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0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5:24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吧。”就在他俩这三言两语说完之际,一旁的孟夆寒又开口了,“而且我估计,刚才我做的事情,这龙虎山上的道士们也全都来做过一遍了,所以……虽然各门各派破解障眼法这种基础法术的口诀有很多种,但我也没必要再去浪费气力一一尝试。”

他停顿两秒,再道:“至于陶兄刚才的做法,即使真有道士这样试了,作为人类来说,纯粹的灵气量也鲜有能与陶兄匹敌的,故而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那你这试了一下,试出什么来了呢?”方相奇又问道。

孟夆寒回道,“结合你二哥试出来的情况,至少证明了用正统的道法去破解不会引发反噬攻击。”

“所以呢?”方相奇从语气听出对方还有话没说完。

“所以我们可以推定……”孟夆寒应道,“这个‘附带着多种未知属性的低阶障眼法’,在面对道门以外的生物时,是一种防御手段,但对道门中人来说,则是一种‘考验’。”

“那你考出来了没有呢?”方相奇这第三问的语气就有点像家长质问考试考砸了的孩子的抬杠口吻了。

“我这会儿的确是有一个想法……”孟夆寒回道。

“什么?”方相奇道。

“童子尿。”孟夆寒若有所思地念道。

“我警告你啊……”方相奇一副已经准备爆衣变身的架势。

“放心,我不是在说你。”孟夆寒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道,“你们四个本来就不是人,就算你看着像童子也没用。”

“哦,现在你倒是思路很清楚啊。”方相奇语带讽刺地接道;这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他这一路上都被要求不许喝酒、乘车坐后面、坐公共交通工具得用儿童专座等待遇。

“你先等等……”这时,帝慝露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小道,这童子尿,该不会是你自己来吧?”

“就是我自己来啊。”孟夆寒边说边从随身带的包里取出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儿就咕咚咕咚猛喝起来。

“这样啊……”帝慝舔了舔嘴唇,一副饿汉见了肉包子的表情,“怪不得我看你身上的阳气还挺精纯的嘛。”

就她说这句话的功夫,孟夆寒已经把一瓶水喝完了,趁着拧开第二瓶的空隙,他回道:“师父说我命犯寒邪,三十岁前若能守住纯阳之体,不但能驱邪避灾,还可道法大成。”说罢,他就开始喝第二瓶水。

“呵……得了吧。”蚩鸮一听就乐了,“都上逆十字的船了,还谈什么驱邪避灾,你自己就已经是邪、是灾了。”

孟夆寒不知道这四凶和逆十字又有什么渊源,所以他也不接这茬儿,喝完了两瓶水后,他落下一句“我去走走”,随后便拿着手电筒独自到山林里遛弯儿去了。

十五分钟后,孟夆寒把这个秘境之门附近的一片儿又勘察了一遍,确认没有别的入口后,回到了这里,这会儿他尿意也酝酿得差不多了,便开始“破法”。

虽然四凶是不太在意围观这事儿的,但在孟夆寒表示“你们看着我尿不出来”后,他们也表示理解,纷纷转过身去。

结果,孟夆寒尿了一半,那屏障就消失了,此刻,就算是一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也能看到这洞府的入口了。

“诶~这不就成了。”孟夆寒提裤子时笑道,“我第一次跟师父出去抓鬼,他老人家教我的第一课就是‘童子尿破一切障眼法’。”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你师父有可能是为了方便从你那里取尿,才骗你说让你守纯阳之体守到三十岁的呀?”方相奇转过身来的时候,随口吐槽道。

没想到,他这话说完以后,孟夆寒僵在那儿不动了。

四凶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孟夆寒用凝重的眼神抬头四十五度望天,呆立了整整三分钟,然后用一种便秘般的表情从嘴角挤出两个字:“卧槽……”

…………

孟夆寒又花了十五分钟从打击中走出来,这期间蚩鸮严厉地责备了方相奇,方相奇也深刻检讨了错误,并表示以后会对孟道士好些。

然后,众人便继续前进,走入了那秘境之中。

不用想都知道,方才那“障眼法”只是第一关罢了,后面的“考验”绝对不止一个。

在穿过一条狭长的、似乎漫无止境的黑暗通道后,一个怎么看都不像存在于龙虎山山体中的巨大洞窟出现在他们眼前。

此地地形复杂、流光溢彩、别具洞天;一尊尊倒悬在高处的巨大钟乳石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将这山洞照得宛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迪厅一般。

就在这五人踏入洞中之时,一道人影也适时地拦在了他们身前。

“来者何人?”只见那人个头儿高瘦、身姿挺拔,身着一袭明黄色道袍,脚踏流云靴,腰悬桃木剑,头顶道士髻,还生了一张刀砍斧劈般的标准道士脸,一派仙风道骨、正气凌然之相。

“鹤鸣山正一道传人,孟夆寒。”孟夆寒见了对方,不卑不亢地自报了家门,并反问道,“阁下又是何人?”

“哼!”谁知那道士一副不屑之态,“看你嘴上没毛儿,不过二十出头,区区小道,道行浅薄,也敢闯这天师秘境?问我高姓大名?”

“放肆!”没想到,孟夆寒突然就高声厉喝,“我看你身无而四两重,不过竹编纸糊,区区一个纸人,最多算是外道散修,也敢拦我道门正宗?还他娘的连个名讳都不愿报?我对你客气你当福气呢?信不信道爷阉了你……拿回去做书签?”

孟道士这会儿戾气有点重,四凶知道原因,所以都没出声。

但那纸道士一听可就急眼儿了,当即怒目而视,同样提高了嗓门儿喝道:“呔!我‘锦罗什’乃天地灵气所生,南海千年神木化纸为皮,紫竹林甘霖仙竹折编作骨,当年张天师钦点我作他的护阵法师……你一黄口小儿,我言语上稍作试探,想考验你的诚心,你却出言不逊,大放厥词!”他说到这儿,登时就抄起了腰间的桃木剑,“好,那你就不用过‘诚心’这关了,我就直接来试试你的道行,看你凭什么那么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