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1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10:3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志村闻言,当即转头,冲着巴德横眉冷视道:“莱文斯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跟反抗组织的首领谈判?”

“你没感觉到吗?”巴德根本不屑于去回应这种无视实际状况先问怎么站队的问题,他平静地接道,“此刻,除了他以外,还有另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高手正待在那栋建筑里,而茶宴的人,毫无疑问……全都在那个人的手上。”

“也就是说,对方有人质是吧?”听到这儿,庞浩业也接了一句。

“没错。”巴德道,“刚才我让你们别贸然冲进去,也是考虑到了这点。”

巴德的确是一个考虑周全之人,方才,他是第一个赶到此处的护卫官,但是当他感知到了子临和克劳泽的存在后,他立即判断不能立刻往里冲。

因为他明白,以那两个人的实力,如果单纯是来杀人的,那当他赶到时茶宴的人应该早就已经死光了。由此可见,他们一定有别的目的,至少暂时来讲,还不会动手;假如他没头没脑地冲进去和对方交手,反而有可能引发不必要的伤亡。

另外,说句实话,巴德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在保住茶宴成员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打赢那两人……

综上所述,巴德选择了留在建筑外面等待,并且拦下了后续赶来的其他六人,告诉他们:“不出意外的话,过会儿里面的人会自己出来的。”

结果,子临也确实来了——因为子临和克劳泽,也一样能感知到外面的这些高位能力者们。

“所以呢?”几秒后,志村还是不依不饶道,“为了那些整天喝茶扯淡的家伙,一会儿他要是提出让我们放弃抵抗,我们也得乖乖照办?”

“你别着急啊。”这时,子临插嘴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急着帮我提要求干嘛?”他就这么顺势接过了话头,又道,“其实我这次想跟你们谈的事情,对诸位来说算是好事……”他微顿半秒,视线快速扫过了这七人的脸,“我是来劝说各位,弃暗投明,加入我的麾下……”

他说到这儿的时候,七个人脸上的神色明显都有所变化,而且那七人分别都朝左右看了看,很显然,他们彼此间也在观察同僚对这个提议的反应。

子临见状,嘴角泛起一抹邪笑,也不知他又在暗忖些什么。

一息过后,子临又接着说道:“当然了,我给的待遇,应该不如各位在联邦这里享受到的那么夸张,但比起跟着联邦这艘船一起沉掉,我想……这已经是一条很不错的出路了。”

“笑话!”果然,还是志村第一个跳出来唱了反调,“只要有我们护卫官在,联邦这艘船就永远不会沉!至少……水晶郡这一郡之地,绝不会丢!”

“你的这份自信才是真正的笑话。”子临耸肩,接道,“纳坎沃都会死,你们七个就不会死吗?”他话锋一转,“前一阵儿在巴黎‘失踪’的两名护卫官又如何?难道你们以为他们还活着吗?”

是的,就在不久前,曾经为内阁十辅中的拉尔森夫妇担任护卫的两名护卫官,在巴黎出外勤的时候突然“失踪”了。

和当初在开罗被杀的江赢(亦是护卫官)的情况不同,如今的联邦,已没有余力再派出纽曼那样的精英人员和大量的人力去调查这种事儿了,所以,不管他俩是叛逃还是死亡,联邦这边也只能不了了之。

但其实呢……这两档子事儿,还真有个共同点。

那就是,这几名护卫官,同样都是被史三问干掉的……

铁幕之炎后,史三问就按照原本的行程计划,与猎霸和张三一起去了巴黎,并隐于市井之中。然后某天,就像金子总会发光,屎总会发臭一样,他们被那两个刚好来巴黎出外勤的护卫官发现了,之后的事情……也就不用做太多解释了。

“你的意思是,反抗军那边的能力者们,完全有能力对抗我们护卫官,或者说……你们有能力在不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提下把我们全部杀光是吗?”米歇尔这时也加入了谈话。

她在这七人中,算是个典型的中立派,她并不在乎最后是联邦赢还是反抗军胜,她更关心自己的安全和利益。

“呵……”子临笑了,“金女士,你也太低估我们了。”他说完这句后,停顿了一秒,用那和善的微笑,说出了一句听起来很像虚张声势,但又是事实的话,“此时此刻,我本人,就可以杀死你们中的六个。”

————

第四章招安(二)

“哼……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志村又是冷笑,“该说你是过分自信呢,还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呢?”

“不把你们放在眼里就不会跟你们说那么多了。”子临应道,“至于自信这事儿……是不是过分,那得看结果不是吗?”

“有道理。”此时,庞浩业突然开口道,“那你就先让我们稍微看看你的话是否属实吧。”

其话音未落,周遭的景物已然骤变,他们八人眨眼之间便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这里看上去像是一片沙漠中的废墟,且所有的事物都在景物转换的这一刻变成了黑白两色。

月是白的,夜是黑的;沙是白的,石是黑的;光是白的,影是黑的……

而在这怪诞的黑白世界中,庞浩业的能量强度也显著上升,原本是凶级能力者的他,在这里透出了狂级上位者的气势。

“这就是‘灵墟’吗……”尽管子临并不像其他几人一样曾经见过这个能力,但他面对这番变故,却也是淡定如故,“的确是个挺麻烦的能力呢。”

“你知道的也不少嘛。”庞浩业听到对方连自己能力的名称都报出来了,也就不再掩饰什么了,“既然如此,那我也直说了……除非我主动解除能力或者死亡,否则我制造出的这个‘领域’是不会消失的,也没有人或物质可以在灵墟与现实世界之间自由往来;所以,你在这儿想怎么闹都可以,即使你像对付纳坎沃时一样发动那种足以引发海啸的攻击,也不会对外界产生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