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深山玄宫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3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唐风、韩江、马卡罗夫三人的手电聚在一起,也无法照亮这巨大的山中玄宫。他们首先看到的是前方的一座桥。唐风看不清那是石块垒砌的,还是木制的,抑或是天然形成的!

在正对他们的桥头,伫立着两个巨大的石雕武士像。唐风仔细观察这两尊石雕武士像,和下寺佛塔上的石雕武士像一模一样,只是这里的石雕武士像体型更大。

唐风蹲下来,查看桥面。他惊奇地发现桥面并不是木制的,也不是石块或砖头垒砌的,黑色的岩石,除了桥头伫立的两尊石雕,几乎看不出这座桥有任何人工雕凿的痕迹。唐风暗暗吃惊,难道这座桥真的是自然天成?

天然石桥突兀地横跨在黑暗的山涧上,四周依旧是漆黑一片。唐风看不见周围的空间,手电筒的光柱射出十几米远,但仍然停留在桥面上。

“这座石桥有多长?石桥那边会是什么地方?”唐风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更关心石桥下面是什么。”韩江道。

“石桥下面?应该是条河吧!”唐风胡乱说道。

“没听见水声啊!”

说话间三人已经登上了石桥。唐风发现石桥两边没有护栏,真的只是一座天然的石桥。三人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走了二十余步,唐风忽然发现桥面竟然越来越窄。他停住了脚步,仔细观察。在手电筒光柱的照射下,他仍然没有看到石桥的尽头,而自己所在位置的桥面竟然已经只有不到两米宽,并且前方的桥面仍然在变窄。

“这石桥不会走着走着突然没了吧?”唐风的声音在空旷的黑暗中,传来巨大的回响。

韩江用手电照了照前方的桥面,说:“再往前探探吧!”韩江的声音也没了底气。

三人又往前走了二十余步,桥面已经窄到一米左右。唐风用手电往石桥下照去,没有水声,没有光亮,除了黑暗,他竟然什么都没看到。“这下面难道真的深不见底?”唐风的声音在颤抖。

“小心前方……”韩江用手电向四周照去,手电打出的光柱刺进厚厚的黑幕,便被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了。但当他顺着桥面往前照去时,突然惊奇地发现在手电能够照射到的最远处,桥面竟然窄得只能容一个人通过。

唐风和马卡罗夫也看到了前方那段异常狭窄的桥面,他们想看清这段狭窄桥面下面是什么样子,可是手电的光柱却只能照射到那里。“如果后面的桥面更窄,或者干脆断了,我们就不值得再往前了。”唐风道。

“不值得?不往前走你难道还要退回去?”韩江反问。

“不管怎么样,再往前走二十步,至少能看清那段狭窄桥面后面的情形。”马卡罗夫道。

“我只怕十步之后,我们看到的桥面更窄!”唐风忧心忡忡地说。

“你胆小就到后面去,我走前面!”韩江斥道。

“你叫我到前面我就到前面,叫我站后面我就站后面?太没面子了!不就是二十步吗?你看我敢不敢过去!”

唐风被韩江一激,顿时来了斗志,一步,两步,三步……一直到第十七步,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你怎么不走了?”韩江在后面问。

“你走前面!”唐风的声音都不对了。

“我就说你不行,让我走前面吧!”韩江走到唐风身后,距离唐风两步远的地方,见唐风一动不动,堵在前面,催促道:“你倒是动啊!”

“你……你看前面!”唐风说着缓缓地侧过身来。

韩江发现就在唐风前方,桥面已经窄到只能容一人侧身通过,更可怕的是谁也不知道桥下是什么。除了桥面,其他空间全是黑暗。

“那你撤过来,让我走前面。”韩江命令道。

“我……我回不来了……”唐风想往回撤,可却挪不动脚。

唐风的双腿不住地颤抖,根本无法转身撤回来。他侧着身体,只好又往前挪了一小步,几乎已经接近了石桥最窄的地方。他想转过来,看一看前方的桥面,可还是转不动。唐风心脏狂跳,不自觉地用手电往脚下照去。结果,还没等他看清什么,手电竟从手里滑落下去。他一惊,险些失去平衡,跌落黑暗的深渊。

唐风保持住了平衡,许久,也没有听到手电跌落谷底的回声,他的心也随着电筒坠入了黑暗的深渊。

韩江和马卡罗夫见唐风那里突然全黑了,都是一惊,两人赶忙用手电去照唐风,发现唐风还在,才稍稍放下心来。“你怎么了?不要吓我们?”韩江喊道。

“吓……吓你?这到底是谁吓……谁?”唐风的声音都拖出了哭腔。

“你站着别动!”韩江说着,也侧过身往前挪了两步,走到唐风身旁,举着手电往前面照了照。“前面好像桥面变宽了。”韩江道。

“真的?”唐风不敢相信。

“真的!你再往前走两步,就过去了!”韩江其实也不能肯定桥面变宽。

韩江的“话梅止渴”倒还有效,唐风终于重新鼓起勇气,侧身向前迈出了几步,脚下的桥面果然比刚才宽一些了。

韩江和马卡罗夫也跟了过来。这时,不知哪来的一阵阴风,让唐风浑身一激灵,总算使他从刚才极度的惊恐中缓过来。

“看来我们已经走过了最窄的一段。”韩江往前又走了几步,手电的光柱已经可以照到前方的桥面。

“前方的桥面不但变宽了,而且呈下坡状,看来我们已经走到了桥这一边!”马卡罗夫兴奋地说道。

韩江从包里拿出一个备用的手电递给唐风:“再掉下去可就没了!”说完,他一马当先,大踏步向前走去。没过多久,又有两尊石雕武士像出现在三人眼前。

两尊石雕武士像一左一右分立在桥头,与桥另一边的武士像一模一样。三人用手电扫了一遍前方,前面出现了数个不规则的洞口。唐风推断说:“我们一定要选准方向,既然我们打开了石壁,又通过石桥,能走到这里,那么就一定会有路通往外面。”

“也许是通往我们要去的地方。”韩江道。

“可是应该走哪条路呢?看上去这几条路都没经过人工开凿,像是天然形成的。”马卡罗夫道。

“真怕再陷入一个迷魂阵……”韩江想起之前如迷宫般交织的甬道,依旧心悸。

韩江和马卡罗夫在盘算走哪条路时,唐风却转过身,盯着桥头两侧的石雕武士像出神。韩江一扭头道:“唐风,你看什么呢?咱们赶紧想个办法走啊!”

“你们看,左边这尊武士像和另外三尊不太一样。”唐风突然说道。

韩江和马卡罗夫心里一惊,难道又是像下寺佛堂东北角的武士像那样暗含玄机?但韩江盯着两尊武士像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来:“哪儿不一样?”

“是啊!哪儿不一样?”马卡罗夫也没看出来。

“这尊武士像不像下寺佛塔东北角的武士像那么明显能看出不一样,你们注意到这尊武士像的眼睛了吗?”唐风指着左侧的武士像。

“又是眼睛?”韩江现在一看到眼睛就有些头疼。

果然,韩江和马卡罗夫发现,右侧武士像的双眼虎目圆睁,直视前方。而左侧这尊武士像的眼睛很奇怪,虽然眼珠仍是在眼眶中间,却总给人感觉是在盯着左前方。

“这是怎么回事?这尊武士像的眼睛是很奇怪,可走近看,他的眼珠明明是和右侧的武士像一样在眼眶中间啊!”韩江不解。

“这就是西夏工匠技艺高超的地方,眼珠同样刻在眼眶中间,但只需略施小计,将眼珠雕凿得厚薄不一,就给人一种特殊的感觉。”唐风解释道。

韩江又盯着武士像看了一会儿,果然,左侧武士像的眼珠厚薄不一,给人一种武士正在看左前方的感觉。“当年工匠费那么大劲儿,把武士雕成这个样子,一定是有目的的吧?”韩江推测。

“所以我才让你们注意左侧佛像的不同。”

“你确信桥那头的两尊雕像没有问题吗?”

“我仔细看过,只有左侧这尊武士像的眼睛有特殊之处。我想把武士像的眼睛雕成这样,一定是有所指,不够细心或不知内情的人就不会发现。”唐风道。

“那我们该往左前方走喽!”说着,韩江用手电往左前方照去,果然显现出一条向前延伸的通道。

唐风、韩江和马卡罗夫商定,按照左侧那尊武士像的指示,走左前方那条通道。唐风率先钻进了这条甬道。这条甬道和之前那条如迷宫般复杂的甬道几乎一模一样,看不到多少人工打磨的痕迹,但他却又分明嗅到了古人曾经走过的气息。

唐风的这份嗅觉,韩江和马卡罗夫是不会有的,他俩只跟着唐风穿行于这条甬道中。但三人心里却都有一份担心,不知道这条甬道会将他们带向何方。

十多分钟后,唐风便重新拾回了在石桥上跌入深渊的那份自信,因为一座暗红色的大门已经出现在了他们前方。

三人在距大门二十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总算没有迷路!”韩江长出一口气道。

“幸亏唐风看出了武士像的秘密。”马卡罗夫也感叹道。

“你们先别高兴,门后面还不知道是什么呢。”唐风极力使自己保持镇定,但他的心还是狂跳不止。

唐风径直向那暗红色的大门走去。“小心暗器!”韩江在后面提醒。

“行了!不用怕,就算古人留下了暗器,这么多年也早就失灵了!”唐风看上去颇有几分把握,“我看你盗墓小说看多了,还真以为古墓里都有暗箭伤人?再说,这是古墓吗?这也不是古墓啊!”唐风说着已经来到了暗红色的大门前。

韩江和马卡罗夫小心翼翼地跟了上来,韩江还紧张地拔出枪。这会儿唐风倒来了精神:“瞧你紧张的,不就是一扇门吗?”

“有备无患……再说我怎么觉得这扇门这么像陵墓里面地宫的大门?”韩江道。

唐风用手摸了摸面前的大门,一层厚厚的灰尘,让原本鲜红色的大门变成了暗红色。他抹去灰尘,发现这扇大门外面其实涂抹了一层朱砂,他还在门板上发现了少许金色的物质。

唐风将这些金色的物质放到手电下观察,他猛地睁大了眼睛,惊叫道:“好尊贵的大门。”

“这是什么?”

“金漆!”

“什么?”

“这是一扇金漆大门。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扇大门在它刚建好时的模样,朱砂上面又涂了一层金漆。若不是这么多年金漆剥落了,那在这黑暗的甬道中,我们面前将是一扇何等壮观的大门!”唐风感叹道。

“这扇门原来是金光灿灿的?”韩江不敢相信。

“嗯,就是那样。你们想想这扇大门有多辉煌,多尊贵!”

马卡罗夫还没听太懂:“唐风,你是说这是扇金门?”

“不是金门,不过也差不多!”

“哦!上帝,那这门里面会是什么?”马卡罗夫惊道。

“不知道,但是当年这儿一定是西夏一处重要的地方。”唐风推断道。

“先别急着进去,得检查仔细,确定没危险再进。”韩江还没忘了暗器那茬儿。

三人后退了两步,重新打量起面前这扇尊贵的金漆大门。唐风发现大门两边是由巨石垒砌而成的石壁,原本未经打磨的岩壁在大门两侧戛然而止了。里面难道是用巨石垒砌的山中玄宫吗?唐风不敢再想下去,但可以肯定门里面一定别有一番天地,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推开这扇神奇的大门了。

韩江检查了一番,没见有暗器机关,不无失望地说:“这么牛逼的大门竟然不配点暗器机关,太不给力了!”

“你好像很愿意来点暗器?”唐风笑道。

“我劝你还是小心点,门外没有,门内更得小心!”韩江叮嘱道。

唐风根本没听韩江的,扒着门缝,就往里面望去,里面黑洞洞的,没见一丝光亮。他的心里忽然泛起了一个疑问:“你们说如果我们一开始走错了路,那么害我们的人应该先我们一步进入这里啊,可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也许里面并不是那个神秘人要找的地方。”韩江胡乱推测说。

“你是说咱们误打误撞,碰上了这座山中玄宫?”

“我不知道,只有进去了才能搞清是怎么回事!你看咱们怎么打开这扇门?”

唐风又用手电往门缝里照射,光柱刺破了玄宫尘封千年的黑暗,他隐约看见了一些雕像,还有巨石垒砌的墙壁。

唐风使劲推了推面前的金漆大门,大门往里凹陷进去,但门外锈迹斑斑的铁锁却还在坚守岗位,发挥着作用。唐风没推开门,再次观察了门后的情况,然后很自信地说道:“这门后面没有自来石,就是这铁锁,只要破坏了这铁锁,就可以打开大门了。”

“这好办,咱拿手啊!”说着,韩江又掏出一根回形针,扳直,捅进了锁孔。可是这次韩江却栽了大跟头,他用回形针在锁孔里鼓捣了半天,也没能把门锁打开:“我靠!哥今天要栽在这儿了。”

唐风站在一旁,故意看韩江的笑话:“你倒是快点啊,你竟然连古人的锁都鼓捣不开!”

“废话!我怎么知道,我什么锁都开过,就是没开过古代的锁。再复杂的保险柜,只要给我时间,没有我开不了的!”

“好!那我们就给你时间。”

唐风又看着韩江鼓捣了五六分钟,还是没打开大门上的锁。

“古人的锁构造都是很简单的,你到底还能不能开开?”唐风催促道。

“妈逼!这谁设计的锁?根本不对路子嘛!”

“别找理由了,不行就换人吧!”

“那你来!”韩江气急败坏地吼道。

“我来就我来!”唐风扒开了韩江。

韩江还从不知道唐风有开锁的技巧,他倒要看看唐风如何打开这把西夏的锁。可让韩江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就见唐风拔出了他的九二式手枪,直接对着大门上的锁就是一枪。一阵火星闪过,锁被打断了。

韩江没想到唐风来这一招,被子弹蹦出的火星吓了一跳:“你好歹也算一个学者,竟然破坏文物?”

“这锁已经锈死了,你是不可能鼓捣开的。”唐风道。

“废话!用枪打我也会!”韩江气得鼻子要冒烟。

“可惜你没想到,或者干脆就是笨!至于说破坏文物,这也是事情紧急,若是平时,也是拿锯子一点点锯断。”

唐风说完,伸出双臂,使劲一推面前的金漆大门。“吱呀”一声,大门开了,唐风惊讶于几百年后这扇大门的门轴还如此完好。

三个人走进了又一个黑暗的世界,紧张和兴奋伴随着众人不断加速的心跳。唐风率先在巨石垒砌的石壁上发现了放置油灯蜡烛的凹槽:“你们看这些凹槽,和我们在黑头石室看到的狼头状凹槽一模一样。”

“看来这的确是西夏时期建造的。”韩江拿出了携带的蜡烛,一一将那些凹槽摆上点亮的蜡烛,很快,整座巨石宫殿都被照亮了。

在幽幽的烛光下,唐风环视四周,他发现这是一个有些奇怪、不规则的石室,或者叫它“石殿”。石殿约有两三百米的空间,在石殿的两面各有一扇大门,另一面却是一条宽阔的甬道,还有一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唐风发现这里不但没有手机信号,就连GPS也接收不到任何信号,他们只能依靠唯一的工具——指南针来辨别方位。

根据指南针的指示,他们刚才打开的那扇大门是石殿的西门;和西门相对,在东面还有一扇大门。从外形上看,这扇大门与西面的金漆木门没有什么两样,大小、尺寸、式样几乎一模一样,几乎可以断定,这两扇大门是同时制造的。

唐风先走到东面的大门后面,他推了推门,门很紧,不像刚才西门那样,一推就露出很大的门缝。他借着细小的门缝往外望去,一片漆黑,看不见任何东西,也看不清南门的门锁。“看来这扇门从没有人打开过。”唐风心里想。

唐风又沿着石壁走到南面,这里有一个黑漆漆的洞口。他用手电向洞内照射,漆黑的甬道望不到头。“这外面的石壁没有经过打磨。”唐风判断道。

“嗯,和我们之前走的甬道基本一样。”韩江道。

“会不会这里就是通向桥头的另外一条通道?”马卡罗夫猜测。

“很有这种可能!不过……”唐风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韩江问。

“我忽然想到了大佛的左眼。”唐风轻声说道。

“你的意思这里就是通往大佛左眼的通道?”韩江有些吃惊。

唐风没有回答,又仔细查看洞口的情形。和刚才西门外面的情形一样,在洞口两边出现了巨石垒砌的石壁,只是这里没了那扇金漆大门。想到这儿,唐风说道:“这里似乎也曾经有过一扇大门,和西门、东门一样的金漆大门。”

“哦!何以见得?”马卡罗夫问。

“首先,这洞口和我们进来的西门形制相同;其次,东面、西面都有门,南面也不该这么敞着吧?当然我还需要更直接的证据。”唐风说着一指洞口一侧的凹槽,“看,这里就应该是原来安放门轴的位置!”

果然,韩江和马卡罗夫在洞口另一边也发现了安放门轴的凹槽。唐风又爬在地面用手电一点点地搜索起来。“你在找什么?”韩江不解。

“我在找金漆,或者朱砂的痕迹。”

但让唐风失望的是,他找了半天,一丁点金漆和朱砂的痕迹都没有发现。难道这里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敞着的,没有门?不可能,凹槽和洞口的巨石石壁都说明这里曾经应该有座大门。

唐风陷入了沉思,马卡罗夫却突然说道:“假设我们从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正确的道路是大佛的左眼,而左眼的甬道又是通向这里的,那么这里原有的大门会不会被那个神秘人捷足先登破坏了?”

马卡罗夫的话,让唐风心里一惊。韩江倒很镇定:“我刚才一直在观察这里有没有那个神秘人留下的标记,但很遗憾这里没有。”

“如果有那也就证实我的推断了。”马卡罗夫道。

“不!”唐风突然叫了一声,“我认为这里原来是有一扇和西门、东门一样的金漆大门,但绝不是被那个神秘人破坏掉的。”

“哦!何以见得呢?”

“很简单,如果是最近破坏的,应该留下痕迹,哪怕他把整扇大门都破坏了,也应该有痕迹留下。而我们看到这里很干净,显然,不可能是那个神秘人所为。”唐风判断道。

马卡罗夫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但这儿的门呢?”

“只有两种可能,这儿要么从一开始就没有门,要么就是在很早以前被破坏了。我个人倾向于后者。”

“嗯,很有可能是这样。”韩江点点头,“应该早有人进来过了,所以这座石殿内什么也没留下。”

“那我们岂不是白跑一趟了吗?”马卡罗夫一脸失望。

三人陷入了一阵沉默。唐风走回石殿的中央,抬头观瞧,石殿顶上雕凿着精美的莲花:“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上寺?”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韩江道。

“这浩大的工程是为了什么,这里原来究竟存放着什么?”

“也许是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也许是佛教经典。谁知道呢?你只有去问第一个进入这里的人了。”韩江撇撇嘴,又往北走了几步,前面就是那条宽阔的甬道。

“你注意到这条甬道了吗?”唐风忽然问韩江。

“看到了,像是一条没有完工的甬道,所以这里也不需要建大门了。”韩江答道。

“也许……也许这条甬道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唐风忽然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韩江望着北面宽阔的甬道。甬道似乎没有开凿完,只有不到十米深,甬道内还堆积着许多碎石,甚至还有两柄生锈的铁锨。

“你没发现吗?这甬道比我们走过的甬道都要宽大。”唐风在一旁提醒韩江。

“就凭这个说这条甬道不简单吗?”

“不!更重要的是那些碎石!”

“碎石?”韩江不解。

唐风领着韩江、马卡罗夫,三人走进这条宽大的甬道,一直走到甬道尽头。三人小心翼翼地又向前挪动了几步,唐风脚尖触到了一块椭圆形的碎石。他用电筒向四周照去,经过人工精心打磨的石壁,几乎与石殿内的墙壁无异;再看前方,挡住他们去路的并非石壁,而是堆积如山的碎石块。

唐风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块,端详了一下,说:“这些石块看上去不是普通的碎石,而是经过仔细打磨的圆形或椭圆形石块。”

韩江点点头:“似乎是经过打磨,不过这仍然不能改变这是一条死胡同的事实。”

“对于我们是死胡同,不过对于这条甬道来说,可不是死胡同。从四周的情形判断,甬道还是向前延伸的,只是现在被这些石块挡住了去路。”

“你是说这条甬道没有完,石块后面还在延伸?”韩江惊道。

“这些石块后面会有什么?”马卡罗夫问道。

“不知道,也许后面还是一堵石壁,那这条甬道真的就是条死胡同。如果是这样,那这些石块就只是些随意丢弃的建筑材料。”唐风推断说。

“可我看不像。如果这堆石块后面就是面石壁,那么为什么还要往北开凿呢?北面的形制与东、南、西三面都不同,肯定是当初刻意为之。”韩江也觉察出石块后面的玄机。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说这堆石块后面一定大有文章。”

唐风说着看看韩江,请示道:“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你的意思呢?”

“愚公移山呗!”

“你疯了?你知道这些石块有多少?现在还根本看不到后面有多少石块!”

唐风的倔劲上来了,韩江也拦不住。就见唐风挽袖子,抡胳膊就开始搬面前的石块,他将搬下来石块一块块沿着地道的石壁码放整齐。很快,甬道两边便形成了两堵石墙。

韩江和马卡罗夫也只好上来帮唐风一起搬。唐风爬到了石堆上面,从上面很快扒开了一道口子。又搬了一会儿,他站在石堆上面,突然兴奋地冲韩江和马卡罗夫喊道:“这……这后面不是石块,已经可以看到后面了。”

“后面是什么?”韩江在下面问。

唐风在石堆上,好长时间没有回音……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韩江又催促道。

“看不太清,好像……好像又是一道门……”唐风犹豫地说。

“门?!”韩江和马卡罗夫一惊。

“别管那么多,先把石头搬开。”唐风喊道。

好在这堆石块并不算太多,三人用了半个多小时便将石块搬去了大半。虽然底下的石块还没清理干净,但他们已经看见了一个奇迹——一座真正的金门惊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什么?”韩江惊得目瞪口呆。

“真正的金门!”马卡罗夫也惊得合不上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