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7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5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嗯嗯。”猎霸继续点头,等待着自己声带的出血能让嗓子润一些。

纽曼也不卖关子了,他随即便说道:“我,可以让别人回到‘一天前’。”

“嗯?”猎霸换了个语气,但还是没张嘴。

“也就是说……让人的身体状态、地理位置等(此处的‘等’自然包含了人身上的随身物品和衣物),都回到二十四小时之前。”纽曼接着道,“这个能力并不涉及目标的记忆,和‘人在宇宙中的绝对坐标(地球的公转自转、宇宙的扩张等因素)’也无关……简而言之,这是个很好用的能力,只要掐好时间、并运用好我手头掌握的资源,即使是非常强的对手,一样可以轻松搞定。”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就比如你那个能操控屎的同伴吧……在看到江赢被他秒杀的监控录像时,我也很惊讶,我震惊于这世界上竟还有这种未被联邦所知的超强能力者存在;但真要制定出一个对付这种人的计划来,对我来说也不难……

“我跟了你们好几天,通过分析的你们的旅行路线,很容易就能猜到你们是想来伊斯坦布尔乘东方快车穿过黑海战区西进,所以我很早就派人盯住了列车的旅客名单,严查每一张车票的去向。

“结果不出所料,昨天晚上,你们中的一人通过当地的非法中间商弄到了三张车票和三本配套的假证件,当我得知了你们乘坐的列车班次之后,我的计划也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东方快车的发车时间是下午五点四十分,二十四小时前,也就是昨天的五点四十分,你们刚好停留在一家郊外的小餐馆里吃饭,这可谓是天助我也……假如你们三个当时正在车上、且车在移动中,那计算你们‘BACK’后的准确坐标会更难一些,但现在嘛……”

说到这儿时,纽曼已伸手到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

“昨天夜里,我已派人将那家小餐馆及其方圆一公里内的所有无关人员全部撤空。”纽曼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翻手机的通讯录,“一队逾百人的工程队连夜将那家餐馆夷为了平地,并在原地拼装了一个特制的净合金房间;该房间分内外两层,大套小,两层皆是六面密封的设计,里面的那层内部装有智能监控探头,以及压力、红外线等多种感应装置,一旦有目标进入其中,在零点二秒内,房间顶部的脉冲炸弹就会引爆,而脉冲炸弹的爆炸又会触发房间八个角落里的硝化甘油和微型核弹,这几轮炸完,内层房间的墙壁势必会出现裂痕,这时,外层房间里满满的强硫酸就会通过那些缝隙涌进内层……”

纽曼说完这句,已停止了翻阅通讯录,并选中了一个号码拨了视频通讯。

“现在……我想我已经解释得够清楚了。”纽曼说着,又将手机屏幕直接转向猎霸,接道,“你可以自己跟在那边负责的探员聊一下,并让他给你看看现场的情况,这样你便能知道我所言非虚。”

就在纽曼这句话说完时,手机视频已连线成功。猎霸望着那屏幕,沉默了三秒,然后,他抬头看着纽曼,举起一手、伸出食指,并将食指垂直向下,轻轻摆了几圈,做了个“转圈”的手势。

这一瞬,纽曼先是感到了一丝疑惑,紧随其后的,就是一种急剧膨胀的不安。

他照着对方的意思,将手机屏幕转了回来,看向了屏幕。

随后,他便发现,此刻正拿着现场负责人的手机和自己视频的人,并不是什么联邦探员,而是……史三问。

史三问看到纽曼的脸时,也没啰嗦别的,直接就道:“你那个放烟花的盒子我已经移走了,假如你现在把猎霸也给送过来,他就只会来到一片空地上而已,所以……接下来你看着办咯。”

说罢,他就挂断了视频通话。

纽曼面如死灰(因为本来就这脸色所以光从表情来看也没什么变化)地放下手机,眼神闪烁着思索了几秒,最后摇了摇头,从牙缝里挤出了六个字:“真是岂有此理……”

见状,猎霸笑了起来,并且用一个耸肩摊手的动作,向对方传达了自己的嘲讽之意。

“算了……”纽曼没有理会猎霸的挑衅,只是接道,“既然你那个同伴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那我也无话可说。”他微顿半秒,话锋一转,“但你也听到了,就在刚才,他毫不掩饰地通过视频出卖了你……虽然我本来也是这样推测的,但在他亲口告诉我‘净合金房间已毁’的前提下,我自然不可能再对你用‘BACK’让你逃走了,他这等于是把你交到了我的手中。”

此时,猎霸的嗓子也终于有点缓过来了,他应道:“未必吧……我们现在可是一对一,你的能力也已经暴露了,虽然你可以将其作为最后的手段,在你快要输的时候将我送走,但在那之前,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一定能赢我呢?”

“哼……”纽曼闻言,面露冷笑,“问得好。”

那个“好”字刚出口,他便高举右手,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整个泊车车厢内,除了纽曼和猎霸之外的所有乘客……统统停下了脚步。

这些在不久前连看都没朝这边看一眼的“行人”们,几乎在同一瞬整齐地转身、掏枪,上下三层,上百支枪口,于两秒之内已全部锁定在了猎霸的身上。

“虽然概率微乎其微,但我依然考虑到了‘被BACK送走的人会生还下来或在死亡前后发出某种讯息’的可能,所以……我才会选择在行驶的列车上动手。”当周围的探员们集体亮枪后,纽曼娓娓接道,“在这时速接近400公里的移动载具上,即便你还有其他同伙收到了求救的讯息,也无法前来支援你;另外,为了保证今天的列车不会晚点,也为了让自己在可能发生的战斗中占到更多优势,今天这一整车人……全都是我事先安排的便衣探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