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40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6:57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把我调走,是为了息事宁人、平息事态;但实际上,他睡的那女的……根本不是我的女朋友。

在这栋写字楼里,上到经理总监、下到前台保洁,哪儿有人看得上我呀。

论“硬指标”,我长相普普通通、学历普普通通、家里又一穷二白;论才情,我连句正经的英语口语都说不利索,中文倒是学得不错,但整体表现出来就是油嘴滑舌、素质极差、动辄游走在性骚扰的边缘……谁能看得上我啊?

这次的事儿,我只不过是略施小计,先偷偷查到了那妹子的手机号码和社交网站昵称,然后用我自学并钻研了多年的PS技术……说起来PS这软件我还是下的盗版……伪造了几张合影和几段聊天记录,以此诈了那位领导一下,随后就威胁,要把此事告诉他老婆。

那他自然就慌了。

他一慌,事情就好办了。

我向他承诺——“只要能将我调任,我就会和那女的‘断绝来往’,想必‘她也不会在你面前提起我的’;我俩从此以后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反正调任以后我也不和你在同一层上班了。”

就这样,我摇身一变,从一个“派信小弟”,变成了“调查记者”。

不得不说,如今这社会,还真是一个“关系社会”,你有没有学历、有没有本事,有时真的不如“你有没有人脉”来得重要。

不过,通过这番经历,我倒也发现了,自己并非一无是处。

原来……在调查情报、搬弄是非、敲诈勒索、揣测人心这些勾当上,我意外得挺有才能啊。

————

判官之章(一)

2219年,5月1日,尼德兰郡,海牙市。

此地,被称为联邦的“司法之都”。

海牙市拥有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法学院、最优秀的警校、最大的监狱(此处指民众知晓的公开的监狱,九狱并不算在其中)……还有着最为著名、且级别最高的一座法庭——联邦海牙法庭。

虽然人人都知道水晶郡才是联邦政府的权力核心,但是说到司法,民众们首先想到的会是海牙。

毫无疑问,这座城市的治安也是非常好的,至少也是和水晶郡旗鼓相当;你想啊……撇开在职的司法人员不谈,街上每十个平民里大约就有一两个是学警、或者是法学院的学生,这些年轻人个个儿都知法懂法、血气方刚,而且他们每个都盼着能在学生时代就干点儿实绩出来给自己的履历添上一笔。

在这种环境下,你还敢在大街上抢包?敢在公交上扒窃?估计被害人都不用自己喊,你就已经被三五个火眼金睛的“热心群众”拿住然后直接扭送警局了。

然,5月1日这天的正午,有一个男人,打破这里的宁静平和。

他的名字,叫詹姆斯·兰斯。

中午十二点,兰斯提着一个特大号儿的琴箱,来到了联邦海牙法庭正大门前的台阶下。

起初,在门口站岗的警卫并没有怎么注意他,因为这里往来的行人颇多,欧洲这地方文化气息又比较浓厚,就算有个路人手里拿着琴箱也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当兰斯在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从琴箱里取出了一个火箭筒时,情况瞬间就失控了……

十二点零三分,在周遭人群的惊呼声中,一发火箭弹破空而起,呼啸着飞向了海牙法庭正门屋顶上方的朱斯提提亚(即左手天秤、右手宝剑的正义女神)雕像。

一声巨响过后,那高逾五米的雕像轰然蹦碎、化为一块块碎石,塌落而下。

由于兰斯在发射之前就已经引起了相当程度的骚动,使得这个区域的人群提前就散开了,因此那些石块落下时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只是砸坏了几处法院门口的石阶。

尘埃落定后,兰斯便放下了火箭筒,面带微笑地站在原地,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别动!举起手来!NO!”不出所料的,在一段并不算长的反应时间过后,法院门口的两名警卫率先掏枪、冲了上来,且嘴里还在大喊着那几句大家在电影里已经听烂了的台词。

紧随他们其后的,是五六名同样荷枪实弹的职业警员——这个法庭每天审理的案件非常多,基本上时刻都有警员出入。

十几秒后,就在那十来个人展开队形将兰斯围起来之际,从法院里面又跑出了好几名法警来……

长话短说,当兰斯十分淡定地高举起双手,正准备照着警员们的指示“慢慢跪下”时,他附近的四五名执法人员已是迫不及待地冲了上来,齐齐将他摁倒在地,并上了手铐。

一息之后,一名警员一边拽着兰斯的衣领将其从地上拖起来,一边向他宣读了他的权利,即那句妇孺皆知的“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兰斯闻言,只是笑笑,没说话。

不多时,他就被押上了一辆警车,直接开向了最近的警局。

这个时候,那些警员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这次“逮捕”,将会给整个联邦带来何等的灾难。

————

祭者之章(二)

尽管我获得眼前这个职位的方式并不正当,甚至可以说是卑鄙的、令人不齿的。

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惭愧。

首先,被我利用的那位领导,本就不值得同情,也不应得到同情。

其次,这种靠着裙带关系就能安排上的职位,也并不值得炫耀。

再退一步讲,对一个从上到下都充斥着潜规则和腐败的单位,我实在是无法投入什么忠诚、产生什么荣誉感。

可能人在社会上混久了就会这样,我们每个人都在自我说服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无耻了,然后又努力说服自己,这种“无耻”是“成熟”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