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56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2:49
字体大小 + - 关灯

首先,“欧米伽级”是仅存于变种人之中的特例,异能者中是不存在这个概念的;因为异能者的能力都源自“罪”,而不是来自于基因突变,虽然练到“神级”之后,异能者的上限也会变得非常高,但是否能具备“无限”这种特性……就不好说了,得看能力的性质。

其次,“欧米伽级”无法通过“修炼”来达到,且很难用异能者范用的等级或分类去界定;说白了……这个级别的变种人都是天生的,而决定和限制他们实际表现力的东西……只有他们自己的想象力而已。

其三,也是欧米伽级变种人永远都那么稀少的最大因素——“他们会受到来自宇宙意志的制裁”。

这个要解释起来也不难:我们可以将宇宙视为一个生命体,就像我们人一样,而“宇宙意志”就是人体的免疫系统,至于欧米伽级变种人嘛……无疑是类似于“肿瘤细胞”的存在。

若这个肿瘤细胞足够低调,既不扩散、也不搞破坏,就像一个普通的细胞一样度过自己的一生,那么免疫系统也就不会对他有太多关注,但若是肿瘤细胞要搞事,那么像天老板这种“宇宙意志衍生出的具象化实体之一”,肯定就会有所动作。

史三问,就是一个欧米伽级变种人。

子临说他是“目前全宇宙最强的变种人”,绝不是在开玩笑的。

而他对天一说的,什么毁灭地球、毁灭银河……也的确是在他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当然,史三问只是说说而已,真的毁灭了地球,那宇宙也绝不会轻饶了他,再说了……毁灭地球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史三问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和立场,所以他活得很低调,活得……像个死宅。

行文至此,想必大家心里都已在急不可耐地念叨着:“行了,别哔哔那些有的没的了,快点说他的能力究竟是什么吧!”

反正有很多人应该都已经猜到了,那我就不卖关子了。

史三问的能力,用一个字来总结,就是——“屎”。

他可以无视热力学第一定律和物质守恒定律地凭空制造出屎来,且不需要做任何的功就能对所处的时空产生原子级的影响。

他可以操控已存在于当前时空中的屎,在无视宇宙四大基本力的前提下随意活动。

笼统地说,他能操作的物质是屎,但细致点说……所有生物的肠道排泄物他都可以操控,无论是残渣还是液体,总之只要是经过消化系统出来的玩意儿,不管你消化的程度如何,都会受他操控。

那么没有消化系统的生物是不是就不怕他了呢?抱歉……我刚才说过了,他凭空制造也行,你有没有真的不重要。

因此,即使是面对着一名“护卫官”,史三问也是完全不慌。

毕竟……杀人这种事,宇宙意志是不会来管的,除非你能永久杀死天老板这种级别的存在,否则就算杀掉上亿人,对整个宇宙来说也不算大事。

“找死……”那名护卫官在听到史三问的问题后,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且他也看不出史三问身上有什么强大的能量波动,所以他把这当成了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嘲讽。

呼——

拳风未落,杀意已至。

这名护卫官本就没有留活口的打算,他也没有兴趣确定史三问究竟是不是猎霸的同伙儿;若不是之前的广场上人多眼杂、打起来可能会造成无辜群众和周边财产的损伤,他在博物馆那儿就已经动手了。

然,就在他这一拳落下的当口,突然……

呲——

伴随着一阵他脚上的皮鞋与地面摩擦的动静,他整个人突然往后方平移了两米,导致这拳挥了个空。

好在他没把史三问当回事儿,拳头上只施加了可以把装甲板打碎的那点力量、且拳速也不快,要不然……这一记空拳造成的风压说不定会把地面和两边的建筑都给摧垮。

“嗯?”一秒后,这名护卫官的脸上就露出了狐疑之色,他不禁在心中念道,“怎么回事?这个COS男也是能力者吗?但这能力究竟是……”

身为狂级能力者的他,经历过的大小战斗无数;基本上……除了一些“概念化”的异能之外,只要通过观察对方施术时的能量流动,他就能大致猜到这是什么能力。

但,刚才史三问的身上,没有那种流动……

因为对史三问来说,这种程度的操作,就跟呼吸一样,不需要特意去注意什么,动个念头就完成了。

“我明白了。”护卫官琢磨了几秒,煞有介事地言道,“你的能力是‘让某个人或者物体强制退回到几秒前的状态和位置’对吧?”

方才那一下……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一股仿佛是来自于内部的力量朝后方拖了出去,而不是那种被“外力”推动的感觉,所以他才做出了这个颇有把握的判断。

“不对。”而史三问那边,却斩钉截铁地给了个否定的回答,并接道,“以及……我的能力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我的对手。”他微顿半秒,再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转头离开,并把今天见到我们的事情全部忘记;第二,继续尝试来杀我,然后被我杀掉。”

“哼……可笑……”护卫官老哥这是怒极反笑,“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我,江赢……”他用很自豪的口吻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人称‘地上最强肉体’的男人;自从我升到狂级之后,除了九狱监狱长秋正一那手‘破坏’之外,我还没见过任何物理或能量攻击能突破我体表的能量力场……”

话至此处,江赢干脆上前几步,走到史三问近前,昂然一立,摆出一副任打的姿态,笑道:“呵……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扬言要杀我?我告诉你……就算我站这里不动,让你打上一天一夜,打到你自己累吐了血……我也不会有半分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