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7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43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这样……不会太极端了点吗?”猎霸道,“虽然我未必有资格说这话……你不觉得把这些女人解救出去之后,让联邦警察来处理这个村里的人更合适吗?”

“处理?怎么处理?”史三问干笑一声,“呵,他们会同时起诉这村里的所有人?包括老人和十八岁以下的青少年?且不说‘法不责众’的事儿……就算我们假设,真有一名非常清廉和正直的检察官,打算起诉整村人,你觉得这官司该怎么打?

“这村里有很多女人已经被抓来了很多年,她们老了、认命了,其中一些已经放弃了逃跑、放弃了自己以前的人生……你怎么采集证据证明她们在这里的行动受到了限制?没有证据又你拿什么定罪?

“再退一步说,定罪了又怎样?按照联邦法律,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仅仅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收买后对被害人强暴、伤害、侮辱等等,按照强奸罪和伤害罪另外量刑,但那些行为……依然需要取证,没有证据,很难重判。”

猎霸本以为,史三问除了在异能方面有些建树之外,基本就是个粗鲁的死宅,万万没想到……对方非但有文化,而且只要愿意就能用学识糊他一脸。

“另外,你别忘了……”史三问的话还没完,“那些女人已经和外面的世界隔离了太久,她们的家人也可能已经放弃了寻找她们或者已经死光了,她们在外面连生存都成问题,更别说独自抚养一个或多个孩子了……你又有多大把握,她们不会为了孩子而说谎,站到加害者的一方?”

“行行,你说得都有道理。”猎霸无法回答对方的问题,但他已明白了对方这些话的重点,“杀就杀呗,我就这么随口一问。”

“萨利赫,关于老史的做法,你怎么想?”另一边,在听着猎霸和史三问的对话时,张三见萨利赫脸上的神情也是数度改变,故而问道。

“我绝对支持。”而萨利赫,竟是斩钉截铁地回了这么五个字;说完,他闷了口酒,再道,“假如是我的妻子或女儿被人抓到这种村子里,受人侮辱、虐待、当作生育工具……那对方被判三年也好、十年也罢、哪怕判二十年以上,对我来说也都是不够的……因为那些人渣的人生在我看来本就一文不值,怎么可能跟我亲人的人生相比较或者换算?”

“瞧,还是有明白人的。”史三问也抿了口酒,笑道,“‘罪恶’这种东西,就算可以用某种公式来精确换算,那种公式也绝不是‘法律’。”

“那‘谁’……或者说‘什么’,才能算得清这笔账呢?”猎霸问道,“你能吗?”

“我当然不能。”史三问回道,“但在今天,在这里,我比任何个人或者制度都更有资格来承担这清算的责任。”

“就因为你是这儿最强的?”猎霸挑眉试探道。

“这不废话么。”史三问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自人类诞生以来,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公平’和‘罪恶’的解释权、清算权,始终都是握在当时当地最强大的个体或团体手中的,弱者只能祈祷强者的仁慈和怜悯;只不过,随着人类数量的增多,这种原本单纯的关系逐渐复杂化了,这才形成了社会、阶级这些东西,但有些事情的本质……并没有什么改变。”

“好吧。”猎霸朝椅背上靠了靠,深呼吸了一口;史三问的很多话让他感到头疼,但又无法无视,“那……愿仁慈的您,今晚屠杀顺利。”说话间,他顺手倒了杯酒,举了起来。

“干杯。”张三顺势举杯。

“干杯。”萨利赫也举杯。

“你给我把酒放下!”但史三问举杯的时候,却冲猎霸喝道,“少给我浑水摸鱼,谁他妈允许你喝东西了?”说完,他和另外两人碰杯,“来,咱们干。”

————

第十八章追捕者

酒足饭饱后,史三问他们一行人便来到了屋外的街上。

依照他们和村长之间的约定,在清点完“货物”后,他们就会把定金之外的“全款”给付了。

清点的工作由张三和萨利赫二人来完成,其目的有二:其一是为了确认人数,其二自然是为了找出萨利赫的妻子阿娜耶。

然而,当他们将所有被绑来的妇女数了一遍之后,却发现阿娜耶并不在其中,这让萨利赫不由得慌乱起来。

好在,还有张三在;他是一个记性很好、心思也很缜密的人,因为已经在加油站那边看过这次被送来的三名妇女的照片了,所以他在数人头时特别留意了一下,找到了和阿娜耶被一起卖来的两人。

想要知道阿娜耶在哪儿,问她们就行了,至少也能提供一些线索。

但……张三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不问她们,问村长。

村长倒也没撒谎,当张三跟他提起这事儿时,他只是讪讪一笑,表示“我看那个娘们儿挺漂亮的,所以留地窖里了,这个我就不卖了,自己留着”。

张三听了,不动声色地冲萨利赫使了个眼色,示意后者别轻举妄动。

接着,他又问道:“除了这个,还有别人吗?”

这次,村长稍稍犹豫了几秒,才告诉他,还有一个叫阿法芙的被拐妇女、与其父亲一起被关押在后屋的拘留室里。

村长说完这句之后,还故意摆出一副挺为难的表情,又补充了一句:“我们正愁怎么处理他们呢……”

这言下之意,张三一听就懂,村长的意思就是……最好让张三他们这几个“犯罪组织成员”顺手把那女人的父亲也干掉,然后把那女孩也买下,帮他们解决这个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