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8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9:2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泰格吞了口唾沫,又撇了眼自己肩上的手:“好……可以。”

“嗯。”丹尼尔收回了手,满意地点点头,“那么……既然我们已经是合作关系了,那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今天白天,你和那个女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九天神皇

————

第四章天生杀人狂(中)

第二天清晨,大部分人都是一早就起来了,只有何怀和泰格(即假的贾马尔)还在睡着。

何怀是因为身体本身就孱弱、年纪也偏大,所以尽管他昨天付出的劳动并不比别人多,但还是累得起不来。

而泰格则是因为凌晨的时候起来和丹尼尔密谋,导致少睡了一段时间;又由于两人密谋后达成了“结盟”的协议,所以他重新睡下后睡得特踏实。

看到那两人没起,冉向天也没多说什么,他干脆让负责守最后一班夜的昆特也去睡了个回笼觉,并让已经醒来的人自由活动,直到两个小时后,太阳完全升起,时间也大约来到上午八点,他才把所有人都叫醒并聚集了起来。

此时,其余七人似乎都默认冉向天就是这个小团队的领头者了,至少在表面上,大家都已习惯了听他发号施令。

“各位,虽然昨天是平安过来了,但我直说,还是有很多问题没解决……”冉向天以这样一句话作为开场白,先是秀了一大堆他的专业知识,随后就提出了一个建议——改变扎营地点。

改到哪里去呢?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但目标是明确的,就是找个离水源不算太远的地方。

这无疑是正确的做法,因为仅靠那些从空投箱里找到的矿泉水,是很难维持这八个人的生存的;昨天是他们来到丛林的第一天,所以他们的身体状况都还不错,即使少喝点水、只吃一顿饭,他们也都能忍受,但随着他们在这里待的时间变长,对水和食物的需求很快就会变得更加紧迫。

冉向天作为一个知名的野外生存专家,对此自是非常了解的;他很清楚一个人在饥渴交迫的情况下会产生哪些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也知道那些变化会在多短的时间内对个人和团队造成毁灭性的影响。因此,他必须得在事情变糟之前,解决掉这些基本问题。

可能有人会奇怪,冉向天为什么要这么尽心尽力地去领导这个团队?如果他一个人行动,应该会更轻松才对,找到的资源也都可以独享。

诚然,那是事实,冉向天的确也考虑过那个方案,但那并不是他的最佳选择,只能算“备用计划”。

一个人自然是有一个人的好处,但也有相应的风险:比如遇到意外时无法求助他人;又比如睡觉时没人守夜,只能靠警报装置,导致心理上压力很大睡不踏实;最关键的是,现在冉向天还不清楚这个“生存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把自己抓来的?自己怎样才能逃出去?要逃出去又需要冒怎样的风险?付出多大的代价?

考虑到以上这些因素,在那些未解之谜有结论之前,和团队待在一起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七个人,就相当于七个炮灰,正因有他们存在,很多行动便有了容错率,冉向天只要保证当某件事“出错”时牺牲的不是自己就行。

…………

讨论没有持续太久,冉向天只花了十几分钟就说服了众人。

接着,他们就收拾了一下,带上了现有的物资,出发了。

今天他们暂时没有再分组行动,因为决定了要换营地,大家一起走,就不用再“折返会合”,浪费体力了。

一路无话,八人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到了昨天泰格和Kunny所到过的最远处。

之所以选择了这两人走过的路线,原因有二:其一,他们俩昨天探索的距离是最短的,他们回来得最晚只是因为泰格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制作捕野猪的陷阱并埋伏了很久,所以,往他们那个方向去,很快就能进入一片未探索的区域。

其二,既然已明确知道那块区域附近出现过一头未被捕获的野猪,那就可以作为线索,跟踪动物留下的痕迹,就算找不到水源,至少也能找到动物……

“还真有陷阱啊……”当泰格昨天挖的那个陷阱进入视线时,丹尼尔用不置可否的语气念叨了一句。

泰格马上就用愤怒的语气回怼道:“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在骗人?”

丹尼尔耸耸肩,不屑地瞥了泰格一眼,没有回话。

泰格顿时做出火冒三丈的样子,上去就揪住丹尼尔的领口:“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这两位的演技挺逼真,但就算他们能骗过其他人,也骗不过燕无伤。

燕无伤知道他们这出就是故意演给大家看的,越是这种暗中勾结在一起的人,越要让别人觉得他们关系不好,这样才不会被怀疑。

“好了好了,别这样,大家都让一步。”几秒后,竟是冉向天上来劝阻了二人。

按说这种和事佬的角色更适合何怀,但由于昨晚差点儿被泰格推到火堆上,导致何怀现在完全不敢靠近对方。

而其余几人,在看到陷阱之后,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则都是:“所以贾马尔说的其实是真的?Kunny真就是在贾马尔抓野猪的时候什么忙都没帮,然后回到营地时还故意摆出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误导大家?”

当然,他们都没有把这疑问说出来,只是默默在心里嘀咕着……

不多时,泰格和丹尼尔的争吵就停止了,两人本来也就是做做姿态,没打算真的闹出事来,所以看到有台阶就赶紧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