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7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5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总之,以正常的思维分析,走出拖车是十分正确和必然的判断,换成纽曼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然而,另一边的想法,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史三问只是不想让自己的拖车和细软遭到破坏而已。

至于张三和猎霸,说实话……这俩真挂了,对史三问来说也不叫事儿;在老史眼里,他们只是自己漫长人生中露面时间不算长的两个过客罢了,要不是天一拜托他帮忙,他也不会与这两人同行。

当一个人活得太久了,就会如此。

他比谁都明白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终究会离自己而去,所以他并不会对这些人投注太多感情;他选择离群索居,也是因为不想和人接触。

“车门已关闭,安全监测无异常,列车将于十秒后启动,十、九、八……”

一分钟转眼就过,广播中响起了发车倒计时。

由于采用了“类迁跃引擎”技术,东方快车启动时,里面的乘客并不会有乘坐一般交通工具时那种“突然被牵拉”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短暂的、微妙的不适感(所以广播也没有要求开车时乘客要坐稳、拉好扶手之类的);而当最初的不适过去之后,这车内的环境就会像扎根的建筑物内一样稳定,旅客们不会产生丝毫“正身处移动中的交通工具内”的体感。

因此,在这个即将发车的时间点上,不止是史三问他们,这“泊车车厢”内有很多其他的车主也都纷纷从自己的车上下来了。

毕竟是长达七个半小时的旅途,即便各级乘客活动的区域都有一定限制,但运营方肯定不会规定他们只能待在一个车厢内的,像什么吸烟车厢、酒吧车厢、自助餐车厢……这东方快车上应有尽有,且每个车厢的空间都不小;这些“服务型车厢”一般都分三层,最底下那层是过道和工作人员使用区,上面那两层才是服务区。

当然了,这个泊车车厢,除了供开车上来的乘客停车之外,是不提供其他“服务”的,所以上下三层等于就是一个立体的停车场。

史三问他们此刻所在的是最底下的一层,上面两层、包括前后其他车厢的人都会从这里路过,故而人流甚密。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联邦探员假扮的,只要这个人不是能力者或变种人,就连史三问都很难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按照张三的想法,假如他是那个追捕者,找几个非能力者探员混进人群,先用有针对性的武器进行突然袭击显然是个好办法。

然……纽曼的套路却并非如此。

在列车开始行驶之际,他居然明目张胆地从自己的车里下来,步行靠近了史三问他们的车位。

史三问、张三和猎霸,也都以自己的方式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纷纷将视线投向了他。

就这样,在目光早已交集的情况下,纽曼走到了三人的停车位旁,不紧不慢地站定。

“你们有两个选择。”纽曼用他那死气沉沉的腔调开门见山地抛出了这么句话。

“我才不做选择。”可史三问还没听选项,就打断了对方,并指了指猎霸,“有事儿你跟他聊,我们俩不参与。”

“对。”张三也接道,“没得谈。”

“好的。”不料,纽曼听罢,连半句挽回的话都没说,只是望着史三问和张三的方向,紧跟着念了一声,“BACK……”

他话音刚落,史三问和张三就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对此,猎霸倒也处变不惊,只是冷冷看着纽曼,用有气无力的语调问道:“我不妨问问……他俩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死掉的概率非常高。”纽曼回道。

“不会吧……莫非你的能力是念个单词就把人传送到地狱去?”猎霸又问道。

“我可没有义务一一回应你的试探。”纽曼并没有进一步回答猎霸的问题,而是说道,“束手就擒或和他们一起死,给我个答复吧。”

“呵……”猎霸笑了声,“兄弟,你不把你的能力告诉我,我怎么能确定那两个家伙已经死了?确定不了的话……谁甘心投降啊?万一你是诈我的呢?”

“那就当我是诈你吧。”可纽曼没有松口的迹象,“BA……”

“哎哎——”猎霸见对方又要出招了,赶紧扯着嗓子喊出声来,他那因为严重缺水而沙哑的喉咙喊出的声儿……要形容的话就是砂纸磨仙人掌,光是听着都觉得能嘶出血来,“别啊!再商量商量嘛!”

纽曼本来也只是想吓吓对方,因为这几天观察下来,他也知道猎霸不吃不喝不睡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有很大几率可以生擒。

刚刚史三问和张三表态之前,纽曼原本是打算把史三问一个人“送走”的,但既然有两个人表示没得谈,那他也不在乎多弄死一个。

“是不是只要我证明他们已经死了,你就投降?”纽曼假装犹豫了几秒,再问道。

“嗯。”猎霸点点头。

纽曼摸着下巴,又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下,接道:“虽然我可以让一名身在另一个地方的联邦探员立刻通过视频电话证明那两个人已经死了,但我估计……仅是这样,你并不会相信我,即使有视频为证,你也会怀疑这是我事先制作的假视频。”

“嗯。”猎霸又点了点头,他不是不想回“嗯”以外的词,只是这会儿嗓子还疼。

“看来……我的确得跟你解释一下我的能力才行了。”纽曼接道。

其实,纽曼从一开始就不介意透露自己的能力,迄今为止他告诉过不少抓捕目标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但那些听过的人里还没有一个能在得知相关信息后成功逃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