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佛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从黑鹫寺遗址返回营地的路线倒从没有让人迷路,众人很快便返回了营地。徐仁宇检查完留在营地的东西,这才长出一口气道:“东西都在,看来并没有人趁我们离开时光顾这里。”

“瞧你紧张的样子,且不说这里没人,就是有人,咱们贵重物品都随身携带了,怕个啥?总不会有人要偷我们的帐篷吧?”叶莲娜笑徐仁宇。

“你不知道,咱们徐博士总是带一大堆零碎。”韩江没好气地说。

“什么零碎,那可都是我的宝贝。”徐仁宇反驳道。

“好吧,你的宝贝,可得自己留好,丢了不要找我。”韩江回头看看,马卡罗夫从回到营地就一个人出神,像是又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韩江的视线转向叶莲娜,却被她瞪了一眼。韩江无奈地摇摇头,再看唐风,也在那儿发呆。他捅捅唐风问:“发什么呆啊?”

“不发呆能怎么样?今天搞得我头都大了。”

“你有什么想法?”

“我总感觉周围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盯着我们。”唐风四下望去,黑沉沉的夜,黑漆漆的林子。

“别管那么多了,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休息?我害怕有人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偷袭我们。”

“所以还要有人值夜。”

“我可不干了,我凌晨被吓怕了。”

韩江无奈,只好去找叶莲娜商量。众人合计了半天,马卡罗夫表示要代替唐风值夜,反倒让唐风不好意思起来。

“既然大家都担心晚上会有危险,那我看还是这样安排,叶莲娜和老马前半夜……”说着,韩江看了看叶莲娜。他是有意这样安排的,以显示对叶莲娜和老马的信任。

“后半夜唐风和博士。”韩江又接着说道,“中间我来值。”

“不干!我可不敢后半夜,那怪声……”唐风心有余悸。

“那你和博士就值中间,我后半夜。”韩江没好气地瞪了唐风一眼。

唐风不再说什么,韩江又特别叮嘱道:“值夜就守在营地旁边,谁也不要进林子里去,切记!”

唐风赶忙吃了东西,抓紧睡觉。凌晨时分,他被徐仁宇给弄醒了。

唐风和徐仁宇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坐在帐篷外面,没一会儿,两人都有被周公唤去的意思。唐风心想这样可不行,于是,他站起来,叫徐仁宇先打盹,等会儿来换自己,徐仁宇当然同意。这两人值夜,又变成了一人当班。

一人当班,那就连打盹的机会都没有了,唐风只好站起来,又开始围绕着帐篷转圈踱步,一圈,一圈,又一圈。转着转着,唐风就觉得眼前恍惚闪出了一个熟悉的标志。他以为是篝火发出的火光闪花了眼,忙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没错!就在他身旁的一棵树的树干上,赫然出现了一个用刀刻出来的三角形标记。

唐风凑上去仔细查看,越看他越紧张,心脏猛地揪在了一起,因为他发现面前的这个三角形标志,是分三刀刻出来的,在树干上留下了又深又锋利的印迹,而且可以看出是新刻的标记。他脑海中迅速闪过了一系列的可怕事件,这个可怕的标记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营地?它代表着什么?难道有人在他们不在时,光顾了营地?

唐风无法确认这标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他们晚上回到营地时,徐仁宇只是检查了东西,而他们谁也没有查看营地周边的变化。

唐风判断了一下这个标记的方位,几乎正好是正南方。正南方?按照他的推断,正南方向应该是下山的通道,他们还从没有往南边探过,这个神秘的三角形标记又出现在南面……他想着,双脚已经不听使唤地走进了南面的林子,因为他发现就在前面不远的另一棵树上又出现了三角形标记。

唐风来到第二个三角形标记前,仔细辨认,和第一个一模一样。紧接着,他又在南面的林子里发现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标记……所有的标记都是向正南方向延伸的。正如他之前判断的那样,南面的地势迅速下降,看来这的确是当年上山的那条正路,只是因为时间久远,被湮没在了历史尘埃中。

大约在第十个标记附近,唐风又发现了一个高大的土堆。他用手电慢慢照了一遍这个土堆,没有黑鹫寺遗址那个最大的夯土台大,但却比那个要高。高高耸立的土堆,像是一座用土垒砌的丰碑。

唐风走近这个土堆,一个面目凶恶的人脸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他猛地一惊,吓得手电掉落在地上。他又向后退出了好几步,直到靠在了一棵树干上才重新站住。

“谁?”唐风小声喝道,话语中却带着恐惧。

没有人回答,四周寂静无声,唐风看见自己的手电还发着光,躺在那个土堆旁。他重新鼓起勇气,壮着胆子,寻着手电的光亮,来到高大的土堆旁。他弯腰拾起手电,一手紧握着手电筒,另一只手掏出了手枪。但当他再次看见那个人脸时,自己却先笑了。

那是一尊石刻的人脸,准确地说,是一尊石刻的西夏武士像。武士身材魁梧,面目凶恶,双臂擎起,腰悬宝剑,双目炯炯有神,正瞪着唐风。

唐风走过去,用手拂去武士身上厚厚的浮土,不禁感叹西夏的雕刻之精美,他同时注意到武士高高擎起的双臂。武士粗壮有力的双臂,高高擎起,像是在托举着什么重要而又沉重的东西。唐风仰头望着面前高高的土堆,武士在托着什么呢?这高高的土堆,原来一定是一个重要的建筑,以至于元昊要命工匠雕刻如此精美的武士像来托举。

“佛塔?!”唐风想了想,也只有佛塔才配得上如此精美的石刻武士。

唐风观察了一下石刻武士像出现的方位,是在高大土堆的西北角,那也就是说,其他三个角也都应该有一尊武士像。于是,他顺着逆时针方向,围绕着土堆转了一圈,果然如他预料的那样,在土堆的西南角、东南角都发现了一尊和西北角一模一样的石刻武士,这让他更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可当他转到大土堆的东北角时,却发现东北角的那尊石刻武士像和其他三尊并不一样。

唐风好奇地俯下身,打量起这尊武士像。和前面看到的三尊武士像相比,这尊武士像似乎要大一些。他揉揉眼睛,按理说应该是一样大小,也许是自己看花了眼,身边没有工具测量,目测可能并不标准。不过让他更感意外的是,这尊武士像的造型、面部表情都与另外三尊有别。

那三尊武士像面目凶恶,而这尊武士像虽然腰间也悬着宝剑,面目却要慈祥许多,甚至可以说是慈眉善目;再看造型,前面三尊武士像的造型是双臂高高擎起,而这尊武士像则是双手合十,两腿也雕刻成了盘腿打坐的样子。

“也许是当时雕刻的工匠别出心裁吧!”唐风想着,忽然又觉得面前这尊武士像还有哪儿不对劲儿。

唐风死死盯着面前的石刻武士像,哪儿不对劲呢?腰悬宝剑,盘腿打坐,面目慈祥,双手合十……嗯,问题就出在这双手合十上。

唐风发现这尊石刻武士像所做的双手合十,和一般佛教徒的双手合十动作不一样,武士像的双手合十,向前倾斜,直指前方。这是工匠无意之作,还是有意而为之?这个问号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脑海中。不过还不容他细想,便又有了新的发现。

唐风的手电慢慢地移到了石刻武士像的下面,他发现这尊石刻武士像和其他三尊还有一个不同的地方:其他三尊武士像双臂高擎,双脚就直接踩在地上;而这尊武士像盘腿打坐,因此身下多出了一个石雕的莲花座。

唐风几乎趴在了地上,用手电一点一点仔细地照了一遍武士身下的石刻莲花座。突然,他眼前一亮,在莲花座上发现了文字,是一排汉字。怎么会是汉字?据说当年西夏缺少熟练的工匠,所以许多重大工程都是汉人工匠建造的,所以这里刻的是汉字。唐风想着,顾不上尘土,忙用手抹去莲花座上的灰土,一行隽秀的楷书汉字出现在他的眼前——“天授礼法延祚十年二月,敕建大戒台禅寺下寺金刚舍利宝塔”。

当唐风轻轻读出这行文字时,心中一阵狂喜。这短短一句话,一下子证明了自己之前的推断,明白无误地说明了这就是他们要寻找的黑鹫寺。黑鹫寺在西夏时正式的名称就是“戒台寺”,而且建塔的时间也说明了这是一座西夏时期的寺庙,“敕建”二字则表明这是元昊下旨修建的皇家寺院。“金刚舍利宝塔”也验证了自己的推断,这个大土堆是一座宝塔,而且是一座舍利塔。至于“下寺”呢?唐风陷入了沉思,难道发现的遗址就是“下寺”?那“上寺”又在何处?

唐风又仔细勘察了石刻武士像周围,期望能有一些新的发现,但却再没有发现什么。他站起身,忽觉天旋地转,赶忙用手撑住身旁一棵树,这才立住身体。自己又没高血压,怎么会头晕?也许是这些天没休息好的缘故。唐风稍稍镇定一些后,就欲离开这里,可当他把那只撑在树干上的手撤回来时,却发现就在这棵树的树干上出现了第十一个三角形标记,这……

唐风看看四周,依旧一片死寂。一阵寒风吹来,让他从刚才新发现的狂喜中镇静下来,他的耳畔响起了韩江的忠告——不要离开营地。唐风浑身一颤,自己离开营地多远了?他忙回身,朝他认为的营地方向望去,竟是一片漆黑,哪还有一点亮光。

唐风慌了,他开始回忆刚才这一路自己的经历,推算着离开营地的距离,可他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离开营地并不远啊?应该还能看见营地的篝火。可此刻,却什么也看不见了。

唐风辨别着方向,最后按照佛塔遗址的方位确定了一个方向,他认为这就是正北方,也就是营地的方向。但他沿着这个方向走出五十余步,就动摇了,觉得自己判断错了。这时,前方出现了两道岔路,唐风决定调整方向,他走上了西北方的那条岔路。但是,当他走上这条岔路后,却开始了重复昨天凌晨在树林里的痛苦经历。

唐风像是进入了一个迷宫,不停地绕着圈,总是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环境。他绝望地开始呼喊,但这里连回音都没有,四周只有黑暗、死寂,死寂、黑暗。

唐风陷入了黑暗的海洋,他怎么也不明白这看似普通的林子,怎么会屡屡让自己陷入死地。也许……也许这里就是元昊不肯让人踏进的绝地!

唐风精疲力竭,绝望地瘫倒在一棵树下,不知不觉地合上了眼睛……

两只巨型兀鹫飞临树梢,停在那形状奇特的树上,注视着树下正在酣睡的唐风。突然,其中一只兀鹫向唐风俯冲下来,等唐风睁开眼时,他已悬在了半空中。漆黑的夜空,寒风凛冽,他想呼救,但却发不出声响。它们飞越了一座高大的宝塔,又飞过了几座雄伟的宫殿,接着是一大片松林,最后来到了悬崖边的高台之上。兀鹫向高台俯冲下去,在离高台五六米高的地方,将唐风抛了下去。

唐风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破裂了,他趴在冰冷的岩石上,寒风一吹,浑身剧痛。他想支撑着站起来,可又无力地摔倒在岩石上。

忽然,一阵奇怪的音乐悠悠地传进了唐风耳中。紧接着,是一阵激昂的鼓声,再下来是一些唐风听不懂的话语,像是有很多人在自己身边唱歌跳舞。他不知道这些人是否对自己有恶意,求生的本能促使他猛地翻过身,他要看清那些人的面目。

那是一群恶魔,还是一群人?恍惚间,唐风看见许多张面目狰狞的面孔。他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这才看清那些面孔。这是一群戴着面具的人,正围着自己和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唱着,跳着……

唐风听不懂那些人的语言,但却认出了这个大平台,这个悬崖边的平台就是白天他和韩江找到的那个大平台。再看那帮人还在起劲儿地蹦着,一会儿又虔诚地跪在地上,高擎双手,声嘶力竭地喊着什么。

唐风晕了,他向山上看去,想要看清那些人在对什么顶礼膜拜,可是除了漆黑的夜幕和冰冷的石壁,什么也看不见!那两只巨型兀鹫也不见了踪影,但唐风却总觉得兀鹫就在山上,在自己的头顶上,随时可能会再俯冲下来,将自己带入无尽的深渊中。

那群人扯着嗓子喊了半天,像是在进行某种神圣的仪式。待这帮人重新站起时,也不唱了,也不跳了,唐风发现他们冲自己过来了。他猛地忆起了在七色锦海的遭遇,忙扯开嗓子喊:“我不是恶魔,不是……”

可是唐风扯开嗓子,却发不出声来,那些人不容分辩,一下子将他举了起来,然后一步步走到了悬崖边。唐风已经喊破了嗓子,下面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他绝望了,被抛下了深渊。“不!我不是……”他终于喊出了声音,撕心裂肺的声响伴随着无情的风声,响彻在整个峡谷中。

……

唐风惊醒过来,又是一个噩梦。他坐起来,仔细回忆刚才的梦境,似乎和昨天的那个梦有着某种联系。兀鹫?一群戴着面具的人?……唐风还来不及思考这一切,那个奇怪而恐怖的声响又向他袭来。

唐风浑身战栗,他想站起来,但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无论他如何努力,还是瘫倒在那棵树下。他抬头看去,那个神秘的符号又映入了眼帘,一个分三刀刻画的三角形标记,清晰而醒目。他彻底放弃了,闭上眼睛,任由寒风伴随着那奇异的怪响折磨着自己的耳膜。

“唐风,你怎么了?”

“你怎么跑到了这儿?”

也不知过了多久,唐风被一阵呼喊声叫醒。他慢慢地恢复了理智:“怪声……又……又是那个怪声。”

“我们听到了,可你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传来叶莲娜的声音。

“我叫你们不要乱跑,结果倒好,你们两个,一个呼呼大睡,一个又跑进了林子。”韩江埋怨道。

马卡罗夫给唐风灌进了一些矿泉水,唐风支撑着站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众人解释,便使出全身力气一指身旁树干上的那个三角形标记:“都……都是因为这个。”

“这个?”韩江用手摸了摸树干上的三角形标记。

“这里也有?”叶莲娜惊道。

“还不止这一个,这林子里都有。”唐风断断续续地将自己的遭遇对众人说了一遍。

众人闻听,无不惊骇。韩江和叶莲娜搀扶着唐风,没用十分钟,就穿过了林子,回到了营地。唐风晃晃脑袋,他不敢相信,困住自己,让自己迷失的地方,竟然和营地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众人回到营地后没多久,那个奇异的怪声便消失了。韩江快速判断了形势,道:“到天亮之前,由我守夜。你们都继续休息,不管听到什么声响,都不要出来。”

也只好如此,众人在惊恐和寒冷中焦急地等待着天明。唐风经过这么一折腾,早已精疲力竭,一觉睡到了天明。

天亮后,唐风关切地问韩江:“那个怪声后来还响过吗?”

“又响过一次,不过持续时间都很短。”韩江道。

“是吗?”唐风一边和韩江闲聊,一边整理他随身携带的东西。他打开数码相机,准备再看看昨天在黑鹫寺遗址拍摄的照片,可是让他崩溃的是,照片上竟然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是照了的,而且照完后,我还回放看了一遍。”唐风叫了起来。

“你再看看其他的呢?”韩江追问。

唐风忙看其他两张:“也是一片空白。”

“怪事!”韩江也有些晕。

“不行,我要再到岩画那儿去看看。”唐风说着就要去黑鹫寺遗址。韩江却一把拉住了他:“别去了,现在那里已经不重要了。”

“哦,何以见得?”唐风不明白韩江所说何意。

“我认真听了你凌晨在林子里的遭遇,除了那个神秘的三角形标记,还有一件事吸引了我,就是你发现的那座佛塔。”

“你想到了什么?”

“天亮后,我和叶莲娜已经去查看了那座佛塔。和你说的一样,佛塔在我们营地正南方向偏东的位置,而咱们昨天发现的黑鹫寺遗址在营地正北方向。这样看来,佛塔和黑鹫寺遗址当年应该是连为一体的,也就是说佛塔是黑鹫寺的一部分。那么,根据佛塔上的题记,我们也就可以断定,这里就是所谓的‘大戒台寺下寺’。”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唐风同意韩江的意见。

“这样也就否定了你昨天的假说,这里不可能是‘上寺’,而上寺应该另在他处!”

唐风点点头:“嗯,是这样!那么,昨天我们在东侧悬崖边发现的大平台就很可疑了。”

“是的,而我们在平台上发现的那两个西夏文‘上寺’,则明确无误地提示我们上寺就在那里,而我们发现的石梯就是通往上寺的。”韩江推断道。

“就在那里?”唐风还在犹豫,“不会那么简单吧,平台上风那么大,全是岩石,怎么建造寺庙?”

“我现在当然没法回答你这个问题,但佛塔上的一个发现,又可以佐证我的观点。”

“哦?你是说东北角那个武士像?”聪明的唐风马上想到了韩江的意思。

“嗯,你想想,为什么偏偏东北角那个武士像和其他三个不同?这难道是巧合吗?不,绝对不会,那尊武士像不论是造型、大小、表情都不同于那三尊。这只能有一种解释,就是当年造塔时有意为之的。”

“我也想到了这层,可还是不敢肯定。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尊武士像和其他三尊最大的不同是他的双手。那尊武士像双手合十,而且他双手合十的动作很奇怪。”

“那就是最明显的证据。东北角的武士像双手合十,而手却指向前方,他的前方即是东北方向,东北方有什么?除了上寺,还会有什么?”韩江越说越兴奋。

“可是我不明白这么大费周章,暗含玄机,仅仅就是为指明上寺的方位?”

“这正说明上寺的重要!我们在这里基本上已经搜寻了一遍,虽然有很多发现,但对于我们要找的东西,却没有发现什么踪迹……”

“所以你认为我们要找的东西在上寺?”唐风打断韩江的话说道。

韩江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是的。”

“可我们昨天已经去了那个大平台,什么也没发现啊?甚至没找到一点建筑的痕迹!”

唐风的问题,让韩江沉吟下来。许久,韩江才又说道:“我现在无法解释这一切,但我想我们有必要再去一趟那里。”

韩江话音刚落,帐篷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唐风和韩江听到帐篷外的动静,忙钻出了帐篷,就听见徐仁宇兴奋地大叫:“岩羊,刚刚有一头岩羊,跑到我们营地来了。”

“那你倒是把它逮住啊,我们也好吃点野味!”韩江戏谑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我刚要去逮它,那头岩羊就钻进林子里去了。”徐仁宇边说着,还一边比画着。

唐风顺着徐仁宇比画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北面的林子里,有一头岩羊正伫立在林间,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们。

徐仁宇举起枪,瞄准了那头岩羊,唐风忙制止道:“别开枪,岩羊是保护动物。”

唐风话音刚落,那头岩羊敏捷地向北面的林子逃去。徐仁宇紧追几步,但敏捷的岩羊连开枪的机会都没留给他,就消失在了林子里。

“都是你瞎嚷嚷的,把岩羊吓跑了。”恼羞成怒的徐仁宇把怨气都撒在了唐风身上。

唐风刚要开口,突然,空中阴沉了下来,紧接着,连续几声刺耳的叫声传来,他的心猛地一紧。“兀鹫,又是那只大兀鹫!”唐风指着不远处树梢上的巨大阴影喊道。

大家都紧张地注视着半空中的巨型兀鹫,谁也不知道兀鹫这次要干吗。噩梦中的恐怖场景一幕幕闪现在唐风眼前,他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手枪,生怕兀鹫俯冲下来,抓走自己。但兀鹫并没有向他们俯冲过来,而是向北冲去。

“兀鹫要干什么?”叶莲娜惊慌地问。

“北面是黑鹫寺的遗址,难道……”韩江欲言又止。

就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令他们终身难忘的恐怖一幕出现了……

兀鹫向北冲去,但很快便又重新腾空而起。待众人一齐向兀鹫望去时,发现兀鹫身下竟抓了一头与它自身大小相仿的岩羊。

大家都看呆了。“太神奇了!”叶莲娜惊道。

“不可思议,这头岩羊至少得有上百斤重,居然被这兀鹫给抓起来了!”徐仁宇口中喃喃自语。

“看来这两只兀鹫并不是食腐动物。”唐风还没忘了昨天的发现。

“难道它们吃活物?”马卡罗夫也直摇头。

“昨天在遗址上发现的那摊血,我想可以解释了。”唐风又看看韩江。

韩江一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渐渐远去的兀鹫:“看我干什么?兀鹫也是往东北方向去的,还有什么好说的。要解开这些疑团,只有再探一次大平台,就是所谓的‘上寺’。”

“那里什么都没有,是上寺吗?”唐风极力回忆着昨天去那里看到的每一个场景,但还是不得要领。

韩江想了想,道:“我想,我想那里一定还隐藏着什么。”

“隐藏着什么?”

马卡罗夫也同意韩江的意见:“不管怎样,先找到‘上寺’再说。”

众人合计完,一致决定,拔营向东北方的悬崖前进。大家收拾停当,便鱼贯走进了让他们迷失的林子。

进入林子,韩江走在前面,这次他换了一种菱形符号作为标记。一干人走出没几步,韩江就在树干上看到了自己昨天所留的三角形标记,但很快,他们又看到了那种分三刀刻的三角形标记。韩江用手摸着那深深的刻痕,陷入了思考。

唐风走到了前面,扭头拍了一下韩江:“想什么呢?快走啊!”

“我在想,昨天刻下这种三角形符号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呢?”韩江忽然反问了这么一句。

唐风一怔:“这还用说,为了干扰我们,让我们在林子迷路呗。”

“不!我现在不这么看,原来我也像你这么想的。不过,现在我却认为那人这么做,另有原因。”

“韩,你是不是认为那人这么做是出于和你一样的原因?”马卡罗夫忽然说道。

韩江点点头:“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这片神秘的林子既然能让我们在里面迷失方向,那么,也会让其他人迷路,所以此人出于和我们一样的原因,在林子里刻了这些标记。”

“那又怎么解释在我们营地周围出现的标记?”叶莲娜问。

“是啊!难道那人一直在我们身边,监视着我们?”唐风也问。

唐风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惊,不约而同地向四周的林子望去。这儿的林子还不算茂密,四下里安静无声。今天是个好天,阳光投射进了林子里,洒在地面上,若不是那些离奇恐怖的遭遇,这里完全是个美丽的世外桃源。

“如果……”韩江清了清嗓子,环视众人,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这个标记不是我们当中某个人的恶作剧,那么,我们周围确实有一个人存在。从山下的客店,到芬妮的神秘死亡,再到山上种种离奇的遭遇,我现在几乎可以断定这个神秘人确实存在,而且就在我们身边。不过,此人似乎对我们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别的东西。”

“所以他曾经来过我们的营地,却又没有现身。”唐风道。

“可是昨天我们一直待在营地,要是有人在附近监视我们,我应该能有所察觉啊?”叶莲娜不解。

韩江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结:“这个情况只能有一个解释,这家伙是个绝顶高手,他的功夫在你我之上。”

“真的吗?还有比你和叶莲娜功夫高的?”唐风不敢相信。

“有的,我想这世上一定有的。”韩江没说什么,马卡罗夫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众人不解。“您是说您自己吧?呵呵。”唐风反问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只是摇摇头,没再说什么。众人继续向东北方向前进,越往前走,树林越茂密。唐风注意到树干上的标记也随着树林的茂密,越来越多,有韩江刻的,也有那个神秘人刻的。韩江和唐风都想从身旁的这些三角形标记,判断出前一天导致他俩迷路的地方,可是他们一直走进了松林,也没有找到那个地方。

地势越来越高,高大的雪松直插云霄,林子里的光线暗了下来。众人来到石壁前,又沿着石壁走了一段,那段石梯出现在众人面前。

唐风刚要冲上去,却被韩江一把拉住。韩江站在第一层石梯上,静静地听着,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突然,韩江从腰间拔出了手枪:“大家小心,我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血腥味?你紧张过度了吧?我怎么没闻到?”唐风使劲吸了吸鼻子。

韩江并不回答,将唐风拉到了身后,自己拿着枪,第一个跃上了石梯上的大平台,紧接着,叶莲娜、唐风、马卡罗夫和徐仁宇也跳了上去。寒风吹过,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但却没看到人。韩江疾走几步,快速来到平台中央,一头被摔死的岩羊已经被掏空了内脏,浓烈的血腥味就是从这儿发出的。

“是刚才那头岩羊?”唐风蹲下来,捂着口鼻,查验岩羊的尸体。

“应该就是刚才那头,我看刚死不久。”韩江判断道。

“这倒是回答了你刚才的问题,兀鹫是先摔死岩羊,然后进食的。”马卡罗夫道。

唐风只觉一阵反胃:“这里让我想起了郎木寺的天葬台,首先让我想起了……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噩梦。”

“噩梦?”韩江忽然想起了什么,“唐风,你再仔细回忆一下你那个噩梦。”

“有什么好回忆的?你要是不想让我今晚再做噩梦,就别跟我提这事。”

“不!要回忆,你好像说过梦里也是一只兀鹫把你抓起,然后抛在了这里?”韩江启发唐风。

韩江的话又勾起了唐风可怕的回忆:“是的,有两次。第一次很模煳,我记不清了,好像是兀鹫把我投进了一片原始森林。第二次倒很清晰,就是这里,兀鹫把我抛到这里,然后一帮人带着吓人的面具,又唱又跳,最后把我扔下了山崖。”

“不……不,你好像还提到那群戴面具的人还虔诚地跪下来……”

“是的,那些人开始围着篝火又唱又跳,后来都虔诚地跪倒在地,就是在这儿,在我们站的地方。”凌晨那个噩梦的细节,依然历历在目,让唐风回忆起来仍旧心惊肉跳。

“在这儿,是向山的方向吗?”

“嗯,是向着北峰的方向,一个个都很虔诚。”

韩江退后几步,向头顶的山峰望去。大家不知韩江想到了什么,也都退后几步,仰头观望。

“这山峰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韩江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线。

“这光秃秃的山峰能有什么秘密?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梦里的场景,你可别当真了!”唐风提醒韩江。

“不!要当真。”韩江执著地说。

“你真是疯了。”唐风觉得韩江像是着了魔。

“我是不是疯了,今天就能见分晓!”韩江十分肯定地说。

他话音刚落,突然山壁上又滚落了几块碎石。他往东又走出几步,几乎退到了东侧的悬崖边。

“你小心一点。”唐风和叶莲娜同时提醒韩江。

韩江依旧忘我地盯着面前的山峰。唐风笑道:“你盯着这儿看,能看出什么来……”

唐风话没说完,韩江突然平静地说道:“我看出来了。”

“什么?”“你看出了什么?”众人不解。

韩江并不回答,还在盯着山峰出神。唐风重新开始仔细打量面前的山峰,初升的旭日直射在高耸入云的北峰上,山峰仿佛被阳光包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在阳光下泛着金光。隐约中,似乎出现了一尊佛像,是一尊大佛……

唐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使劲揉了揉眼睛,定睛观瞧。是的,是一尊佛像!就在昨天他和韩江发现的那几棵歪脖子树的位置,隐约现出了一尊足有四十米高的大佛。

“我也看出来了,一尊大佛,是一尊大佛。”唐风喊出了声。

叶莲娜、马卡罗夫和徐仁宇也看了出来,头、肩、胸、腹、四肢,一尊大佛的轮廓逐渐出现在了崖壁上。

“你俩昨天来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叶莲娜仰着头问。

“被山崖上那几棵树挡住了,而且大佛风化太严重了。”唐风说着捡起刚才滚落的一块岩石,“你们看,昨天我就发现这儿的岩石质地并不够坚硬,再加上这里风很大,如果这尊大佛开凿于西夏,至今已经有七八百年了。这么多年的风吹雨打,使得大佛早已面目不清。”

“我看还不仅如此。”徐仁宇忽然说道,“据我观察,这尊大佛当年雕刻得就不够精细,只能是粗线条的,我甚至怀疑它并没有最终完工。”

“有这种可能,所以加上这么多年风吹雨打,不仔细看不会发现岩壁上居然雕刻了一尊大佛。”韩江说完,又小声喃喃自语道,“看来我还没疯。”

“对,你没疯!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噩梦?”唐风问。

“我不知道,总之,当我听了你的噩梦后,我便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再结合这里的情况看就更加坚定了我的判断。首先,我们已经判定林子里的遗址是黑鹫寺的‘下寺’,那么上寺很有可能就在这里。这儿出现的两个西夏文,还有下寺佛塔奇怪的武士像,也可以印证这点。其次,这里没有建筑,也不适合建造房屋,那么,我就想这里如果没有建筑,一定还会有别的用途。”

“所以你就结合我梦里的场景,想到了这是一个祭拜的祭祀遗址。”

“祭祀遗址?难道这儿不是佛寺?”韩江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