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7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3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递上了一包烟;这包烟的烟盒是打开着的,里面除了几根没抽完的香烟外,还塞了几张褶着的纸币。

那恶警扫了一眼烟盒,当即神情一变,冲自己身边的三位同僚扫视了两眼,然后,他又看了看那些在院门外探头探脑的村民,并忽然提高嗓门儿冲那些人吼道:“看什么看!要看热闹回自己家看去!”

这四个恶警都是村长养的恶犬,村民哪敢得罪他们,被这么一喝,便只能悻悻然地散去。

数秒后,等那些人散得差不多了,为首的那个恶警才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又抬手摸了下鼻子,在那只手放下时,他才顺势接过了张三举着的那盒烟。

把烟拿到手里后,那恶警还低垂着眼皮,又朝里看了一眼,确认了一下,随后再把烟盒揣进了自己兜儿里。

“呋——”好处到手后,他吐了口自己正在抽的廉价香烟,随即将烟头儿扔到地上踩灭,不紧不慢地冲张三道,“在这儿等着。”

说罢,他就回头,走到屋门前,敲了两下门、进去了。

大约过了一分钟,他又从门口探头出来,冲张三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也进屋。

张三也和史三问、萨利赫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一起走了过去。

这间屋子是派出所办公的地方,面积不算小,屋子中间有几张拼在一起的办公桌,桌边散着七八张凳子,此刻都已被那些“乡绅”们坐满了。

张三和史三问这两个老油条只是匆匆一瞥,就已知道这些人里哪个是村长,但两人都没有说破,直到那名警员为他们引见时,他们才将视线定在了对方身上。

“几位……找我有什么事吗?”阿卜杜勒虽不是什么高明之人,但在这个村里他已经算是聪明的了,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放下戒备的,他得防着眼前的三人是追查被拐卖人口的便衣探员。

“我就不拐弯抹角了。”张三道,“我今天来是想向你们宣布,乌尔德(那几名人贩子的头子)他们的买卖,由我们接手了。”

“哈?”阿卜杜勒继续装蒜道,“什么乌尔德?我根本不认识叫这个名字的人。”

他撒谎时的演技在张三看来就像是企图假装生病来逃课的小学生。

“呵……”张三冷笑一声,“我明白,你们不相信我们,放心,我们是带着‘诚意’来的。”

当他说到“诚意”这两个字时,转头朝萨利赫看了一眼,因为之前在车上他们早已计划好了,所以萨利赫见状,当即心领神会地上前几步,将自己从车上背下来的一个斜挎包放到了办公桌上。

“这是什么?”阿卜杜勒仍旧绷着脸,一副冷漠的表情。

“诚意啊。”张三说着,还做了个请的手势。

阿卜杜勒又盯着张三看了几秒,随后才抬了抬下巴,示意站在一旁的那名恶警头头帮他打开挎包,后者也很快照做了。

伴随着拉链的滑动声和扯开包口的声响,一大袋现金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一刻,原本坐在后面的那些盲山村的乡绅们看得眼睛都直了,纷纷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好像要用视线将那个挎包的包底都灼穿一般……即便他们在这村里算是有钱人,但这么多堆放在一起的现金,他们也是生平仅见。

村长阿卜杜勒自然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惊讶的神情瞬间浮现在他的脸上,并迅速被贪婪所代替。

“这些……只是定金。”张三看他们都上钩了,说话时的语气也变了,变得充满了诱惑的意味,“买卖谈成了,还有更多。”

“你们要什么?”到了这时,阿卜杜勒已没打算再掩饰什么了,他显得急不可耐,毕竟……他这种人的眼界和器量,也就这样了。

“我就直说了,我们几个,都隶属于某个你最好不要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犯罪组织。”张三说这话时,顺手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I-PEN,随随便便就在网上搜了张猎霸的通缉令出来,快速在那帮乡巴佬面前晃了一晃,“照片上这位,是我们的同伴,他这会儿就坐在派出所门外的那辆车里,不信你们可以出去看看他的长相……”

他在展示照片时,有意让I-PEN的屏幕保持着横向移动,这样那些人便只能大致看清猎霸的脸以及“ANTED”这几个大写字母,但看不清下面的其他说明文字(虽然这些文字的内容张三也可以忽悠过去,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仅仅三秒后,张三就把I-PEN收了回去,继续说道:“仅凭这点,我想你们就应该了解……我们绝对不是联邦的便衣或别的什么公务员,说得再难听点……像你们村子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联邦根本就懒得来管,更不可能……”他又指了指桌上的那袋钱,“……动用那么多资源来跟你们玩什么卧底游戏。”

“是……是。”阿卜杜勒点头附和道,“您说得没错,对了……还未请假您……”

“你可以叫我张三,其他人的名字你就不要打听了,知道的少些对你比较好。”此刻的张三已完全反客为主,说话的口气也变得更有侵略性。

“好的,张先生。”阿卜杜勒道,“我已相信你们的身份了,也大概知道你们是干什么买卖的……但我不懂,你们给我们钱是要做什么呢?”

这是个好问题,一般来说都是这村里的人给人贩子钱,没有倒着来的。

“我们的组织,现在要垄断整个欧亚大陆的人口贩卖生意,因此,上头有命令,要整合资源、重组团队、拓宽销售渠道、优化运营模式……”张三在“命令”这两个字之后所说的东西,盲山村的这些位基本是一个字都没听懂,当然了,这正是张三所期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