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2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6:04
字体大小 + - 关灯

换一个角度来说,在“后攻”的情况下,只要你有自信,被人连续问十个问题也不会被猜出谜底,那你的确可以一直选二来缩小对方的生存概率。

这样一来,哪怕对方极其命大,前五轮都选了“一”(即对自己脑袋开一枪,然后问对方一个问题)也没死,到了第六轮时,对方也必须改选项了。

那么这个时候先攻的一方有哪几种选择呢?

在明知下一枪会响的前提下,选一是自杀,不可能;选二就会进入双方都不开枪然后互问的节奏;选三“重新‘转膛’,然后对自己的脑袋连开两枪,如果没死,问对方两个问题”的话,就是再次拼运气,拼成了自然大赚,拼不成也是死;选四“检查子弹位置,原封不动放回,让对方问自己两个问题,且在下一次轮到自己的回合时只能选择‘一’或‘三’”等于是送对面两个问题来换取一个问题(假定对方下轮还是选二),然后还是得回到“三”上,这还不如直接就选二呢。

“嗯……”借着吃菜喝酒的短暂间隙,榊很快就把这笔账算清楚了,他放下筷子,接着说道,“这么说来……雅子姐你的策略从一开始就是将这游戏变成双方互相问问题的局面,然后在‘最多让对方先问十个问题’的起点上,你依然有自信可以赢是吗?”

“差不多吧。”雅子回道,“不过我玩这个游戏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被人领先过十个问题;包括你在内,从来没有人会在‘眼下这个阶段’对自己脑袋开足理论上最极限的‘五枪’的,大部分人在开完一到两枪之后就会改变选择,即和我一样持续选二。

“直到……我问的问题离他们的谜底越来越近,这个时候,他们就开始慌了,而且这时他们连‘四’都不敢选了,因为选四又得额外送我两个问题;于是,很多人就会再选一次‘一’来拼一拼,或者干脆选‘三’,赌把大的……”

榊听到这里,干笑一声:“呵,我顺嘴问一句……和你玩过这个游戏的人,是自己把自己毙了的居多,还是被你射杀的多呢?”

“榊君……能坐在这里和本宫对赌的人,押上的赌注自然也要有相应的价值。”雅子喝着饮料,用轻松的语气,答非所问道,“一两条人命和摆在这桌上的筹码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

“明白了……”但榊也听懂她的意思了,“那我再大胆猜测一下……你是不是还经常在已经知道了‘谜底’的情况下故意不去‘猜答案’,而是绕着那个正确答案不断问出超级精准的问题来给对手施压,逼迫对方自己崩了自己呢?”

“啊啦~榊君,你怎么可以把本宫想得这么恶趣味呢?”雅子说是这么说,但其眉梢眼角和语气中却是满满的恶意,其嘴角也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像是这种人吗?”

榊也冷笑,没有接茬儿。

两秒后,他神色一肃,接道:“我们继续吧……既然你还是选二,那我就问了……”他紧接着就问出了一个似乎是废话的问题,“你写的东西,是气体的吗?”

榊的前两问已经确认了雅子写的东西既不是固体的、也不是液体的,那按理来说就只剩气体物了,所以这第三个问题貌似是没必要问的。

然而……

“不是。”雅子竟然又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而这个回答,也并未让榊感到什么惊讶。

在方才的对话中,榊已经隐隐察觉到了,雅子在问答方面具备如此自信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她写的谜底非常非常难猜,甚至可说是几乎不可能被猜到。

那么,什么样的“名词”符合这样的条件呢?肯定就是某些正常人完全用不到也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的玩意儿。

首先,“你画我猜”那种水准的谜底,即日常生活中很常见的东西或词都可以直接排除;其次,根据游戏细则,像“友情”、“幸福”这类抽象的事物也是不能用的,排除;另外,缩写词和多义词也不能用,像什么“CPU”、“TO”、乃至“DVD”这种都不行……

基于这些因素,榊才会顺带把“是不是气体”也给问了,结果……还真不是。

至此,榊与雅子开始了一场基于问答的博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都选择了第二种选项——“不开枪,让对方提一个问题”。

雅子的第二问,从那固体物件的体积入手:“你写的东西,体积小于等于一立方米吗?”

“是。”

榊的第四问:“你写的东西,是一种运动吗?”

“不是。”

雅子的第三问:“你写的东西,一般来说是可以食用的吗?”

“不是。”

榊的第五问,将概念扩大:“你写的东西,是一种游戏吗?”

“不是。”但仍遭到了否定。

雅子的第四问:“你写的东西,是经过加工的吗?”

“是。”雅子又一次接近了谜底。

榊的第六问,改变了提问的方向:“你写的东西,是指某种团体吗?”

“不是。”仍然无果。

雅子的第五问:“你写的东西,是日常用品吗?”

“不是。”

榊的第七问,再次扩大范围:“你写的东西,是某种活动吗?”

“不是。”

雅子的第六问:“你写东西,是文娱类的用品吗?”

“是。”她又一次有了进展。

榊的第八问:“你写的东西……不,应该说你的谜底,是不是一个医学术语?”

他的这一问,让雅子在回答时,首次出现了大约半秒的犹豫:“是。”

但雅子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表现出任何的慌乱,她仍旧显得游刃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