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9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56
字体大小 + - 关灯

紧接着,一个崭新的“人体”也以类似的形式从比尔的体内滋长起来,让比尔原本的身体分崩离析。

短短几分钟后,营地里,就只剩下了一个人——燕无伤。

————

第九章恐怖星球

DAY5,豺蜂50,冷兵器15,热兵器15,辅助工具与消耗品20,开始空投】

中午的广播声如期而至,空投声也随之响起。

同一时刻,一棵大树的树洞中,冉向天睁开了他布满血丝的双眼。

这三天来,他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巨大的压力之中,一刻都未曾睡着过。

他的压力不仅是来自于其他的生存者,更是来自于这片丛林……

继“DAY2”的北极熊后,第三天空投的生物正如燕无伤此前随口吐槽的那样,是迅猛龙;冉向天是个野外生存专家不假,但他可不是古生物学专家,遇到这种早就已经灭绝了的动物,他也是抓瞎的……好在他姑且也是个并级能力者,再加上手头有武器,对付落单的迅猛龙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到第四天,出现了连远古时期都不曾存在过的动物——“虎狼”。

一种同时兼具猫科和犬科各种特性的古怪动物,外表看起来像是某些科幻或漫画里才会出现的“合成生物”,且具备着比迅猛龙更加强的攻击性、智力、以及团队作战能力。

如果说迅猛龙这玩意儿冉向天还可以依靠自己在教科书或电影里学到的一些知识去分析,那“虎狼”他就真的只能全凭想象去揣测怎么对付了……

转眼,到了第四天的下午,冉向天终于下定决心,重返营地。

几天前,他从营地逃跑的时候,其想法是让营地里剩下的那几位自相残杀、自生自灭,因为他判断自己单挑要打赢那几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有难度,所以没有资本向别人提出结盟。

但眼下,情势已经变了,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人类肯定是团结起来更易生存。

于是,冉向天鼓起勇气,悄悄摸到了营地的附近,想看看还有没有人在那里,结果却发现,营地里早已空了。

和冉向天逃走时相比,地上又多出了一具尸体,虽然已经被分成了两截,但不难看出是丹尼尔的;而梅尔和燕无伤两人,则是不知所踪。

仅凭留在地面上的战斗痕迹,冉向天无法判断出两天前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通过营地里的灰烬以及物资被拿走了不少这点推断出这里应该已经没有人住了。

思考了片刻,冉向天还是觉得不能放弃,他又去营地附近找了一圈,想找出一些燕无伤和梅尔去向的蛛丝马迹,结果……还真找到了。

那天,燕无伤从比尔的身体里“长出来”之后,就从昆特和丹尼尔的尸体上各扒下了一些还算完整的衣物,然后拿着衣服和一些物资,直接去了河边。

这一路上,挂在燕无伤身上的血肉残渣零零散散地落了下来,留下了一些痕迹,这便成了冉向天追踪的依据。

跟到河边以后,冉向天又看到了一头野猪和一头北极熊的尸体,不用问,这绝对是燕无伤的杰作。

因为燕无伤在这里把身体和衣物都冲洗干净后,就坐到河边的石头上,等着衣服慢慢晾干,一直等到第二天中午他才离开。在这期间,遇上两只来喝水的动物,也并不奇怪。

然而,至此,线索就中断了。

燕无伤没有带上动物的尸体离开,所以他也没留下什么沉重的脚印,冉向天无法猜出燕无伤去了哪里,另外,他也始终没找到有关梅尔的痕迹,只能揣测梅尔要么是跑了,要么是已经尸骨无存。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冉向天还是一人在丛林里逃避着随时可能从任何地方蹦出了凶猛生物,他的神经几乎每一秒都是绷着的,稍有松懈,可能就会一命呜呼;因此,尽管食物和水源都不成问题,但他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憔悴了下去。

他现在多么想找到一个人类的同伴,哪怕是何怀那样的废物,只要能和自己轮流守夜,那也是帮了大忙了。

…………

【DAY6,油灯人30,冷兵器5,热兵器50,辅助工具与消耗品15,开始空投】

昨天的“豺蜂”,是一种体型和柴狗差不多大的巨蜂,其尾部的针长得和矛尖一般大,不但可以远程发射,发完了还能立刻重新长出来;另外,豺蜂还长着尖牙、利爪,具备飞行能力、以及难以置信的敏捷度。

要说这种生物有什么明显的弱点,那就是它们在飞行时会发出非常明显的“嗡嗡”声,所以只要它们靠近,很容易就会被发现。

正因如此,昨晚,冉向天久违地睡了一觉。

说是“一觉”,其实也就三个多小时而已,但也够了……

他实在是太累了,比起继续强撑,他宁可在睡梦中被杀,所以他告诉自己:“反正有豺蜂靠近时我一定会被那动静吵醒的”,然后就睡去了。

就这样,冉向天活到了第六天的中午。到了这个阶段,他也懒得去琢磨“油灯人”又是个什么玩意儿了,只要知道这是一种比昨天的怪物更难缠的怪物就够了。

他努力地在丛林中跋涉,希望能找到其他幸存者的踪迹,虽然他也不确定是否还有其他人活着……

没想到的是,在这第六天的下午,他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个人。

“我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看到何怀瞬间,冉向天已顾不上思考太多,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抓住了何怀的双肩,仿佛对方是一个海市蜃楼,若不及时抓在手里就会消失,“你竟然还活着!”

何怀站在那儿,冷冷看着冉向天:“嗯……其实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