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1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10:5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因为他的能力是经过整整半个多世纪的不断磨炼和沉淀才获得突破的,所以他对能量的理解和运用也都非常扎实,比起其他同级别的能力者来,他从突破凶级瓶颈,到升到凶级巅峰,所需的时间要短得多。

巴德几乎是在一个月内就掌握了自己的新力量等级,并让自己在细胞层面上停止了衰老,其外表还开始了逆增长。

那一年,他以能力者的身份重新在联邦就职,并在接受了EAS的测试后直接被列为了护卫官候补。

巴德,并不是什么天才,要说他有什么过人之处,那就是心性和心态。

他几乎就是普通人努力的极限——不管自己处于哪个位置,都将所有客观存在的不公平视为理所当然,然后将自身的时间和精力成本作为一种优于别人资源,合理、同时又毫不吝惜地投入,从而使自己更好、更强。

现在的他,是狂级能力者,且是幸存的七名护卫官中资格最老、地位最高、也是实力最为深不可测的一个。

而根据他的那两条处事原则,把“投降派”的塔佩处理掉,同样是理所当然的。

…………

“你这是干什么?”志村看着浮到半空的塔佩,一时间也是惊疑交加,赶紧出声质问巴德。

尽管志村是鹰派、塔佩是鸽派,但在眼前这种情势下,护卫官之间自相残杀似乎还是有点过了。

“你刚刚不是也听到了吗?他不但明确了自己想投靠对方的意向,还有策反其他人的倾向。”巴德却是用十分冷静的语气回应着,同时,手上的施为也没有停止,就仿佛杀死塔佩这件事,像是踩碎脚边的石子那样容易。

“他只是在问你的意见……”庞浩业也有点看不下去了,虽然他和这几位的交情也不深,但巴德这种轻易就对同袍出手的做法在他看来实在是不太讲究。

“难道我非得先回答他的问题,然后等他率先对我产生了防备乃至杀意……再动手吗?”巴德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冒着被他先下手为强的风险,去做那种事?就为了事后能心安理得地告诉自己……是他先动手的?”他顿了顿,“如果我每杀一个人都需要满足这样的条件,那姑且不说我还能不能胜任护卫官一职,恐怕我这条命也早就交代了吧。”

他这话,没别的,就是make_sence……

庞浩业无法反驳,毕竟自己也杀过不少人,其中很多人他连脸都没看清;若要深究的话,他自然也不可能对每个人都以相同的标准去对待。

“唔——咳——”就在他们谈话之际,空中的塔佩已经浑身僵直地飘到了几十米的高空,并在最后的几声呻吟中停止了呼吸。

“我有点好奇,他会去哪儿啊?”这时,至此还没说过一句话的刘奇八,忽然面带几分笑意地开口了,“难不成就这么一直升到外层空间去吗?”

很显然,刘奇八对于塔佩的死,也并不十分在意。

“他要是没断气,还能运用能量的话,那确实有可能抗住大气层的高温、成功飘到太空里去。”两秒后,巴德也是用很随意的语气回应了他,“可惜,塔佩并不是那种能在体内钾含量暴增时仍然活下去的体质,所以……他应该会在穿过大气外层时被烧成灰烬吧。”

“呵……这就是‘死海’啊,虽然以前有听说过,但亲眼见证,还是头一回呢。”刘奇八笑道,“就是不知,这能力对这位子临少爷……有没有用呢?”

“试试便知。”巴德说着,心念一动,便对子临也用出了“死海”。

狂级的“死海”,其实还是那两个效果:一,凭空提升目标体内的含盐量;二,逆转地心引力对目标的影响。

区别在于:纸级时他只能制造一丁点盐分,但现在他可以在目标体内制造出包括但不限于钠、钾、钙的各种化学物质,比例可以随心所欲,总量虽然没有到很夸张的地步,但致死绰绰有余了。

而地心引力这块,基本就是可以让人像气球一样垂直上升,且离地越远,上升速度就越快,即使进入外层空间后也不会停止,目标会持续向着地球的反方向直线移动。当然了……也不会无限加速下去,接近音速时差不多就到上限了。

至于“死海”在同一时间内可以作用的目标数,纸级时是一个,现在嘛……如果巴德愿意,让一座千万级人口的大都市内的所有居民“上天”也行。

不过,类似这种操作,他一般也是不会做的,除非他能明确某个区域内至少有95%以上的目标都是敌人,才会发动这种视野外的大范围“死海化”攻击。

毫无疑问,这狂级的“死海”,很强……就拿在场的其他六名护卫官来说,随便哪一个,包括希文在内,要么就别中,中了这招的都得死。

眼下,巴德对子临出手,也是不留任何余地的。

巴德的立场始终很明确,他不是什么鹰派或鸽派,他只是认定了子临这样的人如果夺得了天下,并不会比联邦更好,所以,他要反抗……

“看来你才是最麻烦的一个呢……”然,数秒过去,子临还是停在原地,安然无恙,且神态自若,“比起志村那种人,你才是完全没法儿交流的类型……”

他这话,字里行间,杀意已昭。

“连‘死海’都对你无效吗?”当巴德意识到自己的能力没有作用,并听到子临的这句话时,他已经接受了自己马上就会死的事实,故而……既如此,便如此,他的语气依然很平静,“就算纳坎沃也做不到这样,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从分子层面上改变体内蛋白质的结构单元,让这些蛋白质自动把我体内的水分子和你生成的盐分剥离并隔绝掉,然后再将这些盐分……”子临说到这儿,忽然停下,像是要吐痰般干咳了两声,然后“呸”的一口,从嘴里吐出了一块核桃大小的结晶状物体,随后接着说道,“……排出来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