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_分节阅读_238

A+ A- 关灯

只是……此阵中的阴阳八卦五行,皆是“逆形”,非但如此,阵象“周天”遍布的神佛星宿,都被画得有些古怪,似是带着戾气。

画完阵图之后,孟夆寒又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那个罗盘拿了出来,放到了阵眼之上,作为压阵的法器。

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后,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开口道:“事不宜迟,我这就作法……你们俩来当我的护法。我开始后,你们就站到两翼,防止有人来打搅我……此阵最为忌讳的是作法期间有人触碰到我的法身或有‘异物’入阵,所以这两点你们得加倍留意,一旦发生类似的状况……后果不堪设想。”

“那我们俩要是无聊,聊聊天行不行啊?”虽然榊在问这话时,语气是一种拉长了嗓门儿不耐烦的感觉,但说话之间,他还是乖乖站到了自己应站的位置上。

“其实是可以的,只要你们小声点别吵到我就行。”孟夆寒回道。

“这样啊……”榊闻言,即刻看向站在七八米外,与自己对称位置的车戊辰道,“那车探员,咱们来聊聊信仰吧……我先说,我相信科学。”

“行了,别贫了。”车戊辰其实并不爱搭理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比起相信科学或鬼神,我更愿意相信子临分配这些任务都是有原因的……”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榊也知道玩笑该到此为止了,所以就耸耸肩,不再言语。

当周围环境安静下来之后,孟夆寒便闭上了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朝前走了几步,开始作法。

此刻,因为莉莉娅已将“冥界之刻”带离了这个空间,所以“冥界大门”……或者说“这个被限制装置定在此地的次元黑洞”又重新回到了稳定状态;在这种状况下,孟夆寒就算站得离门较近,也是不用担心会被吸进去的。

但见,这道士闭目数秒,酝酿一番,随即就怒目圆睁、双臂一展、掐诀念咒起来。

“神异之物,灵而有性,虚而无象,虽迎不测,影响莫求……

“神性虚无,体无变灭,形与道同,故无生死……

“存亡在己,出入无间,身为渣质,犹至虚妙……”

伴随着他的口诀,地上那些组成阵图的血竟开始发出幽幽的光芒,冥界之门也有了微妙的反应,但这次并没有出现“次元通道开启”时那种将外物“吸引进去”的效应,反而是有一股“斥力”在将周遭的事物向外“推”。

见此情景,榊和车探员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虽然他们也都知道孟夆寒应该是真有些本事的,但当这种玄学场面实际在眼前上演时,这两个并不信鬼神的人在三观上肯定还是会受到些许的冲击。

而就在这个两人双双走神的当口,更加玄幻的场面……上演了。

却见……在那远处的阴影中,一个半透明的人形实体,从秋正一的尸体内飘了出来,并缓缓朝阵法这边靠近而来。

“师侄,多年不见,你似是已经得了你师父的真传呢。”秋正一的“鬼魂”一边靠近,竟还一边开口说话了。

他话音未落,孟夆寒那边忽地停止了念诀,缓缓转身,露出一个榊车二人从未见过的冷厉神色:“秋青平……你这个被逐出师门的败类,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我师叔?”

“资格?呵呵……”秋正一继续逼近着,“笑话!”他突然暴怒着喝道,“你的师父……又有什么资格来继承正一道统?就凭他比我早入门几年?哼……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我的天资与他有云泥之别,就说这一手‘借尸还魂’之法,你师父会吗?”

————

第二十八章祸应

秋正一,原来并不叫秋正一。

他的本名是秋青平,那“正一”二字,是他自己改的。

因为他觉得,自己才是“正一道”真正的传承者。

很多人都有他这种毛病——越是缺什么,越是要现什么。

卑鄙之人总强调着道德;下流之人想伪装得高尚;自卑之人容易盲目的自尊自大;窃盗之辈最爱问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种种原因,让这些人即使身居上位,也难以拥有那份上位者的“从容”。

而当我说“种种原因”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在指一些不光彩的过往,AKA——黑历史。

秋正一,不……应该说,秋青平,无疑就是个有黑历史的家伙。

他少年时便拜入正一道门下,因天赋过人,学艺十余载后,便已成门中第一高手。

然而,秋青平并不安于仅仅当个独善其身的道士,更不甘终其一生只做些驱邪避祸、行侠仗义之类的事情——那些事的回报实在太低了。

秋青平想要的是扬名立万、是富贵荣华,而且他也很清楚,凭他所学到的道术,要实现这些很容易。

于是,他就跟师父提出,想将他们的宗门做大、广纳门徒……最好呢,是直接投靠联邦,依托政府的力量成立一个特殊的部门;届时,肯定会有不少权贵子弟来求这些“不需要身体改造就能学到的神通”,而他们呢,只要给这些人传授一些粗浅的入门道术,即可收敛大量的钱财……至于那些核心的知识,则继续把控在自己手中,成为他们跻身上层阶级的筹码。

从这番规划就能看出,秋青平的确是一个有野心、也有能力的人。

可惜,他这种与道家“无为”、“不争”的思想明显背道而驰的主意,被他的师父断然拒绝了。

当然了,这也是在秋青平意料之中的……他在向师父提出这个建议时,自认已学会了门中的所有道法,所以有没有这个“师父”在,对他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