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8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2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冉向天在劝住了他们之后,便再度发挥他专家的特长,先是过去指出了几个泰格做的陷阱的毛病,随即就找到了野猪留下的痕迹,开始带领众人追踪。

…………

他们又走了半个小时,期间还找到了两个空投箱,第一个里面装了三个罐头、两小包巧克力和一小包盐,第二个里面有一口铁制的吊锅、三个加厚的行军水壶、和一个长柄汤勺。

这些餐具和加工过的食物让众人的士气为之一振,这一上午的丛林跋涉所积攒下的劳累似乎都因此减轻了不少。

终于,在接近中午之时,清晰的水流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他们加快步伐,拨开密林,一条五米多宽、水深大约到膝盖的小河便映入了眼帘。

看到河的瞬间,Kunny第一个欢呼着冲了过去,她倒不是要喝水,而是想洗把脸……

“别忘了这水不能喝啊,只能用来清洗。”冉向天见状,提高了声音提醒了对方一句。

这话,他在来的路上已经跟众人说过一遍了——不到万不得已,野外的水是不能直接饮用的。

虽然我们在《西游记》里经常能看到师徒四人“用紫金钵盂从河里舀起水来就往嘴里送”的神仙操作,但请记住,人家真的是神仙,或者就是神仙转世。

正常人要是这么干,那八成是要出事的……

未经处理的野外生水里全是细菌和寄生虫,肉眼可见的杂质也不少,很多动物还会在河里排泄……直接饮用这类生水,拉稀跑肚算轻的,严重点就是急性肠胃炎、寄生虫病、霍乱等等。而在野外你一旦生病,在缺乏抗生素、卫生条件又差的情况下,很容易急病致死。

当然了,这道理,即使冉向天不说,另外七人里也有好几位是知道的。

但无论如何,找到水源这事儿还是让大伙儿狂欢了一阵,尤其是两位女士,她们对清洁的需求无疑比邋遢的男士们更加迫切。

就这样,众人在河边滞留了片刻,随后就移动到了离河稍微有些距离的一处空地上,开始安营扎寨、起火做饭。

他们现在有锅了,能做的东西也丰富了不少,食品卫生方面也更安全了。

水源已经不是问题,除了今天捡到的锅和水壶外,昨天喝空的矿泉水瓶他们也没扔掉,都可以用来储水;另外,所有从补给箱里找到的工具、武器,还有那些被烤完包好的野猪肉,他们也都带着。

说是“六位男士各拿几样东西上路”,但其实负重最多的还是燕无伤,毕竟他是“能力者”,能者多劳嘛……他倒也不介意,因为他体力无限。

这天中午的伙食,就比昨天更丰盛了,用鱼罐头做的汤,撒上盐重新烤热的野猪肉,都是由梅尔这个专业厨师制作的,这已经不是生存,更像是野餐了。

就在八人开开心心地吃着这野味时,突然……

嗡——

那巨大的蜂鸣声,又一次自空中响起。

伴随着一轮新的空投,那个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电子音又开始广播了:【DAY2,北极熊35,冷兵器25,热兵器15,辅助工具与消耗品25,开始空投】

“什么?”

“北极熊?我没听错吧?”

“喂喂……这种严禁走私的濒危物种,居然能弄到三十五头?”

当其他人还在因广播的内容而惊讶时,燕无伤则是很淡定的在心中念道:“第二天就来这个吗……照这个趋势,明天就该放恐龙出来了吧……”

“各位!冷静点儿。”数秒后,冉向天提高了嗓门儿,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就算这广播是真的,也没什么好怕的。”他顿了顿,接道,“昨天投下的三十头野猪,我们八个人分头也只遇到了两头,说明这空投的区域非常大……而今天的北极熊只比野猪多五头,除非我们刻意去找,不然遇见的概率也不会多高的。再退一步讲,今天的空投里还包含了二十五件热兵器,只要我们能找到其中一件,就足够在熊的面前自保了。”

“有道理。”Kunny这时点点头,并朝燕无伤投去一道献媚的目光,“何况我们这儿还有个能力者呢。”

话说这么说,但……冉向天自己也不信自己说的那套。

冉向天这个专业人士,又怎么会不知道北极熊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掠食者,和北极熊相比,野猪就像是吉娃娃般的存在。

北极熊不但是体型最大的陆上食肉动物,还是极少数会主动攻击人类的熊类之一;近八百公斤的体重,可以撕碎骨头乃至金属制品的牙和爪子,以及超越人类奥运冠军的百米冲刺速度,都是人类难以抗衡的战力。

即使是能力者,在实力达到一定程度前也很难在成年北极熊的攻击下毫发无伤;若是没有异能和武器的普通人,被攻击时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这些事……冉向天全明白,但他选择了报喜不报忧,因为他觉得没必要把这些人搞得人心惶惶,以免有人整出什么幺蛾子。

只要众人还维持着冷静和秩序、拥护着他的领导,一会儿找到“热兵器”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进行优先分配。

…………

四十分钟后,众人吃完了午饭,他们稍作休息,便再次分队展开了探索。

如今有了新的、可以长期使用的营地,大部分人的心态也起了些变化,他们寻找物资的热情也更高涨了。

为了能尽可能多地增大探索的范围,冉向天这次安排了非常大胆的分队方式:由Kunny、梅尔和昆特三人留下来看守营地,其余的五人,除了丹尼尔和何怀一同行动外,冉向天自己、泰格和燕无伤这三人各走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