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1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10:37
字体大小 + - 关灯

“说是‘很快’,其实就是现在吧?”子临还是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笑道,“我很清楚,当我们俩出现在门口的刹那,你就立刻通过藏在桌子下面的警报按钮呼叫了增援。不出意外的话,此时此刻,你口中的那些‘护卫官’中行动最快的那个,应该已经到了这栋建筑的门口了……而你之所以在受到方才那番精神肉体的双重羞辱后还能沉住气跟我们扯到现在,无非是因为你还没有放弃保命。”

说到这里,子临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大踏步地朝门口走去。

“不过也没什么关系,我这次……就是为了见他们才来的。”子临边走边道,“眼下正好,我可以趁着煮咖啡的空隙,去会会他们。”

说罢,他便打开电子门出去了。

与此同时,坐在主座上的克劳泽也毫不客气地拿起了身后墙上的一个内部电话,冲着话筒道:“你好,请煮一壶新鲜的咖啡送到会议室来……是的,你没听错,咖啡。”

————

第三章招安(一)

所谓的“护卫官”,从来都不是一个官职。

无论你到哪一个联邦的官方机构去查,无论你是找人问还是入侵数据库,都不会得到任何关于“护卫官”的正式档案。

在联邦的人员建制中,也从来都没有这样一个职位存在;对于民众来说,这三个字只是存在于坊间传闻的东西。

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呢?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群打手罢了;但他们又不是普通的打手,而是强大到有资格超越自己出身的阶级,在联邦享有顶级特权的打手。

纳坎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然了,因为他是最强的,他那个待遇比其他护卫官都还要高一个级别,并不是每个护卫官都可以像他一样坐拥一个岛的。

而今天赶来的护卫官们,即目前留守在水晶郡的七名护卫官,在行政待遇上基本接近联邦郡首,且平日里基本什么事都不用做,只有在联邦需要动用“极端武力”的情况下,他们才会出勤。

比如眼下,联邦实际权力最高的穆罕穆德发出了求救警报,那护卫官们就得倾巢出动了。

尽管克里斯托城很大,护卫官们也分散在城中各地,但对这群最低级别也在凶级以上的能力者们来说,要赶到茶宴的集会处,也不需要太久。

因此,当子临走到建筑外面的空地上时,那七人,已然是站在那儿等着他了。

他们分别是——

巴德·莱文斯,91岁(脸看起来也有60岁左右了,不过身形还是十分挺拔健硕,像是壮年男性的身材),白人男性,狂级能力者,能力:死海。

庞浩业,37岁,亚裔男性,凶级能力者,能力:灵墟。

塔佩,年龄不详,看外表大概是30到40之间,黑人男性,凶级能力者,能力:倍化。

志村大介,50岁,亚裔男性,狂级能力者,能力:魂降。

米歇尔·金,40岁,白人女性,凶级能力者,能力:时间爆破。

“儒雅随和的刘奇八”,42岁,亚裔男性,凶级能力者,能力:怒之力。

威廉·希文,35岁,欧亚混血,男性,狂级能力者,能力:无限加速。

这七人,可以说是目前联邦手中最后的底牌,也是水晶郡至今没有受到反抗军攻击的原因。

站在能力者博弈的角度来看,即使同样去找凶级以上的能力者去对付他们,想在一对一的较量中干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都极为困难;再退一步讲,就算是多对一的形式,其他能力者也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

因为护卫官们不仅是能力级别高,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能力本身都很优越,且他们每一个都有着丰富的、对抗异能高手的战斗经验。

只要这七个人还在,反抗军就不可能通过常规的战争手段攻下水晶郡,除非他们学习穆罕穆德的做法,动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做好将整个水晶郡夷为平地、杀光所有平民的准备……当然,那只能算是下策中的下策。

…………

“这就是第六帝国的统领吗?”看到子临出来,志村大介率先开口搭话了,“本人比资料上看起来还要年轻嘛,而且还顶着张轻浮的脸,真是让人不爽呢。”

志村是一个铁杆的“鹰派”,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他平均每个礼拜都要祸害三五个良家妇女、屠掉几个无辜家庭、甚至连小孩都杀,联邦各部门为他做的那些变态事迹擦屁股也是费了大劲了,但因为他是护卫官,而且和其他鹰派的联邦高层关系比较好,所以一直也没人能动他。

像志村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希望联邦倒台的,而他对于子临的态度,也是可想而知。

“嚯?一见面就表达对我的嫉妒之情啊,那我就当是恭维听了哦。”子临却是不以为然,他本来就挺喜欢和人对喷,志村这种舌战水平,在他眼里就是个蛞蝓。

“切……”志村不快地啐了声,接道,“油嘴滑舌……”但他随即就冷笑,“哼,不过,作为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你的确有权利多说几句。只是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像你这种身份的人,会特意到克里斯托城来自投罗网呢?你怕不是傻了吧?”

“自投罗网只是你的理解。”子临双手插袋,从容应道,“在我的认知中,我并不认为自己会被你们杀死或是活捉,我这次来,也不是来找你们打斗,而是想和你们谈谈。”

“废话!这由得了你吗?你这种头号通缉……”志村还想说下去。

但这时,七名护卫官中辈分最高的巴德打断了他,沉声道:“志村,先等等,听听他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