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9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49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联手?”比尔一边说着,一边手上加力,轻松地把丹尼尔举了起来。

丹尼尔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强,其脸上也已现出黑紫之色,此时,他便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果断地对眼前的敌人使用了“死国之贽”,先保下命再说。

不料……

“哦……这就是你的能力啊?居然能瞬间杀死五个人,很强嘛。”比尔仍旧站在那儿,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样子,而且还准确地说出了丹尼尔的能力上限。

“唔——唔——”这一瞬,丹尼尔露出极其恐惧、绝望的表情,口中也开始发出类似哀求的悲鸣。

这些神情和反应,都是丹尼尔十分乐于从别人的脸上见到的,但轮到他自己时,他可就没那么快活了。

“很可惜,‘我们兄弟姐妹’有三十多个人呢。”这是丹尼尔在断气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比尔的这句话,也算让他死了个明白。

…………

梅尔·平托,是一个多重人格症患者,她最早的主人格到底是谁,叫什么,已经无人知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所有的人格都姓“平托”,而且在其精神世界中以兄弟姐妹相称。

有人相信,“多重人格”是人类进化的一个方向,是大脑对外部的一种应对机制,所以那些人格不但具备不同的个性,甚至会掌握不同的技能、知识、和能力。

这种理论的真实性有待考证,不过梅尔应该算是一个可以支持这种说法的例子。

由于梅尔这个人格更适宜在平常人的社会中生活,所以她出现的几率比较大,但有时,其他的人格也会在某种诱因下、或是在“必要的时刻”冒出来。

而这其中最强的一个,就是“比尔”。

比尔是一个男性人格,年龄不明,他是三十多个人格中唯一的一名能力者,其能力名为——食人魔。

顾名思义,这显然是个有点副作用的异能,但若要分类的话,“食人魔”应当也算是“神祇体质”,是一种有着众多特性的复合型能力。

…………

呲啦——

两秒后,还没等丹尼尔合上眼,比尔就顺手一撕,将其撕成了两截。

紧接着,他就伸手从丹尼尔的腹腔里拽出了什么,塞进了自己嘴里,并在嚼了几口后,露出了一种满足的神情。

“胰脏好吃吗?”燕无伤淡定看着对方问道。

“还不错吧……”比尔把嘴里的东西迅速吞下后,又舔了舔嘴唇四周的血,“主要是男人的身上只有这个部位还能下口,其他所有地方的味道都比女人差远了。”

燕无伤点点头,瞥了眼地上的另外两具尸体:“嗯,看得出你的口味,昨晚你冲着Kunny流口水时我也猜到一二了。”

“呵……”比尔笑了,在他露出这个笑容的同一秒,粘在他身上的那些血污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离了他的皮肤和衣物表面。

这种“脱离”是分子级的,所以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而那些被分离出来的细胞块,无论是血、肉、还是内脏的细胞,在半空凝滞了几秒后,就都被吸入了比尔颈侧的伤口中,瞬间就让他那被斧子砍出的巨大伤口完成了愈合。

这样的自愈手段,燕无伤也是头回见,这是和一般的自愈能力者那种“依靠自身细胞极速分裂来愈合”的形式完全不同的体系。

“我想你误会了。”笑了几秒后,比尔就对燕无伤道,“我昨晚流口水的对象……是你啊。”

————

第八章杀死比尔(下)

“哦?”燕无伤一听这话,本能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因为他这会儿有点儿衣不蔽体,所以这一幕显得颇为有趣。

“我看起来那么好吃吗?”燕无伤也是挺会开玩笑的,“可我怎么觉得……论精肉我不如冉先生和泰格,论肥膘我好像也没有丹尼尔来得多呢?”

“他们怎么能跟你比呢?”比尔说着说着,口水又流下来了,一双眼睛也是不停地在燕无伤身上游移,“神祇体质者的肉,从细胞层面上来说就和那些普通人天差地别……用鸡来比喻的话,前者的身体就像吃天然谷物、身经百战的斗鸡,而后者则是饲养场里那些吃饲料和激素、直到被宰杀前才能见一次太阳的肉鸡……可以说,跟你一比,就算是美女的肉,也跟臭的没什么区别。”

“是吗……”燕无伤闻言,当即不动声色地试探道,“这么说来,你以前还吃过别的神祇体质者咯?”

“没错,所以我可以……这样。”比尔这句话出口之际,其右臂平举、右手微张,一秒后,地上的那把斧子就凭空飞起、来到了他的手里。

“怎么?你还能控制金属?还是说木头?”燕无伤并未对对方展示出的新能力敢到慌乱,而是继续试探着。

“都不是。”比尔回道,“我能控制的是‘近战武器’。”

“这个范围可有点广啊。”燕无伤道,“斧子砍刀这类东西就不提了……关键是,木头棒子、地上的石头、碎掉的玻璃……甚至烟灰缸、木头铅笔,都能算近战武器吧?”

“话是这么说……”比尔耸了耸肩,“可惜,我好像用不了那些,只能用用刀枪棍棒、斧子锤子这类东西。”

“哦。”燕无伤点点头,“顺带问一下,根据你刚才那口风,难道你每吃掉一个神祇体质者,就可以连同那个人的能力一并吸收掉吗?”

“这个嘛……”比尔话说一半,身形一闪,已然来到了燕无伤跟前。

那一刹,但见他手起斧落,刃芒倏绽。

一把普通的木柄长斧,到了比尔的手中竟变得像是开光神武,劈出裂地崩山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