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黑鹫寺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0:13
字体大小 + - 关灯

狂风伴随着怪声持续了很久,才逐渐消退。众人无心睡觉,一直等到了东方破晓。待清晨的浓雾渐渐散去,唐风伫立在营地中央,他这才看清楚他们所处的环境:就在营地的北面,是一座突兀的高耸山峰,而以这座山峰为中心,从东西两侧各延伸出两条山脉,一直向南延伸,直到南面正对着山峰的地方,两座山梁突然戛然而止,仅留不足十米的间隔。两侧的山壁直挺如刀砍斧削一般,令人望而生畏。而就在这群山环绕中,是一片如世外桃源般的美景,古木参天,郁郁葱葱,鸟语花香,莺歌燕舞,他们昨晚露营的地方正好位于北峰下的一大片高山台地上。

“这真是一片绝妙的景色。”马卡罗夫赞叹道。

“看来咱们昨天是从北峰后面绕过来的。要是我们直接从这下面那个山口上来,就省了这么多麻烦了。”徐仁宇指着山下的那个狭窄山口说道。

“哪有那么多可能?”唐风反驳徐仁宇。

韩江却沉默不语。“你在想什么?”唐风问。

“博士的话倒是提醒我了。我刚才一直在想,如果这里就是黑鹫寺,当年西夏皇室要来这里烧香礼佛,那么多人马怎么上来呢?总不能像我们那样走悬崖峭壁吧?现在看来山下那条路才是上来的正途!”韩江推断道。

“得了吧!你看下面有路通上来吗?就算当年有路,现在也早已湮没无寻了。”众人顺着唐风手指的方向,向下望去,山下郁郁葱葱,一大片森林,根本看不出有路。唐风又接着说道,“再说,这儿是不是黑鹫寺还两说呢!不要急于下结论。”唐风倒还算严谨。

“那怎么才能判断这就是黑鹫寺呢?”马卡罗夫问。

“当然要找到更直接的证据。不能因为晚上的那阵怪声,就说这里是黑鹫寺。”唐风想了想,又道,“米沙在他的笔记里曾经记载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在黑鹫寺遗址发现过西夏时期的建筑遗址,特别是他还看到了大殿的遗址。我们不妨在这里找找。”

“那就开始找吧!”韩江说完,却见唐风盯着四周的林子,犹豫不前,“怎么?害怕啊?”

“你就是不相信我说的。我跟你说这片林子会迷路,你们都不信。”唐风还要接着复述他凌晨的恐怖遭遇。韩江一摆手,道:“好,就算这片林子容易迷路,现在是大白天,有什么可怕的?再说,有我陪着你呢!”

唐风听到有韩江陪同,心里稍稍平静下来。于是,韩江让叶莲娜和老马、徐仁宇三人留下来看守营地,自己和唐风带着武器和必要的装备,向营地北面的林子出发。

从营地到高耸的北峰下,被一片树林遮挡,目测上去约有百余米距离,但这片林子再次误导了唐风和韩江的判断,好在这次他们没在林子里迷路。待他们走出林子,回头望去,大约已经离营地有两百余米远,而要到北峰下,估计还有两百余米。

两人走上了一个土坡,唐风忽然觉察出了什么,一把拉住了韩江。

“怎么了?”韩江看着唐风。

“这土坡……”

“土坡怎么了?”韩江不解。

唐风蹲下来,仔细检查脚下的土坡。接着,他又疾走几步,爬上土坡最高处。查看一番后,唐风抬头仰望高耸入云的北峰,最后转过身,眼睛愣愣地直视前方。

韩江伸手在唐风面前晃了晃:“着魔了?”

“我……我想我们确实找到黑鹫寺了!”唐风眼睛仍然直视着前方,嘴里喃喃自语道。

“什么?就凭这个土坡?”韩江一头雾水。

唐风回过神来,对韩江解释道:“这台地上突兀起这么大的一个土坡,本身就是怪事。我刚才查看过了,这土坡上全是夯土。”

“夯土?”

“显然这是古人的杰作。我大概测算了一下,这个夯土台体量巨大,上面原来应有一座宏丽的宫殿式建筑。再看这夯土台的方位,位于北峰之下正中位置,面向山下的那道山口。如此体量宏大的建筑,如此绝妙尊贵的方位,在这贺兰山中,除了黑鹫寺,还会有什么建筑呢?”唐风分析得头头是道。

韩江站在夯土台之上,极目远眺,果然,此地龙盘虎踞,藏风聚气,风水绝佳。“看来黑鹫寺真的被我们找到了。”韩江附和。

“先别忙着下结论,再找找其他遗迹。”唐风从夯土台上向四周望去,夯土台周围又出现了几个较小的土坡,“喏,那几个小土坡应该就是黑鹫寺其他建筑的遗址。这里要是经过正规的考古挖掘,一定能出土不少有价值的文物。”

唐风指给韩江看那几个小土坡,然后随手从脚下的土中捡起一块碎砖,对韩江道:“这几乎就是明证了。”

“怎么?这是西夏的?”

“嗯,还有这个。”唐风又从土中捡起一件形状奇特的建筑构件,对韩江说道:“这种建筑构件叫‘迦陵频伽’。”

“迦陵频伽?”韩江不解。

“‘迦陵频伽’是梵语译音,俗名‘妙音鸟’,人身鸟形,被佛教徒认为是极·乐世界之鸟。‘迦陵频伽’类型的建筑构件曾在西夏王陵出土过,中原地区还从没发现过这种样式的建筑构件。现在,这里出现了‘迦陵频伽’类型的建筑构件,我几乎可以断定这里一定就是黑鹫寺了。”唐风解释道。

“建筑遗址、西夏的砖瓦、建筑构件、独特的地理位置,还有那夜晚的怪声,一切都符合米沙在笔记里的描述,看来我们真的找到黑鹫寺了。”韩江的话语中明显带着兴奋。

唐风点点头,但随即又疑惑起来:“可是第三块玉插屏又在什么地方呢?”

韩江看看四周荒芜的黑鹫寺遗址:“谁知道呢?也许已经跟这座曾经辉煌的皇家寺庙一起毁于战火了,也可能在历史上就被人拿走了……”

“也许就埋在这黄土之下。”唐风打断韩江的话说。

韩江扭头吃惊地看着唐风:“你是说咱们要把这儿挖个底朝天。”

唐风冲韩江笑笑,然后一本正经地对韩江说道:“韩江同志,请你用脑袋思考问题。假设那块玉插屏还在这里,假设当初存放玉插屏的那个人不是很傻,那这块玉插屏一定会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绝不会随便放在一般的殿宇里。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存放玉插屏的人一定会比我们考虑得细致。”

韩江被唐风训了一顿,但听唐风说得有理,他非但没生气,还频频点头:“对!应该有个特殊的地方存放玉插屏,不会轻易被战火毁坏,也不会轻易被人盗走。”

“嗯,韩江同志终于开窍了。”唐风得寸进尺地笑道。

“你这么一说,我忽然又想起了那张藏宝图。”韩江一语惊醒唐风。

唐风马上想到藏宝图上在贺兰山标示的红圈,虽然那个红圈旁边没有参照物,但直觉却告诉他,那个红圈和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似乎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唐风极力回忆起那张图上红圈所处的位置。“图上红圈的位置确实和这里很接近。”他推断道。

韩江皱紧了眉头:“难道藏宝图上所谓的‘宝’,就是玉插屏?”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糟了!你想想,民国时,就有人知道玉插屏在这儿,还绘制了藏宝图,那玉插屏也许早就不在这儿了!”

韩江听唐风这话,心里猛地一沉,但他很快转念又说道:“如果玉插屏不在了,芬妮又为何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人杀死了!”

“你的意思……”

“我也说不好,反正这事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韩江重重叹了口气。

“那咱们下一步呢?我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再住一晚!”唐风抱怨起来。

“这可由不得你了。我看这片遗址很大,咱们都要走一走,不能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今晚咱们肯定是走不了的。”

“如果要像考古发掘那样细致地把这个区域勘察一遍,我看咱们这个月就得待在这里了!”唐风一想到晚上那不明怪声,头皮就一阵发麻。

“也许不用那么长时间。”韩江安慰唐风。

两人惴惴不安地一直走到北峰山脚下的石壁前,整片遗址似乎在这儿到了尽头。韩江对着石壁看了一会儿后,转身便要离开,可唐风却怔怔地对着面前一大块石壁出神。

“发什么呆啊?快回去吧,他们该等急了。”韩江催促道。

唐风没吱声,还在对着石壁发呆。韩江拉了他一把:“你还真以为这石壁能给你再来个芝麻开门啊!”

“你有没有发现,我面前这块石壁比其他地方的要平整。”唐风终于回过神来。

韩江也盯着那块石壁看了看,点点头:“是比别的地方要平整,但这又说明什么?石壁上难道有什么机关?”

说着,韩江伸出双手,情不自禁地撑住石壁,使劲推了推,石壁没有任何反应。“这儿怎么可能有机关!”韩江嘴里喃喃说道。

唐风并没去推石壁,却往后退了几步,立住,又盯着那面石壁看了一会儿。忽然,他惊叫起来,“果然有玄机!”

“哦?!”韩江一惊。

唐风卸下背包,在包中一阵翻找。韩江不耐烦了,催促道:“你大惊小怪的,究竟发现了什么?”

唐风只顾在背包中翻找,也不答理韩江。“你倒是说啊!你到底发现了什么?”韩江一个劲地催促。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唐风从背包中找出一瓶矿泉水。

唐风拧开瓶盖,将水倒在手上,然后抹在那面石壁上,慢慢地,慢慢地,石壁上一点一点起了变化。“这石壁上有画!”韩江惊叫起来。

“你听说过贺兰山岩画吧?”唐风反问韩江。

“以前不知道,这不都是给玉插屏这事闹的。前段时间恶补历史,才看过关于贺兰山岩画的书。”

“贺兰山岩画是目前中国发现的最大的岩画群,从新石器时代一直持续到西夏。我们的先人最早就是用天然的矿物颜料在石壁上作画,创造出了最古老的艺术。”

“这些书上都说过了。在贺兰山发现岩画也没啥稀奇的,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贺兰山发现岩画并不稀奇,但我没有想到能在这么偏僻,这么高的地方发现岩画。如果我没记错,贺兰山还从没有在这么高的海拔区域发现岩画的记录。”

“就算是个新发现,和我们要找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和我没关系的发现我可不感兴趣。”韩江对岩画看上去兴趣不大。

唐风被韩江的话噎得无语:“你怎么不联系起来想?我们既然已经确定这地方就是要找的黑鹫寺,那么在这个地方出现的岩画,肯定和黑鹫寺有关,说不定还和我们要找的东西有直接关联。”

唐风这一提醒,韩江也觉出了味。面前的石壁被水涂抹了一遍,上面的岩画已经清晰地露出了真容。

一幅巨大的岩画清晰地展现在了唐风和韩江面前,两人退后几步,再仔细观看,只见整面岩壁上,都用赭红色绘满了图案。整个图案可以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下面绘的是三个场景,左边是劳作的场景,右边是作战的场景,中间则像是一副庆祝丰收的场景。下面这部分岩画人物众多,密密麻麻布满岩壁。往上看去,中间画着一个人,鹰鼻深眸,身材魁梧,头戴金冠,身披长袍,威风凛凛,直视前方。再往上看,人物又多了起来,上部中间绘的是佛祖涅槃、菩萨、罗汉、侍者,皆围绕着佛祖,一派庄严肃穆的景象。

“这图说明什么?”韩江看完了石壁上的图,迫不及待地问唐风。

“从创作技法和所绘的图案看,应该是西夏时期的岩画无疑。”唐风还在盯着石壁上的岩画。

“我没问你这个,我是说这画是什么意思?或者说画这画的人想表达什么?”

“那得一点一点地讲。你看画的下部绘的图,有劳作,有作战,还有庆祝丰收的场景,这应该都是党项人当时真实生活的写照。”

“废话,这我也看出来了。你快点说,中间画的是什么?”

“中间画的是一个人……”

“我看你现在全是废话。你就说中间这人是谁?”韩江不满地嚷道。

“是谁?我现在还说不好。”

“得!等于没说。”

唐风笑笑:“你先别急。咱们先看上面这部分,等会儿再说中间这个人。上面这是一幅……”

“是一幅佛祖释迦摩尼涅槃图。”韩江没好气地说。

唐风无奈地看着韩江,摇摇头,道:“恭喜你,现在都会抢答了。”

“你也太小看我了,这点知识我还是有的。”

“好吧,你说得对,这是一幅佛祖涅槃图。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整幅岩画上面代表的是佛教世界里的天国,而下面则代表了世俗世界,或者说代表了人间。那么,我们再想一下,中间这个人会是谁呢?”

韩江看看岩画,又茫然地看看唐风:“你问我呢?”

“当然是问你,我想凭你的聪明博学,一定会猜到。”

韩江被唐风问到了。他憋了半天劲儿,充分运用了自己的聪明与博学,最后一摇头:“不知道。”但韩江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补了一句;“该不会是元昊吧。”

“对!我想这中间画的人就是元昊。”唐风道。

“元昊?”韩江将信将疑。

“西夏时,在人间和天国之间的人,除了元昊,还能是谁?在古代,世界各国的君主都希望借助神的庇佑,维护他们的统治。那么,神对他们最好的庇佑,就是把君主们变成神的使者,代表神来统治世间万物,这就是所谓的君权神授。当然,作为无神论者,我们不相信神的存在,即使真有神的存在,神也不会把那些君主变成他们的使者。于是,世界各国的君主们纷纷开始造神运动,你不是不让我当神吗?我自己创造个神给自己套上。西夏也不例外,党项人笃信佛教,元昊很有必要把自己装扮成佛的化身,或是佛的使者,来统治西夏,统治人间。”唐风解释了半天。

韩江点点头:“说得有些道理。”

“你再来看这里。”说着,唐风走近石壁,指着岩画中间画的那个人头部,对韩江说,“这里所绘的元昊头像完全符合有关史籍上的记载,而且在这幅画上,元昊的头像后面画出了头光。”

“这说明什么?”

“头光一般出现在佛教绘画和雕塑中,一般只有佛或者菩萨才能拥有头光。这就进一步证明我之前的判断,这幅岩画是元昊给自己造神的产物。上面佛祖涅槃了,元昊便把他自己描绘成佛祖的转世,来到西夏,来到人间,统治万物,给西夏带来丰收,带来胜利。”

“好吧,就算你分析的都对,可这跟我们要找的东西有什么联系呢?这幅岩画只能说明这里就是黑鹫寺,除此之外,还是不能给我们带来新的线索。”

“不要急嘛,这已经是个很有价值的发现了,说不定我们还能在这儿有更大的发现。”唐风依旧盯着眼前这幅岩画。

“那我们快点再到别的地方转转吧,咱们已经出来挺长时间了。”

唐风嘴里答应着,可眼睛却仍然一动不动盯着面前这幅岩画。他心里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幅岩画仍然藏着什么秘密,却不肯轻易地透露给自己。

韩江觉得在这幅岩画面前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于是,便催促唐风:“快走吧!”他拉了拉唐风,唐风还是没动,“你怎么了?”

“我总觉得这画还有些不大对劲儿。”

“不都分析完了嘛!挺透彻的,别疑神疑鬼了。”

唐风将头横过来,又将头侧过去,还在盯着面前的岩画,嘴里喃喃道:“这画……”

“我看你就差倒立过去看了。要不要我帮你啊!”韩江冷笑道。

“倒立?我怎么没想到呢?”

“什么?你不会真的要倒立吧!”韩江惊道。

“为什么不试一下呢?也许倒立过去,还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韩江无奈,只好提起唐风的双脚,帮唐风摆好了倒立的姿势。

巨大的岩画出现在颠倒的世界里,唐风仔细观察着,天国、昊王、人间……

“你好了没?”韩江明显对唐风故弄玄虚感到不耐烦。

唐风没有应声。

“你不会睡着了吧!”韩江说着使劲掐了一下唐风的脚脖子。

唐风被韩江这一掐,猛地翻了过来:“你下手可够狠的啊!差点把我脚脖子拧断了。”

“我真以为你睡着了。”

“睡个屁!我似乎真的发现了玄机。”说着,唐风靠近岩画,又将头向右扭过去,盯着岩画上元昊的眼睛出神。突然,他眼前一亮,对韩江喊道:“我就瞅着这岩画哪儿不对劲,你看,我说倒立过来能有发现吧!”

韩江赶忙走过来,唐风指着岩画上元昊的双眼,道:“你看这眼睛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不对劲?”韩江盯着看了半天,“嗯,是不太对劲,这眼睛明显画得大,和整个脸部比例不协调。”

“这还不是主要的,你倒过去再看!”唐风提示道。

韩江也学着唐风的模样,将头尽量侧过去看。看着看着,韩江突然叫了起来:“这……这是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唐风倒还算镇定。

“我看到在元昊的左眼中是倒过来的那几幅画,就……就是代表人间的那几幅画,当然是缩小的,而在元昊的右眼中则是倒过来的佛祖涅槃图。”韩江将他看到的描述了一遍。

唐风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韩江却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将岩画的上、下两部分分别缩小绘入元昊的眼中?又为什么要倒过来?”

唐风摇摇头:“这种情况确实没见过。你刚才说元昊的眼睛画得过大,和面部线条比例不协调,我估计就是因为在元昊的双眼中绘入这两幅图造成的。至于你提到的两个问题,为什么要将岩画的上、下两部分分别缩小绘入元昊的眼中?这个我还能解释一下,这么做也许是为了代表人间和天国都已包含在元昊眼中。”

“如果是为了表达这个,那正着画就行了,又为什么要倒过来画呢?”

“这个……这个我就实在猜不出来了。”唐风皱着眉摇摇头。

“好吧,咱们回去慢慢想,先把这幅岩画拍下来。”

唐风拿出数码相机,拍下了三张岩画的照片,才和韩江往营地走去。

穿过了那片让唐风心悸的林子,一切都顺利,两人很快便回到了营地。

“你们跑哪儿去了?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徐仁宇一见唐风和韩江便嚷道。

“是不是有了什么发现?”叶莲娜已经猜到了一二。

“我想一定是有了发现。”老马很有信心的样子。

唐风喝了一口水,道:“对!我们有了很大的发现。现在我可以肯定这里就是黑鹫寺……”唐风将他和韩江发现黑鹫寺遗址和石壁上岩画的事说了一遍。

“谜团似乎更多了!”叶莲娜听完唐风的叙述,小声嘟囔道。

“是啊!这些发现看上去对我们要找的东西没啥帮助啊?”徐仁宇道。

“你们这儿还好吧?”韩江忽然问叶莲娜。

“还好,没什么事。”

“看来那个奇怪的声响只有在晚上才出现。”韩江推断。

“准确地说,应该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或是某个特定的条件下。”叶莲娜道。

“韩,你们计划下一步该怎么办?”老马问韩江。

韩江看看唐风,然后说:“我想先吃午饭,下午再到遗址去探探。”

“对!也许还会有新的发现。”唐风也附和道。

“既然来到了这里,也确定了这就是黑鹫寺,我们必须探出个结果来。”韩江坚定地说。

唐风和韩江吃了些干粮,稍事休息。之后,仍然按照上午的分工,叶莲娜、老马和博士留下来看守营地,唐风和韩江去遗址勘察。

不过,两人还没出发,便对行动的路线产生了分歧。唐风仍然想先到上午发现的遗址查看,然后再扩大开来,寻找别的遗迹。但韩江却有不同的想法:“我仔细查看了这片林子和我们来时的路线,我们昨晚是从北峰西边的悬崖峭壁上翻过来的,北面是我们上午发现的遗址,南面应该是下山的路。那么,我们只剩下东面还没去过,我们应该往东走,穿过这片林子,看看那里有什么。”

“按照这山势判断,东面应该和西面一样,是悬崖峭壁,可能连像我们来时那样的路都没有。”唐风望着头顶的群山推断。

“所以才要去探探,看看到底是不是悬崖峭壁,还有没有路。”

唐风拗不过韩江,这次只好听从韩江的建议,向东进发,准确地说是东北方向。两人带齐装备,又走进了林子里。与上午不同,他们在林子里走了半个多小时,仍然没有走出林子。韩江心中起疑,不禁驻足观察。

“按照我的推断,半个小时,足够走出这片林子了。”韩江环视四周。

“是啊!这片林子到底有多大?上午我们走了五分钟就走出了林子,怎么往东会走这么久?”唐风困惑不已。

韩江查看了指南针:“方向应该没错,东北方向。”

唐风抬头看了看头顶的树:“你发现没有,咱们走这一路,地形没什么变化,但是树倒是有了很大变化。”

“嗯,这儿的树越来越高大,而且越来越浓密了。”

唐风仰着头极力辨别着头顶北峰的崖壁:“但是让我更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我们走了这么远,离北峰崖壁的距离并没有缩短,似乎与营地到北峰岩壁的距离差不多。”

“是啊!我也注意到了。按理我们往东北方向走,应该离北峰崖壁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我们走到岩壁下才对!”

“所以按照我们离北峰崖壁的距离来看,我们还要走很远的路。”唐风露出了悲观的情绪。

韩江摇着头,叹道:“想不到这看似不大的一个台地,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范围。”

“说到底,还是应了那句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要是我们能站在一个高处,看清这里的一切就都清楚了。”唐风也叹道。

“真想生出一双翅膀,让我飞上天空,看一看这片神奇的地方。”

“你这几句话倒挺有诗意,呵呵,只可惜你生不出来。”

两人说完都沉默下来,四周寂静无声。林子里,只有两人喘气的声音,既没有动物,也没有鸟鸣,甚至这会儿连风声也没有了。

一切都沉寂下来,韩江冲唐风挥了挥手,两人准备继续出发。可就在这时,半空中传来一阵刺耳的鸣叫,紧接着,一阵狂风卷起树梢,林子上空仿佛飘来了一大块乌云。刹那间,唐风就觉着自己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压了下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唐风大骇,忙仰头观望。可空中的那片乌云像是瞬间消失了,天空碧蓝,并无异象,林子也恢复了之前的平静。

“刚才怎么回事?”唐风依旧心悸。

韩江也在仰头查看:“好像是一只大鸟。”

“大鸟?!”唐风马上想到了凌晨在林子里梦见的兀鹫,自己被兀鹫锋利的爪子抓起,被它带着飞过了草原,飞过了河流,飞过了高山,最后来到了一大片原始森林上空。那是一个漆黑的世界,在那里,自己见到了有生以来最恐怖的景象,特别是那个白袍女子的人头……

“难道是那只兀鹫?”唐风小声地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唐风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韩江听到了。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的梦吗?梦里我梦到了一只兀鹫,梦的后面部分所遭遇的一切恐怖经历都源于那只兀鹫。”

“兀鹫?”韩江眼前一亮,“你忘了这里的名字吗?”

“黑鹫寺。”唐风心中猛地一颤,“文献上记载元昊与没藏皇后私通是在戒台寺。米沙判断戒台寺就是他所发现的黑鹫寺,而‘黑鹫寺’这个名字,是米沙从当地人口中得知的。难道这里真的有兀鹫?”

“从当地人口中得知,可能有两种情况。一种西夏时这里就有兀鹫出没,于是那时就有人称戒台寺为黑鹫寺,一直沿用下来;还有一种情况是戒台寺早就湮没,但后来在这里出现了一座小庙,这点米沙的笔记可以佐证。当地人不知以前这叫戒台寺,见这山上有兀鹫出没,便唤此寺为‘黑鹫寺’。”

“不管怎样,我现在开始相信这里有兀鹫。我真怕梦中的那些都会应验。”

“不要自己吓自己,那只不过是个梦。即便刚才那是兀鹫,也没什么好怕的,本来这深山出现兀鹫,也算正常。”

韩江宽慰了唐风半天,见唐风平静了许多,两人才往东北方向继续前进。没走一会儿,韩江发现身旁的树木发生了变化,一直伴随他们的那种谁也叫不上名字的树木不见了,这会儿四周都是高大的雪松。

唐风也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不仅如此,他还注意到了他们脚下的地势正在逐步抬高:“我们好像在往山上走。”

“我也注意到了。”

“难道东面的道路能一直登上北峰?”唐风又仰起头,向头顶望去。高大的雪松遮天蔽日,根本看不到北峰的崖壁。他不知道此时他们离北峰的崖壁究竟还有多远。

唐风的话,让韩江停下了脚步。登上北峰的道路?从营地往北望去,北峰似乎高耸入云,无路可攀!难道真的会有一条道路绕着北峰,蜿蜒而上?

“要是那样,我们一旦走远,天黑前就赶不回营地了!”韩江判断道。

“是啊,我们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如果这条路真的一直往北峰上延伸,我们现在得做个决断了。是继续前进,还是先返回营地。”

“走了这么远,你甘心就此返回吗?”

“当然不甘心。”

“我也不甘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既然你我都不甘心,就应该继续往前探一探。”韩江打断唐风,斩钉截铁地说。

唐风还想说什么,可就在这时,他们头顶的天空再次被“乌云”遮盖,一阵阴风拂过两人头顶。他们本能地向空中的“乌云”望去,不,是树梢!因为他们看见那个东西正从雪松的树梢上掠过,给树林里投下了大片的阴影,也给两人心中投下了浓浓的阴影。

“果然是兀鹫!”唐风喊了出来。

“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巨大的兀鹫,简直像是一条翼龙从头顶飞过。”韩江的话把两人一下子带回了白垩纪时代。

两人正在发呆的时候,半空中,又是一只巨型兀鹫飞过。两人的嘴半张着,痴痴地望着树梢上,唐风不禁喃喃地说道:“我们真的回到了白垩纪……”

梦中的场景一幕幕闪现在唐风的脑海中,他不敢再想下去。他向后退去,却被韩江一把抓住:“咱们不如跟着这两只兀鹫,看能走到什么地方?”

“你疯了。”

“不疯就不是我了。”

说着,韩江抓起唐风就往兀鹫飞去的方向狂奔,他快速判断着方位,让他惊异的是兀鹫飞去的方向就是他们要去的东北方。他不知道这是喜是忧,也不知道兀鹫会把他俩带向何方。

韩江的步伐慢慢减缓下来,因为他已经看不见那两只兀鹫。唐风挣脱韩江,喘着粗气,冲韩江叫道:“你这样狂奔,方向还对吗?”

“没错,走了这么久,也该见分晓了。”

韩江话音刚落,两人眼前豁然开朗,高大的雪松到了尽头。两人吃惊地看着前方,一堵石壁像高墙一样拦住了他俩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