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67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少废话,醒了就下来带路。”史三问说着,已经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离开了副驾驶席。

两秒后,张三也拔了车钥匙,离开了驾驶席。

这时,萨利赫鼻子里的味道已慢慢退去,他的视线也逐渐清晰起来,并看到了身边的猎霸。

“我叫莱文。”猎霸知道这位仁兄接下来还要与他们同行一段时间,所以,出于礼貌、也为了方便……他还是客客气气跟对方做了个自我介绍。

“啊……嗯,叫我萨利赫就可以了。”萨利赫刚醒过来还有点儿懵,看到眼前的彪形大汉主动跟自己打招呼,便出于本能地应了一句。

猎霸也没更多话跟他讲,说完就转身开门下了车。

几秒后,萨利赫也来到车外,抬眼看了看眼前的别墅,再说道:“对,这里就是纳萨尔大……”他差点把“大师”两个字顺嘴给说了,但很快意识到不对,恶狠狠地改口道,“……纳萨尔那个狗东西的宅子。”

史三问对他使用什么措辞根本不在乎,只是耸耸肩,挥手示意对方头前带路。

由于保全系统已经坏了,这一路上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危险,但是像史三问这样的老江湖,自是不会大意的,放着萨利赫这个炮灰不用白不用。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史三问的谨慎不无道理……

四人进了别墅后,没有急着去解救那些被关在“密室”中的妇女(史三问可以用能力知道附近所有人的位置,推测出密室的方位易如反掌),而是先对整栋别墅展开了搜查。

结果,在二楼的书房、主卧这两个房间的门口,萨利赫都遭遇了触发式陷阱的袭击;很显然,纳萨尔已经考虑过“电力被切断”或“保全系统被关闭”时遭到入侵的情况,所以他在比较重要的两个房间里都设置了当正常的防御系统无效时就会自行启动的机关。

假如入侵他豪宅的都是像萨利赫这样的普通人,那这会儿已经中招两回了,好在……今天来这儿的还有另外三号儿奇人,像那种陷阱,史三问在其被触发后利用速度把萨利赫拽离危险区域就行了。

就这样,他们顺利搜完了主卧和书房,除了钱财之外,重点是找到了一份十分齐全的穆神教教徒名册,以及一份记录了所有被纳萨尔囚禁的妇女的名单。

接着,他们才回到一楼,找出了密室的暗门。

然而,他们随即就发现,在保全系统下线时,密室门的电子锁是用不了的……没办法,史三问只能用能力做了四个屎圆锯,并操控其漂浮至半空同时运作,在墙上强行切出了一个四方形的入口。

纳萨尔的密室基本就是牢房,里面囚禁了十几名妇女,她们每一个都被关在一间封闭的小隔间里;她们平日里吃的东西很差,卫生条件也一般,只有被纳萨尔叫出去“临幸”时,才能享受到豪宅里的东西。

史三问他们将这些妇女解救之后,让她们留在别墅的客厅里等待,随后将穆神教的名册和妇女名单放在茶几上,报了警(当然,名册中萨利赫的名字已经被屎给糊了),他们四人则在警方赶来之前就开车离开了现场。

他们的下一站,是城外的一处加油站。

在这个时代,因为能源革新,“加油站”更多的不是负责加油,而是“充电”,但这么多年“加油站”叫下来了,让大家改口叫“加电站”好像怪怪的,所以人们仍是这么叫着。

史三问他们去的那个加油站,是纳萨尔联络“买家”的地方,那些被他“活祭”的人,都会被送到这里来;有时他也会抓一些活着的妇女儿童过来,对方也会收。

因为那儿离纳萨尔的别墅并不远,众人驱车十分钟就已来到了目的地。

加油站里只有两名员工,一个是店长,胖得像头猪,胳膊比你腿还粗,胳膊上还纹个身,也不知是什么怪物,反正看着像海参;另一名店员瘦得像面条,个子也挺高,一口烂牙黄里透褐,还总喜欢冲你乐呵呵。

别看这两位其貌不扬,实力还是有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只用这么一点人手就敢在这儿当中间商。

那个店长是一名机械改造人,按EAS的标准有着并级能力者的战力,而店员则是个生化改造人,同样是并级实力。

遇到一般的劫匪之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以一当十,轻松搞定。

可今天来的这几位……要说是劫匪的话,也算是,但他们的实力可就不是一般打劫的能相提并论的了。

“需要什么?先生。”车停在加油位时,店员懒散地晃了过来,一看车上的几人都是大老爷儿们,顿时露出一副索然无味的表情。

“鱼丸粗面。”副驾驶上的史三问一边说着,一边已下了车。

“哈?你说什么?”店员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句。

“鱼丸,粗面。”史三问悠然地将那四个字重复了一遍。

“呵。”店员还以为对方是个土包子没来过加油站,干笑一声道,“这儿可不是餐厅,兄弟。”

“我知道。”而史三问的下一句话,让对方瞬间就警觉起来,“但我还是得问一声……”他抬眼望着对方,“你是想当鱼丸……还是想当粗面?”

————

第十五章追查

阿娜耶是个不幸的女人,和世界上大部分不幸的人一样,她的苦难与她出生和成长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

阿娜耶的家里很穷,穷到有时会挨饿的那种地步,这样的出身自然让她与高等教育无缘,事实上,就连义务教育她也没能坚持完。

虽然已经是二十三世纪了,但人类有很多陋习丝毫没有改变,在很多贫困地区,“老旧的观念”是凌驾于“婚姻法”之上的;在那些地方,穷人家的女孩往往在法定结婚年龄之前就会被草率地“嫁”出去……嫁给一个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