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49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2: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终于,在沾了一手脏东西后,他才用那只本来就很脏的手抓起了手机,迷迷糊糊就放到耳边:“谁啊?”

“是我。”对面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史三问立刻就清醒了几分,然后……他便按下了“挂断”键。

“妈的……”通讯终止之际,史三问还摆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骂了句脏话。

可几秒后,手机又响了。

“不接!”屋里明明只有他一个人,但史三问不知为何像是跟人吵架一样喊了起来,“不接不接不接就不接!滚!”

他就这么一边对着空气嚷嚷,一边走向了卫生间。

接着,在几乎不间断的手机铃声中,他故作镇定地完成了洗漱。

从卫生间走出来时,果然……手机还在响。

“唉……”史三问叹息一声,终究还是过去重新把手机捡了起来,摁了接听键,“说——”

他火气很大,并透出一种无奈。

“好久没联系了,最近怎么样啊?”电话那头的天一倒是心情不错的样子,愉快地跟他打着招呼。

“我怎么样你还不清楚吗?”史三问拉长了嗓门儿回道,“不清楚去翻翻你那破书不就知道了吗?”道完这两句,他就话锋一转,用不耐烦的口吻道,“少套近乎,赶紧说你要干嘛。”

“给你找了一徒弟。”天一也不再拐弯抹角,说明了要求。

“是美女吗?”史三问也是直来直去,不说虚的。

“抱歉,美女都被子临收了,能给你的只有男的了。”电话那头的天一这会儿笑得可欢了。

“我毁灭地球了啊!”史三问的不爽也是溢于言表,他直接就给出了一个半开玩笑半当真的威胁。

“哎~你这又是何苦呢,凭阁下的颜值,随便收拾一下,去泡个吧,美女什么的至少也能带走十个八个啊。”天一接道,“你自己要当一个整天屯在屋里的死宅,怪谁呢?”

“你这个整天屯在书店里的死宅有资格说我?”史三问不服道。

“好好,那我不说了,先把那位的照片传给你。”天一这句还没讲完,一张猎霸入狱时拍的美照已经弹到了史三问的手机屏幕上。

“哼,糙汉的照片有什么好发的。”史三问虽是这么嘀咕的,但还是瞥了眼屏幕,再问道,“这次又是什么要求?”

“这位已经是狂级了,但因为不是先天能力者,需要你教教他怎么控制容易暴走的力量。”天一道,“时间嘛……眼下是用人之际,四个月之内搞定可以吧?”

“只要你能保证在他出师后的至少八个月内,我不会再受到任何来自你或其他方面的骚扰,就可以。”史三问应道。

“呵呵……那我可不敢保证。”天一用闲聊般的语气回道,“你天天上网,肯定也看到新闻了吧,最近这时局有点乱呐。”

“废话!时局是为什么乱的,你的心里就没点逼数吗?”史三问道。

“行行,那我尽力而为。”天一最终还是给了个承诺,但听着就像是在敷衍。

“切……”史三问也懒得再听了,最后留下一句,“真烦了我就毁灭银河!”便又一次将手机挂断了。

————

第六章茶宴

2219年,2月15日。

持续了三天三夜的“三明治行动”宣告失败。

铁血联盟的加入,犹如为哥萨克游骑兵的同志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在两股势力的反夹击之下,联邦军节节败退,最终无奈地开始西撤。

而在观望、见证了这场反抗军同盟的胜利之后,盘踞于北非的反抗组织——“柏柏尔之魂”也有所行动了。

2月20日,经过了数天的准备,柏柏尔之魂的海陆混合作战部队由月星郡北部的图卜鲁格出发,向北横渡地中海,沿途拿下了克里特岛,并在之后的数小时内于雅典登陆,突袭了橄榄枝郡。

这一步棋,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表面上看,以柏柏尔之魂的军力,向南往非洲腹地进军会容易得多,但他们却舍近求远、舍易求难……选择渡海、直接扑向欧洲东南部,并且,还有继续北进之势。

即便是再糟糕的军事家也该看出来了,他们这是打算跟刚刚拿下蓝盾郡的另外两支反抗军队伍会师;比起在非洲孤立无援地拓展领地,迅速打通一条和其他组织可以互相支援的走廊无疑是更加高明的战略。

联邦对他们的这种行动自然也不会无动于衷,经过了几天休整的联邦军也再度出发,对他们展开了镇压。

但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

哥萨克游骑兵和铁血联盟自不会看着已经渡海的非洲兄弟们就这么被联邦军“吃掉”。

由于蓝盾、麦秸、双鹰这三郡的大部分城市都已被反抗军占领,反抗军因此得到了巨大的战略空间和充足的后勤支点,如今他们也可以随时出兵,用以逸待劳的姿态去跟联邦军周旋了。

阻击战、精英部队的潜入偷袭、围点打援等等,这些曾经只有联邦军能用在反抗军身上的招儿,反抗军现在也能“还施彼身”了。

就这样……一场漫长的“骚扰拉锯”,拉开了序幕。

来自东线的、不间断的各种干扰,严重影响了联邦军攻击柏柏尔之魂的步伐;在游击战领域,联邦军和反抗军的经验有着天壤之别,前者几乎是被后者牵着鼻子在走。

这场由四方参与的进军、干扰、迂回、反打的好戏,上演了整整两周。

终于,在3月5日,三大反抗组织顺利在欧洲东南部会师,高调地结成了以推翻联邦的统治为基础纲领的“起义联盟”。

这个时候,联邦军才回过神来,位于蓝盾郡和橄榄枝郡之间的、黑海沿岸的区域,俨然已被打通,成了一条连通反抗军部队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