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1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10:4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志村就不同了,他是从侧后方去攻击子临的后脑勺,力求一击致命。

不过他俩攻击后的结果和希文也是一样的,并没有突破子临体表的防御……

然而,这一轮合击,并非徒劳——至少对希文来说不是。

在那一秒之间,连思维也比一般人要快上许多的希文意识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件事,让他想到了一个有可能杀死子临的方法。

————

第六章招安(四)

希文注意到的事情是……从体术层面上而言,子临的速度慢得有些出人意料。

有多慢呢?慢到在希文看来基本是静止的状态。

当然了,对一名神速者来说,这也是习以为常的光景,因为当他自身加速到一定的速度时,看周遭的绝大多数人和物都会出现这种效应。

不过,在面对凶级以上的能力者时,这种优势就会变得不那么明显,毕竟对方也很快,所以那些人在希文眼中就不是静止,而是缓慢移动了。

然,子临不是这样的——他慢得像个普通人。

可他显然不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不可能和米歇尔这种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护卫官在近身战中打得有来有回……

稍加思索后,希文很快就理解了以下这几点:

一,子临的能力者级别可能意外得低。

二,子临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高速并不依靠他的体术,而是靠能力实现的。

三,子临的能力可以自动完成防御,即使其本人的意识和反应没跟上也无所谓。

综上所述,他的弱点也是昭然若揭……由于在希文这个神速者面前,子临有大量的时间都处于一种“依靠被动的防御机制”在应战的状态,因此,希文可以在其做出主观应对之前,就完成各种各样的尝试。

比如说,既然“冲击”类的攻击会被体表的防御屏障消除掉,那么就换个思路,用“摔投”或者“拖动”如何呢?

想到了这点的希文,即刻停止了攻击,退出几丈,高声道:“庞长官,我有个主意!”

他喊这句的时候,庞浩业和志村的攻击才刚完成,两人都是慢了半拍才发现希文已经后撤了。

而下一秒,还没等他俩以及其他人对这话做出任何反应,希文和庞浩业的身影就突然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怎么回事?”这下志村可懵了,本来是三对一的,现在愣是变成了他和子临单挑的局面。

…………

另一方面,一公里外某处。

“你小子还真是会先斩后奏啊……”站定时,庞浩业也已意识到了,刚才希文一喊完话就朝着他冲了过来,推着他的脖子就把他一路带到了这里。

其整个过程,也不到两秒。

“抱歉,时间紧迫……”而希文也不拐弯抹角,稍微打了声招呼后,就开始说自己的计划……

…………

一分钟后。

希文和庞浩业双双回来了,现场的情况倒也没什么差别,因为这一分钟里志村也没敢再上前,而子临也没主动出手。

“商量好了?”子临见二人再度现身,便冲着希文道了一句。

希文根本不和他啰嗦,下一秒,异变又生。

和一分钟前的情形一样,希文又一次从众人视线中消失了,不同的是,这次他带走的不是庞浩业,而是子临。

大约十秒后,希文的身影再次出现,且一现身就大喝:“就是现在!”

他那个“是”字还没说完呢,精神高度集中、且早已准备就绪的庞浩业便按照“计划”出手了。

眨眼之间,众人就被带回了现实世界。

看着周遭的景物由黑白的沙漠变为了熟悉的街道,有好几位都不清楚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几秒后,还是巴德第一个反应过来:“原来如此,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其他人也不傻,又过了几秒,他们也都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希文刚才做的事,说白了其实也很简单——

首先,他问了庞浩业,这个黑白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庞浩业告诉希文,这个空间根本没有边际,很可能比整个地球还要大,自己已进入过这个空间无数次,但每次都是随机来到一个不同的坐标点,所以他此前才会一直以为这个空间只是自己制造出的一个“领域”;另外,庞浩业还表示自己也曾尝试过寻找这个空间的边界,但就算用其狂级的速度跑上几天几夜也找不到。

得到这一情报后,希文就更有底气了,他跟庞浩业说:“既然子临自己告诉我们你这‘灵墟’并不是制造领域的能力,而是将人传送到某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特异空间’的能力,那也就是说,当你离开后,这个空间也是存在的,并不会因为你解除能力而消失。所以,我们可以这样……一会儿由我去把子临拖走,我会全力加速,把他丢到一个远离我们的地方,然后我就立刻折回来,当我一现身,你就把我们七个传送回原来的世界,将子临一个人丢在这个空间里。”

庞浩业听罢,稍微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因为庞浩业不但没看到过这个空间的边际,也没在这空间里看到过食物和水,如果真能把子临关在里面,那时间一久,对方肯定是要渴死的;再退一步讲,就算子临是一个可以不靠水和食物就长期存活下去的怪物,他依然有很大几率会永远迷失在那个空间里……

“切……”片刻后,还是志村用马后炮的语气说道,“早知如此,从一开始就让庞浩业一个人把子临拖进‘灵墟’,然后再一个人出来,这不就结了吗?”他顿了顿,好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不是还有一个高手在吗?对他也可以这么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