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30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5: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搞定了古斯汀之后,杰克又拾起了方才那名开了枪的杀手身上的手枪和弹夹,并从尸体的脚踝处搜到了一把藏在皮鞘里的小刀。

接着,他便揣着武器,来到了房间的门前。

此刻,门外的廊上,大量的杀手已聚集过来,且个个儿都已举枪待战;刚才屋里的枪声他们自然都听到了,如果他们发现门打开时、走出来的不是自己人而是杰克,那他们会怎样也是不言自明的。

“呼……”手持双枪,站在门前的杰克,做了一次深呼吸,就仿佛自己正准备去游泳或跑步似的。

他并未去数自己获得了多少弹药,因为但凡是他认识的枪型,在将枪和弹夹拿在手里时,他就已经知道里面有多少发子弹了。

况且,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他能缴获到的东西还多着呢……

乓——

一息过后,杰克一个侧踢就把那整扇门的门板踹飞了出去,随后他就纵身一跃,踏上那门板,像是冲浪一样朝前滑行移动起来。

与此同时,周围杀手们的子弹也如海浪般汹涌而来。

此起彼伏的枪声在走廊中回响,盖住了一具具人类的身体倒在地上的响动。

十秒后,当那门板停止滑行之际,杰克仍是毫发无伤地站在上面,但他身后的那条走廊上,已经躺满了尸体。

“难怪只能守在外面,枪法不如屋里那个厉害呢……”杰克换弹时,口中还念念有词;他本来以为自己需要用时停才能冲过这段走廊,但开打了才发现没必要。

念叨完,杰克又转身回走几步,多捡了两把枪塞在腰间,并拿了几个弹夹。

做完这些,他还抬起头,看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监控探头,用清晰的口型冲着镜头来了句:“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

第十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在这个宇宙的二十三世纪,早已没什么人把所谓皇室特定称谓之类的东西当回事儿了,就算有人想给孩子起名叫“太子”或者“陛下”,那也是可以的。

一个称谓之所以具备特殊的意义,并非是由于构成它的文字本身有什么特别,而是在于其背后所代表的权力、财富、社会地位或是力量……

在清朝的时候提起“王爷”、“贝勒”这样的词,和在新中国提起这样的词,人们脑中所浮现的东西、心中产生的感觉,自是截然不同。

同理,在一个联邦制度已经推行了一百多年的星球上,“公主”、“王子”、“伯爵”之类的词,其受重视程度势必还不如“局长”、“所长”乃至“主任”。

对于“盛宫雅子内亲王”这个名字,榊和索利德自然也没有很放在心上,即便让他们称呼雅子“女王大人”,他们也不介意,因为那代表不了什么。

雅子自己,也明白这点。

事实上,她很讨厌这个名字……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在乎这个所谓皇室正统称谓的,那就是雅子的父亲了。

这个名叫“崇宫廉仁”的男人,自称是“后东山天皇”,连年号都有;纵然他现在已经病入膏肓,每天躺在病床上靠着仪器维持生命,但只要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恐怕他就永远不会舍弃这些在旁人看来像是笑话一样的东西。

人类能从血统上得到的优越感其实是很强的,因为财富和权力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获取、力量和知识也可以通过锻炼和学习去积累,但来自血统的优越感不需要任何的成本、且可以伴随终生。

这就是为什么……地域/种族歧视者永远都无法彻底消灭,最多就是用社会的压力和规则遏制他们的数量和行为。

这也是为什么……古代那些封建王朝的统治者们,不管是不是通过继承上位,都要编一些自己血统纯贵或属天神下凡的故事。

崇宫廉仁无疑也是这类人,比起他这一生打下的基业,他更在乎的是自己这一脉的血统、以及他那套“皇室传统”可以传承下去。

可惜他运气不好,二十二岁那年,他就查出了自己不育,且没有什么治疗的方案,这对一个重视血统传承的人来说是致命般的打击。

但他没有放弃,他选择在积极地寻找办法的同时,等待……等待科技的进步。

他甚至和一个医疗机构签好了协议,假如在自己四十五岁之前,这个世界上仍然没有出现可以治好自己不育症的方法,他就准备把自己扔进冷冻仓给冷冻了,等到哪年有办法了再解冻。

或许是命运要跟这个男人开玩笑,恰在他四十四岁那年,他得到了一个消息——在樱之府有一名尚在读大学的实验室助教,发明出了一种针对他这种病的特效药,且那种药已经在动物实验中取得了良好的数据。

然而,就在崇宫廉仁燃起希望,准备去联系那名年轻人所在的大学时,紧接着又有一条消息给他泼了一盆冷水——那名助教因为瞒着伦理委员会私下做人体实验而遭到通缉,目前已下落不明。

崇宫廉仁又岂会因为这种原因就放弃这唯一的救命稻草?幸好……那时的联邦政府已经足够腐败,廉仁通过层层关系,花了一点钱,便成功搞到了那名助教留下的实验数据和被警方缴获的实验室样本。

随后,廉仁又以重金聘请了一群世界顶尖的医药学权威来帮他研究那名年轻人留下的配方。

可是……进展并不顺利。

按照某位权威的原话来说:“虽然我这话可能有失妥当,但我必须承认,发明这个配方的通缉犯,有着我们这里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上的才能。”

当一位已经不需要再去证明自己的学者说出这种话时,便代表他已经在学术方面彻底投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