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8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样分的确也很合理:两名女性本身就无法帮忙搬运太多的东西,还会拖慢探索的节奏,所以她们还是留在营地比较好,再考虑到营地本身也可能遭到动物袭击,所以还得再留下一名男性作为保险。

泰格肯定是首先要排除的人选,经过昨天的事,让他留下和两位女性独处显然不妥;丹尼尔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但冉向天转念一想,如果让丹尼尔留下,何怀又成了个问题……因为何怀在冉向天眼里就是个废物,需要有人带着他才行,昆特还是个半大孩子,恐怕带不动他,所以还是让丹尼尔带吧。昆特就留在营地保护两名女生,看他这一天半的表现,大家对他也都比较放心。

至于冉向天自己、泰格、还有燕无伤,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自然是各走一路最有效率。

这样的安排,众人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大约在下午一点左右,分成四队的五人,分别朝着四个方向进发了。

这个时候还没人想到,到这天晚上吃晚饭时,营地里的活人,就只剩下一半了……

————

第五章天生杀人狂(下)

不知不觉,已是下午三点。

当然了,身在丛林中的众人并不清楚具体的时间,最多猜个大概。

在过去那两个小时中,燕无伤共找到了三个空投箱,第一个箱子里装了一把斧子和一把砍刀,第二个箱子里有满满一桶橄榄油,而第三个箱子是空的,看体积就知道是用来运送北极熊的。

很可惜,燕无伤并没有遇到那头熊,毕竟他来到箱子边上的时候距离空投的时间已过去很久,熊肯定已经走远了;至于武器和补给,燕无伤也只拿上了一把砍刀用来开路,斧子和橄榄油他都没拿——反正回程时还会路过的,到时候再拿上也一样。

他就这么按照自己的节奏稳步前行着,不快、也不慢,并时刻戒备着周围,准备应对任何突发的危险。

又过了一会儿,危险……果然是找上门来了。

“嘿!燕无伤,是你吗?”丹尼尔的声音,忽然从燕无伤后方数米外传来。

燕无伤闻言,不动声色地停下了脚步,并转过了身。

其实,早在几分钟前,他就已经听到对方接近的声音了;即使丹尼尔身手不凡,但想在丛林中无声地追上并靠近燕无伤,很难……

“还真是你啊。”此刻,丹尼尔已站在了距离燕无伤只有两米左右的地方,其左手摸着自己的脑袋,脸上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而其右手中……拿着一把斧子。

“你怎么会在我后面的?”其实燕无伤这是在明知故问,但在对方亮出底牌前,他决定还是配合着演一下,“咱们走的应该是不同的方向吧?”

“是啊,我也纳闷儿呢。”丹尼尔道,“我记得你是往西走的,而我和何叔是往北走,怎么走着走着就遇到你了呢?”

“这就怪了……”燕无伤淡定地接道,“就算走得不是直线,你们也不至于偏得那么离谱吧?以及……说起何叔,他人呢?”

“啊?”丹尼尔被他这么一问,当即回头看了眼,“诶?人呢?刚才还在我后面呢,怎么一转眼人就没了?”

他装得还是挺像的,仿佛自己说得就是实情一般。

“怕不是他走得慢,被你落下了吧。”燕无伤接道,“不过没关系,沿途都有我留下的记号,他顺着记号应该就能找到我们,我们可以在这儿原地休息等等他。”

“嗯……有道理。”丹尼尔点点头,但就在他那个“理”字出口后一秒,他猛然睁大了双眼,举起左手指着燕无伤后方惊呼道,“小心!”

呼声未尽,燕无伤已扭头回望。

也正是在燕无伤转过头的刹那,丹尼尔陡然暴起,抡斧便劈,斧刃直奔燕无伤的天灵盖而去。

当——

燕无伤的视线虽然没有落在丹尼尔那边,但他还是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举起了砍刀,在自己的头顶上方准确地格挡住了落下的斧子。

挡住这一击后,他才缓缓把脸转了回来,再度看向丹尼尔,并用平静的语气说道:“谢谢提醒啊。”

“呵……”丹尼尔冷笑,拿斧子的手施力未断,下盘已是变换了支撑脚,拔腿就踹。

燕无伤见状,不慌不忙地轻挑左脚,后发先至,用脚底迎上对方的猛踹,并在接招后借用对方的力道顺势朝后跃出,摆脱了压制。

“不错嘛,比我想象中还要强些。”丹尼尔见状,也没怎么惊讶,只是笑着言道,“‘邮差’名不虚传啊。”

“知道我的绰号,说明你也是道儿上的咯?”燕无伤听到此言,即刻反过来试探道。

“是倒是,只是我不如你那么有名。”丹尼尔一边说着,一边目光微动、视线游移,试图去找出燕无伤的破绽,“昨天中午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时,就觉得耳熟,而且你还自称雇佣兵……这就更让我在意了;可惜你报的是本名而不是绰号,所以我一时间也没想起你是哪位,再加上我对这地方的状况也一头雾水,所以就没轻举妄动。直到傍晚,我看到你扛回了一头野猪,并明确知道了你是个能力者时,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你就是‘邮差’。”

燕无伤回道:“我和你有什么仇吗?你今天特意绕个圈子追过来也要杀我?”

“呵呵呵……”丹尼尔发出了病态的笑声,“为什么我非得是为了仇恨而杀人呢?就不能是为了什么别的原因吗?”

“别的原因?”燕无伤将那四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用询问的语气接道,“钱和女人?”

丹尼尔的笑容突然又消失了:“雇佣兵就是雇佣兵,太庸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