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6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2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店长和店员并不担心有人因发脾气或挣扎而把这铁桶踢倒,因为他们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会强迫踢到桶的人用舌头和消化系统把弄脏的地面重新收拾干净,并且在旁饶有兴致地观看全过程……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就这样,阿娜耶在那儿被关了一天一夜,至第二天凌晨,她和另外两名女性一起被人贩子买走了;而那名男性比她们多关了一会儿,因为器官商人比人贩子来得要晚些。

那之后,又过了半天,到了中午时分,一辆载着四个人的小拖车来到了加油站……

…………

“呕——”

萨利赫没有跟着史三问他们一起进加油站,因为他在看到那名店员变成“鱼丸”之后就开始狂吐不止。

改造人也好,并级战力也罢……在史三问的面前,都是一样的。

史三问只是心念一动,便有数百个小圆勺状的屎瓣儿分别从那个店员的身体各处冒了出来,从里到外非常均匀地将其整个人都剐成了同等大小的“小丸子”;他的内脏、骨头、血肉、皮肤等等,都像是豆腐一样被轻易地“挖下”并顺势裹在了圆形的屎壳内。

短短几秒过后,原本的大活人已变成了一堆落在地上的屎丸,要形容的话,就像上百个大号儿的、除去了金色包装纸的费列罗巧克力。

搞定了这家伙之后,史三问就在张三和猎霸的陪同下径直闯进了店里。

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身在柜台后面的店长还没反应过来店门外发生了什么,三道身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

“你们有什么事儿吗?”店长仅凭感觉也知道这三人来者不善了,所以他问问题的语气并不怎么客气,其本人也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听说……”这回,是张三负责上前交涉,“……耶路撒冷这框子,所有吃长路的,都要到你们这俩水滚子这儿来碰码,有这么回事儿吗?”

关于这家店的情报,张三自然已经做过一定的调查了,至于他那口黑话,属于基本业务,见了适当的人,他自会切换着使用。

“怎么?里码人啊?”店长一边用话语拖延时间,一边用眼神扫视着三人,并略微退后半步,想越过他们、透过橱窗去看店外的情况,“混哪儿的啊?”

可惜那三人像是人墙一样,站得又很近,店长就算后退到背靠墙壁的程度也看不见外面。

“好说。”两秒后,张三便接道,“门朝大海,地振高冈,桥下行过,刀下难亡,一手白扇一束香,双花红棍腰间藏。”

“呃……”这店长虽也是老江湖了,但张三这口黑话段位太高他愣是接不住,“兄弟……是想打听事儿呢?还是想跟我们拉个对马呀?”他只能假装听懂,然后问问对方是要情报还是谈合作。

“也没什么大事儿。”张三也不再言其他,直接拿出了萨利赫的妻子……也就是阿娜耶的照片,拍到了柜台上,“前天夜里的这张红票,你们应该还记得吧?”

店长架势未动,低头扫了一眼照片,然后冷冷道:“记得又如何?不记得又如何?”

“记得,咱们就聊聊,不记得……咱们也得聊聊。”张三回道。

“哼……”店长已听出了这话里的恐吓意味,冷哼一声,回道,“兄弟,我看你也不像是不懂规矩的人,你最好想清楚点儿……”他说到这儿,满脸的横肉中挤出一抹狞色,“……老哥我这点子,扎手!”

“这样啊……”张三闻言、耸肩,突然就把黑话收了,用平常的语气道,“那没办法了,换我朋友跟你谈吧。”

他话音未落,一旁的史三问就将身体前倾,手肘压在柜台上,用一个十分骚气的站姿望着店长道:“胖砸!认识大爷我么?”

“不认识咋地?”店长在气势上自是不能输,当即也是挺直了腰板儿,瞪眼回道。

“不认识?”史三问笑了,“呵呵……那我今天就让你认屎认屎。”

————

第十六章盲山

本章部分设定取材自电影《盲山》,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

鲜有人知道,在联邦境内,有一个叫作“盲山”的地方。

盲山为什么要叫盲山,就连住在那儿的居民们也不知道,当然,他们也没有兴趣去考究这些事。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小山村,贫穷、闭塞、落后……村民们的生活水平和思维方式都仿佛和外面的世界脱节了几十甚至上百年。

盲山里的住民,基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大部分家庭以务农为生,少数的经商者也都是本地人,做着些小本买卖。

村里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官儿”就是村长,他直接领导着村派出所里的四名警员——是的,这地方连“派出所长”都没有,事实上,这里的执法人员在联邦那儿也没有什么正规的编制……那四名警员与其说是警员,不如说是村长的私人武装更合适。

反正,村里若是出了什么大事儿,大家就会去找村长解决,小打小闹的事情嘛……基本就看谁横了,没有人会报警的。

这种类似于“县太爷”的制度,在盲山村持续了很多年。

我们对于这种权力制度是很了解的,不用我说大家也都明白,村长的儿子就是下任村长,至于警员的儿子能不能继续当警员,就得看他们是否“懂事”了。

乍看之下,这村子也没有什么太大问题,虽然他们的制度和外界不一样,但这么多年下来都能相安无事,便说明这套东西至少在这个小地方行得通。

然而,在这表面的和平之下,其实隐藏着让人毛骨悚然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