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9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4:5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原来如此……这就是‘杀神’吗。”那稍纵即逝的一秒间,古斯汀在心中暗忖道,“本以为立于‘顶点’的男人只是别人更加凌厉一些罢了,结果……是我肤浅了啊。”

念及此处,古斯汀提起120%的专注,做好了应对一切攻击的准备,毫不避讳地将全身肌肉绷紧,能量聚于体表,再回道:“是啊,我说了。”

“嗯。”杰克却还是那副淡定的样子,甚至还很随意地从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慢悠悠地抽了一口,“呋——巧了,刚才上级跟我说,我可以下班了。”

————

第六章赌徒一无所有

索利德这一生经历过无数次打斗,无论是在肮脏的小巷里面对一群混混,还是在拳击台上面对军中的拳王,无论是在监狱里遇到偷袭,还是在战场上和人短兵相接……他都能处理得游刃有余。

和花冢葬我那种“孤高地追求力量取胜”的类型不同,索利德是个极端的“务实派”,他并不在意什么华丽的技巧,如无必要也绝不受任何规则的束缚;撩阴腿、石灰粉、插眼、锁喉……只要条件合适,索利德什么都会用。

即便撇开这些不谈,单论综合格斗的技巧,索利德也是实战宗师级别。

因此,要对付一群赌场里的打手,对他来说就是手到擒来……

尽管这群“高天原”里的打手并非等闲之辈,有好几个的身体都经过机械改造,而且也都精通一两门格斗技,但在索利德眼里,这些使用着“体面的格斗方式”的家伙依然是很“天真”的,如果把这样的人单独放到某个监狱当中,怕是一天之内就会被揍成一胖子。

长话短说,三十秒不到,索利德就收拾掉了那群西装男,房间里仍站着的人,又只剩下了他、榊、以及博西迪三人。

“你们不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吗?”索利德说这话时,连大气儿都没出,好似刚才的那场打斗就跟去厕所撒了泡尿一样轻松。

“那你们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儿太不讲规矩了呢?”博西迪在言语上并没有显出退缩的迹象,非但如此,他还解开了领口的扣子,一副准备亲自动手的架势。

就在这时……

博西迪兜儿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索利德和榊一眼,然后停下了手头的事,退后几步,开始接电话。

而索利德和榊也没有趁着这个时候攻击,只是默默站着等候。

这是个很短的电话,只持续了几十秒,而博西迪在整个过程中几乎也没说过一句整话,只是不断地说着“是”、“明白”。

待通话结束后,博西迪便把手机收回了上衣口袋,然后抬起头,瞄了眼房间角落里的摄像头,似是在暗示着什么,随即又看向面前那两人,言道:“老板想见你们……”

…………

十五分钟后,索利德和榊已经双双坐在了一辆豪华轿车的后座儿上。

他们的手边放着冰镇的香槟,如果需要,车上还有鱼子酱和鹅肝可以享用,但这两位这会儿都没什么心情去占这点儿便宜。

这段车程不长,他们并未驶离繁华的城区,只不过是从一个豪华赌场,来到了几个街区外的一家豪华的酒店。

在一名西装男的引领下,他们穿过了重重安保,来到了酒店上层的一间客房门口,接着,那西装男便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交换了一下眼色后,由榊上前一步,敲响了这间客房的门。

门内的人似乎也知道他们已经到了,敲门声刚起两秒,就有人把门打开了。

出现在榊和索利德面前的,是一个长相十分可怕亚裔男人;非要形容的话,这家伙长了一张“他都不用掏出武器你就觉得他随时会来抢劫甚至杀死你”的脸;虽然他穿着一身名牌西装,但在那西装底下,无疑是一副经过千锤百炼过的躯体,仅是他露出的头部、颈部和双手,就有诸多不同的疤痕。

以索利德的经验和见识,只是粗略地看一眼,便可知晓:此人至少受过五种利器伤,其颈部以上被子弹擦中、击中四次;他的十根手指全都被竹签子插过,且两只手都曾在腐蚀性液体里长时间浸泡过……

当然了,这个男人身上最明显的特征还是——他是个瞎子。

没有墨镜、没有假眼,只有两个空洞的黑窟窿;毫无疑问,他就是那种“视觉神经遭严重破坏导致连义眼都装不了”的情况。

“嗯。”将房门打开后,那男人冲着榊和索利德哼唧了一声,并侧身让出了空间,看那意思是让他们进去。

榊犹豫了一秒,迈步前行,索利德也是紧随其后,待他们先后进屋,那男人便把门给关上了。

穿过了门后那段走廊,榊和索利德来到了一个宽敞得让人觉得有些荒谬的客厅里,此刻,有个看起来最多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站在客厅中间,手里还托了杯红酒,似是在等候他们。

“先生们,你们好。”女孩儿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稚嫩,但语气和神态却显出一种与其外表明显不符的成熟,“听说你们想见我是吗?”

她这么一问,榊和索利德都愣了一下,一息过后,还是榊先应道:“小妹妹,我们来这儿之前就掌握了非常可靠的情报——雅子公主今年已经三十岁出头了……要假扮那位阿姨,你怕是还小了点儿吧。”

他本以为,这句话已足够让对方退下了,不料……

“那么……”那小女孩儿却是从容不迫、面带微笑地接道,“提供给你情报的那位有没有顺便告诉你,‘阿姨’我因为先天的染色体异常,从十几年前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