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53

A+ A- 关灯

如果他以后还想用右眼视物,可以去做另一种更加复杂和昂贵的手术——用一个可以直接与神经系统连接的电子义眼来替换现在这个假眼珠子,不过眼下联邦政府自然不可能掏钱来给他提供这种医保都不保的高端医疗服务。

嘭——

上午十点,雷蒙德拿着公文包,推门走进了兰斯的房间。

医院的病房通常都是不使用电子门的,因为可能会耽搁进出的速度,而这些病房的门,基本上也都没有锁。

兰斯的病房位于走廊末端,因为他的特殊性,现在整条走廊里都站了看守,仿佛在给路过的人列队欢迎一般,要进他的病房得过足足三道关卡,接受两种不同型号的电子扫描仪的检查。

无论如何吧,钢笔这种东西,雷蒙德肯定是不能再往里带了……

“他们答应了。”一进屋,雷蒙德就迫不及待地切入了正题。

但兰斯的却是摊开那双被锁在床栏杆上的手,歪头言道:“喔~喔~你怎么不敲门呢?万一我正在打……呃……拉屎呢?”

“行了,别再拿你那早已不存在的隐私权来说笑了。”雷蒙德道,“今天下午你就会被转到监狱里去,他们会给你安排一个单间儿,到时候你一个人在里面想干什么都行。”

“是吗。”兰斯道,“那我能不能提点要求?”

雷蒙德根本不想接这个话题,他直接道:“说起‘要求’,我刚才想告诉你的就是……”

“我知道,他们答应了全球直播的条件嘛,你一进来我就知道了。”兰斯却不想跟他谈那事儿,而是继续说道,“我现在要提的是别的要求。”

雷蒙德看了兰斯两秒,把手上的公文包扔到了一旁的一张椅子上,长叹了一口气:“兰斯先生,你要明白,谈交易,是需要筹码的。”

“我给你一个女高中生怎么样。”兰斯笑道,“你不是喜欢年轻的吗。”他说这后半句时,露出了一个十分猥琐的表情。

雷蒙德转头看了看门外,上前两步、压低了声音,一脸严肃地对兰斯道:“听着,我可能是和几个惹上过麻烦的女孩儿有过一些纠葛,但她们全都满二十周岁了OK?”

“你误会了,雷。”兰斯接道,“我指的高中生,是半年前……准确地说,2218年11月25日那天,从龙郡临沂的网戒中心里逃走并失踪的那批青少年……之一。”

这句话,让雷蒙德整个人都一个激灵。

当时的这个事件还是颇为有名的,许多跨洲的媒体都有报导过,网上也有很多消息传出;不过因为随后的半年里发生了诸多战争级别的大事件,让公众们的视线很快就从这事儿上转移了。

“那些孩子还活着?”经过了数秒的快速思索后,雷蒙德回过神来问道。

“我可以提条件了吗?”兰斯则用问题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你要什么?”这房间里没有别人,雷蒙德也不拐弯抹角了。

“冷吃兔。”兰斯不假思索地应道。

雷蒙德没听懂,所以没接话,只是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明天中午,我要在自己的牢房里,吃白米饭,配冷吃兔,再来一杯凉茶,满足我的话,我就会给你们一个从网戒中心逃走的孩子的位置。”兰斯接道,“哦对了,饭菜都要做得考究一些,味道不好……我会翻脸的哦。”

雷蒙德深呼吸了一次,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我姑且问一句,你所谓的‘翻脸’是指……”

“L、I、K、O。”兰斯一字一顿地回道。

“那又是什么意思?”雷蒙德问道。

“呵呵……”兰斯笑了,“等我真翻脸了,你不就知道了?”

————

祭者之章(五)

这是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温暖,舒适。

我躺在电视台大门外的空地上,躺在自己的血泊中,任由那和暖的阳光洒在我的脸上、身上,仿佛它能治愈我胸前的枪伤。

这就是结束吗?亦或者……只是个开始?

…………

我是在凌晨时分潜入电视台大楼的,混进去并不难,毕竟我对他们内部的情况很了解。

在过去那半年里,上到社会名流、下到煤矿工人,我和不少人打过交道,这其中自然也不乏在电视台工作的同行们。

这种交际,有些是带着点真情实意的,还有些则是纯粹的逢场作戏,但无论是那种,都不妨碍我套取情报。

人们是很愿意跟别人分享“非自己的隐私”的,区别只是分享时的倾向性有所不同,比如女人们更喜欢聊八卦,而男人们更倾向于吐槽工作上的操蛋事。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只要不是自己的秘密,就不算什么秘密。

以出租车司机为例,如果你遇到一个健谈的、主动和你搭话的司机,除非你特不会聊天,否则你可以轻松地在和他的交谈中问出很多关于他工作上的事,甚至有关他家庭的情况。

还有喜欢聊天的理发师、在医院接受理疗的老年人、在桑拿室里坐在你旁边的哥儿们、在游乐场排着长队时站在你前面或后面的家伙等等;只要你具备一定的社交技巧,任何一个因为某种原因需要和你一起待上一段时间的陌生人,都可以成为你的情报来源,而最容易套到的情报,就是关于他们工作上的一些琐事。

编几个不易拆穿、也没人会去深究的谎话,让人感到你和他/她有共鸣;时不时说几句吹捧对方的话;对对方的每一句话都做出一定的反应,反应的内容以不同程度的惊讶和“我很感兴趣”式的神情为主,这样……你就能让对方飞快地打开话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