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2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6:0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接下来,面对“金属性”的环境,孟夆寒无疑会请个水属性的神仙来战。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锦罗什对孟夆寒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要知道,他用的那个“白玉将”,也是张天师留下的宝物之一,用此物来请神的效果,比起一般凡物自是强出许多。孟夆寒能用法坛上临时凑起的材料(这就是为什么孟夆寒一开始要材料的时候对每一样东西都很讲究,因为材料的好坏会影响包括召唤法术在内的各种法术的效果)加上五行相生的原理和他战得有来有回,实属不易。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公平对决”的基础上的;假如锦罗什将“道力”也作为加成因素用在白玉将身上,那孟夆寒肯定是没得玩儿的,毕竟这两位一个是活了上千年的灵、另一个是只活了几十年的人,道力的总量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言归正传,还是看那战场之上。

在锦罗什将五行彩云变为金色之后,白玉将手上的武器和身上的盔甲全都附上了一层金石之光,战局也因此突然改变。

邓华在失去了“水”环境的支持后,不但恢复力和耐力的加成没了,还被对方的金属性克制;在攻击端,邓华的攻击哪怕打中了对方,也会被那护甲弹开,防守这端呢……邓华哪怕是被蹭破点皮,那伤势也会像是自行扩散般变得很严重。

此消彼长之间,邓华也很快败下阵来,而孟夆寒的下一次请神,也在这时准备就绪了……

“水神!武装起来!”这回,他只说了六个字,然后顺手抓起法坛上的一个瓶子,把里面的水往前一泼,就完成了“请神”的步骤。

这一手……甚是诡异,锦罗什还真没见过。

而孟夆寒请出的神,画风也和之前的那些完全不一样,那是一个身着浅蓝色铠甲,手持三叉戟,相貌清秀的纤瘦少年。

“嗯?”锦罗什见了那员小将,也是微微一愣,不禁问道,“这是哪路神仙?”

“哼……没见识了吧?”孟夆寒冷哼一声,应道,“此乃辉煌帝座下勇将,水神——毛利伸!”

“辉煌帝?”锦罗什心道,“没听说过啊……而且这名字,莫不是倭奴国人?”

别说他了,就是四凶那几位也是看得一脸莫名,唯有方相奇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这都可以?”

“三弟,你认识这水神?”蚩鸮看方相奇神色有异,故而疑道。

“别问,我不想说。”方相奇不太想把自己几百年来一直有看动画片的事情暴露出来,所以拐外抹角地回道,“不过我琢磨了一下,把这位给请出来的原理……我还是明白的,因为‘那啥’人物和神话传说人物都算虚构人物,理论上来说,只要有文字或影像载体、且知道的人达到一定的数量就可以请。”

就在他们对话之际,场上的“水神”忽将白玉将一戟逼退,并侧戟而立,凭空聚出一团充盈着水流的蓝色能量,喝道:“超——流——破!”

话音落时,能量迸现。

锦罗什也是一慌,他还是头回看到请出来的“神”能放必杀技的,眼瞅着白玉将可能要碎,慌忙之间,他赶紧再催道力,将五行彩云的属性转为棕褐色的“土”。

正所谓水来土掩,水神的超流破在瞬间变换的环境下威力骤减,虽是冲碎了白玉将身上的金石武装,但并未对其本体造成太大的伤害。

就在这时……

啪!

孟夆寒突然一拍桌子,收术熄坛,指着锦罗什就是一声大喝:“你输了!”

被他来这么一出,锦罗什也是懵了,有些吞吞吐吐地回道:“胡说!我……我怎么输了?”

“你自己说!”孟夆寒虽是显得理直气壮,但实际上,他演这一手,只是在诈对方、顺带拖延时间。

因为……尽管锦罗什是把道力降到最低施术需求来和他对决的,但在请过前三个神后,孟夆寒的道力还是不够了,他最后召出的水神,其实用的不是正宗的“请神”之术,而是一种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伪术。

这伪术和真术召唤出来的“神”的区别,要比喻的话,类似于一流的模仿者和本尊的差距,所以孟夆寒故意没请正宗的神仙,否则很容易被对面看出破绽来;他请了个对方不认识的存在,并在有限的活动时间内让这水神用尽全部力量放了个必杀,然后就立即把术给解除,来个“死无对证”。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孟夆寒已经大体看出了锦罗什的性格,不管怎么说,这“纸人”也是张天师的护阵法师,就算言行上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背后始终还是能透出一个“正”字的,这是个君子;而这……和表面上大义凛然、实则外强中干的孟夆寒正好相反。

然而,当君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唉……”片刻后,锦罗什叹了口气,“也罢……”

锦罗什用君子之心,量小人之腹,故而得出结论——我刚才把“金”转成“土”的时候,因为情急,用了很多额外的道力,属仗力欺人,失了公平。

“是我输了。”锦罗什认输之后,短暂地懊悔了几秒,继而就用坦然的语气接道,“小道!你确是有些本事!我锦罗什愿赌服输,恭送你进天师的洞府。”

“好~不愧是天师门下之心腹,说话算话!”孟夆寒深谙软硬兼施之道,得了这个便宜,赶紧拍了对方一记马屁。

但其实,这会儿小孟心里在想的是:“嗯……虽然他认输是好事,但他是怎么判断出自己输的啊?”

“大哥,他是怎么判断出自己输的啊?”另一边,陶悟也压低嗓门儿凑到蚩鸮耳畔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