题,而是又接着说道:“将军为了见你,当然还有你父亲,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你的父亲太狡猾了,他让我们耗费了太多时间,但是你父亲再狡猾,也逃不过我们的手掌。好了,你想知道的,都去问将军吧!”

说完这番话,那人再不言语,史蒂芬和芬妮被押上了直升机。直升机缓缓飞出这片树林,很快消失在远方……

“原来你就是马远的后代!”听完史蒂芬的回忆,唐风惊呼道。

“怪不得前殿南面的门没了,应该早在民国时就被黑喇嘛和马远他们拆除了!”马卡罗夫道。

“还有通往中殿包金铜门中的尸骨,这么看来肯定就是黑喇嘛的了。”韩江不敢想象那些人是如何将黑喇嘛活活夹死在门缝里的。

“史蒂芬,按你这么说,你们家族一直保存着敦煌的那件玉插屏?”唐风问。

“是的,四……四块玉插屏,在西夏的四个方位。北……北面黑水城的那块被科兹诺夫探险队带到了彼得堡,西面敦煌的那……那块玉插屏一直在我们马家手上,南面阿尼玛卿雪山那块现在被……被你们得到了,现……现在只剩下东面贺……贺兰山这块。”史蒂芬慢慢说道。

“你们没发现贺兰山那件玉插屏吗?”唐风关切地问。

史蒂芬吃力地摇摇头:“我还……还不知道那件玉插屏放在什么地方,但应……应该就在这一带。”

“我们找遍了黑鹫寺,黑喇嘛的宝藏都找到了,可就是没见到玉插屏!”唐风困惑地说。

“也许……也许那件玉插屏就在券门外……”史蒂芬吃力地指了指券门。

唐风又推了推券门,依旧坚若磐石,纹丝不动。

“别推了,外面肯定被……被人堵上了。”史蒂芬有气无力地道。

韩江示意唐风回来,然后又问史蒂芬:“从你刚才的叙述中看,你们马家和将军并不是一路人,可后来你又为什么效忠于将军了呢?”

史蒂芬的身子又剧烈晃动了一下,沉默好一阵,才又慢慢说道:“那……那都是迫不得已。”

当史蒂芬和芬妮被摘去面罩时,他们已经置身于几百公里外的一处荒漠中。史蒂芬心里暗自揣测:这是伙什么人?看上去像是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他们难道是为文物走私的事抓我们?他惴惴不安地等待着命运的安排,可是,他和芬妮在这里并没有等来命运的安排。他们被关押了一天后,又被带上黑色头罩,押上了飞机。

“这不是直升机,是一架固定翼飞机,庞巴迪公司出产的六十座支线客机。不过,这架飞机经过了改装,现在是一架私人客机。”史蒂芬虽然被带着头罩,但凭着他多年闯荡世界的经验,很快判断出了他们所处的环境。

“他们这是要把我们送到哪儿?”芬妮小声问史蒂芬。

“不知道,也许是去见他们所说的那个将军!”史蒂芬答道。

史蒂芬话音刚落,负责押送他们的人便大声呵斥道:“不要说话!”

史蒂芬闻听此言,猛地一惊,他反问那人:“你们和昨天抓我们的那帮人不是一伙人!”

史蒂芬的话,让包括芬妮在内的所有人都很惊诧。那人不再言语,机舱内死一般寂静,只有史蒂芬又小声对芬妮说:“他们绝对和追我们的那伙人不是一路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芬妮反问。

“那伙人多半是联邦特工,而这伙人我不知道,我无法判断。”

“把他们分开,把他们的嘴也给封上!”那个为首的人吼道。史蒂芬被人用胶带封上了嘴,芬妮也离他而去,可是他还是在极力分辨着,判断着。这是伙什么人?要把自己带向何处?

飞机已经飞了至少五个小时,史蒂芬心里越来越没底。五个小时,这完全可以离开美国了。飞机还在空中飞行,史蒂芬无法判别飞机的航向,他感到了此生从未有过的压抑和紧张……

大约六小时后,飞机终于开始降落。当飞机稳稳地停在停机坪上后,史蒂芬和芬妮被押了下来。史蒂芬一下飞机,就感到一股热浪将自己包围,强烈的阳光炙烤着自己的身体。他快速判断着,这应该是到了某个热带地区,是加勒比的小岛,还是南太平洋上?

史蒂芬和芬妮再次被摘去面罩时,他俩发现他们正置身于一间很大的黑室当中,这里冷气十足,与外面的炎炎烈日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芬妮显然一时不能适应这种反差,连打了三个喷嚏。就在她打完第三个喷嚏时,他们头顶的灯亮了,但是这盏灯仅仅能够照亮他们所在的地方,黑室的其他地方依然一团漆黑。巨大的好奇促使他俩又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可就在这时,黑室深处的阴影中传来了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这里!”

这突如其来的恐怖声音吓得二人停下了脚步。史蒂芬极力想通过这人的言语判断出有用的信息,但是他却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这人说的是英语,纯正美式英语,没有一丁点口音。许久,史蒂芬才壮着胆子问道:“这是哪儿?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将我们带到这儿来?”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史蒂芬,你的问题太多了。你不用知道这是哪里;我是什么人,你也不用知道,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将军’!我喜欢这个称呼!至于,我为什么把你们带到这来,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

“将军?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史蒂芬惊问。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的名字,我还知道这位漂亮的小姐叫芬妮。你们不用惊讶,你们所从事的国际艺术品走私生意,使得你们不但在你们的行业里,也在国际刑警组织和许多国家警方的视线中大名远扬。据我所知,你们的生意做得很大,积累了巨额的财富,但是,你们却忽略了危险的存在。”

“危险?你是说警方?”

“是的,如果不是我把你们请到这儿来,你们恐怕将要在监狱中度过你们的下半辈子了!”将军说着发出了两声冷笑。

“这么说,你把我绑到这来,我还应该感谢你喽?”史蒂芬轻蔑地反问。

“不错!你可以这么认为。我还要纠正你刚才说话中的一个错误,我不是把你们绑到这儿来,是请!是把你们请到这来!”将军用沙哑的声音强调道。

“好吧!就算是‘请’!那你把我们请来,究竟想干什么?”

“合作!当然,你也可以理解成为我工作!”将军特别加重了语气。

“合作?可我连你们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合作?”史蒂芬问。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现在让我先来看看你父亲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说着,史蒂芬看见在黑暗的阴影边缘,一张长条桌上,放着一个紫檀盒子。他认出那正是父亲临终前交给自己的那个盒子。只见阴影中伸出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抓过紫檀盒子,将盒子拖进了阴影中。

史蒂芬听到了打开盒盖、翻动信纸的声音。将军在看信,可是黑暗中他怎么看信呢?史蒂芬望望芬妮,芬妮也冲他摇了摇头。

黑室中,静得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史蒂芬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听到了芬妮因紧张而略显紧促的呼吸,可却完全听不到那个人的呼吸。将军还在这间黑室中吗?

过了很久,阴影中终于又传来了将军那沙哑的声音:“你父亲真是死不瞑目啊?”

“是啊!父亲刚死,我们马家的宝物就被你们抢去,他当然死不瞑目!”史蒂芬低吼道。

“不!你还没明白你父亲的意思,你父亲不是为了这个死不瞑目!”

“那是为什么?”史蒂芬的情绪激动起来。

“不要急,史蒂芬!我先问你,你知道这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吗?”将军又问。

“不!不知道,我从未打开过,父亲只告诉我是一件宝物。”

“对!是一件非常珍贵的、来自中国西夏王朝的珍宝——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将军直接说出了盒中之物的名字。

“什么?玉插屏!我前几天在北京的一次拍卖会上见到过,最后被一个老头以千万人民币的价钱买走了。这件东西怎么……怎么会出现在我父亲那儿?不!这不可能!”史蒂芬不敢相信这一切。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们马家这件玉插屏,并不是你在拍卖会上见到的那件!”

“怎么?将军,你也参加了那场拍卖会?!”史蒂芬感到震惊。

“不!没有!我实话对你说了吧,玉插屏不止一件,它一共有四件,你父亲手上一直珍藏着一件。这四件玉插屏隐藏着一个关于西夏王朝宝藏的惊天秘密!我希望能和你合作,得到那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将军终于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

史蒂芬还是没有理出头绪。他和芬妮去拍卖会上竞拍那件西夏玉插屏是他父亲的主意,他自己对这件珍宝一无所知,至少在见到将军之前是这样。

史蒂芬考虑良久,才反问将军:“我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切?”将军笑了,将军的笑声让史蒂芬感到毛骨悚然。笑罢,将军才说道,“史蒂芬,一切未免太多了,几个家族,几代人,甚至一个王朝的恩怨情仇,怎么能说得过来。”

“好吧,那就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史蒂芬极力使自己在将军面前保持镇定。

短暂的沉默后,将军开口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我……我找你父亲,已经找得太久了。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你的父亲,我几乎动用了我所有的力量去寻找他,可是他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他太狡猾了,我有几次已经可以找到他了,但是,每次他都在最后时刻逃出了我的视线。否则……否则我不会等到现在。这么多年,我已经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我甚至有时不得不怀疑你父亲还在不在人世,但是我相信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绝不会那么无声无息地就离开这个人世,因为他还不甘心!”

“为什么?我看不出我苍老的父亲还有什么非分之想!”史蒂芬问。

“史蒂芬,不要急,听我慢慢讲。如果你父亲没有非分之想,我今天也许就见不到你了。几十年的漫长等待,终于出现了一个机会,就在前不久,我得到了四块玉插屏中的另一块,于是,我策划了一个一石二鸟,不!是一石几鸟的计划,其中一鸟就是你父亲马昌国。果然,你父亲几十年后还是不甘心,他上钩了,派你去中国参加那场拍卖会。虽然你没有明露面,而是通过电话委托参与竞拍,但我们的人还是通过这位漂亮的芬妮小姐,顺藤摸瓜找到了你,然后又继续顺藤摸……”将军说到这儿,冷笑了两声。

史蒂芬这时总算明白了自己是如何暴露的,也明白了父亲绝笔信最后那句“前几天为父让你们去北京参加那场拍卖会是个巨大的错误”的真实意思。

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史蒂芬开始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他咬了咬牙,反问将军:“那你现在想把我们怎样?”

将军又是一阵冷笑:“史蒂芬,不要恨我。你父亲虽然在这封信中不希望你卷进玉插屏的争夺中来,但是事已至此,你应该换个思路来想这个问题了。想想吧,你父亲这一生何尝不想破解玉插屏的秘密;还有你爷爷,你们马家已经有两代人为此而努力,甚至献出了生命,你为什么要半途而弃呢?史蒂芬,和我一起找到四块玉插屏,得到那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吧!单靠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成功的,你只有跟我合作,才可能完成你们马家几代人的夙愿。”

史蒂芬沉默不语,他在想着将军的话。将军又说道:“你想想,仅仅一件玉插屏就价值千万人民币,那么,那笔富可敌国的财富又会有多少?我不敢想象!但我现在就可以向你保证,你会得到你的那份,到那时你的下半生会过上亿万富翁的生活。你永远不用再像现在这样,过提心吊胆、随时可能被警察送进大牢的日子。你好好考虑我的提议吧!”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我?你已经得到了我们马家的那件玉插屏,可以一枪杀了我。”史蒂芬反问道。

将军在阴影中发出了两声冷笑,笑毕,他才缓缓说道:“史蒂芬,你的为什么太多了,这样不利于我们的合作。不过,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我之所以选择你,原因有四,一,因为你是马昌国的儿子。”

“等等,将军,我想知道你以前和我父亲见过面吗?”

“应该算是见过吧!”将军沉默了一会儿,才给出这么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史蒂芬还想问什么,但将军打断了他,继续说道:“二,你得你父亲真传,对文物艺术品颇有研究,特别是来自东方的文物;还有三,你曾经在空降兵部队服役,身手很好,这两点我都很欣赏。”

“多谢夸奖!”史蒂芬一直希望在将军面前表现出不卑不亢。

“当然最重要的是四,因为你所从事的行当!你长期从事国际艺术品走私,在这方面人脉极广,手下还有一支队伍。”

“你连我手下这支队伍……都知道了?”史蒂芬暗暗吃惊。

“当然知道。我在跟一个人打交道前,会尽可能全面地了解一个人,这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你的那支队伍我也很清楚,只不过用我的眼光看,你的那支队伍装备太差,训练水平也不行。如果让我来培训你的队伍,我保证会让你的那支队伍实力倍增!”将军狞笑道。

笑毕,将军又接着说道:“还有,正因为你所从事的这个行当,你正被国际刑警组织调查,还有很多国家想抓你,所以,你面对我的提议,是没有选择余地的,你只有老老实实跟我合作,才有出路。否则,我只要把你往警察那儿一送,你和这位漂亮小姐的下半辈子可能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我会尊重你的选择,如果你不愿意和我合作,那么,请你同时告诉我,你想去哪个国家的监狱度过你的下半生,我会按你的意愿将你送过去。你可要想清楚,是美国?还是中国?或者是哪个中东国家?哈!哈!”将军在黑室的阴影中,发出了一阵骇人的狂笑,笑得史蒂芬和芬妮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史蒂芬知道,此时他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

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听完史蒂芬的叙述,都吃惊不小。“原来拍卖会是将军设的一个局!”唐风惊道。

“这样就可以解释王凯的所作所为了,他是将军的人,所以这个局被放在了华宝。”韩江的思路顿时开阔起来。

“可是另一方势力呢?既不是史蒂芬,也不是将军,我们之前曾经分析过拍卖会上还有一股势力。齐宁是感受到来自两方面的压力才自杀的,一方是王凯代表的将军,另一方呢?”唐风敏锐地觉察出问题。

“难道就是梁云杰?”唐风的问题让韩江刚刚开阔的思路又堵塞了,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看马卡罗夫。

“韩!你看我干吗?你又怀疑是我们?”马卡罗夫叫了起来。

“我没怀疑你,也许就是梁云杰。梁云杰给齐宁出了大价钱,齐宁经受不住诱·惑,拿了梁云杰的钱,又无法向王凯和将军交代,所以只好自杀!”韩江见老马怒了,赶忙给马卡罗夫降火。

唐风看韩江这副模样,苦笑了一下:“不过,还是有很多问题没搞清楚呢,比如梁云杰的死。”

韩江经唐风这一提醒,又问史蒂芬:“对!这是个重要的问题。梁云杰是你杀的吗?”

“不!梁……梁云杰是将军派人杀的,他说……说梁云杰很重要,他自己派人解决,所……所以我就没参与。”史蒂芬道。

“你的人身上也有刺青吗?”马卡罗夫忽然问道。

“刺青?”史蒂芬愣了一下,但他显然很快就明白了马卡罗夫的意思,“不!没有,很遗憾,我的队伍在香港就被打光了。”

“怪不得从羌寨开始我们对手的实力显著增强了!”韩江回忆道。

“不错!那是将军的队伍,将军的队伍确实很厉害。至于那个刺青……”史蒂芬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

史蒂芬的人马在香港几乎损失殆尽,当他失魂落魄地逃到将军的船上时,一个瘦高的男人接见了他。史蒂芬盯着坐在沙发里的白种男人,头发灰白,眼窝深陷,戴着眼睛,文质彬彬。他判断不出这人的具体年龄,但他想这人至少应该在五十岁以上了。这个男人如果放在美国任何一所大学里,都是一个标准的教授形象。

那男人也在盯着史蒂芬。史蒂芬被这人盯毛了,先开口问道:“你就是将军?”

男人很绅士地笑了笑:“不!将军你是见不到的。”

“那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教授,也可以叫我怀特!”

“怀特?教授?怀特教授!”史蒂芬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个怀特教授。

“将军对我这次行动很失望吧?”史蒂芬故作轻松地说。

那个自称怀特的人耸了耸肩:“是有那么点失望,不过……不过这也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预料之中?将军知道这次我会失败!”

“将军当然希望你能成功,但对你手下那些人,将军可没什么期待。”怀特点燃了一支雪茄。

“我的人都完了,现在我对你们似乎已经没有价值了!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和芬妮呢?”史蒂芬强装镇定地说。

“恰恰相反。我刚才说了,将军对你的人本来就不抱希望,这次你的人完了,反而有助于你和我们的合作。至少,你不会再像之前那么狂傲,你可以乖乖地听我们的安排了。”怀特自信地说道。

史蒂芬开始明白自己的资本已经没了,再也没有资格和将军讨价还价了,今后自己和芬妮的命运只能听从将军的安排了。这时,那个怀特又开口了:“史蒂芬,我知道你心里面在想什么,你不用紧张。跟你说实话吧,其实将军很欣赏你。要知道将军已经老了,他很想找一个像你这样的接班人。”

“像我一样的接班人?”史蒂芬心里一惊。

“不错,将军不希望他精心培养的队伍在他百年之后土崩瓦解,他需要一个能力强的,头脑聪明的,又死心塌地为组织服务的年轻领导人。”

“组织?你们是什么组织?”

“一个古老的组织,比中情局、FBI历史都要悠久的组织。”说着,那个叫怀特的男人解开自己的衬衫,史蒂芬惊奇地发现在怀特的后背上有一幅文身——一匹野狼引颈嚎叫,而在狼身上立着一只雄鹰。

史蒂芬浑身一颤,“这……这……”史蒂芬忽然想到了什么。

“史蒂芬,我想你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文身了,你父亲的身上也有一个这样的文身。”怀特慢悠悠地系上衬衫的扣子。

“父亲……”史蒂芬想起自己小时候和父亲洗澡的时候,在父亲的后背也看到过这样一个文身,只不过比怀特身上的要小,小得多。

“怎么样?想起了吗?”

“嗯,想起来了。可我父亲怎么会和你们是一伙的?”史蒂芬大惑不解。

“你父亲一定对你讲过黑喇嘛的故事吧?”怀特反问史蒂芬。

“父亲在临终前的绝笔信上提到过这个人。”

“当年,黑喇嘛为了让手下对自己绝对忠诚,也为了联系的需要,在所有手下身上都刺上了这样的文身。那时可不像现在这么文明,全是用匕首和针刺上去的。据说这个图案来自于西夏王朝一个神秘部落的图腾,那个部落的人相信在婴儿的身上刺上这个文身,可以让婴儿拥有狼和鹰的力量,像狼和鹰一样强壮、狡黠、勇敢、无畏。”怀特解释道。

“所以我爷爷和我父亲的身上都有这样的文身。”史蒂芬有些明白了。

“说到你爷爷,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他杀死了黑喇嘛,成为我们组织历史上的第二位领袖,可是后来你爷爷壮志未酬,在去川西时失踪了。”

“不!我父亲说爷爷是死在了那里。”

“将军也是看了你父亲给你的信才知道的。你爷爷的失踪和其后一系列的事件,使我们组织遭受了巨大打击,一度停止了所有活动。直到将军重新振作,我们组织才在今天恢复了元气,并大大加强了,将我们组织的触角延伸到了世界各地,成员也实现了国际化。”怀特说到这,一脸自豪。

“原来是这样!”史蒂芬有点明白了,“可我父亲为什么要躲着你们呢?”

怀特笑了笑:“那是他对将军的误解。还有就是他害怕了,胆怯了,忘了当初的誓言。”

“誓言?”

“是的!现在,你史蒂芬就要重温当年的誓言!”怀特说着站了起来。

“重温誓言?!”史蒂芬惊讶地看着怀特,身后已经走来了四个彪形大汉。

“史蒂芬,还有这位漂亮的小姐,你们跟他们去,他们会很好地对待你们……”怀特慢悠悠地说着。

“你们要干什么?”史蒂芬叫起来,那两个大汉见史蒂芬不老实,已经把他架了起来。

另外两个大汗押着芬妮,将他们带到了船舱底部的一间密室。这里只有两张床,其他什么都没有。壮汉把他们分别绑在两张床上,便退出了密室。密室的灯光逐渐暗了下来,史蒂芬惊恐地向四周张望,他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密室的门开了,怀特走了进来,他的装束和刚才大不相同。史蒂芬不知道怀特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总之,是件他从未见过的怪异服饰。

怀特站在史蒂芬和芬妮面前,双眼微闭,嘴里开始念念有词。史蒂芬极力想听清怀特嘴里在念叨什么,可却什么也听不懂,不是英语,也不是中文。他只觉得怀特的嘴越动越快,语速也越来越快。他瞪着一双恐惧的眼睛,看着怀特,怀特嘴里蹦出来的似乎不是语言,而是可怕的咒语。史蒂芬受不了了,他想挣脱绑在身上的皮带,可却动弹不得。直到最后,他和芬妮都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等史蒂芬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和芬妮还被关在这间密室中,船在剧烈摇晃着,身上的皮带已经解开了。一阵剧烈的颠簸,史蒂芬和芬妮都滚到了床下,史蒂芬忙去搀扶芬妮,却见芬妮的身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文身,就是那个可怕的图案。

史蒂芬明白了,他忙查看自己身上,惊异地发现在自己后背也出现了一幅巨大的文身,一样可怕的图案,却比芬妮身上的要大出许多!

芬妮的手温柔地触到了史蒂芬的后背,史蒂芬浑身一颤。他猛地转过身,搂住芬妮,见她眼中露出一丝恐惧,忙安慰她道:“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一切都会过去的。史蒂芬和芬妮在密室中又颠簸了一天一夜,期间,除了进来送饭的人,没有其他人进来过。

终于,怀特又走了进来。“怎么样?睡得好吗?”怀特一脸微笑。

“不好!”史蒂芬怒道。

“别生气,咱们到地方了,你很快就会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了!”怀特笑着回头冲两个大汉点了点头。

史蒂芬不知道怀特要干什么,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别紧张,史蒂芬,咱们这儿有个小规矩,你暂时还不能破了这个规矩。”怀特解释道。

“规矩?!”史蒂芬还在诧异,那两个大汉已经上来给他和芬妮蒙上了双眼。

史蒂芬和芬妮被带上岸,然后登上了一架直升机,直升机飞了十多分钟后,稳稳地降落,停在了地面。

当史蒂芬的双脚触到地面时,他已经判断出了这里就是上次将军接见他的地方。史蒂芬和芬妮被摘去眼罩,他俩适应了一会儿,才看清周围的环境。这里是群山环抱中的一处直升机停机坪,不远处,是一个平静的湖,湖边坐落着一排房子。而在湖的另一边则是一个巨大的训练场,各种障碍物、训练器材,凡是训练特种部队的玩意,这儿竟然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