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42

发布时间: 2020-06-14 23:02: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世界上最牢不可破的监狱,就是人的思想。

推到思维的高墙,远比推到什么深渊之壁要困难得多。

“一群疯子……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理解对方的意图后,卡尔的神情愈发凝重起来,“联邦政府再怎么腐朽,至少还维持着这个世界的稳定和秩序……你们现在这样,将会把整个世界带入战乱之中!多少无辜的人会因此而死?”

“无辜的人本来就每天都在死。”这回,是兰斯接了他的话,“被自己无法反抗的制度和可悲的人生慢慢折磨死,还是被一发子弹带走……这本就不是一个数量上的问题;我们改变的不是数量、而是性质。”

“胡说八道!”卡尔听了,仍然不服,他怒喝道,“全都是些歪理……那今天死去的狱警又算是什么性质?在制度下活得艰辛的人就算占得比例最高,但也绝不可能是全部,撇开上层阶级,还有很多安于现状的人,你们又凭什么让那些人陪葬?”

“当然是凭借‘力量’了。”子临又接过了话头,回道,“你以为当初联邦成立时,就没有人为此流过血吗?你说的那些琐事,在时代的大潮中太过渺小了……任何的变革都是在冲突中进行的,如果所有人都能达成一致……呵……那联邦现在肯定好得很啊,阶级这种东西也早就不存在了;人类要是能做到那样,能学习、长进到那个地步……还要我们逆十字做什么?”

“呵……”卡尔冷笑,“那么,将变革的意志强加于这个时代的你们,跟用制度奴役着这个世界的联邦……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没有说过有区别啊。”子临笑道,“还有……你小时候,就没听过一些坊间传闻,说当年这个联邦的成立……也和某个组织在背后的推动有关吗?”

————

尾声揭幕

太阳已经升起。

蓝盾郡西北的雪原,在晨曦的阳光下,如一幅凄美的白色画卷。

在那破晓的地平线上,联邦军庞大的军势,像是一道黑色的山崖,静静肃立,严阵以待。

很多囚犯在看到远方那望不到边际的包围线时,就已丧失了逃生的希望。

但他们并没有丧失追寻自由的觉悟和勇气——就算在一场毫无胜算的战斗中死无全尸,也比烂死在牢房里强。

人群,没有退散;他们自行结成了阵势,朝着那条黑压压的封锁线冲了过去。

那些强级以上的能力者们,自发地跑到了队伍的最前方,为后方的人充当盾牌。

即使是那些无异能的普通囚犯,也都拿着从九狱武器库里夺来的装备义无反顾地发起了冲锋。

轰——

当那群囚犯们渐渐迫近之时,炮击声,终究是响起了。

但这场战斗的一炮,却并非是联邦军打响的。

而是……反抗军。

正当囚犯们已做好准备迎接军队的首轮轰炸之际,一支“白色的军队”,突然出现在了联邦军的侧翼。

因为这支队伍无论是装甲的外壳还是士兵的衣服都用上了白色迷彩,所以他们从侧面靠近时囚犯们都没能发现。

又因为联邦军的注意力都在囚犯们那边,且反抗军装备了专门反联邦武器系统的侦测装置,所以联邦军这边俨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支白色的军队,是来自欧洲北方的反抗军组织——“哥萨克游骑兵”。

今天凌晨,早在联邦那边还没有收到九狱求救信号的时候,游骑兵们的总部就已收到了一段来源不明的加密代码;代码本身并不难破解,但破解后显示的信息却让人摸不着头脑,因为这段信息竟是预告了“九狱将在天亮之前被攻破”。

虽然这情报听起来匪夷所思,但能够将消息发送到反抗军秘密基地的人,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为了恶作剧而已……因此,游骑兵们立刻派出了侦察部队和无人机到九狱附近去查探,结果,没多久他们就发现……这情报居然是真的。

于是,他们立即召集了蓝盾军北部几乎全部的军力,火速赶往切尔诺贝利。

这才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在游骑兵们的掩护下,囚犯们生存的希望立刻燃起,他们一边向着反抗军的所在侧移动,一边利用自身能力去配合反抗军的火力压制。

顿时,联邦军陷入了被两面夹击的窘境;虽然他们军势盛大、但因为包围线拉得太长,被打得左支右绌、顾此失彼……没有支撑太久,就开始节节后退。

另一方面,朝着切尔诺贝利东北部越河逃亡、以及顺流而下的囚犯们,也都在遭遇联邦军的围堵时受到了另外几支反抗军势力的救援。

卡尔所预测的“只有不到两成人能活下来”,并未变成现实。

顺利从九狱逃生的囚犯数量远超他、以及联邦高层的预估……且其中有很多人因为无处可去,直接就加入了反抗组织。

这一天,时代的齿轮,明显地转动了起来……

“九狱沦陷”事件,成为了点燃某条引线的火苗。

一个崭新的纪元,已拉开了序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一章久别重逢

克劳泽走进书店的时候,其脸上的神态像是个正在重游故地的老人。

怀念的情绪,就算不该有,还是会涌现出来。

“你没变。”他很快就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天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朝对方走了过去。

“彼此彼此。”天一还是那样,穿着休闲西装、翘着二郎腿,手边摆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咖啡。

“我猜你接下来会问我要喝点儿什么。”克劳泽没有跟天一客气的意思,来到桌旁就抽了张椅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