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85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4: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

第二十四章困斗(下)

解除了身体限制的纽曼,身高达到了夸张的四米,其双臂张开后的臂展也是四米多,而他那双大长腿,更是长得跟高跷似的。

最可怕的是,这样的身形,竟并不影响他的速度。

只在眨眼之间,纽曼就如一道恐怖的怪影般欺向了猎霸,在后者根本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纽曼奇招又出。

凭借那可以任意弯曲变形的肢体,纽曼能使出各种正常人用不出来的、匪夷所思的锁技;比如眼下,他的双臂和双腿就变成了弹簧状……呈螺旋形一圈圈把猎霸的双臂和双脚牢牢缠住了。

虽然猎霸也尝试了用蛮力挣脱对方的束缚,但纽曼的身体被改造得强韧无比、再加上纽曼可以控制能量来加强自身的力量,猎霸自是无力对抗。

“喝——”情急之中,猎霸只能爆喝一声,用自己的后脑勺冲着身后的纽曼发动一记头锤。

可是,纽曼不单是四肢,就连躯干也可以像无脊椎动物一样做很大幅度的弯曲腾挪;面对猎霸这本就射程极短的攻击,纽曼很轻松就闪了过去。

又坚持了几秒后,在力量方面被彻底压制的猎霸,其架势终究是散了;紧接着,他的四肢便被纽曼强行往后掰折,一直掰到连关节连接处都彻底折断的程度。

想象一下,当你在吃一整只鸡的时候,把鸡翅膀从鸡的身体上逆着关节折下来的情景……猎霸现在经历的就是这种状况。

“对‘冲击’有较高抗性的敌人我以前也不是没遇见过……”待对手的四肢都被折到背后并耷拉下来之后,纽曼又一次开口了,“在我看来,这也不算什么很难对付的能力,毕竟……施加力的形式有很多种。”

话至此处,他忽然松开了缠在猎霸手臂上的双臂,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抓住了猎霸的脑袋,然后就发力“拧”了起来。

“狼顾之相”这个成语,无疑有夸张的成分,因为人的颈椎,若真的在身体不转的情况下转个180度,那肯定是会断掉的,那么……假如转360度、或是更多呢?

答案很明显,那股螺旋的力量会将颈部的骨头、肌肉和皮肤都撕裂开,最终使整个脑袋和身体分离,也就是所谓的“把头给拧下来”。

纽曼的策略很清楚,他并不对猎霸那尚未明确的异能做更多的推测,他只对目前为止亲眼观察到的部分,即“急速自愈”和“冲击无效化”这两种做出针对,于是他就想到了这个方法。

把猎霸的脑袋从躯体上扭断脱离,既不是以“冲击”的形式来攻击的,又能限制其自愈;哪怕猎霸还剩一个头也能活着,重新长出一个身体肯定也需要时间,而这段时间里……纽曼想要抠对方眼珠子也好、往对方耳朵里灌汽油然后点火也罢……有的是办法可以干掉猎霸。

呲——

三秒后,伴随着一记近似裂帛之声的怪响,猎霸的头真的就被拧了下来。

这一瞬,纽曼心中稍定,不过他这种精谨之人,在把事情“做绝”之前是不会彻底松懈下来的;还没等猎霸的血喷干净,纽曼就用左手托起对方的脑袋,探出右手朝着那断颈处掏去。

按照纽曼的设想,把手伸进猎霸的头颅内、将其整个大脑都捏爆,这才能完全放心。

然,就在他的手将至未至的刹那,极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纽曼惊讶地发现,他左手上拿着的东西,不知为什么(他并没有移开视线,但无法解释变化的过程),已经不是猎霸的脑袋了,而成了一个“炸弹”。

虽然纽曼见过的炸弹也不少,但眼前这玩意儿,他只在卡通片里见过,因为那就是一个典型的“卡通炸弹”;其外形是一个黑色的圆球,球的一端延伸出一根引线,引线这会儿还着着火。

嘭——

尽管纽曼的右手已及时收住,但那炸弹还是在他犹豫的刹那发生了爆炸。

这卡通炸弹爆破后,产生了大量的黑色浓烟,将周围的能见度降到了零,但这烟来得快去得也快,就跟卡通片里的“烟幕转场”一样……烟散之后,纽曼发现自己除了被炸得灰头土脸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伤,但被自己压制在地上的猎霸的躯体,却也不翼而飞了。

下一秒,纽曼便赶紧抬头扫视四周,他很快就找到了站在数米外的猎霸,而理应已经被折断了四肢的猎霸……竟又一次变成了毫发无伤的状态。

“怎么回事?”纽曼动摇了,他的体质不会流出冷汗,但他心里的确是有点慌了,“难道从头到尾我都搞错了?其实他的能力是幻觉系的?那……我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招的?”

一个人若是十分聪明、却又不够聪明,就很容易会想得太多。

纽曼的慌乱便源自于此,当他将猎霸的异能推定为“幻觉”之后,他就开始怀疑一切;理论上来说,也许从几天前、他展开跟踪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在幻觉中了……随后发生的所有事都可能是假的,这样一来,史三问和张三从他精心布置的必死陷阱中逃生,好像也能解释得通了。

但事实上,他自然是想多了、也想错了……

猎霸目前的能力并不是制造幻觉,而是一种名为“卡通化”的异能。

在此前那轮极为夸张的弹幕齐射之下,他的“死亡之适”演变成了这个形态。

“卡通化”属“秩序破坏”类异能,其在进攻方面的作用基本是负的,但在防御这块,可说是最强能力之一。

当一名“卡通化”能力者受到攻击时,那些攻击可能、但不限于会“被弹飞”、“发出可笑的音效并无力化”、“全部擦边并在目标附近的墙面上留下一圈目标身体的轮廓”、“将目标烧焦、砸扁、扎破、揍飞等等,但目标会以一种未必合乎逻辑的方式恢复并存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