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5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2:37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不过,联邦以外的一些组织,在智能纳米技术的研发上却有着相当程度的成果。

比如,逆十字。

比如……珷尊。

…………

“龙之介!”看到儿子的瞬间,荒井信一郎的第一反应就是愤怒地呵斥了一声。

喝声未落,他便三步并作两步地朝龙之介冲了过去,并高高举起了胳膊。

但那一巴掌……终究是没有落下。

“唉……”走向儿子的这段距离,已让荒井信一郎的火气去了大半。

见到失而复得的亲人,喜悦自是大于愤怒的。

荒井信一郎也是个平凡的父亲,在龙之介刚失踪的那段时间,他也和其他子女被掳的联邦高层一样,心急如焚;以至于当影织出现在他们的会议中,向他们提出“那笔交易”时,他也和人群一样……病急乱投医般的接受了。

但此举所引发的结果却是:带完话、被关进九狱的影织,成为了越狱行动的内应;而接受了“只要你们能在南美帮我找到一个藏在古代文明遗迹中的动力源,我就用关于你们子女的情报来进行交换”这一交易的联邦高层们,派出去的探险队则是全军覆灭(那件事后毛峰已舍弃了“士兵二号”的身份,所以从记录上来看他也已经是个失踪人口了)。

等到他们回过味儿来,发现这可能是一次“针对挖掘小队中几名核心成员的绑架或暗杀行动”时,黄花菜都凉了……

交易过后,这些大佬们既没有获取失踪者的线索,又中了逆十字的一石数鸟之计,白白搭上了吉梅内斯和罗德里戈教授(至少在联邦高层看来这俩应该是对方的主要目标)二人……正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退一步说,“兵”他们可以不在乎,但“夫人”持续失踪,他们心里还是很痛的,这一点……天下的父母大多一样。

眼瞅着那些X二代们失踪的日子越来越长,且毫无音讯,很多人都已放弃了希望,慢慢地开始接受、并适应自己的子女已经死去的假设。

此后的九狱沦陷事件、以及反抗军起义,也把他们的注意力给转移掉了。

没想到,就在他们已经开始淡忘这心中之痛时……在3月5日这天,那神秘的四叶草号游轮竟会再度出现,而且,当初被困在那艘船上的联邦高干子弟们,居然全部都还健在。

当营救部队登船之时,惊讶地发现……船上的所有“客人”都穿着几个月前失踪时穿的服装,躺在各自的船舱内呼呼大睡。

是的,被发现的只有“客人”而已,由客人们带上船的那些随从可是一个都没找到……当然了,大佬们本来也不关心那些随从的死活,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子女是否平安。

最终,这次“营救行动”的战果喜人:被救回的那些失踪者们全体安然无恙,经过医疗人员的初步检查,他们不但是身体方面没有受伤或者挨过饿的迹象,从头发和身上的气味判断……他们连个人卫生也保持得很好。

总而言之……都没事儿。

可是,“没事儿”,反而才是最反常、最诡异的。

假如营救部队在船上找到了一地七零八落的尸体,那倒正常了。

但人质全都没事的话,这次类似集体绑架的行动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绑架者一没有勒索赎金、二没有伤害人质,把人带走,过几个月之后又完好无损的送回来……就算是联邦军里最弱智的指挥官,看到这个状况时,也必然会猜测——这些人身上会不会发生了什么生理上查不出来的变化。

比如说,被洗脑、被策反、被玩坏了等等。

这就不是简单的身体检查可以发现的了,必须将人隔离起来,经过一定周期的、周密的测试才能知道。

然,这次事件中的人质们,又怎么可能会走这个流程呢?

他们可不是被俘虏的联邦军普通士兵啊……他们每一个的父母都是在这个星球上、至少是在这个星球上的某个地区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

这些大人物又怎会让好不容易平安回到身边的孩子再度被关押起来,接受什么联邦军的审查?

再加上,如今时局正乱,联邦军也的确没有那么多精力和人力来搞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于是……这个在日后被称为“幽灵船”的事件,在当时,就这么被得过且过地揭过去了。

从四叶草号上被解救下来“人质们”,也都陆续回到了他们父母的身边。

荒井龙之介,就是最先见到父亲的人之一;毕竟他的身份特殊,身为内阁十辅之子,待遇也是与众不同的……军队在搜索船舱的过程中,就被上级告知——对于龙之介的搜索、营救、医疗……全部都排在最优先,一旦救出,就要在第一时间通过最快的交通工具将其送回水晶郡来。

“啊,父亲大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看着怒气冲冲朝自己走来荒井信一郎,龙之介却是一副很莫名的样子,他一边侧身后退了半步,一边战战兢兢地提问道。

“怎么回事?”信一郎怒极反笑,“你自己做了什么蠢事自己不知道吗?”

“我没干什么啊……”龙之介却回道,“我只记得自己在别墅的房间里睡觉,然后突然就被人弄醒了,接着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已经在一艘船上了,而且还到了橡之郡……”

信一郎是了解自己的儿子的,光看神态他就知道龙之介并未说谎,这不禁让他陷入了沉思。

沉默了片刻后,信一郎才皱眉问道:“你知不知道今天的日期?”

“日期?”龙之介道,“呃……是几号来着,十五还是十六……”

“年月!”信一郎又厉声提出了自己这个问题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