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9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4:41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任务?”蚩鸮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又看向方相奇道,“怎么?一段日子不见……你居然成人家手下了?而且还来求我们帮你给外人办事?”

“那个……”方相奇挠了挠鼻子,有点郁闷地回道,“其实也不能说是什么外人吧……”他微顿半秒,语气稍变,“‘传述者’你们应该知道吧?”

————

第四章败者之宴

即使身后的牢门已经开得笔直,朱里奥·吉梅内斯也照样躺在床上,一动都没动。

他也不需要动。

凯九只用一只手就将这个已经瘦得不足一百斤的男人拎了起来,拖出了牢房。

这是吉梅内斯被监禁以来第一次离开这个房间,而上一次他见到这间牢房外的世界,还是在四个月前,在南美的丛林里……

那天,“枪鬼”和凯九突袭了他们的营地,由于“毛峰”和罗德里戈教授这两位茶宴成员一同外出“探路”去了,所以营地里只剩下了蔓迪一个能力者,而她自然不是凯九和枪鬼的对手。

于是,蔓迪和吉梅内斯就这样双双被逆十字俘虏、并关押了四个多月。

直到……今天。

…………

叱——

伴随着电子门开启的声音,凯九走进了一间会议室中。

他来到会议桌旁,随手将吉梅内斯“甩”到了一张椅子上,好似是在甩一个破口袋。

而吉梅内斯也是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在撞到椅子时因疼痛而发出了些许呻吟。

“他怎么了?”就坐在旁边那个位置上的蔓迪见状,随口问了一句。

“自作自受。”凯九冷冷地回了这么四个字,然后就转过身离开了会议室。

大约一分钟后,会议室的门再度开启,子临拿着杯咖啡走了进来,并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了会议桌的主位那儿坐下。

把手上的特大号儿纸杯放下后,他扫视了会议桌周围已然就坐的那六个人,再开口道:“为了节省时间,不管各位以前在外面是否认识,眼下还是由我来逐一介绍一下今天在座的成员吧。”

他停顿了一秒,便从自己的右手边开始,按逆时针方向介绍道:“这位是九狱……哦不……‘前’九狱副监狱长之一,‘巢魔’,卡尔·冯·贝勒。”

他这个“前”字加上了重音,因为九狱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

“这位是他的同事,同样是曾经的副监狱长,人称‘阿芙罗狄忒’的苏菲·克莱蒙特长官。”子临并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只是一个接一个地介绍下去,“接下来这位,是‘前’茶宴成员,也是著名的探险家,罗德里戈教授。”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看向了自己对面末席上的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白人男子。

“然后是这位,‘前’弗拉基米罗维奇永不倒铁血联盟副总司令帕维尔·扎伊采夫,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即来自联邦的卧底特工,马豪斯·普拉托,代号‘飞勺’。”

这句话出口时,除了子临和吉梅内斯之外,整桌人的脸色都有些变化,毕竟这话的内容可是一个“大料”。

谁能想到这个世界上最有实力的反抗组织之一“铁血联盟”的副司令竟然会是一名联邦特工;假如子临所言非虚,那联邦在这些年里的很多行动都将变得细思恐极。

“再然后呢……是这位……”子临接着往左数,“如各位所见,这个瘫在座椅上、看起来已经几个月没刮胡子、骨瘦如柴、眼神涣散的废物……就是几个月前失踪的‘南美洲帝王’,朱里奥·吉梅内斯公子。”

说着,子临又将视线移向了自己左手边的那位美女,即最后一个要介绍的人身上:“最后这位,是道儿上人称‘曼陀罗’的蔓迪女士。”

子临将这六个人的身份全都报完后,才提起了自己:“而我嘛……我叫子临,今天代表逆十字来跟大家商量一些事情。”

“在正式开始之前……”子临话音未落,普拉托便插嘴道,“我不得不问一下……”他瞥了眼吉梅内斯,“那家伙到底是怎么了?以及……他这副样子真的有能力知道自己在参与某种讨论吗?”

“放心吧,他清醒得很。”子临说着,喝了口咖啡,不紧不慢地接道,“这四个月来,我一直都在给他用一种名为‘天鹅绒’的药,这种药的配方是吉梅内斯家族花高价从一名樱之府的药剂师手中买断的,其主要原料正好就是吉梅内斯他们家种植的那些‘烟草’。

“至于其主要用途嘛,则是用来控制那些被吉梅内斯家族通过绑架或拐卖等手段抓来、强制从事某种特殊行业的女性的。

“那些女孩儿在被抓到后的数小时内就会被注射这种药品,随后她们就会变得跟此刻的吉梅内斯这样,处于一种瘫软涣散的状态;虽然意识还是清醒的,但全身都会感觉变得像羽毛一样轻飘飘,大脑也无法有效地驱使身体做出行动。

“要等到药效过去之后,人才能做些正常活动,比如吃饭、上厕所等等。

“但是,用不了多久,‘瘾’就会来了。这个时候,如果不再次用药,‘天鹅绒’独特的戒断反应就会出现——犯瘾者会产生身体‘越来越重’的幻觉,你的每一根头发、每一根汗毛,还有体内的每一滴血、身上的每一块骨头……都会变成仿佛能把你整个人压成肉酱的重物,将你牵拉向某种并不存在的深渊,而你对此无能为力……伴随你的只有巨大的恐惧和痛苦。”

听他说完这些,在场的其他人对于吉梅内斯的那一丝同情顷刻间荡然无存,并纷纷露出了几许鄙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