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迷失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唐风和韩江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在林子的尽头竟是这样一堵石壁。他们想到了悬崖,想到了台地,想到了峡谷,却没有想到会是石壁。

“怎么会这样?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唐风懊恼地嚷道。

韩江也是猛拍了一下石壁,可是他不相信一切就会这样结束。他抬头望去,依旧看不到北峰,面前的石壁很高,但强烈的直觉却让他相信这并不是林子的尽头。

唐风也注意到了这堵奇怪的石壁,他跟韩江产生了相同的想法。他沿着石壁往北走了几步,发现地势在抬高,而回头望去,如果沿着石壁往南走,地势则在走低。唐风有点明白了:“我们沿着石壁往北走,也许能发现什么。”

“我也是这个意思。”唐风的建议正合韩江心意。

于是,二人加快了步伐。越往北走,地势越高,而他们身旁的那堵石壁并没有升高。直到最后,他们已经可以看出石壁的端倪了。

“这石壁上面似乎是个大平台。”唐风推测道。

“而且是个很大的平台。”韩江也看出来了。

“可我们还是上不去,得有一条阶梯才能……”

唐风正说着,身旁的石壁绕过了一个弯,一条石梯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唐风心中一阵狂喜。

韩江的心脏也是狂跳不止。两人走近石梯,仔细勘察。不长的石梯,约有十五六级台阶,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但又不似近代所为。

“这上面一定有重要的东西,否则当年古人不会在这深山开凿一条石梯。”唐风推断道。

韩江点点头,两人都在猜测着石壁上面的世界。那儿会有什么?玉插屏?兀鹫的老巢?昊王的宫殿?还是仅仅就是一个平台?

二人极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紧张和狂喜。唐风一个箭步,就要跳上台阶,还是韩江谨慎小心,一把抓住唐风。韩江从腰间掏出了他的九二式手枪,打开保险,走在了前面。他示意唐风跟在自己身后,可唐风在最后一刻,还是难掩心中的好奇,几乎和他同时登上了石梯。

世上的事也许就是这样,当你抱有的希望越大时,往往失望也就越大。就像刚才他们在森林里跋涉一个多小时后,本以为到了尽头,却撞上了一块石壁。现在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唐风和韩江预想了很多种可能,但当他们冲上石梯后,见到的却只是一个大平台,一个完全建立在北峰东侧悬崖上的超大平台,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上面竟然什么都没有?”韩江难掩失望之情。

“又是一个大平台。所不同的是这里全是石壁,没有树木,也没有任何可能的建筑遗址。”唐风粗粗观察了他们脚下的平台。

“兀鹫呢?那两只巨型兀鹫也不见了?”

“不可思议!古人难道在密林中开凿石梯,就是为了上这个平台来吹吹风,看看景?”唐风摇着头,他已经感觉到了这儿凛冽的寒风。

“看个屁景,这……这么大的风。”一阵狂风吹来,竟然让韩江无法睁眼。

待狂风退去,唐风逐渐冷静了下来,他看看四周光秃秃的平台,又看看韩江:“既然来到这里,还是仔细勘察一下吧,也许会有我们不易察觉的蛛丝马迹。”

“嗯,也只好如此了。”韩江点点头。

于是,二人顶着寒风,开始仔细勘察这片奇异的台地。

唐风和韩江目测了一下他们脚下的这片平台,约有五六百平方米,呈不规则的半圆形。上面地势开阔,两人沿着平台边缘一直走到了悬崖边。平台下的悬崖深不可测,唐风只探头看了一眼,便觉天旋地转。

“前方的景色倒真是不错。”韩江指着平台前方一望无际的绿色山峦感慨道。

“你还有闲心看景?”唐风冷笑了一声。

“我其实是在观察地形,看到面前的景色,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

“发现什么?”唐风仔细观察了一阵,“我们似乎已经翻过了东侧的那道山岭。”

“对!怪不得我们在林子里走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还越走越高,没想到我们竟然翻过了东侧的山嵴。”

“那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来到了北峰东侧的悬崖边。”

“嗯,应该是这样。”

“可我还是不明白,这儿看上去什么都没有,那条古人开凿的石梯,难道只是为了开通一条道路?要知道这里几乎没有人烟,根本不值得开凿道路。”

“那就得继续往前走走看了。”

二人回过身,仰望平台后面的北峰,依旧雄伟挺拔,高耸入云。“我们不会一直这样沿着北峰悬崖边的山路走,结果绕回我们昨天来时走的路吧?”唐风忧心忡忡地说。

“谁知道呢?”韩江嘟囔了一句。

“那今晚咱们可就回不去了。”唐风一想到昨晚翻越西侧悬崖的峭壁就头疼。

二人继续沿着山崖向东北方向走,走出三十余步,唐风又回头看了一眼北峰。他忽然发现北峰上有一块岩壁突兀出来,岩壁间,还歪七扭八生长着几棵奇形怪状的树。他指着那片岩壁,对韩江道:“你看,那几棵树,和营地旁边的树一模一样。”

韩江也注意到了那几棵树:“是挺奇怪的,这光秃秃的崖壁上几乎没有什么树木,这几棵树却能生长!”

“这也不奇怪。这种树肯定是一种生命力顽强的树,只要有一丝养分,他们便能生长,就像黄山上的松树。”

“是吗?可看不出那上面有什么可供生长的土壤。”

“你太小看自然界的力量了。不要看岩石坚硬,滴水可以穿石,更不要说这么坚强的树了,它们也是顽强的生命。你看那儿,喏,岩石都被那棵树顶起来了,看样子就快崩塌下来了。”

说话间,从山上滚落了几块小的岩石,两人赶忙向后躲闪,石块滚落了一地……唐风拾起一块,掂量了一下,又放下,然后掏出枪,用枪托使劲敲击了一下那小块岩石,岩石竟被枪托敲成了几块。

唐风笑道:“你别看这岩壁坚固无比,其实这儿的地质构造比较脆弱,再加上这儿风比较大,所以岩石自己就崩塌下来了,而且一敲就碎。”

“咱们还是小心一点吧!”韩江催促唐风继续往前走。

两人又沿着崖壁走了一段,便来到平台的尽头。韩江有些失望地说:“看来你的猜测不成立啊,这最终还是一条死路。”

“是啊!这不就又回到了我刚才的问题,既然是死路,那截石梯就更可疑了。难道这里就只是个观景台?”

“什么观景台,我看整个吹风台!”韩江失望至极。

二人沿着岩壁下面开始往回折返。沉默了一阵,走在后面的韩江忽然冒出来一句:“多看看,看这儿的岩壁上还有没有画!”

“不用你提醒,我一直看着呢!”

“什么发现都没有?”

“没有。”

两人又是一阵沉默,埋头赶路。眼见就快回到那个石梯了,唐风摇摇头,叹道:“看来下午白跑一趟,一无所获。”

“是啊!天都快黑了,我们得加快速度。”

“都是你要来……”唐风正说着,突然没了声音。

“怎么了?”韩江发现唐风停住了脚步。

唐风扭过头:“岩壁上还真有东西。”

“哦?”韩江立即来了精神。

“你看这儿。”唐风指着石梯旁的岩壁。

“这是什么?”

“像是西夏文。”唐风又拿出矿泉水浇在岩壁上,岩壁上出现了一些赭红色的印迹。

但当唐风将水抹向岩壁四周时,却并没有出现他期望中的大幅岩画,或是别的什么遗迹,被水浸湿的大片岩壁上,只有两个西夏文。西夏文旁边,好像还有一条横线,不知道代表着什么。

“快翻译,这两个西夏文是什么意思?”韩江迫不及待地问。

岩壁上的文字经过长期风吹雨打,已经模煳不清,显然没有黑鹫寺那块岩画保护得好。唐风仔细辨认了半天,才从嘴里犹犹豫豫地读出了那两个字“……上……寺……”

“上司?”韩江没听清。

“是上寺。‘寺庙’的‘寺’!”唐风给韩江解释道。

“上寺是什么意思?”韩江还是一头雾水。

“我也不太明白这里出现‘上寺’是什么意思。按照中国古代的习惯,很多建在山间的大型寺庙,往往不止一座寺庙,它们会在主寺附近再建一座,或两三座寺院,形成一个大型寺庙群。而那些在寺庙群中,位于山上,或地势较高处的寺庙,则被称为‘上寺’。”唐风解释道。

“也就是说,这里曾经还有一座寺庙?”

“我不敢肯定。”

“这不就好理解了,原来在这片平台之上,还建有一座‘上寺’,所以才又修了一条通到这里的石梯。”韩江大胆推测。

唐风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会是这样吗?如果按你这么解释,石梯的问题是解开了。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地方都是光秃秃的岩石,根本没有办法建造房屋,除非是石头房子;再者,这里风这么大,也不会有人愿意居住在这里。”

唐风提出的问题,让韩江无言以对,但他还不放弃,又问道:“那这条横线代表什么?”

唐风无奈地摇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唐风顿了一下,“不过我想关于‘上寺’,还有一种可能,‘上寺’其实指的不是这里,而就是我们发现的那处遗址。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条横线很可能代表的是一个箭头。”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若那里是上寺,这道石梯又是为何而建?”

唐风和韩江研究了半天,也不得要领,眼见天要黑了,两人只得加紧赶路。下了石梯,唐风按照记忆中的路线,沿着石壁走了一段,然后又走进了那片有些神秘的林子。

唐风在林子里走走停停,不断辨别着方向,生怕走错了路。韩江笑道:“你就放心的走吧,我来时都做好了记号。”

“就是树干上这些三角形符号?”

“嗯。如果我们迷路,或者没回去,叶莲娜就会按照这个符号来找我们。”

“还是你想得周到。”

两人很快离开了松林,身边又变成了那种两人都叫不上名字的树木。“这片林子总是让我害怕。”唐风轻轻叹道。

“怕什么?”

“怕迷路。”

“那是你,你跟着我什么时候迷过路?”韩江看上去很自信。

唐风摇摇头,落在了韩江身后,韩江在前面带路。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韩江在前面边走,边观察着自己在树干上刻的三角形记号。可是走着走着,唐风突然叫了起来:“不对!我们来时好像走的不是这条路。”

“哦?!”韩江浑身猛地一颤。

“而且咱们从松林出来,已经在这片林子里走了半个小时,还没看到营地,这样算来时间也不对。”唐风焦急地喊道。

“不可能啊,我是按照记号走的,方向也对……”韩江说着,拿出指南针又看了一下方向,不禁大惊失色,“这是怎么搞的,我刚才看还是西南方向,怎么这会儿变成了西北方向?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还说你从来没迷过路,这会儿就露怯了吧!”

“你看……”韩江颇不服气,紧走几步,来到刚才路过的一棵树旁,“你看这棵树的树干上,不是我来时做的标记吗?”

“你再好好看看吧,是不是你做的?”唐风提醒韩江。

唐风的提示惊醒了韩江,韩江赶忙将手电对准那棵树树干上的三角形符号,仔细观察。韩江不禁眉头紧锁,沉吟不语,许久,他一拍树干:“妈的,我们肯定被人算计了。”

“怎么回事?”唐风惊道。

“我仔细看了树干上的这个三角,虽然也是新刻的,大小也和我刻的相似,但细看之下,却不是我的手法。”

唐风凑近查看,韩江指着树干上那个三角形标记说:“我刻的三角都是一刀划下来,一气呵成的。而这个三角则是分三刀刻成的。”

果然,唐风也看出了端倪,眼前这个三角形标记比韩江刻得还要规整,而且是分三刀刻出来的。“因为这家伙是分三刀刻出来的,所以你看他刻的每一刀都很深,而我是一气呵成的,后面刻的力度就没有开始刚下刀的时候深。”韩江又进一步解释道。

“你说这标记是谁做的?”

“不知道,不过看上去此人也是训练有素。说实话,他刻的标记更为准确。”

“会不会是叶莲娜,或是老马?”唐风问。

“他们为什么刻上三角形标记扰乱我们呢?”韩江的心里升起了一丝疑云。

“也许他们是等不到我们,来寻找我们?”

韩江想了想:“不,应该不会,我和叶莲娜有过约定。”

“难……难道这片林子里除了我们,还隐藏着另一个人?!”唐风想起了在山下客店惨死的芬妮,不禁惊呼起来。

“史蒂芬?!”韩江心头的疑云愈发沉重。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天全黑了。”唐风的心被揪了起来。

韩江辨别了一下方向,道:“我们应该往西南方向走。但我们不能就这样贸然钻进我们没走过的林子里,只能沿着我们刚才过来的路先退回去,退到我们来时的路再说。”

于是,二人开始按照树干上的那个误导标记往回退。每经过一个记号,韩江都要仔细观察,确定一下是自己刻的,还是别人刻的。但让他失望的是,他竟然再没有找到自己刻的三角形标记。韩江开始明白,他们在这片林子里彻底迷路了。

唐风和韩江被黑夜包围,也被深深的恐惧包围着。他们不再寻找树干上的记号,也看不到任何参照物,甚至连指南针和GPS上标示的方向也失去了意义,他们明白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赖了。

黑夜中,两人深一脚浅一脚走着,突然,一声刺耳的叫声从头顶传来。“兀鹫?!”唐风一惊,仰头望去。这里的林子已经不像刚才那样茂密,但夜色黑沉沉的,没有一丝星光,什么也看不见。

韩江也在仰望夜空,许久,他喃喃地说道:“这里的林子要比刚才稀疏得多,很像是营地旁边的样子。”

“那我们快找到营地了!”唐风说着,大声呼喊了两句,但回应他的只有寂寥的回音。两人的心情顿时又回到了失望的极点。

“也许不是营地,但总比刚才要好。”韩江安慰唐风,然后继续大踏步地向着他预测的方向前进。

无尽的夜色笼罩着唐风和韩江,噩梦、怪声、巨大的兀鹫和让人迷路的林子……现在,唐风心中开始相信,这里有一个魔鬼,也许这会儿那个魔鬼正在靠近自己,也许就在前面。想着想着,唐风本能地将手电举高,照向了前方。

“魔鬼。”前面突兀的黑色阴影让唐风失声叫了出来。

韩江也用手电向前方照去,那巨大的黑影却让韩江兴奋起来:“有路了。”

唐风稍稍镇定,这会儿他也辨认出了面前那巨大的黑影正是北峰下的岩壁。前面的树木越发稀疏,直到最后,唐风和韩江在走过最后两棵树后,前方豁然开朗。

唐风握着手电筒,仔细观察:“真是奇怪,走了这么久,怎么又来到了这里?”

韩江也看出了端倪:“我们竟然又回到了黑鹫寺?”

唐风缓步踏上了这片巨大的遗址,脚下踩着松软的泥土,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他心底里升起。他又来到了上午看到岩画的那块岩壁前,用手电照在岩壁上,一步一步,从东到西,从西到东,观察着面前的岩壁。可是让他感到惊诧的是,上午看到的那幅巨型岩画此刻竟然不见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唐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再好好找找。”韩江也大感意外。

两人用手电开始分头寻找,手电发出的强光照射在那块整齐的岩壁上,却不见岩画的踪影。

“这里真是太奇怪了,夜晚的怪声、迷路的林子、消失的岩画、神秘的石梯和平台……”唐风不停地摇着头。

“我倒觉得正因为有这么多怪事,反倒印证了这儿就是黑鹫寺。我们要找的东西一定就在这里。”韩江倒还镇定。

“我们今天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虽然发现了一些遗迹,但除了给我们增添一大堆谜团外,对我们要找的东西又有什么帮助呢?”唐风失望地说道。

“我想……我想要找到我们要的东西,就先要从这些谜团入手。”

“废话,这个我也知道。可以我们现在所掌握的情况,根本不可能破解这些谜团。”

“天无绝人之路。也许现在天黑,所以我们看不见岩画。现在既然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就赶紧回营地吧,要不他们该等急了。”

唐风也不敢在此地多留,于是,二人根据上午来时的经验,往正南方向走。经过两个小土坡,他们又走上了黑鹫寺遗址中那座最高大的夯土台。

唐风归心似箭,走在前面,韩江在后。二人走上大土坡,走在后面的韩江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唐风回头问。

“你看我脚下是什么?”韩江只觉着脚下似乎踩到了一摊水,可他又觉得那不是水。要换作唐风可能根本不会觉察出什么,但他毕竟经验丰富,训练有素。当他缓缓地把右脚抬起来时,已经敏锐地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血,血啊!”唐风的手电照在韩江的右脚上,惊叫起来。

“不要大惊小怪!”韩江极力保持着镇静。

“难道是博士他们出了意外?”唐风的心中迅速闪过一个个可怕的镜头。

“不要胡说八道!”韩江呵斥住唐风。

韩江蹲下来,仔细查看地上的那摊血迹。唐风怔怔地伫立在原地,看着韩江。韩江伸出手指蘸了一点血,放到鼻下闻了闻,又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妈的,虚惊一场。这像是某种动物的血。”

听韩江这么一说,唐风悬着的心才算归位:“能看出是什么动物吗?”

“你当我是神啊!还能看出是什么动物?”韩江想了想,“不过,这也不难,只要查看一下附近有没有动物的脚蹄印,就知道了。”

二人分头用手电在夯土台上寻找脚蹄印,果然,在血迹附近的浮土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排蹄印。“是岩羊吗?”唐风马上想起了带他们来到这里的岩羊。

“你问我?我又不是动物学家!从蹄印的形状上看,我只能看出这是某种中型偶蹄类哺乳动物留下的。可……”

“可是什么?”

“可是这附近却没看到其他动物,或是人类的足印,就连这血迹周围也没有凌乱的蹄印。这说明这动物在遭受攻击时,并没有发生激烈的反抗。那又是什么东西杀死了这只动物,并让这只动物没有发出反抗呢?”韩江疑惑不解。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很快两人脑海中都闪过了一个答案。不过,韩江摇摇头,在心中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那个答案,但唐风却说了出来:“会不会是……兀鹫?刚才我们在林子里时,那两只兀鹫又出现了。”

“我也想到了兀鹫,可是兀鹫是食腐动物,一般不会攻击像岩羊这样大型的活物。”韩江皱着眉说。

“我也知道,可我想不出除了兀鹫,还会有什么动物有能力将岩羊一击毙命呢?”

“总之,这里确实有太多不可解释的事发生。咱们还是快点回营地吧。”韩江估摸着叶莲娜他们该着急了。

二人继续向正南方向前进,就在他俩要走进林子里的当口,附近的林子里传来一阵声响。韩江赶忙将唐风拉进林子里,两人躲在一棵树后,观察外面的动静。

那声响断断续续传来,到后来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是个人!此时此地,会是什么人?唐风和韩江紧张地屏住了呼吸,注视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同时拔出了枪。

不大一会儿,林子里果真跳出个人,夜太黑,两人看不清那人的模样。韩江对唐风比画了一下,唐风心领神会,蹑手蹑脚地潜到另外一棵树旁。

韩江站起身子,侧身注视着那个黑影,然后突然打开手电,对准了那个黑影,同时大叫道:“什么人?”

那人反应迅速,就在韩江用手电对准她时,也拔出枪,对准了韩江。不过仅仅用了0.01秒,韩江便借着手电的光线认出了来人——叶莲娜。

“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叶莲娜!”韩江疾走两步来到叶莲娜身边。

叶莲娜也认出了韩江,放下枪,说道:“天黑了,你们还没回来,我不是担心你们嘛!”

“你是担心韩江吧?”这时,唐风也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谁我都担心。你们怎么去了这么久?”叶莲娜问。

“博士和老马没事吧?”唐风反问叶莲娜。

“为什么这样问?我刚才离开时一切正常。”

韩江又问道:“除了你,老马和博士一直没有离开营地吗?”

叶莲娜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韩江,又盯着唐风问:“你们怎么了?一下午,我们都待在营地,哪儿也没去,也没发生什么情况。”

“那就不妙了。”韩江听叶莲娜一说,喃喃道。

“因为我们遭遇了很多离奇的事。”唐风于是把他们一路上的遭遇简要叙述了一遍。

“怪不得,我正要问你们呢,为什么我循着韩江留下的三角形标记向东北方向走,却在林子里迷了路,跑到这里来了?”叶莲娜也是一脸困惑。

韩江盯着叶莲娜,眼神里飘过一丝疑惑。这一细小的变化,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韩,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不信任我。”

唐风一惊,他丝毫没觉察出韩江和叶莲娜在用眼睛较劲。

“好吧,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韩江想躲避叶莲娜那双美丽的明眸,却被她死死抓住,他只好继续说,“这个记号是我和你约定的,为什么林子里偏偏出现了另一种三角形的标记?”

叶莲娜满面怒气,刚要开口反驳韩江,身后却想起了另一个声音:“韩江,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

三人一起回头一瞧,是老马和徐仁宇,他俩也是从刚才叶莲娜走过的地方,钻出了林子。

“韩江,你要因为这个就怀疑叶莲娜,还有我,就太草率了。”马卡罗夫慢慢地说道。

“不!请您相信我对你们是信任的,只不过今天遇到太多无法解释的事,让我头脑……怎么说呢,头脑短路了。”韩江看着叶莲娜,已经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猜疑。

马卡罗夫走过来,拍了拍韩江,道:“刚才我们也在林子里迷了路,就是因为这个标记。如果是叶莲娜,或者我刻的,我们根本就不会迷路。”

“是啊!我和老马是看你们和叶莲娜都有去无回,心里着急,才按照那个三角形标记来寻找你们,结果在林子里转了大半圈,来到了这儿的。”徐仁宇也附和道。

马卡罗夫微微笑了一下说:“后来,我也发现了问题,导致我迷路的三角形标记明显和刚开始的三角形标记不一样。于是,仔细观察了那个三角形标记,这个导致我迷路的三角形标记,又让我想起了过去的往事。”

“往事?”众人不解。

“老马,你可别编故事给我们听啊,就一普通的标记,还能勾起你的往事?”韩江觉得老马现在老是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是啊!您老的往事可够沉重的。”唐风调侃了一句,缓解了一下气氛。

马卡罗夫长叹口气,缓缓说道:“唐风,你说得不错,我的往事可都是些沉重的回忆。今天在林子里迷路这事让我又回忆起了当年我和布尔坚科在基地那会儿的事。”

“靠,怎么能联系到那儿去了。”韩江觉得不可理解。

“就是那个在蒙古的前进基地?”唐风倒来了兴致。

马卡罗夫点头道:“对,就是那个前进基地,当年我和布尔坚科在那里训练一批准备潜入中国执行潜伏任务的学员。布尔坚科对那些学员要求非常严格,野外生存训练中,我们制定了几种在野外的标记,在树干上刻三角形标记是其中常用的一种。当时,布尔坚科要求在刻三角形标记时要分为三刀用力刻,这样才能保证所留的标记清晰,容易辨认。而那些学员在训练中,常常忘记布尔坚科的要求,用一刀一气刻完,这让布尔坚科很不满意。只要是布尔坚科发现不按要求训练的学员,便要进行处罚。我清楚地记得,有一次我们把学员拉到西伯利亚的原始森林里进行野外训练,其中有个学员在做标记时,就是这个三角形标记,没有按照布尔坚科的要求,分为三刀刻。结果,布尔坚科震怒之下,命人在那学员胳膊上用刀刻了一个三角形。”

“这么残忍?”唐风惊出了声。

“当然,后来在我的干预下,布尔坚科没有那么做。不过,这件事却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这么讲,不更印证了我刚才的怀疑。”韩江忽然来了底气,“你们克格勃训练严格,是有这个光荣传统啊!”

“不,不!韩江,你没听明白,我们克格勃并没有这个传统。我当初受训时,教官可并没有教我们一定要分三刀刻这个三角形标记。”马卡罗夫进一步解释。

“也就是说,你认为这个在林子里分三刀刻标记的人,跟布尔坚科和前进基地的学员有关?”韩江惊道。

“布尔坚科不是已经死了吗?”唐风不解。

“父亲的意思,是不是怀疑当年你们训练的那批学员和这事有关?”叶莲娜也很吃惊。

众人都看着马卡罗夫,但他却久久不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缓说道:“不!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给你们提供一点线索。”

“我觉得你就是那个意思。”韩江故意激马卡罗夫,希望他再说一些当年的事。

“韩,你不用激我,很快你就会明白我的意思。”

马卡罗夫不再说什么,径直向正南方,也就是营地的方向走去,众人也只好跟着又钻进了这片让人迷失的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