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58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2:55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家里要装修,他可以帮你把设计图纸外加预算都给做了;你想吃顿好的酒席,他可以亲自下厨给你整出来;你想学一门乐器,只要是你说得出来的玩意儿,他都能教你……

而这些,还只是常规操作。

张三真正厉害的地方在于,即使对于一些奇葩的、繁琐的、独特的要求,他也能满足。

比如你现在跟他说,你想用两万块钱环游世界,且至少要去游览二十个国家,怎么办?

换了别人可能会回你一句“先整容吧”了事,但张三不会用这种抖机灵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他会先帮你调查一下这个假设的可行性,如果真的可行,他就会给你一个计划——一个你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想得到的计划,来完成这件事。

具体来说就是……他可能会让你先乘上某个航空公司多少周年纪念的限时超优惠航班,抵达欧洲,然后参加一个只需要付一点自行车租金就可以加入的环法骑游团,当你这个团到了敦刻尔克附近时,又刚好能加入一个纪念敦刻尔克大逃亡多少周年的渡海体验活动,越过英吉利海峡后,你又赶上了一次泰晤士河上空的滑索火炬传递,之后又是限时折扣的航班、轮渡或列车……和一些十分优惠的当地活动混合着推动你的行程。

最后这一圈下来,你不但只用两万块钱就去够了二十个国家,还会感到旅途很充实。

当然了,如果这件事儿“不可行”,张三就会直接告诉你不可行,并跟你讲一下大概要多少钱才行。

张三,大致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让你感觉“什么事都能办”、“就算不能办也会给你最合理的建议”的、极为靠谱的人。

因此,当史三问临时决定要离开开罗时,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联系张三。

像“搬家”、“寻找合适的住所”、“快速且不引起周边邻里注意就安顿下来”这些事,让张三来办,自是手到擒来。

…………

下午五点,史三问和猎霸已经开着一辆破旧的小拖车,行驶在了开罗城外的公路上。

出城时的检查比进城时要宽松得多,再加上史三问连衣服都没换,所以过关卡的时候根本没人把他当回事儿。

其实,史三问这辆车上的东西非常多,除了猎霸的行李之外,还有他自己90%的家当;这么多的杂物,无疑是值得去搜一搜、查一查的……

但检察人员一看到那些昂贵的动漫抱枕、游戏手办……跟廉价到扔了都没人愿意捡的破碗烂勺堆砌在一起时,就莫名产生了一种嫌弃之感。

再结合史三问这人的造型,检查人员不禁想到:“我要是检查时弄脏了这货的抱枕,他八成会说我玷污了他老婆,然后跟我这儿撒泼打滚乃至找我拼命吧……”

就这样,靠着别人对自己的刻板偏见,史三问甚至都没有接受什么盘问,就从城里出来了。

“当你说要我帮你‘收拾细软’的时候,我以为只要整理一下银行存折、现金和玉石之类的东西,装在一个小箱子里拎着就可以走了。”随着离城的距离越来越远,猎霸也渐渐安心了下来,开口跟史三问攀谈道,“……结果,你这等于是让我帮你搬家啊。”

“废话,你知道什么叫‘细软’吗?”史三问却是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所谓‘细软’,就是指‘精细而易于携带的贵重物品’……”他顿了顿,视线朝车后方瞥了瞥,“我这一车东西,每一样都很贵重,而且每一样都很便于携带啊,所以全部都是细软。”

“你那些抱枕手办之类的我就不说了……即使撇去个人爱好的因素,客观上的确也挺值钱的,问题是……”猎霸说着,也朝后放看了看,“你连缺了口的牙刷杯、油腻到变色的纸巾盒、还有锈了好几块的搪瓷洗脸盆儿都要带上……”

“要你管?这些我使起来习惯不行吗?”史三问还没等对方说完,就打断道,“新买的我用得不顺手,千金难买爷舒坦懂不?”

你可以说他强词夺理,但换个角度来看他那套歪理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决定物品价值的最重要因素其实是人的感受和认知,你花几万块买下的钻石在日常生活中对你的帮助可能远不及一卷几块钱的卫生纸;你花高昂的价格吃到的海鲜和土特产,在渔民和当地人眼里可能是吃得想吐或者在地上随便捡捡就有的玩意儿。

也许,史三问才是真正“活得明白”的人,至少他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而不是像大部分人一样在一个由资本家控制的世界中不断地被别人告知你需要什么,然后为了这份被他人定下标准的物欲而随波逐流。

“那啥……你之前说,我得跟你学四个月是不是?”聊天进行得越久,猎霸越发觉得这场师徒关系将是一次对他精神的肉体的双重考验。

“呵……”史三问笑着回道,“那得看你学得怎么样了,你要是足够聪明,四天就学成了滚蛋,那我第一个拍手叫好啊,但据我观察……你应该是个坑。”

“我还什么能力都没用呢,你怎么看出坑来的?”猎霸疑道。

“和能力无关,学习主要是看悟性和智力。”史三问道,“你看你……见面半天不到,就把我坑得搬家了,智力肯定不高啊。”

“这跟我有毛关系啊?”猎霸不服道,“接头地点、交通工具、行进路线……全都不是我定的,鬼知道会正巧撞上一个护卫官啊?”

“呵……”史三问闻言,干笑一声,摇了摇头,“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跟你解释这事儿吧。”

他俩说到这儿时,车已行到了相对荒凉的一个路段,也正在此时,路边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