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1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10:47
字体大小 + - 关灯

此时看来,子临说到做到,他真的只是“玩玩儿而已”,其攻击至少留了五成余力;他只是利用这种战斗方式保持高速移动并在米歇尔身边活动,让其他人不敢贸然靠近。

“其二,就是用你那经过严格训练和诸多实战演练的——时爆拳法。”子临的话仍在继续,“即以自己的拳头为判定点,在超高速的近身搏斗中,向自己拳锋所指之处快速地发动直径为五厘米左右的微型时间爆破;这种攻击就不会伤及你自己了,且可以迅速、有效地让对手丧失战斗力,就算是自愈能力者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被时爆拳轰出的损伤。可以说……这种格斗术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你这能力被近身后不便发动的弱点。”

“够了!”两秒后,米歇尔突然轻喝一声,虚晃一招,随即退出了战圈。

子临也没有追上去,只是耸了耸肩,呼了口气。

“你们继续吧,我已经输了。”而米歇尔接下来的这句话,就是冲着其他护卫官讲的了。

“什么意思?”志村看向她,疑道,“你连皮都没擦破呢,就弃战了?”

“金长官的判断没错。”这时,七人中最年轻的希文抢在米歇尔回应前接过了话头,“无论是刚才的大范围爆破,还是时爆拳,都没有对子临造成任何损伤……”他有底气这么说,自是因为他看清了方才子临和米歇尔之间的每一手交锋,甚至看清了每一发“微型时爆”的效果。

经希文这么一提醒,志村也有些后知后觉地明白了。

因为米歇尔的能力属于无差别范围攻击,在这种多对一的战斗中,对于人数较多的我方反而威胁更大,眼下既然已明确知道了子临不受这能力的影响,那米歇尔确实是没有参战的必要了。

“也罢……”数秒后,志村撇了撇嘴,接道,“那你就歇着吧,你去旁观也好,我们反倒能放开手脚一起上了。”

换成别人,志村可能会把话说得更难听些,但面对米歇尔·金,他还是有所顾忌的,因为志村自己也属于那种防不住时间爆破的类型,而对于这种类型的人来说,“被时间爆破偷袭”是一种必死的局面,因此,他还是得稍微注意一点自己对米歇尔讲话的态度。

“庞浩业!希文!我们三个一块儿出手!”微顿半秒后,志村高声指挥道,“他防住时爆靠的肯定是能力,但他的体术看起来很一般,我们直接把他撕了就是了!”

他叫上的这两人,庞浩业今年三十七,威廉·希文三十五,都算是护卫官里比较年轻的后辈,至少比志村要年轻了十几岁,再加上这两位都是比较守规矩、讲礼貌的类型,所以志村这位前辈姑且还指挥得动他们。

而战力方面,庞浩业在“灵墟”加成下体术和能量级别都由凶提到了狂,希文的“无限加速”本来就是狂级,志村自己也是狂级……这三狂齐出,说要撕了谁,确不是什么难事。就算是护卫官中实力排前列的巴德,被这三人齐攻,恐怕也只有被秒杀的份。

说时迟,那时快,志村喝声未止,包括他在内的三道人影已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子临围了过去。

三对一,差不多是围攻的极限了,人再多,攻击的效率反而会下降;战斗经验丰富的护卫官们无疑都知道这点(虽然需要三个狂级能力者同时出手围攻的状况过去从来没出现过,但这三人也都是从纸级升上来的,以前他们能力级别低的时候自然也参与过一些多对一的战斗),庞浩业、希文、志村,虽是从来没有在一起配合过,但身为顶尖高手,他们也并不需要什么事先演练,稍微磨合几下便可配合得当。

那电光石火之间,第一个杀到子临眼前的,是希文。

从他能力的名称就能猜到,他是一名“神速者”;他的能力,其实算是燕无伤那“赫尔墨斯”的一部分,即速度的那个部分。

当然,虽然能力名称是“无限加速”,但希文不可能真的“无限”加速下去,即使是狂级能力者的身体素质和能量储备,也远远无法承担让人体加速到光速所需的能量,如果他强行让自己一直加速下去,那么在达到光速前后的阶段,他可能会面临两种下场:第一种是死,尸体都找不到的那种;第二种是在肉体崩坏的临界点成功闯入上一维度,对于本维度的人来说,他还是消失了(和死也差不多),不过他本人的意识可能还存在,至于他接下来会去哪里,那就有无数种可能了……

但无论如何,希文依然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毕竟他在本维度中可以达到的极限速度也已经足够快了。

他也是这七人当中唯一一个子临没有把握杀死的人;因为只要希文下定决心逃跑,子临是真的抓不到他。

七个月前,子临本打算在“东方快车”上埋伏的人,正是希文,可惜,那次联邦派了EF的纽曼过来,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略微调整了埋伏的计划。

嗡——

这是希文的拳头轰在子临胸膛处所发出的声音。

这声音响起的时候,攻击其实早已完成了。

希文的思考也早已完成了。

攻击命中的刹那,希文就觉得拳面上传来的感觉也很诡异,就像是击中了某种具有极强张力并且可以吸收动能的屏障。

接着,他在一秒内对着这同一个点打了三十拳,但完全没有可以突破的迹象,每一拳上传来的反馈都是一致的。

当他打到第十八拳的时候,志村和庞浩业几乎同时到了。

庞浩业算是个比较讲究的人,虽然他遵从了志村的指示,但内心深处他多少还是觉得身为护卫官还三个打一个有点不讲究,所以从后方杀到的他选择攻击了子临的右肩,没有去打致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