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91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4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听到“安全”两字后,梅尔的泪水便夺眶而出,随后她又一边颤抖一边调整呼吸,花了几分钟才让自己的呼吸平复,到这时,她才堪堪能开口说话。

“我……我只记得我们三个坐在那儿聊天,然后……我听到了嗥叫声,那不像是动物的嗥叫,更像是……”梅尔说到这儿,似乎因恐惧而陷入了某种痛苦之中,其表情变得很扭曲,“……总之,那声音非常可怕,直接就灌进了我的脑子里,那个瞬间我觉得我的头都快炸了,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不像是在撒谎,至少丹尼尔看不出任何撒谎的迹象,而且也想不到她撒谎的理由。

现在摆在丹尼尔面前的问题是以下几个:一,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二,那吼声的源头会不会是某个使用声音异能的能力者?会不会就是冉向天?三,不管行凶的是人还是怪物,他为什么只杀了昆特和Kunny,但留下了梅尔?

在唤醒梅尔之前,丹尼尔已经对现场和周边做过一些简单的勘察了,他并没有找到野兽的脚印;人类的脚印确有不少,但因为这营地到中午为止还有八个人在,来回走动很频繁,所以他也无从分辨下午有没有别人来过。

梅尔昏倒的地方就在火堆的边上,离那两具尸体比较远,其身上也很干净,完全没沾到血迹。

那杀人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反正在他离开这个营地的时候,俨然是连一滴血的痕迹都没留下,所有的血污都集中在两具尸体的周围。

这种状况,站在一个能力者的角度去思考,可能的解释就是:那个凶手杀完人之后直接“飞起来”离开了现场。

“你别怕,深呼吸,休息一会儿。”丹尼尔见问不出太多有用的东西,就随便敷衍了梅尔两句,然后又去捡起了斧子,“我现在就去沿着标记找冉兄,如果他还活着,这会儿肯定已经在返程中了,我过去接应他一下,以免他也遭遇不测,你在这儿等着,如果有其他人回来……”

“不!”丹尼尔话还没说完,梅尔就起身走向他,“别丢下我!别让我一个人待在这儿!”

“总得有个人待在这儿,不是你,就是我……”丹尼尔道。

“你跟我一起等在这里吧!”梅尔道,“你也说了,冉先生他肯定已经在返程了,我们再等一会儿就……”

噗——

这回,是丹尼尔打断了梅尔的话,而他用的方法是——一斧子劈在了梅尔的颈侧。

丹尼尔毕竟是能力者,他都没怎么用力,斧刃就轻易地割裂了梅尔的脖子,并斜着斩断锁骨、深深嵌了下去。

呲——

下一秒,大量的鲜血从梅尔的伤口处喷了出来,丹尼尔像是淋浴一般站在那片洒落的血雨中,用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望着梅尔道:“唉……让你等在这儿,多活一会儿不好吗?”

梅尔没能再发出什么声音,她一脸震惊地看了丹尼尔几秒,接着就两眼一翻,栽倒在了血泊中。

刚才丹尼尔不杀她,是想问她话,但当丹尼尔问完并发现她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后,就觉得她没什么用了,留着她也行,因为杀死昆特和Kunny的凶手没杀她这点或许可以利用,但眼下她试图去妨碍丹尼尔的行动,丹尼尔便失去了耐心,随手就将她砍了。

“呼……”丹尼尔收回了斧子,将其丢在脚边,然后看着还没死透、仍在地上抽搐的梅尔,长吁了一口气,再道,“可惜啊,你不是我的菜,要不然我怎么着都能找到个理由让你再多活一段时间。”

说到这儿时,他转身从旁边的地上拿起了一瓶水,拧开盖子,用水冲了冲自己脸上的血,又喝了一口。

“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给了你一个痛快,毕竟……像你这样的老实姑娘,本就不可能活太久的。”丹尼尔说话时,饶有兴致地俯视着正在大出血梅尔,仿佛在看欣赏一幅动态的、鲜艳的油画,“和你相比,那个自称Kunny的女人可狡猾多了……”

他顿了顿,接道:“你知道昨天她和泰……哦不……和贾马尔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吗?”由于对方不知道泰格的真名,他还是用了贾马尔这个称呼,“呵……其实真的什么也没发生,贾马尔说的句句是实话;Kunny不但没有帮他挖陷阱抓野猪,还在回到营地时故意装出好像被贾马尔给欺负了样子,贾马尔压根儿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只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他又喝了口水,“……我却是一想就明白了。”

他瞥了眼Kunny的尸体,继续说道:“其实理由很简单,那个女人很精明,她不会从一开始就把赌注全都押在一个人的身上,虽然昨天下午她同意了和贾马尔同行,但在确认对方有多少利用价值前,她并不打算让贾马尔尝什么甜头。

“结果……通过观察,Kunny很快就发现,此前在众人面前表现很强势的贾马尔,实际上是个连头野猪都搞不定的男人,而且他也没有展现出别的什么过人之处。

“与之相比,冉向天这个‘野外生存专家’无疑是个更有用处的存在。

“得到这一结论后,Kunny便改变了策略,于是就有了后来晚餐时的那出戏码。Kunny成功地用这种方法把贾马尔从‘领导者’的地位上拉了下来,换成了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冉向天。

“只是,她也没料到,没过多久她就得知了燕无伤是个能力者的事,这一变故,让她原本要去讨好冉向天的计划又产生了变化。所以今天上午,你看她一直都在往燕无伤的身边凑。”

丹尼尔说话间,已喝完了整瓶水,他把瓶子一扔,又道:“在我看来,你能比那种心机深沉的女人多活上这一时三刻,已经算是走运的了。”他微顿半秒,皱眉道,“话说……你还真能撑啊,怎么还没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