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71

A+ A- 关灯

卡门实在太了解兰斯了,所以她问的第一个问题,就让自己掉入了陷阱中:“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从兰斯那里得到的信息?”

雷蒙德只能回答“是”,他毕竟不是什么受过训练的特工,他没能力骗过测谎仪器。

于是,卡门自然就接着问他:“你隐瞒的是什么?”

雷蒙德也只能照实说,隐瞒了请假三天的事是兰斯让他做的。

这个回答,过了测谎仪,但过不了卡门。

对卡门来说,这里存在两个疑点:其一,人说谎是要有目的,雷蒙德为什么要在这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上说谎?其二,仅此而已吗?不可能吧?没必要吧?他是不是还隐瞒了别的事?现在这个答案是不是兰斯教他用来应对测谎的烟雾弹?还是说他本来就具备骗过测谎仪的能力,可以随意控制结果?

卡门陷入了逻辑怪圈,太多的假设和无法验证的可能性让她的推理能力反而成了一种负担,她也彻底失去了对雷蒙德的信任。

而雷蒙德……正如前文所说,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隐瞒那种事,本就已经压力巨大的他在测谎仪前焦头烂额,最后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发怒和胡言乱语的状况,这也让他的口供全都变得不可信了。

…………

5月17日的上午,经过了一宿的折腾,雷蒙德提着自己的西装和领带,一脸倦容地走出了FCPS尼德兰郡的分部基地。

尽管卡门已不再相信他,但他毕竟还是联邦的首席检察官,也积极配合了FCPS的调查,仅仅是因为他在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上没把话说清楚,也不可能定他什么罪,所以他们也只能把他放了。

当然了,对他的监视仍会继续,这点也跟他本人讲清楚了。

只是,那些负责护送他回家的探员们,包括卡门,都忽略了一件事——从5月16号的晚间到17号的早上,当雷蒙德被请去FCPS分部“喝茶”的时候,对于他家的监视,是中断状态。

尽管那些监视用的设备都还开着,但那段时间屏幕前是无人监看的。

假设,这天晚上,有一个或几个准备得十分充分的人来到了空无一人的雷蒙德的别墅,悄然地在没有任何人监视的别墅周围装上一些隐蔽的信号遮断和收发装置,那会造成什么后果呢?

…………

当天下午两点。

雷蒙德吃完了饭洗完了澡,正准备去卧室补个觉。

不料,他刚走进卧室,就看到自己常坐的那张沙发椅上竟多了个人。

“你好,福克斯先生。”那是个白人男子,看着三十出头;尽管他穿得很休闲,但依然能看出其身上的肌肉轮廓和矫健的体型。

“怎么?都装了那么多摄像头了,你们还要派个人在屋里直接看着我?”雷蒙德的第一反应是——这人肯定是FCPS的探员。因为这整栋别墅连厕所都已在别人的监视下,可谓毫无死角,这会儿若是有不相干的人摸进来,在外监视的探员早就一拥而入把人抓了。

可是,面对他的提问,对方的回答却是……

“监视你的人,此刻正在循环观看你泡澡时的监控录像。”那个男人不紧不慢地应道,“一会儿等我们聊完了,他们才能在画面中看到一分钟前你走出浴室、来到这个卧室的片段;当然,随后他们将看到的,就不是我坐在这儿和你聊天的这段了,他们只会看到你走进卧室,到床上躺下睡着的画面……

“而等到我离开后,只要你真的去睡一觉,我们的画面替换系统便会自动找一个合适的剪辑点把你睡着的实时画面接回去的,不会有人发现我来过的。”

听到此处,雷蒙德的神情已然数变,他迅速意识到了眼前的人绝不是在开玩笑,也大致猜到了对方的身份和立场。

“你是兰斯的同伙?”这是雷蒙德的第一个猜测。

“不敢当……鄙人赫尔·施耐德,充其量算是个跑腿的而已。”如今的赫尔,和当初那个蜗居在柏林的小职员判若两人,无论生理还是心里层面,他都已今非昔比,“但是你……福克斯先生,你不一样,你是个大人物,你很重要。”

“这不用你告诉我,谁都知道我是联邦的首席检察官。”雷蒙德一边冷冷地回话,一边在用余光确认转身逃跑的路线,并在考虑自己能否来得及从眼前这个人的攻击范围内逃脱并成功获救。

“但那不是你重要的原因。”赫尔知道雷蒙德的盘算,但他没有说破,只是接着说道,“这半个月里,通过兰斯先生,你应该也已经了解到了,所谓的联邦检察官,也不过就是一群寄生在腐朽制度下的奴隶……

“你日复一日地去搜集一堆很可能根本无从获取的证据,然后跑到一个充斥着虚伪和腐败的地方跟一群西装革履、趾高气昂的伪君子扯淡,顺便还要去讨好十几个自以为自己很重要实际上屁都不是的傻逼(——判官卷第十三章)。

“这样的人,真的算重要吗?”

雷蒙德顿住脚步,盯着赫尔看了几秒:“那……我为什么重要?”

赫尔微笑:“因为你有能力做得更好,不是以一个联邦检察官的身份,而是以另一个身份……

“你可以舍弃掉那些你早就不信了的玩意儿,去追寻那套制度之外的正义。

“你可以去审判那些联邦的法律不管、或管不了的人,去惩罚那些本就被制度保护着、或是因为没有威胁到制度本身所以就被无视和放任的人……

“你可以成为在你所知的那套标准之上的、之外的……一种新制度。”

此时此刻,雷蒙德只觉得自己的心在猛烈地跳动,一种强烈的兴奋感伴随着恐惧和一丝期待,正在催动他的血脉奔流,他接着对方的话,喃喃念道:“就像是……一名神话故事里的‘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