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包金铜门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唐风倒还算镇定,他戴着手套,拂去金门上的灰土,仔细观察。发现大门有些地方的金皮脱落了,露出了绿色的铜锈,他笑了:“这还算不上是一扇真正的金门。”

“那是什么?”

“包金铜门。外面包着一层金,里面是铜做的。”

“那也够牛逼的了!”韩江道。

“是啊!比另外几扇金漆木门要尊贵得多!”唐风看着眼前这扇包金铜门,不禁惊叹道,“想不到在这幽深的甬道里,竟有如此一扇尊贵的大门。如果我没看错,这是扇制作精巧的大铜门,铜门外面包着一层金皮,又在金皮上绘画,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现在已经很难看到这扇大门的全貌。不过,我们仍然可以想象得出,当年这扇包金铜门在这幽深的甬道里是何等的熠熠生辉,光彩夺目。”

“这里为何要建这样一扇尊贵的包金铜门呢?”马卡罗夫问。

“这就要去问元昊了。不过我们可以试想一下,这大门都如此尊贵了,那么,在这扇大门后面一定有更惊人、更重要的东西。”唐风难掩心中的兴奋。

“可这扇大门前为什么堆了这么多石块?”韩江不解。

“也许这就好比那些陵墓地宫前的封门石,这更加凸显出这扇大门后面空间的重要性。”唐风道。

“那还等什么,快点把剩下的石头都搬开!”韩江兴奋地喊道。

“等等……我忽然想到个问题,如果很早以前就有人进来了,为什么没有打开这扇包金铜门?”唐风忽然想到了这个关键问题。

“管他呢?也许他们根本没有发现石块后面还有这么一座牛逼的大门!咱们打开这扇门,就什么都清楚了。”韩江催促道。

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也许更是对大门后未知世界的期待,三人加快了搬石块的速度。

还有最下面的一些石块。当唐风搬起一块巨大的石块时,突然整个人僵住了,眼睛死死地注视着石块下的地方。韩江看见唐风的模样,也是一怔,他用手电照向唐风眼睛死死盯着的地方,也是浑身一颤。他赶忙蹲下来,又搬开了两块碎石,一截白骨惊现在他的面前。

韩江缓缓站起身,嘴里喃喃地说道:“是一截白骨!人的肋骨!”

“不!是一具。”唐风缓慢地说道。

“一具?”众人大骇。

唐风没接韩江的话,俯下身,快速地搬开了那截白骨旁的石块。随着每块碎石被搬开,越来越多的白骨惊现在他们的眼前。

唐风还在用力去搬,韩江却制止了他:“等等。”

唐风不知韩江何意,停下来。只见韩江从包中翻出了一把刷子和几个证物袋,小心翼翼地蹲下来,用刷子一点点清理干净白骨上的灰土。

唐风见韩江这么认真,倒笑了:“哎!你这么认真,还指望在这骨头上提取到指纹?”

“那是痴心妄想。下面你按我吩咐的做,我叫你搬哪块石头,你就搬哪块石头。”韩江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遵命!”唐风无奈地摇摇头。

唐风按照韩江的吩咐,轻手轻脚地将门前最后那点碎石搬开,所有的白骨全都呈现在了他们面前。

韩江用数码相机给尸骨照了两张照片,唐风却疑惑地惊道:“竟然是半具尸骨?”

韩江照完相,收起相机,长出一口气,道:“不!是一具,一具完整的尸骨。”

“可我们只看到半具尸骨啊!好像是这人的上半身。”唐风大惑不解。

“你再仔细看看,那人是有下半身的。”韩江提示唐风。

唐风拿过韩江手中的电筒,又朝门前的那具尸骨照去,从头到脚,一点一点,头骨、胸骨、肋骨、盆骨……到盆骨这儿,就没了。唐风也不知为何,此刻心脏狂跳不止。他又向前走了半步,突然,瞪大了眼睛,手中的电筒差点摔落在地上。他看见——他看见面前这具尸骨的下半身被夹在了沉重的包金铜门里面。

“这……这太……”唐风惊惧万分,他眼前仿佛又出现了死者临死前,被夹在门缝中痛苦挣扎的恐怖一幕。

“看明白了吧?”韩江平静地问道。

“这人是被大门夹死的?!”唐风惊道。

“他是怎么死的,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从死者临死前这痛苦的姿势,可以想象,死者一定在门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才不顾一切地向门外逃生,结果还是被这沉重的大门夹住了。”韩江大胆地推断道。

“上帝保佑这个不幸的人!”马卡罗夫面对这副死状奇特的白骨,竟然少有地画起了十字架。

“门里面究竟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唐风的话语有些颤抖,已经没了刚才的底气。

“是啊!门后面会有什么呢?”韩江也显得底气不足。

但唐风被巨大的好奇心驱动,还是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用力去推面前的包金铜门。可唐风还没使上劲,韩江却突然吼道:“等等!”

唐风猛地把手缩了回来:“你乱喊什么?”

韩江也不答理唐风,来到包金铜门跟前,用手轻轻抬起大门两侧的鎏金铜铺首。端详了半天,韩江忽然问唐风:“这个东西你看出什么特殊之处?”

“这不就是一对铺首吗?也就是大门环。古时候大户人家门前都会有这么一对。”

“不!我不是问你这个。你看见门环上这半截绳子了吗?”韩江轻轻拿起左侧门环上已经有些腐朽的半截绳子。

唐风这才注意到左侧门环上这半截绳子。他拿起来看了看:“这绳子看上去有年头了,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种绳子也绝不是西夏时期的。那时候不会有这种绳子,这绳子的历史应该在近百年之内。”唐风判断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韩江道。

“这说明在近百年之内有人来过这里,但绝不可能是那个神秘人。”马卡罗夫道。

“别管那么多了,先进去再说!”唐风又准备拿枪开锁,不过他却发现包金铜门居然没有上锁……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惊诧地互相看看,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唐风和韩江一人一边站定,怀着满腹的疑云一起用力,这扇看似沉重的包金铜门轻轻地开了。

三人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包金铜门后面,用手电向前照去,四周是打磨整齐的宽大甬道。三人顺着这条甬道,向前走了三十余步,便步出甬道,又来到了一座石殿中。

唐风忽然觉得前面的地面上泛着一些奇异的光泽,他忙用手电照射。“是水!前面竟然有一个水塘?”唐风惊呼道。

“太不可思议了,这深山玄宫里,竟然还会有一个水塘?”韩江也很吃惊。

可马卡罗夫却幽幽地说道:“那不是水塘,里面也不是水。”

“哦?”唐风和韩江一齐看着马卡罗夫。

“那是水银。”马卡罗夫肯定地说。

“水银!”韩江一惊。

“玄宫里的水银池!”唐风马上想到了中国古代典籍里记载过的关于帝王陵墓里放置水银的情形,这……这难道就是史书上记载的“水银池”?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水银有剧毒,大家要小心。”马卡罗夫告诫道。

唐风的手电照遍了整个石殿,前面只有这个水银池,没有别的道路可以绕过水银池。“这……这怎么办?咱们过不去啊?”他问道。

马卡罗夫和韩江也在观察。三人手中的电筒射出的光柱最后都会聚到了水银池北岸,一段阶梯从水银池北岸向上延伸,一直延伸到北岸的高台之上……

唐风看不清高台之上的情形,他们面前只有这个水银池,只有通过这个水银池,他们才有可能登上北岸的高台。唐风看看韩江,韩江看看马卡罗夫,谁也没有办法越过这水银池。小小的水银池竟成了他们不可逾越的天堑。

三人面面相觑,毫无办法。韩江倒还算镇定,他又掏出几支蜡烛,将他们身旁石壁上的凹槽里点燃蜡烛,甬道内也放上两支蜡烛。他刚做完这一切,忽然脚下踢倒了一个什么东西。借着烛光,他发现在甬道左侧的边上躺着一块长条木板。

韩江眼前一亮:“甬道里怎么会出现这样一块木板?”

唐风马上想到了缘由:“我们太傻了,当初肯定也有人要通过,肯定有工具能通过,这木板不就是为水银池准备的吗?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要小心,这木板看上去可有年头了,万一……”韩江没再说下去,但三人脑中都闪现出在水银池上一脚踩空的可怕景象。

马卡罗夫蹲下来仔细查看这块长条形木板。许久,他微微点了点头:“这木板虽然上了年头,但承受一个人的重量应该没问题,咱们一个一个过。”

“不!咱们必须留一个人在这里,以防不测。”韩江提议道。

“嗯,两个人过去,一个人留在这里。”唐风也同意。

韩江有心让马卡罗夫留在这边,但马卡罗夫却执意要过去。韩江转念一想,在这鬼地方,哪里都不安全。于是,他最后同意让马卡罗夫和唐风过去,自己留在这里殿后。

架好木板,不长不短,正好够水银池的长度,看来确实是专为水银池准备的。唐风第一个跳上了木板。木板只有三十厘米宽,再加上年代久远,唐风走在上面摇摇晃晃,犹如走在独木桥上。

唐风伸出双手,尽量使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他不敢往脚下看,但又不得不看。看着那满满一池子水银,他一阵头晕,身体一晃,险些失去平衡。好在他及时蹲了下来,重新保持住平衡。

唐风慢慢地重新站起来,继续向前。三十四步!唐风牢牢记住了他在木板上的每一个步伐。终于,唐风看到了胜利的北岸,但他不敢纵身一跳,还是用小步一步步挪到了北岸。

马卡罗夫也很顺利地走了过来,唐风和他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朝北岸的高台上望去。那里会有什么?西夏王朝的宝藏?还是他们苦苦追寻的第三块玉插屏?

通往高台之上的阶梯正好可供两人并行,唐风和马卡罗夫并排走上了阶梯,共十四层。当唐风的脚踏上最高一层阶梯的时候,他不禁浑身一颤。因为借着电筒的灯光,隐约看见了让他震撼的景象。

一座规模宏大的佛台展现在他们面前,七尊高大的佛像在佛台上一字排开,蔚为壮观;再看佛像旁边,各个菩萨、罗汉环列四周。这个景象让唐风瞬间想到了西天灵山,难道这里就是西天极·乐世界?

唐风极力使自己保持镇静,他只一眼便判断出,这些都是西夏风格的佛像,不用问,这里仍是昊王的杰作。但更让唐风和马卡罗夫震撼的景象,并不止于此。

唐风用手电往佛像后照了照,他发现佛台后面仍然没有到头,黑漆漆的,像是还有巨大的空间。唐风和马卡罗夫转到佛台后面,两人惊奇地发现佛台后面的石壁上又出现了一个形制规整的洞口。

唐风刚要迈步,忽然脚下传来一声清脆的金属响动。他忙用手电朝自己脚下照去,在细细的浮土中,隐约出现了两块硬币一样的东西。他弯腰拾起那两块“硬币”,只看了一眼,便失声道:“果然有人来过这里。”

“怎么?你发现了什么?”马卡罗夫问。

“老马,你看这是民国时期的银元,我们管这种银元俗称‘袁大头’。”唐风把银元递给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看了看:“也就是说民国时,就有人来过这里。”

“看来确实如此。包金铜门门环上的绳子、门缝中的尸骨,还有石殿南面那个早已不见踪影的大门,这一切都说明在我们之前就有人来过这里。但这些人又比我们要早得多,这两枚银元基本上将进入这里的那伙人定格在民国时期。”唐风推断道。

马卡罗夫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唐风,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想到了我们在七色锦海石瀑洞里发现的那两具骸骨。”

唐风眼前猛地一亮,惊道:“是啊!当时我们在石瀑洞里还发现了一些军火和工具,都是民国时期的,所以就判断那两具骸骨也属于民国时期。”

“后来七色锦海的大喇嘛曾对我们提到过上世纪四十年代,曾有四个人进入七色锦海,寻找阿尼玛卿雪山的那块玉插屏。为首的那个人自称是国民政府保密局上校。”马卡罗夫回忆道。

“老马,你要不提这茬儿,我都忘了。大喇嘛确实提到过闯入七色锦海的四个人,后来大喇嘛的族人设计将四个人骗进了石瀑洞中……今天我们在黑鹫寺山里又发现了民国时期的遗物和尸骨。难道……难道在民国时曾经也有一伙人为了玉插屏的秘密,展开过一场血雨腥风的争夺?”

“一场延续了百年的争夺!”马卡罗夫喃喃道。

“也许这场争夺从未停止过!”唐风叹道。

马卡罗夫没说什么,用手电对四周照了一圈。突然,他指着中间那尊大佛的后背,喊道:“唐风,你看这里有字。”

唐风跃上佛台,用手电照射佛像后背,一行竖写的西夏文显现在佛像后背。唐风仔细辨认,慢慢读出了声:“戒——台——上——寺——中——殿——吉——位……”

“唐风,这是什么意思?”

“看来这里就是我们寻找的上寺!”唐风言语中带着一丝激动。

“想不到党项人竟然在山里面开凿出这么宏大的寺院!”马卡罗夫再一次惊叹地环视四周。

“更重要的是这句话透露出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这里是上寺的中殿,那么也就是说前面我们看到的那座石殿是前殿,同时,还告诉我们后面应该还有一座后殿。”唐风越说越激动。

“唐风,我知道在中国的建筑文化中,往往后面的恰恰是最重要的。对吗?”马卡罗夫问。

“不全是,但一般陵墓地宫是这样。”唐风脱口而出。

等唐风说完,两人都怔住了。陵墓地宫?难道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座西夏王陵?唐风很快打消了这个想法,西夏王陵都在贺兰山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咱们快点去后殿看看吧!”马卡罗夫指着他面前的那个洞口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