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83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4: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史三问看了看张三,轻笑一声:“你这分析呢,对……也不对。”

“怎么说?”张三追问道。

“‘死亡之适’的确是你能够像你说的那样发挥作用,但并不是无限制的。”史三问接道,“举例来说,若是一个人在火烧致死的情况下,凭‘死亡之适’获得了控制火的力量,那么今后他的异能就是控火了,下一次他遭遇死亡时,‘死亡之适’不会再有反应。”

“喂喂……”张三道,“这话不就绕回来了吗?”他撇了撇嘴,“既然死亡之适只能用一次,而且莱文已经用过了,那他的能力还不等于就是DNA吞噬能力?以他现在的身体,还是会被纽曼干掉的啊。”

“‘只能用一次’这种说法并不确切……”史三问接道,“诚然,在通常情况下,‘死亡之适’一旦‘适应’成了另一种异能的形态,就无法再变回去了,但我这个‘异能导师’……自是知道逆转之法的。”

这时,张三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这些天你让莱文断水断食不睡觉,就是为了这个?”

史三问微微点头,笑道:“我刚见到他的时候就发现,这家伙整个人无论从生理还是能量层面上来看都已是乱七八糟……胡乱地把‘分子重组能力’当作什么‘DNA吞噬能力’来用,必然会导致很多的后遗症,他先前的‘暴走’,就是因为人类……尤其是能力者的分子……过于复杂了,以至于他重组时出现了难以控制的情况。

“其实仔细想想就该明白,变种人和改造人的能力还好说,但‘能力者’的能力是源自‘罪’的,跟DNA的关系不大,怎么可能通过‘DNA吞噬能力’来获取?

“有些他以为是通过‘吞噬’得来的特异力量,本质上只是他在用分子重组的形式强行‘模仿’使用而已,其原理和原版根本就不一样,而他自己还浑然不知。

“简而言之,这个能力太复杂了,放在他身上反而是个负担。

“于是,我就对他展开了‘反向改造’……

“我让莱文不吃不喝不睡并且通宵跑步,就是生理层面上的改造;几乎所有的异能,其本身都是具备一定‘本能’的,最近几天,这种远超极限的消耗,已经使其异能开始了‘自食’,到今天中午为止,他的身体已经自耗得差不多了,仅从生理上来说,他已退回到了一个普通人都不如的状态。

“而能量层面嘛,像他这种几乎不会运用能量的傻瓜,我早已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悄悄帮他梳理了一遍……

“眼下万事俱备,莱文的异能已经被我重置,只欠那位纽曼先生来一阵东风,让他的‘死亡之适’再度反应、变化……”

…………

同一时刻,东方快车,泊车车厢。

那被打得不成人形、仰面栽倒的猎霸,竟是在短暂的喘息后,又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已经靠到近处的纽曼见状,惊讶之余,也是赶紧顿住了脚步。

由于纽曼此刻的位置离猎霸比较近,在他身后呈扇形散立着的那群探员们暂时也不便再开枪射击。

“为什么我没死呢?”猎霸站定后,十分不解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纽曼表面上虽是没说话,但心里也在暗自念叨着:“对啊,我也想问啊,你怎么还不死啊?”

“不但没死,感觉上……”猎霸说话之际,他的身体也在愈合、恢复着,而且那复原的速度极快,比起那些常见的“自愈异能”至少快十倍以上,“饥饿感、口渴、疲倦、疼痛……全都消失了啊。”他试着握了握拳头,“还有这源源不断涌出来的力量……是咋回事儿呢。”

————

第二十三章困斗(上)

在智略这方面,纽曼显然还算不错,他能很好地运用手头的资源去配合自己的异能、他有着周全的布局能力、还具备与生俱来的谨慎和冷静。

但是,与他的“武力”相比,其智略竟还略逊一筹。

尽管纽曼的异能与战斗基本无关,尽管“改造人的异能等级在与其他异能者作战时通常都会显得有点虚”这是众所周知的共识,但……纽曼是个例外。

他在接受改造手术之前,本就已是一名凶级的先天能力者,要论“操控能量”的技巧,纽曼比猎霸高了不知多少个境界,就算他不用异能,仅仅是用能量来辅助体术,也已足够棘手。

更何况,他还是“超级改造人”。

这“超级”二字,可不是用来唬人的,而是名副其实……

…………

“继续射击!不要管我!”在大约五秒的犹豫过后,纽曼突然大喝一声,并在下令的同时朝着猎霸冲了上去。

【手臂限制解除】

同一瞬,纽曼又通过脑内的一个念头,对自己的身体也下达了一个命令。

就在他飞身掠向猎霸的那一秒之间,他的双手竟像是两条鞭子一样急速延长、甩出,并成功攫住了猎霸的双肩。

紧接着,纽曼脚下一踏,高高跃起,以双手为支点,拽着猎霸的肩膀,顺势将自己的身体倒甩向空中,好似一个朝天空反着荡出的秋千。

这还没完,他“荡”上去之后,又启动了安装在双脚底部的定向磁铁,把倒悬着的自己朝着第三层车厢的天花板“吸”了过去。

如此一来,被他抓住肩膀的猎霸自然也被向上提了起来。

“搞什么?空中飞人啊?”猎霸对这突如其来的奇招也是有些不知所措,由于双脚离地、无法移动,他现在基本成了个被吊在半空的活靶子。

这一刻,疾风骤雨般的枪声陡然响起……经过了那几秒的反应时间,车厢内的探员们自是按照纽曼的指令开始射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