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9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4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此刻,梅尔的双眼已经翻白,身体也不再剧烈抽搐,就连伤口的血也都不怎么流了,但她的胸膛还在有规律的微微起伏,说明她仍在呼吸。

“算了……我就当做做好事,帮你早点解脱了吧。”丹尼尔也没多想,他顺势就抬起右脚,打算踩爆梅尔的头送其归西。

丹尼尔好歹是个强级能力者,以他的身体能力,不用斧子杀人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就在他准备把脚跺下的当口,忽然……他察觉到了什么。

这一变故,让他急忙转身,看向了自己左前方的那片丛林。

一息过后,一道人影从密林中走了出来,现身在丹尼尔的视线中。

“哼……”看着冉向天身上的血迹,丹尼尔发出一声冷笑,“看样子,泰格终究是没能把你搞定啊。”

冉向天没有急着回话,他先是快速观察了一下营地里的状况,才用冷冷的语气应道:“是你杀了他们?”

“呵呵呵……”丹尼尔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用阴恻恻的笑声给对方施压,并接道,“这个嘛……谁知道呢……”

而此刻的冉向天呢,除了手上拿着一把砍刀,腰间还藏了一把匕首和一把手枪外,其精神状态,也早已进入了战斗的节奏。

因为,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冉向天在丛林里受到了泰格的突袭……

起初,冉向天还以为泰格突袭他是为了夺回这个小团体的领导权,但由于泰格也是那种喜欢在打斗中叨逼叨来显示自己游刃有余的家伙,所以冉向天在和泰格交手的过程中,不但知道了对方的真名,还得知了丹尼尔和泰格已经结盟。

丹尼尔和泰格无疑是计划好了的,由丹尼尔去对付燕无伤,而泰格去突袭冉向天;只要把燕冉二人杀死,剩下的人对这两人便构不成任何威胁。

可惜,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同为并级能力者,泰格却在占有先手优势的情况下被冉向天反杀,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你这疯子……”冉向天又看了两眼地上那惨不忍睹的尸体,以及生死不知的梅尔,怒道,“虽然我自认也不算什么好人,但你居然连没有抵抗能力的女人都杀,而且还把尸体弄成那样……你根本就不是人!”

“呵呵……随你怎么说吧。”事到如今,丹尼尔已没有必要再去掩饰自己的本性,他狞笑道,“总之,你能自己出现在我面前,倒是替我省了不少事儿,我还真怕你利用你那所谓生存专家的技能躲进丛林里去,那样我还得费力去找你。”他舔了舔嘴角残留的鲜血,一脸猥琐地接道,“当然了,看到回来的是你,而不是泰格,我也是有点小失望的……呵,我本来还想欣赏一下泰格被我偷袭时的表情,现在是看不到了……”

丹尼尔自信满满,他认为在一对一的前提下自己就不可能输,别说是冉向天这种一看就不超过并级的家伙,即使面对更上位的能力者,丹尼尔也丝毫不虚。

事实上,在冉向天现身的那一刻,丹尼尔就已经在脑子里谋划如何将对方剁碎了。

谁知,和刚才他想踩爆梅尔的头时一样,就在他准备对冉向天使用能力时,又有异变发生了……

“哦?还有三个人呢,看来我走得还是有点快啊。”

这句话,从丹尼尔的身后传来。

和冉向天不同,说这句话的人,并未让丹尼尔提前察觉到任何动静,直到其话音响起前,丹尼尔都不知道有人靠近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恐怖的,真正让人头皮发麻的是……丹尼尔听出了,说话的人是燕无伤。

“你……”丹尼尔木讷地转头回望,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而进入他视线的,是个上半身赤膊,下半身穿着条短裤(原本是长裤,但裤腿在砍腿的时候也被砍断了)的男人。

人如其名,此刻的燕无伤,其全身上下……至少在他露出的那些皮肤上,看不到任何伤痕;这个在不久前分明已经被剁成杂碎的男人,这会儿却不可思议的、完好无损的站在了这里。

“还好,难缠的家伙只有一个,估计也不会太费劲。”燕无伤淡定如故,念叨完这句后,他便抬手朝丹尼尔做了个“请”的手势,“你们继续吧,我保证不在你们分出胜负前出手偷袭。”

丹尼尔和冉向天都不是省油的灯,燕无伤这么一说,那两位反而不会动手了。

局面,陷入了僵持。

但很快,稍稍冷静下来的丹尼尔,似是想通了一些事……他当即又露出一丝笑容,暗忖道:“呵,原来如此,差点儿就被这小子给唬住了……

“其实稍微想想就能明白,中了我‘死国之贽’的人是瞬间死亡的,所以他理应是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的状态。

“退一步讲,就算这小子聪明绝顶,成功猜出了我这能力的施术范围和即死效果,但也绝不可能猜到其限制(对同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这样考虑的话……他觉得我很‘难缠’也就很好理解了。

“虽然暂时还不清楚他是怎么‘活过来’的,但也没什么好怕的;他现在故作镇静地旁观,无非就是想通过我和冉向天的战斗来观察我的能力原理,这就足以证明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我……”

丹尼尔正这么想着呢,燕无伤却好似看穿了他的想法般,冲他说了句:“哦对了,顺带一提,我指的‘难缠的家伙’,不是你,也不是冉先生,而是她。”

其话音未落,躺在地上的梅尔竟猛然站了起来,她那起身时的动作宛如提线木偶、极为诡异,而她起身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嘴长大到一个十分夸张的幅度,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恐怖嗥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