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1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5:46
字体大小 + - 关灯

“在开始之前,为了以示公正,你们可以检查一下所有需要用到的道具,包括枪、子弹、箱子、还有纸和笔,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提出来。”雅子还是显得很悠然,显得……胜券在握。

而榊也没跟对方客气,他非常细致地检查了每一样道具,最后说道:“纸和笔我希望用我们自己带来的。”

他没有解释理由,不过也不需要解释,雅子自然知道现在市面上(黑市)有一种“远程拓印纸”,看起来和一般的纸没什么区别,但里面藏着极其微小的电子元件,当你在上面写字时,哪怕用的力道很轻,也会被感应出来,并显示在与这张纸对应的接收器的屏幕上。

在地下世界,这种专门为了赌博出千而发明的作弊道具可说是包罗万象,其中有许多甚至比政府特工用的科技还高明、且完全不计成本。

这类道具,有许多都远超一般人的常识和想象,底层的赌棍就是输死在上面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奥秘,所以死了也是活该……

“可以,但你们拿出来的纸和笔我也要检查。”雅子提出的要求也合情合理。

长话短说,待双方把一应准备工作都做好后(都已写完了词,放入了箱中),就到了“猜词轮盘”的第一个博弈点了……

“那么……现在该决定谁先攻谁后攻了吧?”榊边吃着豆腐边问道。

“我是主你是客,就让你先好了。”雅子这句接得很快,显然是早就想好了要后攻。

“不不不,女士优先嘛,还是你先。”榊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占便宜的人。

“男女平等都提倡了多少年了,你这样有点微歧视吧?”雅子开始运用道德的烤架。

“这话说得……就算撇开性别问题,您也是贵为公主,您先没什么问题啊。”榊可不吃这套,找这种理由扯淡他能扯上一天。

“你错了,正因为是公主才要以身作则,我这么亲民,怎么能用身份欺压你,逼迫你让着我呢?”雅子又道。

这回,榊还没还口,索利德先插话了:“行了,就你先吧……再墨迹天都要亮了。”他看着榊道,“你要是第一回合就挂了,只能说赌博之神已经抛弃了你。”

“赌博之神有没有抛弃我不知道,我现在只想抛弃掉你。”榊翻着死鱼眼回了索利德一句。

“这不行,万一你死了,我还得给你收尸呢。”索利德也是有一说一,将他不会、也不在乎怎么聊天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

“切!好,我先就我先!”榊看起来好像是生气了,说时迟那时快,他抄起枪来、把子弹往转轮里一塞,顺手将转轮一旋、一拍,然后便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果断地扣动了扳机。

————

第十五章斗法(上)

龙虎山,天师秘境。

一场道士之间的斗法,一触即发。

“嘁……”本想趁机跑路的孟夆寒眼见退路消失,当即啐了一声,无奈地回身上前。

虽然心中慌得要死,但他脸上还是要装出一副穷横穷横的样子……

“呔!你这纸人,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走?”孟夆寒用质问的语气,理直气壮地喝了这么一句。

锦罗什怒极冷笑:“哼……你这小子,刚才还在口出狂言,可一听到要动手,立刻就想脚底抹油……我岂能让你跑咯?”

他这话,用现代人的语言习惯来表述,其实可以概括为七个字——你装了逼还想走?

孟夆寒还是一点也不虚,高声回道:“我呸!谁要跑了?我不是说了我要去拿点东西么?”

“废话,谁知道你去了还回不回来?”锦罗什道。

“你傻啊?我还有四个伙计在这儿呢,怎么可能不回来?”孟夆寒反问道。

尽管他用了“伙计”这种类似于“部下”的称呼,但站在一旁的四凶都没有发作,因为他们也知道现在并不是纠结这种事的时候……若是孟夆寒能成功忽悠住对手,那他们被叫几声“伙计”也无妨。

闻言,锦罗什朝四凶扫了一眼:“这四个……能是你的伙计?”他显然是不信,故而还补充了一句,“就凭你?”

“哈!”孟夆寒笑了。

师父曾教过孟夆寒,只要对方产生了哪怕一丝的“疑惑”,那忽悠便有了突破点。

“纸人就是纸人,道行再高也是纸糊的脑袋。”一笑过后,孟夆寒便已酝酿好了一套说辞,开口言道,“难道你觉得……身居高位者,皆是恃强凌弱,以力服人的吗?那咱还修什么道啊?去当土匪好啦。”

这话说出来,倒真让锦罗什有点迷茫了,因为的确还有点道理。

“难不成……”迟疑片刻后,锦罗什的态度也有所缓和,“他们是因为你德高望重才跟着你的?”

“对啊。”孟夆寒大言不惭地回道,并用一种自信满满的神态,张开双臂、摊开双手,“不信你问问他们嘛。”

“别问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方相奇也是很识相,还没等锦罗什开口自己就先承认了。

“哦?”见状,锦罗什越发迷茫了,心中暗道,“难道是我看走眼了?莫非这小子只是说话比较难听,实则道法精深,道心通玄?”

“看来你还是不太信啊。”孟夆寒察言观色,明白这事儿已经有了七成把握,顺势接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勉为其难,露上两手了……”他说着,伸出了两根手指,“你不是想‘试试’我的道行吗?行~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我皆不用‘道力’,仅用道法,在此设坛斗法,‘公平’赌斗……”他特意在公平这两个字上加了重音,以示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