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40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10:35
字体大小 + - 关灯

————

第二章赴宴(下)

克劳泽的要求过分吗?

那得看情况了。

如果他的确是个冒牌货,那这个要求无论从内容还是措辞来看都是非常过分的。

但如果他不是冒牌货,而是如假包换的克劳泽·维特斯托克,即“茶仙”本人,那这个要求就一点都不过分。

非但不过分,还合情合理。

因为这个“茶宴”组织就是他一手创立的,这个组织所有的规则包括传承的理念,也都是他一个人制定的。

换言之,茶宴,本就是克劳泽私人的所有物,他才是这里唯一的主人,拥有着不容置疑的话语权。

如今主人回来了,要坐属于主人的位置,那也是理所当然。

…………

“哼……”短暂迟疑过后,穆罕穆德假装淡定地冷笑了一声,抬头望着克劳泽道,“你以为吓倒了毛峰,就能证明什么了吗?假货就是假货,就算你用武力威胁我……甚至杀了我,我也不会离开这个座位的……”话至此处,他突然正色,提高了声音道,“因为,我,穆罕穆德·萨勒,才是这里毋庸置疑的、正统的领导者!”

啪——

他话音未落,克劳泽就一个巴掌呼了过去,直接把他整个人给抽得飞出了座位,撞到了墙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座的茶宴成员们全都震惊了。

要知道,穆罕穆德虽然不是什么战斗人员,但他至少也是一名强级能力者,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谁能想到,克劳泽只是一抬手,就像拍个皮球一样把穆罕穆德拍飞了……

“所以说……前人开创的理念,终会被后人所曲解。”两秒后,克劳泽一边淡然入座,一边念叨道,“愚者篡改的真实,却未必会被智者所纠正。”

“呵……”闻言,站在门口看戏的子临不禁笑出声来。

其他人并不知道他在笑些什么,就连克劳泽,此刻也不明白……

一息过后,子临悠然地走到了墙边,十分亲切把半边脸已经肿起来的穆罕穆德扶了起来。

但还没等穆罕穆德对他说声谢谢,子临就用一种嘲讽的语气先说道:“巴赫给的耳光脆生么?”

这话,旁人听不懂,但穆罕穆德很清楚的记得,因为这是他俩上次通话时,子临曾用过的台词。

“放开我!”强烈的感觉到自己被羞辱了的穆罕穆德愤然甩开了子临的手,接着,他用单手捂住自己受伤的半边脸,怒视着子临道,“你……你们这些暴徒!人渣!到底想干什么?”

“呵……”子临轻笑一声,“干什么……”他说话间,顺势就坐到了克劳泽身边的一个空位上,还翘起了二郎腿,“就算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干,联邦也已经回天乏术了不是吗?”

他说的没错,这一点,在座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所以,今天,我们决定让维特斯托克先生来接手茶宴,或者说……来接手这个即将瓦解的政权。”子临接着说道,“以此来保证,到最后的最后,那些脑满肠肥、死有余辜的联邦权贵们,都能得到一个相对公平、也比较体面的死法。”

“反复地说同一个谎有意义吗?”穆罕穆德大声道,“谁都知道,真正的克劳泽·维特斯托克早就已经死了,我的祖父就是他的抬棺人之一!”

“那你的祖父跟你讲这个葬礼故事的时候,有没有提过……”下一秒,克劳泽开口问道,“虽然按年龄来说我死时已经年近百岁,但外表看起来还是很年轻呢?”

“有些变种人老得很慢,甚至到死外表都不会变化,这很奇怪吗?”穆罕穆德反问道。

“这么说来,你是可以相信并接受‘青春永驻’这档子事儿的。”克劳泽顿了顿,“那为什么,你对‘起死回生’这事儿却又无脑地拒信和抵触呢?”

“因为那本来就是两码事!”穆罕穆德又道。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你见过前者的实例,却没有见过后者的?”克劳泽道,“可是如果后者站在你面前你也不信,别人又该如何说服你呢?”

“长生不老的实例是可以证实的,但你说自己‘起死回生’,有证据吗?”穆罕穆德仍然不服。

“那倒是没有。”克劳泽道,“毕竟你我不熟,要不然我倒是可以让你问一些只有我本人才知道的问题来验证;当然了,据我推测……即使我真的回答出了类似的问题,你依然会找出种种理由来质疑这种现象的。”他稍微停了停,又道,“另外,我也可以看出,不止是你,目前为止,这一桌子人里相信了我就是‘茶仙’本人的,也没有几个……但这都无妨,因为我不需要你们相信我,我只需要你们服从我就可以了。”

“哦?”穆罕穆德听到这儿,怒极反笑,“呵……凭什么?”

“你不是最喜欢谈论‘资格’了吗?”克劳泽还没回答,子临又接过了话头,说道,“那答案不是显而易见了吗?”

“你是说这个冒牌货比我更有资格领导茶宴?”穆罕穆德操着他那沙哑的嗓子阴阳怪气地问道。

“是啊。”子临的口气则是理所当然,“和你这种一脸穷酸相、粗俗、无知、自大、下贱、不伦不类、且脸都已经被打肿的蠢逼比起来,我觉得更有资格的人多得是呢。”

他这话里,除了表面上的侮辱,还暗含着双关和与旧事呼应的讽刺,可以说是秀得穆罕穆德头皮发麻。

“你们可别搞错了……这里可是水晶郡,是克里斯托城。”穆罕穆德已放弃了和他们争辩,其表情也越发狰狞起来,“即便考虑到最坏的状况,比如这个房间里的人都被你们给杀了……你们也一样逃不掉的;很快,所有在城里留守的‘护卫官’都会过来围剿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