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3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6: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但在那之前……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人都有求生意志,会选择直接自我了断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会适应眼前的生活,哪怕是当个奴隶。

让他们感到庆幸的是,纳坎沃也并不是什么施虐狂或者变态,在欲望这方面,他比较普通。

他喜欢高档的料理,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喜欢考究舒适的衣服,喜欢宽敞安逸的环境……总之,都是些正常人的喜好,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去实现而已。

他也没有因为各方面的需求都能长期得到满足就开始追求些扭曲病态的刺激,比如吃猎奇的东西、对未成年人下手、故意让别人受苦之类的。

他唯一的问题,或者说看起来像是心理疾病的行为就是……他无法与人建立起情感联系。

一旦纳坎沃觉得自己和某个人有了交情、成了朋友、或是产生了类似爱情或亲情的感觉,他就会忍不住把对方给杀了。

这并不是他的选择,而是一种类似本能的冲动,他自己也无法解释。

这也是为什么来伺候他的人最后必然是一死……

基于这点,负责给他提供物资和仆人的联邦机构也都会事先跟那些准备输送过去的仆人们说明白,千万不要去想着去“拍主子马屁”,做好自己的本分、把自己当成一件工具,才能活得更久。

当然了,享受着那么多联邦给予的、堪称荒谬的特权的纳坎沃,也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当联邦需要用他的时候,他也得出任务。

关于任务这块,纳坎沃也有自己的原则,他与联邦约定,自己“只参与对抗一名或多名一般护卫官无法对抗的能力者的行动,且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介入‘战争’”,也就是说,如果联邦让他去正面战场上展开大面积屠杀,他可以、并有很高几率会拒绝这事儿。除非联邦表示“你再不出手我们整个政权就要歇菜了”,那他才会考虑破戒。

而今天,“援助‘铲油漆行动’,剿灭逆十字成员”这一任务,无疑是符合其原则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所以,在接到通知以后,他就简单收拾了一下,待来接他的船靠岸,他就登船出发了。

…………

午夜,即将到来,按照耶夫格尼的计算,他申请的援军按理说也该到了。

但是,没到。

金狮郡的舰队没到。

负责去接纳坎沃的船……也没到。

不但是人没来,就连通讯都没有回复,这种异常,让耶夫格尼这样沉稳的谋士都陷入了疑惑和慌乱中。

…………

同一时刻,挪威海,法罗群岛以东海域。

由联邦爱丁堡海军基地驶出的、有着“世界最强海军舰队”之称的爱丁堡联合舰队,正停留在海面上、静静地等待着。

早在一个小时前他们就抵达这片海域了,但舰队的指挥官盖文将军却在那时突然下令全舰停止航行、原地待命。

这一个小时里,海军基地那边联系过盖文,询问他突然停止前进的原因,他以“侦测到不明目标、疑似敌军侦察机”为由进行了回复;而从小鲍曼那边发来的通讯请求,皆被盖文给拒接了。

小鲍曼见对方不理自己,相当恼火,又绕过他,直接联系了爱丁堡海军基地,海军基地就转述了盖文的回复,再去联系盖文时,盖文又是一样的口风,且依然拒绝和小鲍曼直接通话。

这诡异的僵持,在旁人看来好像是盖文故意不想去支援小鲍曼,但奇怪的是,在舰队出发以前,明明是盖文主动要求担任这支援军的指挥官的。

这其中的隐情,至少现在,联邦这边,还没有人明白……

…………

另一方面,拉斯维加斯。

“你这儿的料理可真好吃,我都有点吃上瘾了。”榊一边说着,一边往嘴里送了口纳豆拌饭。

此时,他正和索利德一起坐在雅子的餐厅里,接受着对方的盛情款待。

由于在这天凌晨的赌局中右手受了伤,榊暂时只能用左手来吃饭了,不过,对他来说这也无妨,因为他这个级别的赌徒是不存在“惯用手”这一说的,筷子也好鼠标也罢,都可以左右开弓。

“你该不会是想顺着这话钓我上钩,然后顺势提出要留在我这儿吧?”坐在榊对面的雅子单手托腮,一脸不爽地看着他问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啊?”榊笑着应道。

“那么这是你临时起意的呢,还是你们的那位子临老大事先就安排好的呢?”雅子这么问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哈哈……事到如今还分什么‘你们’‘我们’啊,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嘛。”榊也知道对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所以打个哈哈敷衍了过去。

“明白……”雅子接道,“留个人在我身边监视我嘛,无所谓……这种小事我不会在意的,反正于我而言,既然已经确定要跟你们合作了,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话至此处,她将视线移到了榊那缠着绷带的右手上,“相比那种事,我到现在还是没想明白……你的能力到底是个什么奇葩设定,可以让枪刚好在你要自毙之际炸膛的。”

榊闻言,朝四周扫视一圈,再道:“这儿人多眼杂,要不改天我悄悄告诉你?”

“你不想说也好……”雅子也吃了口菜,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态,“既然你可以看穿我的能力,那我没理由看不穿你的;你留在我这儿,我正好可以更多地观察你……”她顿了顿,“另外,你可记住了,我并没有‘输给你’,你我之间身为赌徒的这场胜负,只是暂且保留,我终有一天会跟你分出个高下的。”

“行~”榊耸肩笑道,“雅子姐您怎么说就怎么办……”他又吃了口饭,随即将话锋一转,问了句正事儿,“对了,我也有件事挺好奇的……你究竟是怎么让盖文将军照着你的意思去办的呢?延误军机可是大罪啊,要是后果严重的话,军事法庭没准儿会判他无期乃至死刑的……他不至于为了点钱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