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2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6: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雅子忿忿地喝了口饮料,好似是在平息一腔无名之火,随即就连问了两个问题,将榊写的那本书的范围缩小到了“汉语作品”、“年代在隋唐以前”。

虽然她也是切实地在接近答案了,但比起榊的那种方法,她依然是处于下风的。

好在,在雅子眼里,这都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她有十足的把握——在接下的来榊的回合中,榊一定会死。

数秒后,答完了两个问题的榊,果然是拿起了枪,快速“旋膛”后,又一次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那么,如你所见,这轮我选三……”

话是这么说,但他迟迟没有开枪。

“呵……怎么?害怕了?”雅子以为自己期待已久的时刻来到了,“害怕就不要硬撑嘛,露出本性也没什么不好哟。”

而榊却是不紧不慢地应道:“在开枪以前,我还有几句话要说。”

“是预感到自己要死,所以想留下遗言吗?”雅子笑道,“可以啊,本宫准了。”

不料,榊放下枪后的下一句话就是:“其实,以你的能力,若你提出和我玩一些纯粹拼概率的游戏,比如轮盘赌之类的,你早就干脆利落地赢了……可是你太过骄傲,非要和我玩这种慢慢把对方逼入绝境的玩意儿,想要看我的丑态,想证明……我也不过就是个平庸的赌徒而已。”

“你在说什么呢?”雅子不动声色,淡然应道,“你是在暗示……我用异能作弊了?”

“这不是在暗示,而是在解释。”榊接道。

“哦?”雅子翘起了一条腿,似是不信,“那我倒要听听,你是如何无中生有的。”

她有自信,自己的把戏绝不可能被看穿。

“你的能力是‘用特定的语言让某些有一定几率发生的坏事变成百分之百会发生’,说得通俗点就是……乌鸦嘴。”榊接道。

雅子的自信被击碎得如此之快,她也是始料未及。

“说得再具体一些,就是每当你用‘由衷……否则’这种句式时,这两个词当中的那部分内容,只要有几率失败的,必然失败。”榊没有管对方的反应,只是自顾自地接着说道,“我并不能确定你这个能力是‘只要用了这样的句式就必定发动’,还是说需要你‘主动发动,但发动的时候必须采用这个句式’,但我能确定的是……目前为止,在这个猜词轮盘中,你一共对我用了三次这种能力。”

榊伸出第一根手指,说道:“第一次,是在我头回选‘四’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并未觉得我会对你构成什么威胁,但你也并不想让我通过观察子弹的位置在接下来几轮获得太大优势,因此你说你‘由衷地期望转轮里的子弹距离我还有三枪以上’,结果,我打开一看,子弹就在下一发。”

他又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次,是在我选了三以后;眼见我冲着脑门儿连放两枪都没死,而且也没有表现出你所期待的窘迫状态,你便觉得……我这人恐怕是那种即使把自己一枪崩了不会惊慌失措的类型;于是乎,你对压垮我的精神这件事失去了动力,希望尽早把我解决掉,所以就说了‘由衷地希望那转轮的下一发仍是空枪’这句话,这样……我要是再选个一的话,直接就挂了。”

最后,榊伸出了第三根手指:“第三次,就是刚才,当我在提问进度上领先于你,并又一次选了四之后,你首次在这个游戏中感受到了败北的危机,这时你便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用‘由衷地希望下一次转膛后还能连续遇到两发空枪’这句话,试图在我被迫选择三的这回合置我于死地。”

言至此处,他略微停顿了几秒,再道:“其实你第二次用这种句式说话时,我已隐隐感到了几分奇怪,结合游戏的过程,我已经在怀疑你用了某种异能了……我第二次选四的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试探你的能力,要不然我从那轮开始学你一直选二也就没事了。

“你刚才问我有什么好笑的?我笑得就是……当我选完四之后,你马上又把那个句式说了第三遍,让我彻底确定了你的能力是什么,仅此而已。”

啪——啪——啪——

雅子开始给榊鼓掌,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鼓励的掌声。

雅子的微笑,在榊叙述的过程中……回来了,那阴冷的笑容在她那张少女的脸上显得格外渗人,“榊君,故事讲得不错,但很可惜……你没有证据呢。”

“嗯。”榊歪了下头,摊开双手,“这也是你那能力最棘手的地方……就算你明着用其作弊,别人也无法证明什么。”

“那你现在该怎么做呢?”雅子的语气像个在教育三岁小孩的幼儿园老师。

“呵……明白,明明白白。”榊苦笑着,又一次拿枪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赌桌上的事就是这样,拿不出证据的指责,就是放屁,是胡搅蛮缠、是耍赖……

像榊这样的赌徒,可以输,但不能输了体面,所以,他该开枪,还是得开枪。

咔——

第一枪,没响。

但还有第二枪。

砰——

果不其然,这一枪响了。

榊无幻,血溅当场。

————

第二十一章满载而归

于斗法之战中“诈赢”了之后,孟夆寒和四凶便在锦罗什的引领下朝着山洞的深处进发了。

这一路上,各种阵法、陷阱、玄境……可谓俯拾即是,有一些事物的凶险程度,就连四凶见了都要紧皱眉头。

比如说,在某根不起眼的岩柱后方,摆着一个“盥魂药钵”,假如你路过时没有按照地上的隐阵路线弯曲着走,就会将其触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