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64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3: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我……”萨利赫又一次低下了头,“……是我错了,我不该被一个女人迷惑了心智;现在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大师网开一面了,好歹我还可以去天堂当其他代治者们的奴仆……那也是一份光荣!其实按理说像我这样的罪人是要下地狱的。”

“哈!哈哈哈哈……”史三问闻言,大笑出声。

萨利赫本能地愤怒起来:“这有什么好笑的?”

“为什么不能笑?”史三问反问道,“你自己都说了这是好事啊,对你这‘本该下地狱’之人来说不是已经捡到便宜了吗?不该笑吗?倒是你……那么沮丧干什么?”

“我……”萨利赫不说话了,他无言以对。

“你说不出来,我也不勉强。”史三问顺势扯开了话题,“我们不妨来说点别的,比如……”他话锋一转,试探道,“你们的这个所谓‘活祭’,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式?是架在火上烤呢,还是大卸八块呢?”

“怎么可能?将祭品烧焦和切碎可是亵渎神明!”萨利赫用一种“科普”般的态度回道,“你说的那些都是假借神之名的虚假宗教才会用的肮脏仪式,纳萨尔大师可是从不会‘伤害’祭品的!身为代治者的他,只需要用手触碰一下,就能将祭品的灵魂引入天堂,而留下的躯壳将完好无损。”

“哦?”听到这句,史三问的心里就有谱了,他当即在心中念道,“能力者吗……还是用了某种障眼法呢……抓人‘献祭’的背后肯定有着某种与利益相关的实际目的,如果只是为了纯粹的象征意义去杀人,没必要在已经有了一个‘祭品’的前提下还出来抓更多不相干的人……”

他思忖了一息之后,便恍然大悟:“嗯……八成是器官买卖吧……假设那个纳萨尔大师是名能力者,并拥有着一种可以不破坏任何器官也不流血就能杀人的能力,那他就可以利用‘活祭’这个借口,定期地获得‘新鲜的货物’了;从内脏到皮肤、从视网膜到脚底板、包括一整个人身上的血液……一具完好无损的新鲜尸体身上能拿出来到黑市里卖的东西可是很多的,若细致拆分开来卖,甚至能值上百万……”

“呃……”就在史三问理清思绪的当口,忽然,他的身后传来一身低吟,不用回头他也知道,这是张三醒了。

史三问没有去问“你怎么样”这种废话,只要感应和控制一下对方体内的屎,史三问就能迅速查探出张三现在的心率、体温等各项指标。

因此,面对刚刚缓醒过来的张三,史三问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用开口问,我直接告诉你好了……这里是个邪教组织的基地,我们被人绑架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马上就要和旁边的这位萨利赫小哥一起前往穆神教的天堂给人当奴仆去了。”

他这话,没头没尾、莫名其妙,换成一般人肯定会让他进一步解释清楚。

但张三可不是一般人……就算是刚从昏迷中醒来,被人劈头盖脸说了堆莫名的话,他也照样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对方的意思琢磨透彻。

“明白了。”张三只需要用这个三个字,就能说服对方自己已经听懂了刚才的话,接着,他就反过来问了史三问一句,“那么……任由我俩被‘抓’进来的你,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呢?”

————

第十三章早晨

张三是个思维缜密的人,他知道,像这种既没有厕所(或者说连个桶都没有),地上也没有任何食物残渣的牢房,不会把他们关很久的。

结果,也如他所料。

凌晨三点,也就是他和史三问来到这里大约一个小时后,有人来了……

那些人拿着枪,以及三副塑料制的缚手带,其来意不言自明。

五分钟后,史三问、张三和萨利赫便被押送到了一个“祭坛”前。

看到那个所谓的祭坛时,史三问差点笑出声来,因为他一眼就看出祭坛前方屹立的是一尊圣母像,只不过圣母的脸被二次加工成了骷髅状。

“看这雕像……这基地以前应该是‘钢铁戒律’的据点吧。”在祭坛前跪着时,史三问轻声跟自己身旁的张三攀谈道。

“啊……”张三也是随口应道,“我也早就看出来了,不过一般民众对两百年前的反抗组织内部信息几乎一无所知,随便换套说辞就能用当时的资源出来骗人了。”

“不过……”史三问道,“还是有疑点啊……”他微顿半秒,再道,“联邦成立后,当年那些反抗组织的秘密据点应该都已经被查出、或是由掌控方自行交代出来了;即使还有极少数没有被官方知晓的据点存在,其安全级别也不是那些民间的江湖骗子可以轻易发现并突破的。”

“有道理。”张三点点头,“但我想这个疑点不会困扰我们太久了……”

他的话说到这儿时,一个身着长袍,头上包着圆巾的男人已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纳萨尔大师的年纪看起来也不小了,至少在五十五岁以上,但在他脸上的那些褶子当中,是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

这双眼睛里充斥着贪婪、欲念、得意和精明。

史三问这一生中看过无数人,他了解人性,所以……仅仅是和纳萨尔对视了一瞬,他就已知道,这是一个自己十分厌恶的人。

“愚鲁的凡庶们呐!感恩吧!”纳萨尔一张口,就是一种演讲腔,他用高高在上的神态俯视着被倒绑双手、跪缚在地的三人,朗声道,“今天,你们有幸被选中,成为了穆神教献给先祖们的活祭,马上……你们就能脱离尘世和地狱的轮回之苦,进入天堂,成为伟大的代治者们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