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中蒙边界无人区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28
字体大小 + - 关灯

火辣的太阳炙烤着一望无垠的戈壁滩,吉普车在戈壁滩上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线,一路向西,向着戈壁滩深处驶去。

翻过了一座小山丘,马卡罗夫感觉这儿的地势不再像基地附近那么平坦,大大小小的土丘不断出现。布尔坚科把车驶上一座土丘,又冲下一座土丘,一路上都是没完没了的土丘。布尔坚科车技娴熟,面对这些土丘,仍然把吉普车开得飞快。这已经不是那辆老掉牙的吉普了,否则照布尔坚科这么开,早就车毁人亡了。

“我怎么从来没来过这里?”马卡罗夫一开口,就吃了满嘴的沙砾。

“你整天待在基地里,当然没到过这里!”布尔坚科把车速逐渐降了下来。

“你带学员也来这里训练过?”

“来过。二十公里负重拉练。”

“二十公里负重拉练?在这儿?真有你的!”

“看见前面那座大土丘了吗?”

马卡罗夫注意到就在前方,一座高大的土丘横亘在他们面前:“看到了,这土丘真像是一道山脉,又高又长。”

“它不是山脉,就是沙丘,会移动的沙丘。”

“移动的沙丘?”

“我带学员们拉练,从没逾越过这座沙丘,因为越过这座沙丘就是危险地带了。”布尔坚科的车速越来越慢。

“危险地带?你是说前面就是野狼谷。”

“不!还没到野狼谷。你知道中蒙边境很多都是荒无人烟的地方,也从未真正完成过勘界。”

“你的意思那边就是中国军队的防区?”

“翻过去这座土丘,一直到野狼谷的区域,准确地说应该是中间地带,或者叫‘缓冲区’。双方都主张这块区域属于自己,但在实际操作中,各自的武装力量从不进入这个区域。”布尔坚科介绍道。

“那也就是‘无人区’喽?”

“嗯,所以我把这个区域统称为‘危险地带’。这个区域没有人,反倒是野兽生存的好地方;再者,这里气候恶劣,也是各种奇怪现象出现的地方。除了这些危险外,更需要提防的是在‘无人区’中遇到人。”

“‘无人区’中遇到人?”马卡罗夫感到后背一凉,在这酷热难耐的地方,他竟然感到了一丝寒意。

说罢,马卡罗夫忽然觉得吉普车又飞了起来,布尔坚科加速冲上了面前的大土丘,然后翻过土丘,一直向下冲去。马卡罗夫紧紧抓住车上的扶手,剧烈的颠簸让他胃里翻江倒海。他这时才发现,原来土丘后的坡度要比前面陡峭许多。

在经过五分钟的颠簸后,吉普车终于停在了一片平地上。一切都归为平静,没有发动机的轰鸣,没有人,没有动物,也没有风。荒凉的戈壁滩上万籁俱静,看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马卡罗夫忽然觉得,他们似乎来到了另一个星球。

“我们还在地球上吗?”马卡罗夫面对眼前的景物嘴里喃喃自语。

“当然。我确定我们坐的不是月球车。”布尔坚科也幽默了一把。

“万一我们在这里遇到中国军队怎么办?”马卡罗夫忧心忡忡地问。

布尔坚科想了想,道:“这是个问题,不过一般中国那边的边防军是不会跑到这里来的。”

“还是小心点吧!”马卡罗夫把AK—47的子弹顶上了膛。

布尔坚科重新发动吉普车,向西驶去。一路上,他们没有看见一个人影,甚至连一只动物都没有。“看来你打猎的计划要落空了!”马卡罗夫道。

“无所谓!我正好也对野狼谷感兴趣,想来再看看。”布尔坚科一脸轻松。

“这里既然荒无人烟,又哪来的部落留下奇怪的图案呢?”马卡罗夫望着前方一望无垠的戈壁出神。

“那个老牧民对我说过,这儿在古代曾经也是一片水草丰美的地方,有一个很强大的部落在这儿生存。”

“你相信吗?”

“谁知道呢?也许后来天气发生变化,这里才逐渐干旱的吧!”

“然后部落迁走了,文明没落了。这都是老套路了。”

“看来你不相信那些传说啊?”

“你让我见到了我才会相信。”

“好吧!我会让你见到的。快了!”

布尔坚科加快了车速,马卡罗夫忽然想起了什么:“关于那个A711209,我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他既然心存杂念,不愿为我们效力,又为什么要越境跑过来呢?”

布尔坚科轻轻哼了一声:“中国人,就是想法太复杂。谁知道呢?早知道这家伙这么脆弱,我当初也就不留他了,把他直接送监狱去。”

“按你的意思你还都是为他们好?”

“那是。他们这些人不加入我们,就会在监狱度过下半生。换了你,你会怎么选择呢?”

“我……”马卡罗夫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就在马卡罗夫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的地形又起了变化,一片红色的山脉出现在他们前方。

“那是什么?”马卡罗夫有些惊愕地望着远处的红色山脉。

“我们就要到了。”布尔坚科嘴里喃喃道。

“野狼谷?”

“嗯,野狼谷就隐藏在那片红色的山脉中。”

说话间,吉普车已经驶到了红色山脉下。山脉下出现了大大小小许多碎石块,布尔坚科娴熟地打着方向盘,绕过了地面上的碎石块。马卡罗夫也不知道布尔坚科是怎么走的路线,很快,他们的车就拐进两座土山之间。

两边是红色的山脉,谷底却是细密的黄沙。这么奇怪的景色,让马卡罗夫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布尔坚科将吉普开到一块巨石下,便跳下了车:“前面车就进不去了,我们只能在这儿步行进入。”

“步行?要走多远?”马卡罗夫也跳下了车。

“那得看你要走多远。如果你要穿过野狼谷,我没走过,不知道要多远,我最远也只往里面走过二十分钟的路程。”

“二十分钟路程?那是多远?”

“只有两三公里吧!”

“二十分钟,你只走了两三公里?”

“怎么?你觉得你二十分钟能走多远?”

马卡罗夫摇摇头:“我不知道。”

“记住我的话吧,每一步都要小心。这两三公里仅仅是野狼谷的谷口,再往里,我根本不敢进去。”

“有这么玄吗?”在马卡罗夫心里,布尔坚科一向是无所不能的主儿。

布尔坚科不再说话,两人抗着武器,缓步向野狼谷走去。山谷内一片死寂,只有两人的脚步声。马卡罗夫向两边张望,并没发现野狼谷有何神奇之处。两边山势平缓,脚下的沙地可能是过去河床干涸所留下的,踩在上面很是柔软。

布尔坚科走在前面。马卡罗夫心中按照布尔坚科所说的路程和时间判断着,二十分钟能走的路程。他们已经走了十分钟,没有任何特殊情况,一切都很正常。

突然,走在前面的布尔坚科停住了脚步。马卡罗夫赶忙跟了上去问:“怎么了?”

布尔坚科看看马卡罗夫,然后缓缓地抬起右脚。马卡罗夫这才发现,在布尔坚科的右脚下,有一节长条形的东西,已经被他踩断成了几节。

马卡罗夫拿起其中一节,只一眼,他心里顿时一紧。“人骨!是人的肋骨!”他将这节骨头递给布尔坚科。

布尔坚科瞄了一眼,便把那节骨头扔了,道:“这不算什么,越往前面走,骨头越多。”

马卡罗夫这时才真正感觉到了野狼谷的可怕。两人继续往前走,果然,越来越多的白骨出现,有动物的,有人的。他们几乎每前进一步,都会踩到这些白骨上。

“我开始相信那些牧民的传说了。”马卡罗夫盯着满地的白骨说。

“你早该相信了。”

“这都是什么年代的骨头?”

“有古代的,也有近代的。这不是我们的专业,应该让政府组织科考队,来考察一下。”

“科考队?!”马卡罗夫听到这个词时,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想到了在中国的那次科考,那里的地形和这里的很像,也许这里和中国那边的沙漠戈壁都是连在一起的吧!他胡思乱想起来。

二十分钟的路程很快就到了,布尔坚科停下了脚步,马卡罗夫吃惊地望着面前的景象。前方的白骨几乎堆成了一堵墙,他们根本没法下脚,只能就此打住。

“我最远就走到这里,前面很难过去了。”布尔坚科指着前面的累累白骨说。

“也许从旁边的红土山可以翻过这些白骨。”马卡罗夫望着两边并不高的红色山脉。

“算了,翻过去也没用。我估计再往前走五六公里,就是国境线了;再者,翻过去也许有更可怕的景象等着我们呢!”

马卡罗夫点点头,忽然想到了正事:“你说在这里发现的古老图腾呢?”

“呵呵,你还没看见吗?这哪儿都是!”布尔坚科笑道。

“哪儿都是?!”马卡罗夫一惊,向两侧山崖望去。果然,他在右侧的红色崖壁上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图案,不知是什么做的白色颜料,在整面红色岩壁上绘制了一匹狼,又在狼身上画了一头展翅的雄鹰。

不知为何,当马卡罗夫看到崖壁上那个图案时,后背又升起了一股凉气,但是更让他惊恐的还在后面。就见布尔坚科弯腰随手拾起了一个山羊头骨,递给他,说道:“还有这儿。”

“这儿?”马卡罗夫疑惑地接过山羊头骨,他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在山羊头骨正中,那个神秘图案赫然而立。虽然经过多年的风沙吹打,但山羊头骨上的图案依旧清晰醒目。那是一种奇怪的暗红色,很像野狼谷两边红土山的颜色。

马卡罗夫正在诧异时,布尔坚科又递给他一个牛头骨,同样在牛头骨的正中出现了这个神秘符号;紧接着,布尔坚科又拾起了一个马头骨,同样在马头骨的正中刻着神秘的符号。最后,布尔坚科递给马卡罗夫的是一个人头骨。

马卡罗夫双手有些颤抖地接过这个人头骨,头骨眉心正中的位置,依然是这个神秘的图案。这个神秘的图案是那么醒目,那么刺眼。

“你现在相信我说的了吧!”

“这个头骨像是有几百年历史了。”马卡罗夫判断道。

“不错!这儿大部分骨头,我看都有几百年历史了,特别是这种刻上了古老图腾的骨头。”

“你说这都是什么人留下来的?难道真是野狼谷中的魔鬼吃了这些人和动物,又刻下这个神秘的图案?”

“呵呵,我们是唯物主义者,当然不信鬼神那一套。你知道成吉思汗吗?”布尔坚科忽然问道。

“当然知道!欧亚大陆的征服者。”

“你知道成吉思汗在远征欧洲后,死在了哪里吗?”

马卡罗夫摇摇头,他对东方的历史并不怎么了解。不过,就在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梁云杰!马卡罗夫忽然想起来,在科考队,梁云杰曾经跟他说过西夏的历史:“哦!我好像有点印象,成吉思汗最后是死在了西夏。”

“对!国境线那边的土地就是几百年前西夏的国土,国境线以北则是蒙古高原,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条野狼谷当时就正好位于西夏和蒙古之间。”

“你的意思,当时成吉思汗攻打西夏,就是从野狼谷进军的?”马卡罗夫惊道。

“我不是历史学家,这个我说不好,但我推测很有可能成吉思汗的大军和西夏人在这儿展开过激战。”

“所以这堆积如山的白骨都是当年激战之后留下来的?”

“我是这样想的。但谁知道呢?东方,对于我们西方人来说,总是很神秘。”布尔坚科扔掉手中的骨头说。

“可是这些头骨上的神秘图案又是怎么回事呢?”

“可能是当地部落的一种神秘仪式吧!”

马卡罗夫小心翼翼地放下手中的人头骨,然后向后退了两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向后退去,也许是出于对面前这些勇士的敬畏。

布尔坚科转身想往回走,马卡罗夫忽然拉住他:“那个A711209号呢?”

“别急!你马上就能见到他。”说着,布尔坚科领着马卡罗夫走上了左侧的小土丘。

马卡罗夫跟着布尔坚科登上了左侧的小土丘。不大一会儿,马卡罗夫发现在土丘上竟然插着一把长枪,枪尖朝下,深深地插进了沙丘中。他惊奇地拔出了枪,仔细打量。

“这儿怎么会有一把AK—47?”

“你看仔细了,这可不是AK—47。”

马卡罗夫一愣,布尔坚科解释道:“这支枪是很像AK—47,不过准确地说,这是一支中国产的56式半自动步枪。”

马卡罗夫这时也注意到了手中的枪与Ak—47的差别:“这里怎么会有中国的枪?难道有中国军队来过这里?”

“也许有吧,就像我们今天来到这里一样。”

“不!你不是说野狼谷无人能够穿越吗?”

“也许他们是从别的地方先穿越了边境线,然后到达了这里。”布尔坚科推测道。

“他们为什么到这里来?难道也像我们,出于好奇心?为什么又丢下了这枪?看这枪,还没有怎么腐蚀,也许就是最近遗留下来的!”马卡罗夫说着,本能地紧张起来,他环视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异常。

“别紧张,你要知道这地方常年无雨,所以任何东西的腐蚀速度都会比别的地方慢,而且是很慢很慢。”布尔坚科解释道。

“A19711209号呢?”

“就在你脚下。”

“哦!”马卡罗夫惊得向后退了一步。

“我和李国文埋了他,正巧在谷里捡到了这支枪,就把枪立在这里,留了个记号。”布尔坚科说道。

马卡罗夫从背包里拿出带来的小型工兵铲,准备将脚下的沙丘挖开来看看,以确定A19711209确实被埋在了这里。

但就在这时,布尔坚科却喊道:“等等!在你开挖之前,我有两件事要提醒你。”

马卡罗夫抬头看着布尔坚科,说道:“说吧!”

“第一,你在确定A19711209号确实埋在这里后,就不准再提这件事,不准让基地其他人知道,更不能向上面告我的状。”布尔坚科的话语异常坚定,完全是命令的口气。

马卡罗夫想想自己要替布尔坚科一起来隐瞒这件事,不免觉得有些懊恼,早知这样,真不如不管这事!但事已至此,看布尔坚科的样子,如果自己不答应,恐怕……想到这里,马卡罗夫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二呢?”

布尔坚科见马卡罗夫答应了自己,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说道:“二嘛!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这里常年干旱无雨,人的尸体可能多年不腐。虽然A19711209已经埋下去半年多了,但他会变成什么恐怖模样,我也说不好,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谢谢你的提醒。尤里,咱们都是特工,还怕见到死尸吗?”马卡罗夫似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工兵铲只挖了几下,马卡罗夫便在沙砾中发现了一些破碎的衣物。他仔细辨认,确认这些破碎的衣物就是学员们穿的制服。再往下挖,很快,一具没有完全腐烂的干尸出现在了马卡罗夫眼前。

虽然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但当马卡罗夫亲眼见到那具恐怖的干尸时,胃里还是忍不住翻江倒海了一番,最后哇地一口,竟将中午吃的食物全吐了出来。

布尔坚科赶忙扶起马卡罗夫。马卡罗夫摆摆手,又看了一眼那具可怖的干尸,空洞洞的眼眶,脸上已经没了脸皮,被晒干的肉干枯地纠结在一起,干尸的后颈处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洞。马卡罗夫在洞的周围那片还没有完全腐烂的皮肤上,依稀又看见了那个神秘的图案,他心里猛地一沉,再不敢多看这干尸一眼。

“我早提醒过你,你非要看。”布尔坚科扶起马卡罗夫说道,话语中带着一丝轻蔑。

马卡罗夫没理布尔坚科,跌跌撞撞地朝土丘下走去。身后,布尔坚科草草地将干尸重新埋了,赶忙跟上马卡罗夫。

二人又回到野狼谷中。马卡罗夫站在谷底,怅然若失,他回头又看了看那堆积如小山一般的白骨,无奈地摇摇头。忽然,从野狼谷里升腾起一阵雾气,那雾气从野狼谷深处,飘飘然往谷口这边飘来。马卡罗夫吃惊地望着正向自己飘来的白雾:“这……这么干燥的地方怎么会有雾?!”

布尔坚科也惊恐地盯着野狼谷深处:“我来过几趟,从未见过这……这白雾。”

随着白雾的推进,谷底里似乎传来了人喊马鸣的声响,布尔坚科的手本能地掏出了身上的手雷。那白雾越来越近,人喊马鸣的声响也越来越大,马卡罗夫和布尔坚科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布尔坚科抛出了两颗手雷。两声巨响过后,他对马卡罗夫大喊道:“快跑!”

两人拔腿便跑,飞奔出了谷口,再回身望去时,白雾消退了,人喊马鸣声也不见了。两人靠在吉普车旁,大口喘着粗气。他俩不知道是手雷炸退了妖魔鬼怪,还是刚才只是他们的幻觉,两人怅然所失地回到了基地。

……

“后来我回到基地就大病了一场,经常做噩梦,梦中老是出现那具恐怖的干尸和这个奇怪的图案。不过,说来也怪,我离开基地后,就再没有梦到过这些恐怖的景象。我以为我已经把那些恐怖的往事忘记了,可是没想到现在噩梦又回来了。”马卡罗夫终于说完了他在野狼谷的恐怖遭遇。

韩江的眉头纠结在了一起:“古老的图腾?难道这个是党项人的图腾?”

“也许是吧,所以我们在这儿又看到这个令我不安的图案。”马卡罗夫道。

“听你这么一说,你那个同事布尔坚科倒是很有问题哦!”韩江道。

“你是说他在不听话的学员身上刺这个图案?”

“是啊!残忍不残忍,咱们先不论,他为什么要刺这个图案?难道仅仅是在野狼谷中见到那个图案,就心血来潮?”韩江反问道。

“当时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听了他的解释后我就没往深处想,但后来遇到那些身上有这个图案刺青的黑衣人,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我是不是可以这么推测,当初,你们训练的那支队伍成员身上也都有这样的刺青?这是一种符号,一个秘密团体的标志?说不定就是你们克格勃搞的一个秘密团体!”韩江大胆推测。

“什么?你是说那些学员身上都有这样的刺青?”马卡罗夫感到震惊,“秘密团体?!不,这不可能,如果是克格勃搞的,我不可能不知道。”

“总之,我认为这很重要。我忽然觉得你刚才所说的情况和叶莲娜之前调查的斯捷奇金、布雷宁等人有着某种内在联系!”韩江继续推断道。

“自从斯捷奇金越狱、布雷宁被烧死后,我也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可以肯定,克格勃内部一定有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我们很难再从当年的当事人那里调查出来,伊萨科夫死在了阿富汗,布尔坚科坠机而亡,布雷宁也被烧死了,还有许多当事人都不在了。”

“还有一个斯捷奇金,看来我们要解开克格勃内部的谜团,只能找到这个斯捷奇金了!”韩江说到这儿,踢了一脚一直沉默不语的唐风,“嘿,想什么呢?一直不说话?”

唐风这才缓过神来:“刚才听老马讲述野狼谷的经历,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野狼谷是不是就是我们一直要找的瀚海宓城?”

唐风的话让马卡罗夫眼前一亮。唐风又说道:“之前,老马跟我们说过科考队的情况,梁云杰也说过一些情况。从他们的描述看,最后科考队失踪的地方,和这次老马说的野狼谷有很多相似之处。”

“是的,当时我见到野狼谷时,就觉得那地方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当年科考队绝对没有到过野狼谷。因为我对科考队最后几天的记忆太深刻了,我们虽然进入了巴丹吉林沙漠深处,但可以肯定,我们没有来到野狼谷。”

“不管怎样,野狼谷也一定与西夏有关,与科考队的失踪也很有联系。”唐风坚持自己的判断。

“和西夏有关不假,不过是不是所谓的瀚海宓城,是不是科考队当年遇难的地方,这还很难确定。”

“行了!你们俩别说这没用的了,那是以后的事,咱们现在还被困在这儿呢!”韩江打断了唐风和马卡罗夫的讨论。

三人又都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一阵沉默之后,韩江忽然又问马卡罗夫:“你在基地看到那个神秘图案,后来呢?布尔坚科死了,其他那些学员呢?”

“韩!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真正让我感到害怕的事。”马卡罗夫面色沉重。

“哦?还有更让你感到害怕的?”韩江和唐风感到吃惊。

“你们还记得我在彼得堡火车站遇到的那个老头吗?”马卡罗夫反问他俩。

“记得。你说那人是你在克格勃的同事。”唐风道。

“嗯,那人就是后来来前进基地接替我的那个中校,他叫谢德林。”

“哦?看来此人知道不少情况!”韩江道。

“我在去前进基地之前,曾经和谢德林共事过一段时间,所以我俩也算老相识了。但自从谢德林接手前进基地后,我就再没和他见过面,所以之后关于前进基地的事我就一无所知了。直到在彼得堡偶遇,他才告诉我前进基地后来出事了!”

“出事了?”唐风和韩江都是一惊。

“就像我到中国参加那次科考改变了我的命运一样,基地后来发生的事也改变了谢德林的命运。因为基地出事了,谢德林被撤职审查,最后被勒令提前退役,这也才有了后来成功的商人谢德林。”

“我不关心这个谢德林的命运,基地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韩江迫不及待地追问。

“韩,别着急,后来我让叶莲娜又去找过谢德林,询问了许多细节,让我好好想想,我……我该从哪儿讲起呢?”此刻,一块块记忆的碎片以及谢德林的叙述在马卡罗夫脑中不断交织,碰撞。最后,一幅血腥可怕的画卷慢慢地,慢慢地在马卡罗夫脑中会聚、展现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